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投奔,将军府


张鱼回了客栈马上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裹,把该带的东西都带好,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要怎么走,逃到哪里去。她所知道的仅仅鎏金国这一个国家而已,想要向外面逃除非够了解才行,而且那个段大将军灭了5个大国,鎏金国的范围肯定很大,逃到哪里呢?
可是又想万一那个地痞骗人我就这么被吓跑了?万一他是糊弄我的呢?张鱼啊张鱼你胆子也太小了吧?人家糊弄糊弄你就真信了?不行,他要是来抓我再说,不来抓我就该怎样就怎样。
将军府  
段海坐在太师椅上翻阅着兵书,偶尔轻抿着茶水显得十分惬意,这时陈副将轻轻的敲了两声门,段海说了声“进”,陈副将这才推门而进,见段海并没有什么不悦的样子,才小心的说出了自己的调查结果。
“将军,您让下官查的人背景太干净了,在鎏金国一没家,二没妻侍,三没老小,下官猜测是江湖游侠。”
“江湖游侠啊。”
段海皱了皱他英气的剑眉,自己是第一次对江湖游侠感兴趣,何不查查那人的下落?正好在府里的几天活动活动筋骨,他打定主意后放下兵书。
“那人的下落查到了吗?”
“已经查到了,在一个小客栈住着,而且……..”
“而且什么?”
难道这个人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段海有点好奇,看着陈副将。陈副将吸了口凉气,心想这位黑衣爷爷也太敢惹事了,连将军的弟弟也敢打,现在好了人家找上门来让将军来评理,怕是这个黑衣爷爷将军府是得来一趟了。
“他把段小公子给打了…现在小公子在主厅坐着正来气呢…”
“什么?他把段皓打了?!”
段海露出惊讶的表情声音微微有些怒气,陈副将见段海有要发火的征兆,不禁为张鱼捏了把汗。过了一会段海散发出来的怒气渐渐消散了,叹了口气。
“把他给我抓起来!”
“是。”
陈副将看了一眼段海,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起伏,便慢慢退了出去。段海其实根本没有因为张鱼把自己弟弟打了而生气,他在意的是张鱼为什么连将军府也敢惹?现在最主要的是去前厅安抚安抚那个地痞弟弟,总有一天要把他弄到军营好好磨练磨练。
段海到了前厅,段皓正气鼓鼓的坐在椅子上,段海没有说什么坐到主位上,抖了抖衣服。
“你不是说被人打了吗?怎么身上一点伤都没看见?我看是把谁打出人命了吧?”
“难说啊,我就是看上了一个苗家女子,想要带她回来给你看看,都怪冲出一个黑衣小子,硬不让我带姑娘回来,还出手打了我。”
段海冷笑一声,看着段皓的眼中充斥的全是不懈与愤怒。
“我看是你强行欺负人家姑娘,那个少年看不下去了才出手的,你还是别再给自己找麻烦了。”
“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可是你弟弟。”
“呵呵,你是我弟弟又怎么了?你是我弟弟我就要帮着你欺压老百姓?你是我弟弟我就要帮着你霸占民女?你是我弟弟我就要帮你推掉人命官司?那你这个弟弟做的真的很称职。”
段海说着有些压不住自己的怒火,站起来甩袖就要走,段皓却叫住了他,声音虽然有些颤抖却明明是一种威胁。
“哥我听说你派人去抓他了,难道你不是在欺压百姓吗?”
段海的剑眉一皱,他的消息怎么那么快,我刚刚下的命令一个坐在厅堂的人是怎么知道得?段海没有转过身只是这样背着段皓,哼了一声。
“我找他来为的可不是你是事,你最好别想去整他,他既然能不带淤青的打你一顿,想必你在找他麻烦也掏不到什么好处吧?这是哥哥对你最后的劝阻了。”
说完段海离开了厅堂,留下一脸铁青的段皓,他狠狠的捶了一拳在桌子上。他这个哥哥就是这样伪善,以为自己正直天下人就会正值,总是骄傲的哥哥永远不会明白自己的心思。如果一直站在高峰的他,落在深渊的感觉又会是怎样呢?
客栈  
“开门,开门,在不开我们砸门了!”
张鱼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一睁眼天已经大亮了,听着声音就觉得不对,难道将军府的人真来抓自己了?不是吧!这么快!张鱼马上坐了起来拎起自己的旅行包推开窗户,幸好是二楼,要是再高一点直接飞下去肯定狗啃屎,想完纵身跳了下去,瘦小的身影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一会就不见踪影了。
等那些士兵把门踢开的时候张鱼的人影早就没了,留下的只是那扇半开的窗户,陈副将唉了一声,带领着士兵退出客栈,四处看了看茫茫的人还哪里还有张鱼的身影,无奈他们只得在鎏金国所有的客栈里贴上寻人启事。
张鱼这边躲到混乱的人流里正暗自高兴呢,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顿时吓得“啊”了一声,回过头一看一张熟悉至极的脸,苗逸!
“好巧啊!你也在逛街啊?哈哈哈哈。”
苗逸只是笑了笑,今天的他没有穿那身女气的苗服而是一身月白色长袍,头上的簪子还有一点苗族的风尚。张鱼打了个哈哈眼,本来还想终于遇见一个可以投靠的人了,可是一想起那条通体白亮的蛇,就是一阵恶寒。
“张公子也是好雅兴,背这么一个大包出来逛街?许是被客栈的伙计撵出来了?”
“苗公子,也是好兴致,我可喜欢你那身苗族女装了,什么时候给我穿穿?”
“哦?张公子想穿?在下这就可以带你去穿。”
张鱼又是一阵恶寒,这个人嘴怎么那么毒,真是长得越好看人就越毒!张鱼本来还想投奔他可是一看他的样子,顿时没了信心眼睛也怂拉下来。
“算了吧,你继续逛,我还有事。”
“唉?张公子真的被撵出来了?”
苗逸本来只想逗逗她而已,可是一看张鱼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好像错了似的,忙拉住张鱼。张鱼被苗逸一拉顿时身子一顿,转过脸看着苗逸,把苗逸吓了一跳,这张脸竟一点生气都没有,苗逸顿时猜的也八九不离十了,肯定是将军府的人来抓她,她才从客栈跑了出来。
“苗公子说对了,我就是被撵出来的。你还要说什么?”
“张公子你曾经帮过我一次,现在你又因为我的事无地方可住按理来说,我还是要帮你的,我带你去我们的戏棚吧,哪里还有几个空地方。”
“真的?”
张鱼顿时来了精神,把手搭在苗逸的肩上非常亲近,苗逸也没说什么,带着张鱼到了自己的大本营,其他的几个苗人自然也是认识张鱼的,了解情况之后连忙将张鱼接进棚子,苗逸他们的戏棚虽然简陋点但至少不透风,坐在里面遮风避雨倒也不错。
张鱼在苗逸的床上发现了那件女装,顿时就心动了,趁着没有人抱起那件衣服躲进换衣服的隔间,脱掉男装换上那绚丽的苗族女装,那些银饰“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张鱼走出隔间开始找那个巨大的银子帽子。
“我就这么一眨眼,张公子还真换上了?”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嘛你看好看不?”
张鱼自豪的在苗逸面前打了两个转,那些银饰叮当作响。苗逸没有说好看或不好看只是帮张鱼把按错的扣子按好,上下打量张鱼,突然笑了,一张美艳的脸说不出的漂亮,张鱼突然觉得这身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就是瞎了。
“美人,你笑什么?不好看吗?”
“原来你真是女的,我还真信你是男人了。”
“啊?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们苗族的衣服很显性。”
下一句话苗逸不用说张鱼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顿时就后悔了进到隔间准备把衣服换下来,苗逸却突然把门打开把那顶大大的帽子盖在了张鱼的头上。
“很好看,我喜欢。”
苗逸的眼里充盈着喜爱的感情,目光也柔和很多。张鱼顿时有点傻,愣愣的点了点头。
“苗逸你让我把衣服换下来,这衣服是你的。”
“谁说这衣服是我的?着只不过是我们族里普通女子的而已。”
苗逸“碰”的一声把隔间的门甩上了,张鱼被他这一下子吓了一跳,半响在隔间里又是踢门又是大叫的,苗逸本来平和的心情顿时又暴躁了。
“你在乱嚷,我就进去帮你换了!”
隔间顿时安静了。张鱼换好男装后走出隔间,苗逸大眼没有看她,摆弄着自己手里的小馆子。
“明天去将军府,你必须去。”
“啊!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我去了那个段海不得杀了我!”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苗逸看了一眼张鱼,那张精致的脸上充盈的是一种柔和,但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