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入住将军府


张鱼万万没有想到收留她的苗逸竟然要去将军府,还要求着自自也跟着去。这不明摆着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么?自己把段海的弟弟给揍了,今天一大清早还派人来抓自己,现在又要和苗逸去找段海,着不明摆着往死路上走么!
“苗逸,你脑袋是不是进浆糊了?你把将军府的人给惹了,现在还要去找他们,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据我所知那个段皓没什么大本事,而且段海也并不是那么纵容他,反正段海要找你我就把你送过去又如何?”
“真是人长的漂亮,心就是恶毒!”
张鱼恨恨的看着苗逸,都说苗人狠毒,现在终于是见到了。真后悔自己当初插一腿硬要来个英雄救美,现在倒是妙在,救了一个毒蝎美人,把自己搭出去了。
“这话就不对了,我既然敢把你送进去就有法子把你弄出来,你就配合一下大家双方都得利。”
“我还能信你的话吗?”
张鱼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气愤,说实话自己对苗逸的感觉是一种同情,一种对孤寂人民的同情,她总认为苗逸是个很可怜的人,但自己的是这种想法不能说出来给他听,以苗逸的性格肯定肯对会对自己掀盘子。
苗逸似乎看出了张鱼对他的不信任,笑着 给张鱼倒了杯茶水。
“我知道你认为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我说了我能把你送进去就能把你弄出来,这些事你就不用担心,而且段海不是个会乱杀人的人,你尽管放心他派人抓你未必是为了他弟弟的事情。”
“那个穿的很贵气的痞子?”
苗逸点了点头。张鱼不禁有点惊讶,这世道实在是太混乱了,哥哥长得那么帅气,弟弟竟让长得那么怂,段海是将军可他弟弟竟然是个地痞流氓。张鱼想着喝了口茶水,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变得暖暖的,思想竟有了些变化。或许可以相信苗逸的话,即使他不来救自己,自己也能想办法逃出去。
次日清晨   将军府中
一身戎装的苗逸和其他几个汉族服饰的苗人带着张鱼到了将军府的前厅,段海稳稳的坐在主位上看着一脸痞样的张鱼。
“将军,您要找的人是否是她?”
“哈哈,正是,前日去请竟没请来,还有劳几位的。”
“哪里的话将军,既然人已经送到了我们也就该走了。”
“好,陈副将带几位去后面拿些赏钱吧。”
“多谢将军。”
苗逸看了一眼张鱼,张鱼看了一眼苗逸。一种冰凉的触感缠绕到了自己的手臂上,张鱼并没有大声声张,她知道这是苗逸给她的防身武器。看来这个人还是会来救自己的,张鱼心中算是有底了。
“张少侠,好勇气,敢自己来找我。”
“段大将军!”
张鱼觉得自己每次见到段海一种莫名的情绪就在蠢蠢欲动,想要破壳而出却又被强压下去,似乎在他面前再才能展现出真正的自己。
段海本来以为张鱼会吓得唯唯诺诺,可是现在一看完全是两码子事,张鱼没有被吓得怎样而是大方的做到了段海旁边的主位上,二郎腿一翘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吃上了,眼睛还四处打量起来。
“哎呀段将军!你这茶花是青花器的吧?景德镇的?”
说着张鱼跳到花瓶旁嘴里叼着苹果,手里抱着花瓶。段海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放肆的在自己面把玩古董,心里泛起一种不满的情绪。
“呵呵,什么景德镇不景德镇的,普通的地摊买的而已。”
“不值钱吗?”
“不值几个钱。”
“那将军就送我好了,我也好留个纪念,以后出去炫耀也好有个资本。”
段海尴尬的笑了笑。
“张少侠喜欢就拿去。”
张鱼把花瓶放到原本的位置坐回主位,看着段海心里不禁翻起了嘀咕,都说武将的脾气十分不好,稍微有一点不尊重他就要舞刀弄枪了,今天一看这个段海反而稳重了很多,不知道他找自己为的是什么事。
“段将军,你四处派人“请”我为的什么事?”
“张少侠游走江湖肯定习得一身好武艺吧?我把少侠请来为的就是切磋切磋罢了。”
“想要让我当你师傅么?”
段海真回真的有些忍不住了,自己好歹是个大将军,堂堂的正统将军会拜一个江湖小游侠当师傅?说出去不得笑死人了?再说自己本没有那个打算,这个张鱼实在是太放肆了!段海还没开口,张鱼似乎看出了些什么。
“将军可别啊,我根本没有什么好武艺,我压根就不会武功,你弟弟的事情我是出于自卫,什么武功高强之类的和我扯不上关系啊,而且将军你也别想收拢我,我文不能定国,武不能安邦,就是一废物。”
“少侠太过谦虚了,咱们去院子里试一试不就知分晓了吗?”
“那可不行,我的亏可吃着呢。”
段海一听心里有些奇怪,只不过是切磋切磋怎么他吃亏了?多少人想要和自己切磋都没机会现在,这个机会给他了他反而说自己吃亏?这个人真有意思,那我倒要问问怎么个吃亏法。
“此话怎讲?”
“你想啊,你是一国之中的大将军,我是什么?我就是一个庶民,和您这样的人打一架那不得让你打死啊?虽说我上没老下没小,但咱也是人。最重要的是您的名誉问题。”
“我的名誉?”
段海越来越对张鱼这个人感兴趣了,就是不想和自己切磋还能编出这么多的理由来,自己道很想看看他怎样说服自己。
“我知道您是大将军,武功盖世无人能敌,单枪匹马敢闯匪窝,带领军队争杀四方,那是英俊霸气风流潇洒,现在您来找一个小老百姓和你打,我没被你打死好说,我要是被你打死了,你不成欺压百姓了?就算这消息传不出去,您这心里能好受吗?”
段海一听大声的笑了起来,这人真是能耐光靠一张嘴就能说出这么多来,先夸自己在威胁自己,真是个好计策。
“少侠多虑了,手下留情便是。”
“将军你怎么收手留情啊?您四处平定叛乱那都是打出来了,一堆人围攻你,把枪往前一扎就成糖葫芦了,我是信不过你。”
段海一听,竟然还有人敢说信不过自己?这个少年这么坦白就不怕我生气杀了他?
“你这么坦白不怕我杀了你?”
顿时一股隐藏的杀气渐渐弥漫起来,张鱼却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段海笑了笑。段海竟也是一惊,他竟然不怕?
“如果因为我的一句直言就杀了我,将军也未必太昏庸了吧?如果将军真的因为这个杀了我,我就很难想像将军是怎么将那五个大国灭的了?况且以后谁还敢跟你直言呢?”
“呵呵呵,因为你的嘴,你保住了你的小命,我对你很感兴趣,闲的时候大可陪我下下棋聊聊天。”
“那我的伙食住宿问题是不是将军就可以帮忙解决了?”
“呵呵,自然。”
张鱼一听顿时乐了,果然自己的食宿问题解决了,不就是陪他聊聊天下下棋吗?小事一谈,但是张鱼看到段海对她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就觉得很不舒服,最后还是憋不住了。
“将军,我们虽然说不上是知己但也算是相交了,既然如此将军能不能放下心里的铜墙铁壁,好好跟我相处?”
段海本来笑着的脸顿时沉了下来,自己的心事怎么能随随便便的说出来,这个人也太放肆了,妄想窥探自己的心思,但他看见张鱼那张诚恳的脸什么怒气也没了,这个少年似乎是真心的,但是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人来说想相信他很难。
“将军如果不信,那我们就彼此交换各自的秘密作为保证吧,我是女的不是男的,不信你看,我没有你们男人特征性的喉结。”
段海微微有些惊讶原来张鱼是女的,仔细打量打量果真没有喉结,纤细又白净的脖子果然不似男人一样。
“这算什么秘密?有些东西表面上就能知道。”
“但这对我而言就是现在最大的秘密。”
段海一怔,看着面前的张鱼,心里我不知是什么感觉。现在最大的秘密?难道知道她是女的又能怎样?
“你认为女人很可悲?”
“将军,如果你初来一个陌生的地方,遇上许多人你能保证那些人不会害你?女人更不好活下,唯一的方法就是伪装。”
段海听了这一席话发而觉得这个张鱼很现实,想事情想的很周到,或许留在身边做个参谋也不错。
“你想的很周到,基本的防身手段都想得到,我很欣赏你这点,如果你愿意可以留在我身边。”
张鱼淡淡笑了,点点头,完全忘记苗逸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