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七、失败告终


这一夜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段海没有偷袭,自己的军队貌似也没有被发现,次日清晨,张鱼命人放了一支响箭。段海那边军队马上开始向山谷进发。
“同志们,为了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战斗吧!组织上相信你们!快快快,躲起来躲起来。”
响箭的声音传出很远,张鱼分配的那三个小队正有条不紊的向前进攻着,段海坐在大帐里听着副官的报告不禁一皱眉。
“将军左边的山丘上杀下一队人,估计有3,400人直冲咱们战地来,您是否要出去迎战?”
“3,400人?难道张鱼就留100人在山谷里守那个破旗?”
“人数不确定,但人很多。”
段海的剑眉拧成一团,段海很少会露出着呀如临大敌的表情,他现在在思考要不要出去把那左边丘陵上的人马灭掉。半响另一个副官匆忙的跑了进来,段海一听更是一惊。
“将军前队人马已经抵达山谷可是谷上没有把守的人,谷底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
“不知。”
段海初步确定张鱼的人在左丘上,但他没有动身而是差遣几个小将去迎战张鱼的人马,自己则坐在中军帐里没有出山。张鱼听前线来信说调虎离山没成,顿时一拍桌子,段海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这种情况都能稳稳的坐着。
“把前三个小队召回来,我们要在山谷上突袭上去,我和陈副将留下一百人想方设法把段海引到山谷里然后你们在山谷上面扫射,陈副将,看来我们要牺牲一下了,麻烦你再把旗子挖出来吧。”
陈副将苦笑了一声,出了石头屋把老榕树下的蓝旗拿了出来,想要展开可是张鱼又制止了他。
“别,我说让你开的时候再开,现在还不行,等前面的三个小队回来。”
段海的中军帐里听着副官的报告,不禁乐了。幸好自己没有中张鱼的调虎离山,不然肯定老窝让人端了。原来以为那么多人,全是张鱼的障眼法,还真有她的。段海这次没有让前面的小队攻下山谷而是带着所有军队向山谷进发。这也是张鱼万万没有想到的,他认为段海最多是带着2,300人来抢旗子没想到全班人马都来了,行军速度还飞快,自己的三个小队还没完全回来,就已经杀到山谷了。
张鱼不禁有些急了迈着步子在石头屋里着急,陈副将一直没说话半响,把张鱼的盔甲穿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也是张鱼想的计策之一实在不行她就穿着陈副将的衣服拿着军旗跑,但这是张鱼没法中的法了。
“早了早了,我还没到要玩完的时候,你急什么。”
“将军只要打到敌军老巢,敌人就没胜算了,估计咱们也要输了,张小姐你快带着蓝旗跑吧,我带着弟兄们能抵挡一回。”
“我才不信那个邪,你把衣服给我,我穿上。我就是让他一枪戳成糖葫芦也不能逃跑。”
“小姐现在不是闹性子的时候。”
“我是老大你是老大!”
陈副将被张鱼着一吼,无奈的脱下战衣提张鱼穿上,自己再穿上自己的。张鱼发下号令,山谷里的弟兄全部都准备好弓箭,藏匿好,上面的人只要一出来就射。果然,过不了多久就看见段海的人陆续的在山谷上架好弓兵,刚架上谷里一箭就射了出来,那人应声倒下了,随后谷上的人一阵大乱。
段海不禁一惊,谷里明明一个人都没有哪里冒出来的暗箭,看来张鱼是早早的准备好了陷阱等着自己往里面钻,段海笑了笑,带着一半人直接冲下谷底,那股猛劲是张鱼从来没有见过的,她没有想到段海会不顾死活的直接冲下来。
“快!挡住他!弓箭兵!”
张鱼的小花招似乎都被段海识破了,张鱼的弓箭兵一出现就被上面的兵击毙了,张鱼只好让他们按兵不动,自己拿着枪在侧面的山洞冲了出来,一枪挥向段海,段海撤马转蹬迎上了张鱼的一枪。
“总算出来了,因为你的暗箭我真是死伤不少兄弟,终于让我抓到你了。”
“抓到我能怎样,你又不知道旗子在哪。”
“抓到你就不愁找不到旗子。”
段海把枪往上抬,张鱼反而被他推出老远,圈回马再次冲了过去,张鱼根本不懂什么武功,只知道拿个棍子胡乱敲,段海看着她这毫无章法的枪法,笑了半天。张鱼本来就是女子,力气也没多少打了几个回合已经开始冒汗了,这时他的三个小队杀了回来,在山谷上开始迎战段海的士兵,另一部分则开始拯救谷下的弟兄。
“没想到吧段将军,我还留着一手。”
“呵呵,现在就拿下你!”
说完段海已经驱马到了张鱼的身边一枪直插张鱼的身侧,这么近的距离张鱼能感觉到枪扎过来的风声,想躲开已经不可能了,她双手抱住段海的枪紧紧的抱着不撒手,段海一见笑了,还有耍无赖的。这时陈副将拿着蓝旗跑了出来,段海眼睛一亮想要去抢旗子,可张鱼就是不撒手。
“你在不松手,我就扔了。”
“想要旗子没门,我就是不撒手。”
“那就不要怪我了。”
段海把枪用力的抽了回来,没想到张鱼竟然真的不撒手,随着枪在马上摔了下来,段海顿时觉得枪沉了几分。看着张鱼狼狈的样子竟有些不忍,最后一撒手张鱼坐在了地上哎呦一声,段海马上驾着马去追陈副将。
“陈副将小心啊!!!”
张鱼扔了枪马上追了过去,没有马的她在乱军中奔跑着,沉重的盔甲拽的她跑几步就喘了起来,眼看着陈副将被擒了旗子马上要被段海拿到手里,张鱼大喝了一声,反而吓到了段海,顿了一下。
“外星人来了,我终于能回家了!”
段海也是一惊,张鱼本来就家室不明,满身是迷的一个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段海还真的相信她的话了,转头看向身后的张鱼,谁知张鱼此时已经跑到了他的马前借力跳上段海的马揪住段海的金翎,嘴里大喊着“不许你抢我的旗子”,过程堪称彪悍。
段海被她揪的迷失了方向,手里拿着蓝旗在原地打转,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左手松开马的缰绳,拽住张鱼的盔甲用力一提怒喝一声扔了出去,张鱼直接摔了个狗啃屎,趴在地上半天没动静。
段海拿着蓝旗在空中摇了摇,招示着自己获胜了。张鱼被陈副将扶了起来,竟然摔的流鼻血了,鲜红的血顺着张鱼的鼻子不断的淌下来,甚是吓人。张鱼抹了抹鼻子上的血,竟然止不住了,张鱼又抹了抹流得越来越多了,张鱼知道肯定是那个血管摔漏了,马上仰起头。
“将军…..张小姐….让您摔流鼻血了…..您来看看吧….”
陈副将在一边搀这了,暗自责怪段海不怜香惜玉,段海把蓝旗扔给后面收拾场子的人走到张鱼面前,用手按下张鱼的脑袋看着流着血的鼻子,不禁又是一皱眉。自己下手那么重,就是一个女子而已何必这样?
“没事吧?”
“你让我把你从马上扔下去你试试。”
“先简单止一下血吧。”
段海还在打量张鱼的鼻子,张鱼则是揪住段海的赤色斗篷,撕下一条堵在自己的鼻子上,没有好眼神的看了一眼段海,当着他的面把重重的铠甲丢在地上,扭头牵回自己的马,坐了上去摇摇晃晃的要回去。
段海命人收拾一下残局,架马追了上去。张鱼的鼻子还在流血,赤色的斗篷依稀可以看见深红色的血液,脑袋也有点蒙。段海见了心里不禁有点愧疚,自己可能真的有点过火了,他一只手拉住张鱼马的缰绳。
“你还能行吗?我看你好像…..”
“我没事,回去上点药就好了。”
说着自己还晃了两下,张鱼的脑袋越来越蒙了,可能那一摔把脑袋摔的震荡了一下,现在有点昏昏欲睡的样子,但她还是强撑着身体架这马往前走,转头看段海竟然有点模糊,摇晃了两下要栽下去,马上被段海扶住了。
“妈呀,将军,你太厉害了,这一摔我怎么有点蒙圈。”
段海知道自己和张鱼不同,自己是个军人有着比常人要好很多的体能和抗打能力,摔一下捅一刀子没什么,可张鱼不一样她是个弱女子能穿着沉重的盔甲跳上自己的麟驹已经不容易了还要和自己打斗,体力消耗的肯定多,又重重的一摔肯定受不了。
这时段海的心里泛起了一种愧疚和心疼,借力把张鱼抱到自己的麟驹上,让她靠在自己胸前至少有个依靠,双臂圈住张鱼摇晃的身体,驾着马慢慢走着。张鱼依然晕乎乎的,靠在冰冷的盔甲上反而有点清醒。
“大海真谢谢你这么照顾我,要是我在摔下去肯定就嗝屁了,看来以后要好好锻炼了,我这小体格就是不行,一摔一打就要死机,略制产品。”
“别说话了,还嫌不够烦人吗?”
段海本来要说的温情话说出口时竟演变成了烦人,自己不禁也是一皱眉,张鱼果然不说话了,老老实实的靠在段海胸前,微闭着双眼,晕晕的睡着了。
将军府的侧门站着一个男子,全黑的衣襟,只有头上的银饰蛇簪在闪闪发亮。远方的太阳渐渐西沉,这也代表着天就要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