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我太秀气,你太霸气


张鱼抿了口茶水,一股浓浓的茶香融入口腔,带着一股清新一种苦涩还有一种崭新的感觉,真奇怪。张鱼又仔细的打量起这个茶杯,有点像青瓷可是仔细看看又不是,索性把杯子一扔。
“没错,掌柜,我跟你说的宝石…..就是它们,如何?”
掌柜的双眼隐隐闪过一丝精光,张鱼淡然的笑了笑似一幅自己是老商人的样子,拧开盖子拿出4颗彩色的玻璃球,在掌柜的眼前晃了晃。掌柜想伸手拿来看看,张鱼却又晃了回来。
“嘿嘿,这可是我们国家的特产,你们这里任何一种宝石都无法媲美了的,不信你可以把你的那些存货,什么猫眼、钻石、玉石、玛瑙啊你都拿出来对对,绝对不一样。”
掌柜还真的在一旁的柜子里掏出一些玉石来比较,张鱼看的有些心活,心想:“乖乖的,这些宝贝可都比我着玻璃球子强上百倍啊,但是再怎么强也没有一个玻璃强吧,至少玻璃这种材料他们没有。”张鱼想着,不禁眉飞色舞的。
半响,掌柜把自己的玉石收了回去,满脸赔笑的跟张鱼讲起价来,却被张鱼一口回绝。掌柜想要张鱼那满满一罐子的玻璃球,张鱼心里很是不满,那都是自己用来活命的,怎么能全都卖给你。
“掌柜的,你可知道我这玻璃球的秘密?”
“什么秘密?”
“哼哼,这石头是千载难逢的宝贝,而我的着一罐子又是上品中的上品,怎么能说给你就全给你?而且之所以说这是宝贝是因为,这个石头辟邪、招财、安生、护主、镇宅,就说你这铺子吧放上这石头肯定生意火死了!”
“少爷此话当真?可别骗我啊。”
“你不信就算了好了,我去别家卖,到时候人家铺子生意好,你可别来找我。”
“别别别,少爷哪里话,我就是想您能卖几个给我?咱们也好好谈谈价钱不是?”
张鱼心里打了个转,我连这个世界的货币情况都不知道怎么办…..先探探他的口风,都说当铺的掌柜是个大滑头,能少出钱就少出钱,他给100我要200,就这么办!
“那掌柜觉得这4颗值多少?”
掌柜的脸上浮现出些不满的神情,心想:“这小子也够抠门的,这么多才给我4颗,能给他多少?”
“呵呵呵,最多500银子。”
“掌柜的真是老手啊?500少了吧,我前去那几个铺子他们都说一个珠子值500我都嫌便宜,到你这里四个值500?哈哈哈哈,罢了罢了,我卖给他们去了。”
掌柜一听先以为张鱼在糊他后又看张鱼的表情不像,忙拉住张鱼。张鱼心中暗笑,自己的演技太逼真了,这都能骗住。佯装不满的看了一眼掌柜,没有坐下而是站着看着掌柜。
“这样吧,一个珠子我卖少爷800,你看行不?”
“800….好吧,我也懒得转了,就卖给你好了。四个,3200。拿钱吧。”
“好好好。”
掌柜摸了摸头上的汗,在柜子里掏出几张银票了和一小堆碎银交给张鱼,张鱼笑了笑,把钱收下把珠子放到了桌子上,刚要踏出门又折了回来。
“你说我们国家的衣服是不是太现眼了?哪里有卖衣服的?”
“出门左拐有布衣行。”
张鱼蹦蹦跳跳的出了当铺,看着熙攘的大街,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蓝蓝的天没有一朵云彩,暗叹一声天气真好,快步进了一家布衣行。里面的站着几个买衣服的还有几个伙计忙乎的不亦乐乎,张鱼轻轻咳嗦了两声,一个伙计马上笑着迎了上来。
“小姐要买衣服?”
“什么小姐,是少爷。”
“您这打扮…..”
“我不是本地人,我们国家男人就这么穿啊,真奇怪,你们国家的男人怎么衣服这么古板,真是受不了。”
张鱼快步进了铺子围着一堆男装看了半天,后面的伙计疑惑了一会看见张鱼在看男装也就信了,马上走过去介绍各种衣服。张鱼拿起一件黑色的衣服,金丝镶边,说不出的帅气!顿时就心动了。
“这件多少钱啊?”
“少爷真有眼光啊,这件衣服35两纹银。”
“什么?那么贵!你打劫啊!”
伙计尴尬的笑了笑,拿起衣服的袖口,指给张鱼看。
“少爷,这衣服做工很精细用的又是上等布料,都是上等货,这个价位算是便宜的了。”
“便宜点20”
“这个难啊最低30两。”
“25最低了,我看你这件衣服这么贵都没人买,我又是外乡的,你便宜点不行啊,以后买衣服我还打算上你这里买,各族同胞平等好不?你便宜点卖给我也是促进各国友好,反对民族分裂,组织上会给你提工资的!”
“呃…..那你拿走吧…..”
伙计看了一眼这个秀气的“少年”点了点头,准备拿个布包给他装上,张鱼打住了他。
“我就在这换上了,还有来条料子好的裤子和鞋,爷不缺钱。”
“好嘞。”
换完衣服的张鱼果然像男人了,只是那张秀气的脸实在让人很难联想他是个男人,但黑色的衣服衬得她精神很多。对着镜子让伙计帮自己输了个帅气的马尾辫,这才准备出去。这时外面的百姓忽然一脸敬意的分成两排似乎在注视着什么,慢慢的听见有嘈杂的马蹄声和军队行进的声音,张鱼好奇的探出头。
远处走来一支庞大的队伍,为首的是两排开路的骑兵,身上穿着结实的铠甲,连马的身上都是盔甲。张鱼心中无限的激动,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涨势,妈呀!太帅气了!真希望自己也能穿上那件精致的盔甲。
前排军队慢慢走过后,走出一个骑着黑马的男子,这匹马的装束显然比前面的马要好的多,而马上男子金盔金甲红色的袍子随风飘荡着,头上戴着拉风的头盔,两支高昂的金翎随着马的起伏不停的晃着。
张鱼自然知道这肯定是很有名的人,估计是先锋或将军一类的人物。在看后面的军旗上写着“段”字,张鱼猜测这个人肯定姓段。在仔细打量那个男子,却只能看个侧脸,刚毅的线条、古铜色的皮肤一看就像久经沙场的人。
“小哥那个穿的很…..多的那个,是谁啊?”
“少爷哟,这可不能瞎说,他可是鎏金国的大将军段海呦,他可是带领着军队灭了5个大国的少年将军,就因为他灭了五个大国所以才有的今天的鎏金国!”
“这么厉害啊,我看也就十几岁快二十的样子啊?”
“人不可貌相嘛,大将军人很好,这次是平定完边界的战乱才回来的,听说皇上还要将公主许配给他,那就是未来的驸马爷啊!”
“那么厉害。”
张鱼又看了一会,出了门又开始站着大街上看,心想:“自己从来没见过什么大将军,今天可得好好开开眼界,以后好跟老衫显摆去。”周围的很多人都能感觉到张鱼那种火辣辣的目光,何况大将军段海。
段海坐在自己的宝马麟驹上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杀气”,自己都被看毛了,转头看着一旁的百姓依然没有看到那个“杀气”的来源,鹰一样的眼睛在众人的脸上扫视着。张鱼一见他转头了掏出自己的小手机对着段海,“咔嚓咔嚓”的拍了两张照片,心里美滋滋的。回去以后可有炫耀的资本了,最好还能有个合影什么的。
可能她的手机发光能力太强,段海马上锁定了她的位置,眯起眼睛看着低头捣鼓手机的张鱼,队伍随之也停了下来。百姓的目光马上开始注视这个拿着不明物体的少年,周围顿时变得安静了,张海却似乎没有察觉一样。
“妈呀,放大一看段海还挺好看的!”
这一嗓子能传出2里外去,段海自然也听见了面上没有表情,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想笑却觉得有点无奈。一旁的士兵推开百姓抓着张鱼驾到段海的马前,张鱼吓得不知该怎么办,段海上下打量着张鱼。
“怎么?本将军长得碍你的眼了?”
“哪里话,将军一表人才,我羡慕的不行,怎么会碍我的眼!”
张鱼抓住这个近距离的机会仔细的看着马上的人,古铜色的皮肤显出一种健康色,面部的线条刚毅种带着一种韧劲,高挺的鼻梁,眉毛可以说是剑眉,眼睛锐利的很,似乎能一眼把你看穿一样。
“嗯,然后呢?”
“没然后了啊,我就是赞叹将军而已,哈哈,哎呦!将军不要见外!”
“哦”
段海拖长音“哦”了一声,喊了声“走”队伍慢慢的开始行进,后面军队的士兵一个个的打量这张鱼,就像在看一个百年不见得稀奇物件一样,张鱼扭了个屁股,阴阳怪气的窜进人群。
段海骑在麟驹上突然笑了笑,叫来一个副将,小声的说:
“调查一下那个人的。”
“是。”
副将驾马离开,段海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扭来扭去的张鱼。
(这条臭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