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二、险些死了!!


段海坐在中军大帐边看兵书边吃饭,用筷子夹了一块白菜塞到嘴里,嚼了嚼,“哇”的一口吐了出来,还连呸了几口。一旁的陈副将忙倒了杯茶水递给段海,段海漱了漱口这才表情好了些。
“火头营今天是不是换厨师了?怎么菜做的这么难吃。”
“估计是,要不我去看看?”
“算了,都是自己兄弟,将就着吧。”
段海忌讳的看了看那盘白菜,筷子绕开吃了别的菜,将就着把饭吃完。
张鱼这边嘻嘻哈哈的吃了两个地瓜就解决晚饭,着两个地瓜还是苗人前几天送来的,其中一个漂亮小伙特地给她的,说有朋友让他转交给张鱼的,张鱼一猜就知道是苗逸,可是连连询问那人,那个漂亮小伙就是不透漏半个字,无奈张鱼笑着把地瓜收下了。
小云这边把消息转给张鱼,张鱼乐的合不拢嘴。第二天张鱼就被白云龙手下的士兵接走了,临走火头营的弟兄还挺舍不得,王碎嘴给张鱼塞了不少西红柿,张鱼差点哭出来,当时她真有种想法不去前线,永远在火头营呆着,可是一想到段海,狠下心跟着士兵走了。
“大哥,我在那个部队啊?”
“你在白先锋的队里。”
“什么?为什么不是段将军的?”
士兵不懈的看了一眼沮丧的张鱼。
“就你还想去将军的队伍?人家将军的队伍都是一等一的精兵,你能去白先锋的队伍我还好奇呢,知足吧。”
士兵把张鱼带到休息帐前就走了,帐里一个人都没有,倒是角落里有个空位,可能是其他士兵特地空出来的,张鱼把行李放到角落里铺好,这时有人掀开帘子进来,白袍小将,一看就知道是小云的相好白云龙。
“白先锋好。”
“你就是张鱼吧?”
“是。”
白云龙见四下无人表情也不是那么硬绷了。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有没有被其他人发现?”
“没有啦,没有啦,老白你想多了。我跟那些人混的成是好了,你怕什么啊?”
“要是被人知道是要被杀头的!你能不能行啊?实在不行我想办法把你和小云送出去。”
“那可不行,我好不容易跟着队伍到了这里现在就这样回去?我至少要目的达成再说。”
“你有什么目的?完成了就快点回去!”
“老白你只要帮我见到将军就行了。”
“好,你只要见到将军就马上走,军营不是你们说来玩就来玩的地方,太危险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张鱼躺在铺上一副大爷的样子,右手扣着耳朵完全没把白云龙的话听进去,她知道就算被发现了段海的反应绝对是把自己藏到他身边,绝对不可能是大喝一声“拖出去!斩了!”。白云龙看了看张鱼走了出去,随即一堆弟兄就冲了进来,看见张鱼那副德行就知道肯定和白先锋关系不浅,一个个嘘寒问暖,张鱼自然和他们照样打得火热。
一天晚上张鱼正在熟睡中,被人拽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把军装穿好,跟着队伍跑了出去站好位置,白云龙看张鱼迷迷糊糊的不禁有些担心,万一张鱼死了可怎么办,就这个状态还去应付偷袭?
“张鱼!清醒点!”
张鱼被吼了一声马上清醒了七分,把帽子戴正看着前面的白云龙,旁边的弟兄笑着怼怼她被张鱼瞪了一眼。
“今天外敌偷袭,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将军已经带兵出去了,现在我们要去应援,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
张鱼还没等开口,这支队伍的吼声已经把她震得耳朵发颤,小声的喊了一声“有”,白云龙又喝到“没听清楚,在喊一遍!”
“有!”
这次的声音比上次更响,张鱼耳朵都开始发疼了,白云龙才带着兵出了阵地。张鱼小跑着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她这是第一次出去打仗,也是第一次出这个前沿阵地,当张鱼他们赶到时,段海那边已经打完胜仗了,正带兵回来。
迎面吹来的夜风中夹带着一丝血腥味,张鱼知道肯定死了很多人,众人都欢庆段海又打了胜仗时,张鱼只是傻傻的站着,血腥的味道越来越浓了,她总有种感觉这种味道不是来自前面的敌人而是来自一边的草丛,她用长枪小心的拨开一旁的草丛,吓得“啊”的一声退出老远。
一条水桶粗细的大蟒正吞噬着一个士兵的尸体,那种血腥味就是在这个士兵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巨蟒瞪着铜铃一样的眼睛看着张鱼,缓慢的把士兵吞下去后,“嘶嘶”的怪叫向着张鱼爬了过来,随后四处响着不绝于耳的惨叫,似乎不止这一条怪蟒。
“敌人的埋伏!快!撤退!”
白云龙在马上大喊着,张鱼吓得用枪不停的戳着那条怪蟒,而那条怪蟒似乎不怕的样子向前爬行着,张鱼见怎么戳都无济于事就跟着大队伍开始撤退,无数的巨蟒在四周爬了出来,张鱼他们的位置完全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估计在这么多的巨蟒前,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段海你在哪?太可怕了,我不想这么就死了,还死在一条蛇的肚子里。”
张鱼的声音有些发颤,因为她本来就是个女子跑的自然没有那些男人跑的快,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往回跑,她能感觉到那巨蟒吐出的腥气就围绕在自己的周围,听到许多人的惨叫她知道那是那些人被蛇咬到了,越想越是害怕,反而速度开始变慢了。
“嘶嘶嘶嘶嘶嘶”
蛇的声音完全像是一种催命的“死死死死死死”,亏张鱼想得出来,边跑着边把自己的枪往后戳,希望可以延缓蛇的速度,但是貌似没有什么效果。张鱼本来就害怕,脚就打哆嗦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在了地上,爬起来一看是一具被咬的面目全非的士兵。
白云龙见张鱼摔到了,后面的巨蟒已经张开大口准备攻击了,顿时吓得架马往张鱼那跑,他本来就没有信心能把张鱼救下来,就算马跑的再快也不能在几秒内冲到巨蟒面前。
张鱼艰难的爬起来,回头一看那只巨蟒已经在自己眼前了,张开那足以吞下自己的大嘴咬了过来。
“大海!救命啊!”
出自本能的一喊,张鱼便闭上了眼睛,心想死就死吧,就算死也要死的好一点,自己可不能睁着眼睛死。
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噗”的一声,温热的液体滴落到张鱼的脸上,迎接她的不是那只巨蟒的嘴而是温热粘稠的血液,张鱼马上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枪尖穿透了巨蟒的头颅正指自己,那温热的血液就是在枪尖上流下来的。
张鱼认得那柄枪,枪上盘着龙纹,是段海的盘龙枪。她马上爬起来,同时枪一甩巨蟒的尸体被甩了出去,段海骑在马上看着张鱼,因为夜色太黑张鱼的脸又是一片血渍,看不清楚什么,刚要开口说话,张鱼扭头就跑了。
段海无奈的看着那个小兵,他跑去的方向是白云龙的先锋队,看来是白云龙的人。段海调转马头护着自己的士兵撤退,心里纳闷,刚刚那一声“大海,救命啊。”声音有七分像张鱼的,可是张鱼不是老老实实的在将军府呆着么?怎么会来军营?但是一般人谁会喊“大海”这个称号?估计是自己出现幻音了吧。
段海的军队成功的退出了敌人的包围圈,那些巨蟒似乎受人控制一样,见军队撤离了就不再追了,反而隐秘到丛林里。虽然成功撤离了但是死伤也很严重,一共去了5000人回来的时候已经剩下3000多了,张鱼索性没有死,白云龙拎着张鱼回了大帐。
小云此时正在白云龙的大帐里等着,看见白云龙没事松了口气,而白云龙扔进来的张鱼把小云吓了一跳。张鱼此时已经丢盔卸甲,满身血渍,简直看不出是个人样,但她还是爬起来冲着小云笑了。
“小姐,你这是怎么弄的!都说不让你去了你非去!你看看!弄成现在的样子!”
“哎呀,今天差点死了,吓死我了。”
“幸亏将军那功夫在张鱼附近不然张鱼现在一定在蛇肚子里洗澡呢。”
白云龙扶着额看着小云和张鱼,这两个活宝什么时候能让人省心?一个不顾被发现的可能来大帐等自己,一个拼死拼活要去前线,去了一次要不是段海侥幸在附近早就死了,就是把蛇肚子破开也未必见个活的。
“先锋,将军让你到大帐议事。”
“好,你把她带下去好好收拾收拾。”
白云龙指了指小云又指了指张鱼,小云马上明白,走过去拽起章鱼去清理。白云龙跟着尉官去中军大帐见段海,段海这次对敌军的猛兽攻击很惊讶,猜测敌军是雇佣了苗疆一代的药师,现在还不清楚雇佣的药师下次会放些什么,说不定不是蛇是虫子,飞禽?真的很让人伤脑筋。
张鱼这边蛇口脱险自然开心,嘴里跟小云念叨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云权当张鱼在自娱自乐,给她梳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