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八、我没走


张鱼蒙蒙的回了将军府,睁开眼睛时是她熟悉的房间,自己的卧室。摸摸鼻子也不在流血了,慢慢的坐起来头针扎一样的痛,看来真是伤感到大脑了,所幸自己没有失忆。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张鱼感觉到手臂上扭动的小白,解开袖口,小白缓缓的爬了出来。
“疼…..头疼死了…..”
小白在张鱼的面前盘起来,蛇头望着一脸扭曲的张鱼,张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用手抓住小白的脖子。
“你说我会不会水肿了!脑袋这么痛会不会里面水肿了?可惜这边没有X片不然就能知道,哎呀!疼死我了!”
张鱼的叫声传到房间外面,侍女推门进来了,张鱼马上拿被子把小白盖住,一手扶着脑袋,一只手撑着床。侍女见张鱼醒了惊喜的奔出了门外,张鱼傻傻的坐着,怎么把自己扔下了…..过了一会段海穿着一身便衣,进来了。
“你醒了,哪里难受?”
“头疼,你快看看我是不是水肿了?!”
段海摸摸张鱼的头笑了,只不过是脑袋上起了个大包,至少现在是消去很多了刚回来的时候包肿的很大,段海还担心了一把,没想的这么快就消下去了。张鱼看见段海笑了,自己也伸手摸摸头上的大包。
“原来起了包啊,我还以为水肿了,疼死了。”
“你在躺几天等头完全不疼了在出屋,有事就叫小云来帮你。”
“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没问题啦,我要是总是憋着才容易出事。”
段海点了点头,张鱼突然觉得段海的态度有些不对,如果按先前最多是客气几句然后扭头走人,现在反而乖了不少,和自己聊了半天才出去。张鱼等段海走了后,拽住一旁的小云。
“你们段大将军怎么变乖了?”
“小姐不知道吧?自打小姐被摔晕之后将军一直忙前忙后差点连御医都请来,用的都是上好的伤药,而且在小姐昏睡的几天,将军天天都会来。”
“还算他有心。”
张鱼想着想要下地,被小云拉住了。张鱼完全不听小云的话硬要下地,小云没有办法就依了她,穿戴好后张鱼出了卧室,外面阳光格外的明媚,一股淡淡的花香飘荡在自己的院子里,张鱼深吸了口气,觉得身体顿时轻了几百倍。
苗逸行走在街道上,心里想着别的事情。他本来打算段海出去的时候先把张鱼弄出来,可是张鱼竟然不在,后来才知道竟然跟着段海出去比试了,回来的时候竟然还跟段海在一匹马上。苗逸想到这里手不禁攥成拳状,越想越来气。今天晚上一定要取到段海的向上人头!
深夜  将军府
段海还在卧房看书,瞄了一眼窗外的天,零星着闪烁着几颗星星,时候不早了。段海把书放下,盖上被子准备睡觉,这时听见门外似乎有些响动,马上警惕提高了百倍,把墙壁上的宝剑拿下,躲到床下。
这时,窗户轻轻的推开了,一个人影快速的闪了进来,走到段海的床前,手中的匕首分外明显,寒光四射。这是段海在床下伸出手抓住了那人的脚腕,那身先是一惊连退了好几步,段海在床下爬了出来。
“真没想到大将军早就知道了。”
“怪只怪你选的时间不对。”
外面已然是灯火通明,许多士兵拿着火把兵器把段海的卧室围得的水泄不通,苗逸冷哼一声拿着手中的匕首和段海交起手,灵巧的身法使人捉摸不清,但最后还是落了下风,被一剑刺穿了肩膀。
“段大将军果然好能耐,杀不了你,我还能带走点别的。”
说完苗逸顺着窗户再次跳了出去,外面的人俨然是一惊,分分射箭苗逸四处躲闪着,开出一条血路,直杀到张鱼的房间。张鱼此时还没睡觉正在和小云拿着毛笔画王八,两人笑的很开心,苗逸捂着伤口推开张鱼的门,把张鱼吓了一跳。
“苗逸!怎么是你!你这是怎么了?!”
张鱼马上跑过去扶住苗逸,却被苗逸挥开了,抓住张鱼的手。小云早吓得出去报信了,屋子里只剩下苗逸和张鱼两个人。
“你,你这是怎么了?”
“快点跟我走,段海的人马上要追上来了。”
“你快走吧,别管我了。我可以替你拉他一会,我一旦有机会肯定会逃的!”
苗逸笑着看了眼张鱼,手攥的更紧了。他肩头的血已经把白色的衣服染的鲜红,就像盛开的一朵红莲,配上那张绝美的脸,完全是一种妖艳。
“呵,我还不用一个女人救,你就算逃出去能找到我吗?”
“那就慢慢找,你快走!”
苗逸看着张鱼,张鱼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看到苗逸的样子直知道得是让他逃,可是自己要不要走她也不确定。
“我要你跟我回苗疆。”
“我……”
苗逸看着张鱼好像在等着她的回答,但是张鱼看着苗逸认真的表情,犹豫起来。我要不要跟他走…..跟段海相处的这段时间觉得人还不错反而有点不想走了,可是苗逸又不顾生命危险的来救自己还受伤了。
听到外面嘈杂的人声,张鱼知道现在逃肯定也来不及了,如果在这样僵持下去,苗逸肯定会被段海抓到,他还记得当初的诺言来救自己,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一狠心,甩开苗逸的手。
“我才不要跟你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现在要么走,要么被抓,自己选!”
“你就那么喜欢荣华富贵吗?原来你是这种人。”
张鱼一脸冷漠的站在苗逸面前,苗逸完全是一种伤透心的表情,夺门而出片刻便不见踪影了,张鱼定定的坐在床上,忽然觉得有点难受。这是段海跑了进来,用手紧紧抓着张鱼的肩膀。
“你没事吧!他没有伤到你吧!我看看!”
张鱼笑了笑,在段海的面前转了一个圈,身上除了沾了些苗逸的血,根本没有伤口。段海这才放心,命令手下继续追寻苗逸的下落,被张鱼打住了。
“算了大海,逃了就逃了吧。”
段海叹了口气,坐到椅子上看着张鱼和小云画的王八。张鱼一直在忧愁是自己是不是错了,应该跟苗逸,看了一眼段海又觉得舍不得。自己什么变得花痴了,看谁都喜欢,看谁都爱?真丢人!
苗逸这边带着伤回了自己简陋的戏棚,其他的几个苗人见苗逸一个人还一副伤心的样子,就知道肯定失败了,连张鱼也没有回来。安慰几句帮着苗逸治疗伤口,苗逸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张鱼呢?”
老大还是憋不住了,虽然知道这样问苗逸肯定难受不会回答,但还是问了,其他几个苗人也竖着耳朵在一边听着。苗逸冷笑了两声,拳头攥的非常用力可以看见隐隐的青筋,肩膀上的血液然然的流的更多了。
“小逸你冷静点!张鱼可能因为一些事情所以才不跟你回来,你别误会了。”
“因为些事情?因为她和段海亲亲我我,所以不跟我回来?”
“小逸只能说人家选择的不是你,你也不要怨天由人,我们苗家的姑娘好看的有很多,你别死心眼。”
苗逸最终低下了头。
第二天苗逸的戏棚不见了,估计是回苗疆了。
张鱼因为苗逸的事情一直愧疚在心,段海自然看的出她有问题,可问了张鱼又说没有,段海甚至猜测张鱼是不是被那个刺客掉包了。张鱼脑袋上的大包慢慢的消了,情绪也慢慢的好了起来,苗逸的事情俨然是忘在了脑袋后。
“大海,我们今天去哪玩啊?”
段海无奈的摇了摇头,张鱼的表情明显的失落了,段海一见马上改口道。
“我今天要去见皇上,等回来。”
张鱼一听皇上也来劲了,嚷嚷着要跟段海一起去,段海劝了半天张鱼才不闹了,张鱼自己气鼓鼓的坐到石凳上捣鼓花,段海笑了保证自己肯定早回来,便匆匆的走了。张鱼反而有点后悔,当初跟苗逸走该多好,苗疆多好玩,有山有水,好玩的东西肯定多,而且至少能有个陪玩的。
一想起苗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