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咱也能英雄救美


张鱼暗自笑着,段大将军实在是人太好了,要是普通的将军估计早一枪戳死自己了。他在街上走眼睛四处瞄着,看到漂亮的首饰发簪会第一个冲过去看,而且出手大方,太过招摇的她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张鱼刚在一个中等的客栈住下便引起了贼人的洗劫,气的她站在客栈门口破口大骂,小二也无奈的在一边劝,可张鱼就是生气,好不容易换的银子一个晚上就剩下了一张白纸,纸上工工整整的写着“救济穷人”。
张鱼就奇怪了自己难道不是穷人吗?攥着手里仅仅剩下的五十辆银子,她决定要打工赚钱可是做什么工作就会搞的一团糟,然后被解雇……现在张鱼已经在思考要不要去当铺在忽悠一把,但是估计悬了。
“少爷今天广场那边听说来了一个苗族演杂技的,您不去看看?”
“我还哪有心思去看,再去看就活不下去了。”
“少爷着是哪里话,去看看涨涨阅历呗,您总是这么愁着也是愁还不如出去乐呵乐呵,您说对不?”
“也对。”
张鱼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迈步向广场溜达过去,在这一个星期里张鱼差不多将鎏金国的各个街道摸的个底朝天,那里有什么、这条路通到哪里、甚至连将军府都知道在哪,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
广场上早早的围了一堆人,隐约可以看见火光微微闪动着,难道已经开始了?张鱼挤到人群里,因为个子太矮被用出去N次,最后好不容易占到了前排,表演的也差不多了。一个男人头上束着发,浑身银饰叮叮当当直响,张鱼见了暗自赞叹苗人的装束就是好看啊,真有钱。
后面的两个苗人将一个一人高的箱子推了上来,打开一看竟然什么都没有,半响又关上柜门。那个银饰最多的男人站在箱子前像是念什么咒语一样,手拍了拍箱子,再打开时里面竟然长满了鲜花,张鱼不禁赞叹古人的手法太奇妙了。
箱子再次被盖上,男人站在那里嘀嘀咕咕又是一阵说,拍了三下箱子,再次打开是里面飞出了一只蝴蝶,摇摇晃晃的似乎一阵风就可以将他吹走一样,随后箱子里散出无数的花瓣,缓缓的在空中落下,张鱼惊奇的看着那些美丽的花瓣,出于女生的本能她轻轻托起一片花瓣。
“真好看,这是什么戏法,这么俊。”
花瓣还在飞舞,在箱子里缓缓站起一个女子,依然是苗族的装饰,细长的眼睛,薄薄的嘴唇,乌黑的长发散在后面,高高的银冠戴在头上,一动竟还叮当作响。张鱼不禁有些看傻了,这个情节他在动画片里看过,但若身临其境却又是另一种感觉。
周围的百姓高声喊着好,苗人笑着对着众人鞠躬拿起一旁的小铁盒收着赏钱,那个女子慢慢的走出盒子对众人使了一个礼,顿时口哨声赞美声不绝于耳,竟有些小痞子想上前抓她,但那个女子巧妙的闪开了依然一副笑盈盈的样子。
那个男人收到张鱼这里,张鱼在怀里掏了掏拿出一块碎银放了进去,旁边的人唏嘘不已,那个女子目光也在张鱼的身上徘徊半天,张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自己是不想给钱的但是不能白看而且别人都给了自己也不能另类,摸了摸怀没有零钱索性就掏了整的。
那男人点头笑了笑就走开了收一旁的,张鱼继续打量那个女子,可那个女子帮着其苗人收拾着东西估计是表演完了,准备走了。张鱼看人群渐渐的散去了,自己也准备走,这时几个穿的挺富贵的小痞子竟围了上去,不知道在和那几个苗人说什么后来竟然大打出手,一个痞子拽着那个女子的手腕。
张鱼一见顿时就火了,虽然说两人不认识吧,但至少是女同胞况且都说反对民族压迫,支持民族团结,怎么说组织上也交代过啊,遇上这种欺压民族同袍的事情不管是不对的。张鱼大喝一声站了出来,一旁的地痞看了一眼比自己矮半头的张鱼,顿时就笑了拥了张鱼一把,张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旁边的笑声更加猖狂了。张鱼本来想上去和他硬拼的后来一想不行,差距太大了,顿时想起了一个下三滥的招数。
“你敢拥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子管你是谁?敢和老子作对抢女人老子就收拾他,就你?”
“就我,怎么?”
张鱼在地上站起来抬着头看着那个地痞,一幅我是老大我怕谁的样子,一旁的女子似乎发觉张鱼是在救自己的慢慢的靠到张鱼身后。张鱼这才发现连那个女子都比自己高,顿时心里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我奉劝你一句最好闪开不然等会出人命了,我可不会照顾你的四舅奶奶,二姨妈,大姨妈,七舅老爷!”
地痞听了气不打一出来,抡起拳头就对着张鱼打了下去,张鱼拽着那个女子闪开这个拳头,抬脚狠狠的踢了一脚地痞的裤裆,地痞一下就坐到地上。张鱼一脸坏笑的一脚踩住他的前胸。
“怎么样?还玩吗?”
“你个卑鄙小人!”
“我就是这么卑鄙你有意见吗?谁说打架一定要正直得了?”
“哼,你等着,将军府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妈呀,吓死我了,你去啊!我等着将军府的人来抓我!我还省的天天担心食宿的问题,在那有吃有住可比在这吃上顿没下顿强。”
张鱼一脸痞子样又踢了那个地痞一脚,拉着那个女子找到那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苗人,那几个苗人见张鱼不是那帮人便对张鱼笑了笑,张鱼表面点点头,实际上心里差点哭了,脸都肿起来了还笑,太吓人了。
“几位大哥你们卖艺赚钱也不容易,以后可要小心些,尤其是这位小姐还是别太花哨,太吸引人的眼球了,像刚刚的那帮人就不是什么好人,下次一定要小心点。我刚听他们说是将军府的人,几位还是快点走吧,不然会惹祸上身的。”
“多谢这位小哥的提醒,我们下次一定小心些!”
为首的苗人男子对着张鱼道谢,那个女子没有说话,待那些苗人收拾东西时拉住了张鱼,张鱼顿时一阵恶寒,不会这位小姐想要以身相许吧?我要怎么回答?(以下是神人想的各种应答:)
“对不起,我是个江湖浪子怕辜负了小姐”、“我已经有家室了,对不起。”、“我已经有心仪的人了,对不起。”、“小姐,我很喜欢你,可是我们地区差异不能在一起,对不起。”、“小姐!请自重!”,
张鱼正在想,那个女子已经开了口,声音听起来还怪怪的。
“多谢女侠相救。”
“啥!我是男的!亲!我是男的!”
“男人脖子这么细,而且连喉结也没有?”
“小姐,我们地区差异不一样的!”
那个女子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笑脸。
“谁和你说我是女的了?我明明是个男人,怎么让你们看成女的了?”
张鱼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子,最后总结出来果然!胸是平的,有喉结就是装束有些娘气,张鱼对他道了谦面上谦虚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早就想骂他一顿了。那个男人见张鱼谦虚的态度笑了笑,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我叫苗逸,这位小姐你的名字呢?”
“我的名字很怪哈,张鱼。”
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女的……
“呵呵,其实女侠根本不会武功为什么还要逞能?”
“为了广大的女性同胞,也为了祖国的统一,反对民族分裂嘛。”
“其实女侠真正救得是他们而不是我。”
苗逸一脸轻松的样子,抬起俊俏的脸望着大街深处,张鱼隐隐有种发寒的感觉,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说?难道如果我不站出来那几个地痞会死吗?就凭他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呸!反对民族歧视!
“怎么说?”
张鱼一脸疑惑的看着苗逸,苗逸笑了笑抬起手在张鱼的后颈上抓下一条手指粗细的小蛇,通体发白,三角脑袋,一看就是带着剧毒的。张鱼不禁打了个冷战,这家伙竟然在自己的身上放小蛇!
“小白怎么跑到你哪去了,看来他很喜欢你,你喜欢他吗?”
“我…..我…..我不喜欢它…..”
苗逸的表情明显有些不高兴,张鱼这样说自己的爱宠明他已经强压怒火了,在看张鱼那边吓得脸色有些发青,一条蛇爬到自己的身上,自己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瞎了这一身黑衣服,那么明显竟然没有发现。
“也罢,谁会喜欢一条会伤人的蛇?也就是我们这样的怪胎才会喜欢吧….那今天就就此别过了,将军府的人来找,就拜托这位小爷了,替我们这样的小卖艺的兜一下了。”
张鱼目送着苗逸和他的族人走远,摸了摸头上的冷汗,骂自己多管闲事干什么,救了一个不该救得人,还惹上了将军府。看来要过上逃亡的生活了,不过将军府能出这样的地痞人物,那个段海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真是瞎眼,我竟然还崇拜他!张鱼想着慢慢的向着自己住的客栈走去。
苗逸一脸淡然的走着,筹划着怎么去潜入将军府取段海的人头,为首的苗人男子走到苗逸的身旁。
“那个少年是好人你不要伤他。”
“这个我自然知道,我不仅不伤她,我还要救她。”
“救?”
苗逸没有说话只是淡然的点点头,似乎胸有成竹一样,远处的天边已经渐渐发红,像鲜血一样的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