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哼,找死,出征


“老娘受够这气了!公主大人,如果你还想再这待下去,就别再跟我抢老公的了好不!我们已经有婚约了,你还要抢插一腿做什么?你打算当三吗?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影响可不好哦!”
“放肆!”
太上皇一拍龙椅,怒视着张鱼,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刮。皇上见了马上过去劝阻,公主退了两步,看着段海。
“段将军,你怎么能娶这种泼皮之人?”
“公主这话就说错了,我看耍起泼来公主比我都厉害吧?”
张鱼依然不依不饶的,段海一见马上拉住张鱼意思不要让她说了,跪在一侧替张鱼请罪。张鱼本来就窝着一股火,拉起段海。
“等我把话说完了,你在请罪!”
太上皇把气喘匀了看着一脸傲气的张鱼,颤颤的举起手。
“我是敬仰你们这些江湖中人,所以才不跟你计较这些小事,反而你变本加厉竟然辱骂公主,就算段家允许你嫁,我们皇室也不允许!”
一句话说的在场人更为惊讶,连太上皇都发话了,看来张鱼是没辙了。段海的头上直冒冷汗,看着一旁的张鱼小声的说:
“别冲动,先过了关。回去在商议。”
“别担心,我有法。”
张鱼看着堂上的太上皇,冷笑两声。
“老爷子,江湖人是你惹得的起吗?”
一句话堂上堂下众人皆惊,太上皇更是一颤,咳嗽了两声。皇上见了,马上对段海招手,示意快带张鱼走,不然等会太上皇生气了,事情就更不好办了。段海见状,忙点头拉住张鱼。
“站住!谁让你们走的!”
张鱼不听还好一听本来想走了,现在也不走了。
“哦?怎么?老爷子还真要和我们这些江湖莽夫试试?我们虽然说不上一人把你们全军都灭了,但是偷鸡摸狗的事情可不少干,说不定您睡着睡着就去见阎王了!”
“好啊,来人!把这个贼子拿下!”
“太上皇息怒!”
“父皇息怒。”
皇上在一旁劝着,张鱼被段海揪住往外走。段海现在真是后悔当初自己的决定,带张鱼来就是来捅娄子的,现在闹大了,说不定张鱼被砍头都有可能。张鱼依然一副气鼓鼓的跟在段海后面,最后到了皇宫外甩开了段海的手。
“你那么怕他们做什么!一个老头子倚老卖老而已,就你们这小国家,把我们哪里的高科技弄来你们早就灭国了!”
“小鱼不要再胡说了,今天你闯下了大祸,这回怕是不娶去公主都要娶了,说不定你还要掉脑袋。”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张鱼定定的看着段海,段海被她的眼神看得不知道心里什么感觉,如果张鱼死了,如果张鱼死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被突然的这么一问反而有些发傻。
“别说这么晦气的话,先回去。”
段海真的很需要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张鱼死了他一定会很伤心,而且是非常伤心,而且如果是太上皇要求张鱼死的,他估计能杀到皇宫,但是这只是冲动性的想法,一般理智都会阻止他这么干,但是如果突如其来的真发生,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保持头脑清醒。
到了将军府,段海想着怎么把张鱼藏起来,如果皇家来要人就说走了,或者说自己也不知道去哪了。可是人家能信吗?张鱼反而好像忘了这马子事情了,照样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再加上连续好几天没有动静,看来是皇上把事情压下来了,正当众人都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下旨让段海去戍守边疆,南疆一面战乱频繁。
段海知道这是皇上想的法子,把段海扔出去一面是防止太上皇在发火另一面是让段海出去躲躲。张鱼一听段海要去边疆,自己也要跟着去,有前车之鉴段海不会再让张鱼跟着去,以免在搞出什么乱子,更加不好交代。
“不行,你这回就老老实实的在府里呆着,哪里也不许去!”
“你不让我去,你信不信我离家出走!”
“你别逼我命人把你软禁起来!”
张鱼缠着段海一上午依然不见效,段海这回是铁了心不让张鱼去前线,说什么条件都不好使了,张鱼最后气鼓鼓的回到自己的卧室,把门一关。小云奇怪的走过来,一问顿时笑了。
“小姐,打仗都是男人的事情,你去干什么啊?再说就算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战场多危险,万一被敌人擒住当俘虏了不是给将军填麻烦么?”
“我就是要去!我从来没有去过战场就想长点见识这都不行!小云,你帮我想想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将军就是那个脾气,铁了心的事情就是改不了,你就是上吊自杀他肯定也不让你去。”
“不试试哪知道?”
“小姐,你还是别这样了,将军一生气可能直接把你软禁了,到时候连大门都出去不了不更惨?”
张鱼一想,也是。段海今天说了如果自己闹大了就把自己软禁,万一真软禁了连屋门都出不去,那怎么办呢?大海再过一个星期就要走了,怎么去呢……张鱼的眼睛不自觉的盯到小云的身上。
“小云你是不是到哪里都跟着我?不出卖我?咱俩是不是好姐妹?”
“自然了,怎么小姐想到什么法子去了?”
“这回去前线你必须跟我一起去,就是跑我也要偷跑过去。”
“小姐你带我去?其实…….我也挺想去的,可是有什么办法?”
“你把我和你所有的家当,衣服烂七八糟的都打包,我有办法。”
“好嘞。”
…. ….
一个星期后
张鱼躺在段海书房的太师椅上,手里拿着葡萄,腿翘起来,完全一副阔少爷的样子,一旁的小云背着张鱼的旅行包,等着张鱼发话。张鱼跟段海打了一个星期的冷战,段海来找她,不见。在院子里见到段海,躲。叫来出去玩,不去。所有的一切,为的就是今天。本应说段海今天出征,张鱼要去送送可是张鱼不会去,这可以料想得到的。
张鱼把手机拿出来,开机看了看时间(省电),差不多了。把手里的葡萄扔到一旁,跳下太师椅。
“走!”
段海知道张鱼不会来送自己但他还有点小期待,骑在麟驹上看着两侧茫茫人海心里很不是滋味,等出了城门依然不见张鱼的身影,叹了口气转回头。死心吧段海,张鱼是不会来送你的,别再妄想了。驾着马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向着边境走着,他却忽略了押送粮草的马车里的两个陌生的官兵。
张鱼坐在马车上,跟小云聊的非常开心,前面牵马的大哥看着他俩无奈的笑了笑,继续向前面走着。张鱼这里和段海相聚的很远,段海基本注意不到张鱼,而且兵员统一的着装根本就分不清谁跟谁。
段海还在那顾自心痛,张鱼这边都玩HigH了。张鱼不知道去边疆有什么危险,她去完全是凑个热闹,而小云为的不是凑热闹而是去看一个人,这个人是谁我也不清楚。越向南走,山林开始越来越多,路也越来越不好走,湿热的天气,数不清的蚊虫。
“张哥,我们现在越来越靠近苗疆了,听说附近苗人很多,而且毒虫怪蟒也多,你可要小心些。”
“苗人可以和毒虫怪蟒联系到一起?”
“差不多,听说他们都不是很喜欢和汉人来往,而且药师也很厉害,手在你面前一挥你就睡着了。”
“着跟拍花子有啥区别?”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要你小心,不过咱么这么浩荡的军队他们应该不会突然出来打架。”
张鱼看着附近的山林觉得真有可能,说不定在苗疆还能碰上苗逸,到时候一定要好好跟他道歉。但是沿路上她一个苗寨都没看见,露宿也在野外,更别说苗人了,反而被蚊子毒虫咬的满身大包。
现在张鱼终于知道古代军队有多难了,着日子真不是人过的!过河的时候不小心就让石头划破了脚,疼的张鱼瓷牙咧嘴,小云马上用纱布给张鱼包上。晚上张鱼想要上厕所,爬起来后蹲进一旁的草丛被一条小蛇吓了一跳。“哇哇”大叫,引来许多官兵跑过来探查情况。
“蛇蛇蛇….. ”
“大老爷们怕什么蛇?”
说完拿着刀把那条蛇砍断了,张鱼这才放下心。想要回去睡觉,可是突然你想起了段海,就偷偷的摸到段海的大帐前。段海正坐在床上,盔甲卸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个手帕。张鱼一瞧就来气了!这是想那个女人呢!
后来仔细的看了看,这不是当初自己包里的手帕,什么时候跑到他哪里去了?嘿嘿,大将军也做偷鸡摸狗的事。段海打了个哈欠把手帕塞到怀里,躺到床上盖好被子似乎要睡觉了。张鱼笑着走回自己的位置,躺下美滋滋的睡觉了。
一旁的树上站着一个人,夜色太黑看不清那人的模样,但是头上的银蛇细簪可以判定那人是个苗人,他的手臂上缠着一条白色的小蛇,他定定的看着靠在树下睡觉的张鱼。
“她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