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比试就比试


自从入住将军府后日子比以前过的宽裕许多,张鱼完全忘记了苗逸这个人,直到她看到衣服里的“小白”时才猛然想起苗逸。在将军府过的这几天里觉得比在外面流浪要好很多,忽然不想回去了。
“张小姐,将军请你去前厅。”
陈副将端着一身衣服推门进来了,张鱼马上假装在看书一屁股把小白坐在下面,面带微笑的看着陈副将,她隐约能感觉到小白在拼命的挣扎,可是就是挣脱不掉这个大屁股。
“好的,这衣服是给我换的吗?放在这里就行了,我等下就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家闺秀!张鱼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完全不像前几天火烧兵书的那个她,陈副将不禁有点发毛,难道自那次事件之后就变老实了?
前日段海书房  
“哎呀,大海你这兵书上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都看不明白。”
段海对张鱼的这个称呼很不习惯但也没有反对,本想着给她解释一番可是一看张鱼懒散的样子又觉得是浪费时间,便没吱声。张鱼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大胆的坐到段海的书桌上一边挠头发,一边看书。
“你知道诸葛亮吗?”
“不知道。”
“这么有名的人你都不知道啊?他用几块破石头就把千军万马都困住了,草船借箭、王八阵、火烧赤壁,总之他是个才人,他的兵法用的可神了,人称卧龙先生。”
段海没有在意完全当张鱼和他闹着玩,哪有这样的神人几块石头困住千军万马?继续低头研究这兵书。张鱼一见自己被当作空气无视掉了,伸手把段海手里的兵书拿到自己的怀里。段海无奈的看着张鱼,完全像看小孩一样看着张鱼。
“你怎么那么烦人。”
“哦?我又烦人了,当初谁让我留下来下下棋聊聊天的?那只狗熊说的?哎呀,人真是老了什么都记不住了,要不我调制点脑白金给你?”
张鱼说完跳下桌子跑得老远生怕段海一巴掌把自己扇出去,段海听了心里不禁有点来气,一拍桌子说了声“放肆”吓得张鱼一哆嗦。将军的威严!张鱼腾的就站了起来,也是一拍桌子瞪着段海。
“你才放肆!我好心陪你聊天,不就是挑的时间不对么!你至于爱答不理的么!?别以为你是将军我就怕你,将军是人,我也是人我们除了地位不一样其他的都一样!如果你真的那么烦我就把我踢出去,我还不稀罕看这种无聊的书。”
说完张鱼走到目瞪口呆的段海书桌前用火折子点燃蜡烛,段海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这是呆呆的看着,第一次有人敢跟自己叫板,还说的义正言辞的,感觉好像真的是自己无理取闹反而连累她了。
张鱼拿起蜡烛走到书架前把蜡烛往前一送顿时几本兵书就被点燃了,段海一见马上怒喝一声抢走张鱼手中的蜡烛,开始抢救自己的兵书。张鱼在一旁阴险的笑着,段海更是气的不打一处来,这些兵书可是他的宝贝。
段海家世世代代都是武将出身,这些兵书很有年头了,都是先人积累下的精华就这样被一把火烧了,隔谁谁不心疼?段海自然生气,生气的同时还带着心痛,等那把火灭了拿起烧的不成样子的书,真的很难想像段海的表情。
“张鱼你实在是太放肆了!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说完段海拿出随身携带的宝剑架在张鱼的脖子上,张鱼没有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段海,这种临危不乱的表情段海很少见,不禁手劲又加重几分,锋利的剑刃在张鱼纤细的脖子上留下一条细细的血线,依然不见张鱼有任何表情。
“大海你要是真的是名将军就算这些兵书烧了也不会打败仗,沙场险恶光靠书上的那些法子你不觉得很古板吗?你就一定要按着先人写的那些去打他们的仗吗?你是千军的统帅为什么不能打出自己的仗?你为什么自己不想出计策反而去学习别人的?”
“你知道这些兵书都是怎么来的吗?他们都是用血写出来的,一种方法需要多少人付出鲜血?死多少人?”
“打仗就会死人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都会死人,但是死的要值这样他们死的就不是没有意义了。”
段海慢慢的放下宝剑,看着张鱼脖子上留着血的血痕,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冲动了。张鱼用袖子擦擦脖子上的血,并没大呼小叫而是推门出去了,临走前看了段海一眼,那一眼中包含着一丝无奈和期望。
… ….
“哎呀,陈副将你在这里让我怎么换衣服?你出去出去!”
陈副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出了张鱼的房间,站在外面等着张鱼。张鱼这才站起来,看着奄奄一息的小白,心疼的抓了起来。
“小白!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死了苗逸能杀了我!你千万别死啊!!!”
白蛇扭了扭似乎在告诉张鱼“我没事”,张鱼又摸又抱完全没了前几天的恐惧心理,小白渐渐缓过来缓慢的在床上爬动着,张鱼这才放心进到屏风后换上段海给自己送来的衣服,一看竟是一身军装,一穿上顿时觉得重的直不起腰,半响走出屏风把小白藏到袖子里推门走出来,陈副将马上带着张鱼到了前厅。
段海自那次事件后对张鱼反而有点畏惧了,这次叫张鱼为的是想要验证是张鱼说得对还是自己的对。张鱼佝偻这腰看着穿戴整齐的段海以为他要和自己切磋,顿时吓得不敢进去了,陈副将安慰似的拍拍张鱼的肩示意不是,张鱼这才进去。
“我们今天就比试一场,要是你把我赢了,兵书的事情就当作没发生,不然……”
“怎么个比法?”
“你带500人,我带500人,陈副将跟着你,这有两面大旗红的是我的蓝的是你的,谁先夺下对方的旗就算赢。”
张鱼看了一眼陈副将,点了点头。
段海跟着张鱼出了前厅二人骑马去附近的山林,起初张鱼还不怎么会骑马,马一颠就要摔下来,段海不禁有点担心,一个女子能行吗?一路上张鱼大惊小怪的看着自己的队伍,路上的行人上下打量着这个穿着甲胄的小将,都认为是段海的手下。
到了后山张鱼四下打量了下地形慢慢的带着队伍行进着,陈副将架马到张鱼身边意思抢夺山峰的地方这样可以占据有利的地形,张鱼摇了摇头,带着队伍到了山谷的底部,陈副将不禁有点为张鱼担心,这不是明摆着挨揍吗?
段海命人占领者最有利的地形,反而有点好奇为什么没有张鱼的人把守,本想着会不会是张鱼的计谋,后来一想一个女子能有什么本事?此时张鱼正站在自己的队伍前头,看着后面的小兵。
“各位兄弟,我们虽然处于劣势地位但是不代表没有希望,段海他们肯定已经占了山谷的峰顶准备给咱们来个扫射,现在你,你,你各代100人出山谷直攻段海的老巢,千万把他引出来!要在各个不同的方向打,一波一波来,对了,看见树枝没有把这个栓到马尾巴上,打不过就跑,千万别跑散,等等!别走!咱们明天打,你们先出去埋伏着,明天那个什么箭响了就开始进攻。”
几个小将按着张鱼说的各领着自己的人出了山谷,剩下的200人跟着张鱼准备安营扎寨,张鱼却喝住了。
“不行不行,太明显了,看见没这里山石这么多找个旮旯躲起来,千外不要太明显,不然就是活靶子!陈副将,你把军旗卷起来找着坑埋上,做个标记。”
陈副将被张鱼的法子弄的笑了出来,老实的把军旗埋在一课大榕树下面,张鱼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大致看了一下天色,招呼来陈副将。
“老陈,你看看段海会不会晚上来偷袭?”
“可能。”
“估计多少人?”
陈副将想了想说:“最多100人左右。”
张鱼瞄了瞄空荡荡的山谷,嘿嘿的干笑两声。跟段海玩藏猫猫看他怎么办,他来偷袭我倒是不怕,怕的是他发现自己在他老巢周围的那些弟兄。陈副将一直不明白张鱼为什么要选择最无利的地形。
“将军,你为什么要选择谷底,明明这样会让段将军得利的。”
“老陈,这你就不懂了。我们就和他玩阴的,他既然得到有利地形了,来打咱们的时候肯定是站在山谷上打,我们躲起来揍他们,你没发现山谷上光秃秃的吗?我看他们怎么躲。”
“着能行吗?”
“这样吧,周围不是有很多石头吗,用石头搭个堡垒。我们钻到里面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把石头打碎的。”
陈副将点了点头似乎认为张鱼说的有道理,领命刚要下去,张鱼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叫住了陈副将。
“老陈,我又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法子,就看你配不配合了。”
“什么法子?”
张鱼猥琐的笑了笑,走到陈副将身边用手轻摸着他的盔甲。
“把盔甲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