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三、原来我的形象是这样的


张鱼比其他的士兵待遇好很多,至少白天可以不用跟着去训练,能做的就是在军营里四处送信,或者去火头营催催饭菜,干的都是些零碎活,偶尔能看见段海带兵走过,也不敢上前搭话,段海也是根本不瞅她。
“死鱼又来催饭了啊?”
“什么催饭,我是来看你们的,这么长时间不见了挺想你们的。”
“是吗?来看看我们也不带点好的?”
“什么好的不都在你们这嘛?我还怎么带。”
众人笑着捶了捶张鱼的肩膀,给她找了个椅子。张鱼也不客气坐下,帮着王碎嘴洗菜,小云笑着在那切水果。
“死鱼我看你现在混的风水水起,那个白先锋挺看重你啊?”
“都是拉云弟的关系嘛,白先锋就特殊照顾了。”
“这都行,不行我也得拉拉关系。”
郑孬在一旁打趣道,张鱼也没回答。王碎嘴那张大嘴又开始没完没了的墨迹上,无非是些八卦零碎,张鱼也就在一边听着,听着听着王碎嘴就扯到这段海身上。
“听说咱们将军有个相好的,你们知道不?”
“什么相好的,不就是那个金平小公主吗?你可别瞎说啊,那个公主比郑孬都孬种。”
“二炮我告诉你别惹我啊!”
郑孬举个菜刀对着二山炮,王碎嘴嘿嘿一乐。张鱼马上就来劲了,王碎嘴只要一笑准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要说,而且这个内幕很多人都是不知道的,她不禁把耳朵立的直直的。
“什么金平小公主,那个小公主想嫁给咱将军可是将军不愿意娶,你以为咱们将军啥人都收啊?咱们将军这么义气怎么可能娶个孬种回家?再说了就是娶了不得骑在咱们脑袋上拉屎啊?不过听说将军定过娃娃亲,是一个武林高人的女儿,可比那个金枝玉叶的花瓶公主强上百倍。”
“真的假的?碎嘴,你可别散播谣言啊。”
“怎么会是假的?将军亲口说的!我大姑父的爹那功夫也参加寿宴了,听着将军亲口说的,而且还看见那个武林高人的女儿了,说长得还没公主漂亮呢,就是性子太急,连太上皇都给骂了,看来后台不小。”
“真的?”
“死鱼你笑什么?”
张鱼听到这里哈哈的笑了起来,引来众人的目光,二山炮拍了张鱼一下,张鱼才止住了笑声。王碎嘴不满的看了一样张鱼,火头营里就她和小云长得秀气,现在一笑起来反而觉得女气了不少。
“武林高人的女儿?哈哈哈哈。那是你们将军瞎编的,什么武林高人的女儿,哈哈哈哈哈。”
“将军怎么会说瞎话,死鱼你就别辩论了。”
王碎嘴看着张鱼,张鱼又一次的笑的岔气了。二山炮又拍了她一下,这才慢慢的缓过来。郑孬把菜刀放下,蹲到张鱼的旁边。
“死鱼要不我们带你去看看军医,你这是不是哪有毛病啊?咋一笑就刹不住闸了呢?还得外力阻止。”
“我没事,我没事,就是听碎嘴说这事就想笑。”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啊?”
“你们想知道?”
张鱼神秘的看了一眼众人,小云不由得一怔。
“你们可别听张鱼瞎说,就他能知道些什么啊?听他的还不如听碎嘴哥的。”
“可不是,死鱼上次欠我的那2两银子没还呢,说月底月底这都快年底了!”
“碎嘴你说。”
“对对对,你说。”
“你们这都什么人!?”
王碎嘴得意的看了一眼张鱼,把手里的胡萝卜掰开塞给张鱼一半,话匣子又打开了。
“我大姑父的爹说,那个武林高人的女儿可厉害了,连将军都敢推,咱们将军就老实的让她推。听说把公主骂的脸都气青了,幸亏将军及时把那个武林高人的女儿拽出去了不然闹出什么乱子都不知道。”
“那么厉害啊?你说咱们将军会不会怕老婆啊?”
“哈哈,着也说不准。”
这回张鱼没有搭话,看来自己的光荣事迹连军营都知道了,而且自己这算是什么形象?泼妇?
“那你们觉得哪个武林高人的女儿咋样?”
张鱼小心翼翼的看着众人,郑孬在哪切菜悠悠的回道;
“我看行,虽然脾气暴了点,总比花瓶强。”
“我记得将军不是喜欢那种小鸟依人的女人吗?怎么成了性子暴躁的了?”
“哎呀,指腹为婚呗?老人定下的,谁也改不了,将军还能造反是怎么?”
“也是,哈,可怜的将军。”
张鱼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原来在那些老官面前竟然就是泼妇样子?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因为那个混蛋公主在自己就有些窝不住火了,现在一想人家说的也未必是错的,自己当时确实有点泼妇摸样,不过段海喜欢小鸟依人型的女人?怎么会呢?
“你说将军喜欢小鸟依人型的美人?”
“对啊,你想想将军多怜香惜玉啊?当然喜欢小鸟依人型的了,那个代的大将不喜欢喜欢小鸟依人型的,多显示自己的男子气概。”
张鱼听了一阵冷汗,什么小鸟依人就显示他多有男子气概,什么怜香惜玉。当初在后山一手把自己扔出去那叫怜香惜玉,我看就算是自己不是那种小鸟依人型的也很显示他有多男子气概,一巴掌把自己扔出去了,差点严重型的脑震荡。
张鱼嘿嘿笑了两声,把手里最后一块胡萝卜吃完拍拍手,站了起来。跟众人打好招呼就准备回白云龙的部队,小云非要跟着去送饭,张鱼就和小云一起回大帐。张鱼在大帐转角遇到了段海,段海刚好在白云龙的大帐里出来,迎面碰上了张鱼和小云。
这一相遇把张鱼吓的魂不附体,“啊”了一声坐到了地上,段海本来没怎么吓到,被张鱼这“啊”的一声弄的吓了一跳,伸手想要拉张鱼起来,张鱼一见自然不能让段海看到自己,爬起来扭头就跑,段海还傻傻的在那伸着手站着。
“将军这个孩子就这样,呃……将军不要见怪。”
“没事,我还奇怪怎么一见到我就跑。”
白云龙笑着把段海送走,小云在一旁走了出来把饭盒放下,白云龙松了口气,幸好没有被发现不然……
“这次是侥幸,下次小心些。”
“好,我看小姐都跑没影了,平常小姐可是不会这么干的,估计是怕被将军发现赶回去。”
“呵呵,你们小姐很奇怪,说要见将军,可是见到了转头就跑,真让人匪夷所思。”
“小姐就是这样古灵精怪,可爱的紧。”
白云龙笑了笑,招呼小云一起吃饭,小云也坐到了凳子的另一面跟白云龙一起吃饭。张鱼这边已经躲到了自己的休息账,坐在铺上“呼呼呼”的喘气,幸好自己躲的快,不然肯定让段海发现了,当初段海没认出自己是因为天色黑,脸上有沾满血渍,自然看不清楚。这回脸上干净,天色也是正午,他要是认不出是瞎子,幸亏躲得快啊。
张鱼坐着,感觉肚子在咕咕叫。最近不知道怎么的食量变大了不少,平时一碗米饭现在要吃一碗半但是身材也没变化的太大,看来是军旅生活的副作用,运动量大了食量也大了。
无奈张鱼只好去火头营讨吃的,被郑孬他们笑了一通后拿着米饭和白菜吃了起来,郑孬还偷偷给了她夹了两块牛肉,张鱼嘿嘿傻笑了半天。这时陈副将来拿将军的饭,看见一个小兵在凳子上吃饭,饭碗里还有两块牛肉,顿时有点奇怪。
“你是哪个队的?”
“白先锋的。”
张鱼压根没有回头闷头吃着牛肉,一旁的郑孬有点发毛了,陈副将啊!哪个是段海身边的心腹得力的大将,张鱼竟然傻傻的吃饭连正眼也不看一眼,二山炮把将军的饭盒交给陈副将,看到了这一幕顿时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把头抬起来,我看看。”
“瞅我干嘛?你这人真怪。”
张鱼把最后一块牛肉塞进嘴里,抬起头看着陈副将,顿时嘴里的牛肉喷了出来,站起来要跑,被陈副将拽住了。
“张鱼怎么是你!你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