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青衣魔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章 薛梦的麻烦



       又是一天中午,严盛龙在食堂里等着薛梦。严盛龙每次吃饭都是和薛梦一起的,薛梦很喜欢和他一起。虽然严盛龙的话不多,但薛梦就是喜欢和他一起。薛梦放学有点晚,好像是某个老师喜欢拖堂,这次又拖堂了,只是这次拖的更久而已。等到薛梦来到食堂时,整个食堂已经人满为患。薛梦急匆匆向包间走去,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也许是运气背到家了。在薛梦要到包间的时候,她撞到了一个全学校都不愿招惹的人——高二霸王刘毅强。每一个中学都有一个或两个普通人招惹不起的人,但严盛龙是普通人吗?刘毅强,高二莉科生,考试成绩在六百分左右。这还是他不怎么学习,所以说刘毅强的智力很高。刘毅强还是校篮球队的主力,自己称自己是篮球王子。这都不是他的重点,重点是刘毅强的父亲是这个县城的县长。他有傲人的资本,霸气的前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薛梦在撞到人时就说。当她看清是谁时,心在瞬间降到冰点。但又接着连忙说,”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刘毅强的嘴角微微笑了下,只是没有人注意到而已。他的笑有点阴险,又好像有点是说阴谋得逞一样。原来刘毅强看上了薛梦,只是薛梦为人做事很谨慎,平常都在教室,到了食堂也很小心,尽量不和别人发生摩擦。今天,刘毅强看见薛梦急火火的奔进食堂,心里就有了一个撞人的计划,于是有了这一幕。
      "呵呵,没事。我知道你也不是有意的,不过你确实撞到我了。要不你你请我吃饭吧,现在正好是饭点。“刘毅强头说完头看向一边。当薛梦还在为难的时候,听见一个声音渐渐传近。”小梦,我看可以。这位同学的建议也不错,正好咱们的饭菜多一个人也吃不了。我看这位同学可以过来一起吃,怎么样,这位同学?“严盛龙说完已经站在薛梦的身边。当薛梦听到哥哥的声音时,紧张的心已经放松下来。随着严盛龙的话落,薛梦也点点头。在薛梦的心里,哥哥的话永远是对的,哥哥怎么说她就怎么做。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感觉,薛梦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当刘毅强听到这些话时,心里已经有了要杀了严盛龙的念头。他当然知道薛梦有个哥哥,叫严盛龙。在刘毅强眼里。严盛龙不是薛梦的哥哥,而是薛梦的男友。不然怎么薛梦不叫严梦或严盛龙不叫薛盛龙呢?刘毅强已经把薛梦的家庭调查了,发现薛梦家根本没有什么背景。本想逮到机会把薛梦给占有了,可又被严盛龙给破坏了。刘毅强心里怎么不窝火,现在的他在暴走的边缘。不得不佩服刘毅强的计谋和心里。他虽然心里已经要暴走了,但还笑着说:”这是我薛梦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当然,要是你想和我一起吃饭的话,可以下次啊。“”呵呵,你说的也是,不过这应该由薛梦决定吧。“严盛龙说完用眼光看了看薛梦。”那么,刘同学,我们还是听哥哥的安排吧,我觉得哥哥的建议不错。“薛梦说道。”呵呵,既然薛梦说这样,那就一起吃吧。“刘毅强笑着说。
       来到包间,所有的饭菜都已经上了。刘毅强看了看桌子上的菜说:“这桌上没有饮料,我去要点饮料。你们先等一会,我去去就来。”薛梦刚想说不用,刘毅强说完就快速离开。严盛龙望着刘毅强离开的方向,笑了笑。“小梦,这个人是什么来历。”严盛龙回头面向薛梦。“哥哥,他叫刘毅强,是我们高二有名的恶霸。听说他还是县长的儿子,为人不好。但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还是这些说法是错误的。”薛梦笑着说。“说法没错,不过也不全对。过会好好吃,好好喝。”严盛龙和蔼的说,“别把我的宝贝妹妹饿着了。”哥哥,瞧你说的,哪有啊!“薛梦调皮的回到。”呵呵,饮料来了,让你们就等了。“刘毅强进来说到,脸上带着微笑。不过,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没事,我们就等你一起吃呢。来,坐下吃饭吧。“严盛龙说。”来,薛梦这是你的饮料,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刘毅强把饮料放在薛梦面前,之后又给严盛龙一瓶饮料。薛梦没有说话。严盛龙把饮料放在手里一小会,突然说道,”薛梦,你喝我这瓶吧。我喜欢喝你面前的牌子。“说完就拿过薛梦面前的饮料。”我不管你们谁喝哪瓶,对我来说都一样。我两瓶都放了大量的药,看你们在喝完后不昏迷。然后我……“刘毅强在心里想到。”好了,我们吃饭吧,我有的饿了。“刘毅强着急的说。刘毅强拿起筷子夹着菜,薛梦和严盛龙也开始吃饭。刘毅强吃了一会饭,拿起饮料喝了几口继续吃。他用眼睛的余光观察薛梦和严盛龙,当薛梦和严盛龙喝了饮料后,他的心如同吃了蜜糖。可是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薛梦和严盛龙还在吃着饭,喝着饮料,一点没有昏迷的迹象。这样的情况让刘毅强感到很郁闷,他在想一定是药过期了。不然,现在薛梦已经到手了。他在心里想,算你运气好,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好了,我吃饱了,我该回宿舍休息了。谢谢你的招待,下次我请你吃,拜拜。”刘毅强留下这些话就走了。他没有给薛梦拒绝的机会。“小梦,以后尽量不要自己一个人做事,要记住。”严盛龙嘱咐到。虽然薛梦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依然重重地点了点头。“唉,小梦遇到麻烦了。”严盛龙在心里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