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青衣魔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青衣少年


    昏暗的的灯光无力散射着光芒,好像在埋怨,这么晚了,不该把自己叫醒。

    “爷爷,还有多久才能到家?“听起来这个声音很年轻,也很好听。顺着声音你会发现说话的是一位少年,年纪不大,绝对不超过二十岁。在暗淡的灯光下,可以模糊的看清他的长相。他身袭青衣,俊俏的脸庞,一双眼睛中似乎藏着看不尽的苍苍,这与他的年龄似乎有些不太符,却又说不出什么。

    ”呵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急了,这与你平时太不一样了。快了,天亮时我们就到家了。“回答的是一位中年人,至少在这灯光的照明下,我们只能看到他是一位健壮的中年人。一头乌黑的头发,处事不变的神情,略带搞笑的语气,无形中却有着不能说的霸气。可谁又能想到此时这个中年人在想什么,在他回答的时候,眼神中有一丝担心,只是被他搞笑的语气给很好的掩饰了。

    家,一个温馨的地方。家,一个在梦里常会回去的地方。家,到底什么模样?家,无法用语言来描绘。家,我们只能慢慢地体会。

    天渐渐亮了,远方的鱼白诉说着黑暗即将逝去。那一老一少渐渐的一个村庄,村庄前立有一块不知道多少年的石碑,写着岩字。没错,就是岩村。那来的老人我们能够认出来了,就是严世峰。现在看起来和以前是两个人,虽然都很精神,但现在给人的感觉是更年轻更矍铄。那他旁边的少年就是我们那个刚刚出生不久就被严世峰带走的严盛龙,严家强的儿子。

    家,严盛龙即模糊又难忘的地方。他是神童却不是神仙,他清楚第记得自己离家时的情景,记得父亲母亲的样子,记得爷爷和父亲的对话。因为他的不平凡,决定了他十八年不能喝父母生活在一起。现在终于好了,他可以和家人一起了。在这十八年里,严盛龙多少次想回家,可是都被严世峰给劝住了。这并不说明严世峰很绝情,反而说明他很有情,因为他的是大情,非私情。严盛龙多次问为什么,严世峰只说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一声鸡鸣,打破村庄的宁静。村里的人陆陆续续离开自己温暖的被窝,一天的忙碌又开始了。

    “龙儿啊,你自己先过去吧,我相信你记得到家的路,我要去你***坟前去看看。十八年了,不知道你奶奶会不会生我气。“

    “爷爷,我也去奶奶坟前吧?”“呵呵,龙儿,你先给他们一个惊喜,我很快就回家。“严世峰说完就消失了。

    严盛龙看着严世峰离开的方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浮动的情绪,慢慢迈着步伐。当一个人克制自己想什么时,却最容易想起什么。严盛龙思绪一片片涌来:那是他出生的那天,他在爷爷的怀抱里离开了他出生的地方。想着父亲不舍却又坚定的眼神,哽咽却又坚强的声音。他想现在就到家却又不想到家。

    严盛龙是岩村的一个迷,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就被严世峰带走了,村里人对这个疯老头子很是无语。

    严盛龙停在一家门前,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推开木门。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扎着马尾辫正在做饭。当女孩看到男孩的一刹那,心里很是惊讶,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她不认识。在岩村这个地方,这么早不应该有陌生人,可女孩的心里又感觉很怪,这个男孩自己似乎见过,只是很模糊而已。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位妇人,岁月已经在她脸上留下痕迹,略显沧桑。妇人手里拿着衣服,当她的眼光与少年相对时,衣服突然从手里落下。

    有一种爱在心中,有一种情从不言说。我们终其一生都无法回报,那就是父母的爱,父母的情。

    妇人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名动,很亲切,很熟悉,又不敢相信。她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思念,那就是她的孩子。在这十八年里,她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她的骨肉。她在等待,等待她孩子的归来。无数次在梦里见到,醒来时确实两眼已朦胧。眼前的少年和她梦里的那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她已经认定这就是她的孩子,虽然十八年未见,可她依然绝对肯定,他是龙儿,她的孩子,她日日夜夜期盼相见的孩子。

    ”你,你,你是龙儿吗?不,你是龙儿吧。“严盛龙看着自己的母亲,泪水缓缓流下。如果让知道他的人见到他这幅模样,一定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扑通,严盛龙跪在院子里,”母亲,我是龙儿“。两个人颤抖的声音里诉说着无尽的思念。”十八年了,好,好,好,龙儿长大了。我的龙儿长大了,长大了。“泪水如线一样不断,含有的幸福用什么也不能比拟。严家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看着他们母子两个,幸福的泪水在眼里停住。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那时因为没有到很高兴处。这时旁边的女孩打破了这个场面,高兴地叫着哥哥……

    “对了,你爷爷呢,他没有回来吗?”严家强问道。严盛龙刚想说话却听见门外传来了咳嗽声,“呵呵,家强啊,翠云啊,你们这么想我老头子啊,哈哈。我这不是来了吗。"严世峰不愧是疯老头子,整个声音传遍这个不大不小的村庄。似在告诉整个村里人,我,回来了。”爹,瞧你说的,我们当然想你了。"这次说话的是李翠云。李翠云心里对她这个老爹心里有点恨,可是当她见到盛龙时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知。所以现在心里很感谢她这个疯老爹。

    “呵呵,这个是梦儿吧。”疯老头子望着女孩说道。

    “梦儿,还不叫爷爷。“翠云说道。

    ”爷爷好“薛梦的声音很甜

    ”呵呵,爷爷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你该上高二或高三了吧,这支钢笔就给你了,当做爷爷的见面礼。”严世峰温和的说道,还边说边把钢笔递给薛梦。

    “谢谢爷爷。”

    渐渐地很多人来到严家强家,过来看看热闹,粘粘喜气。时间不经意的流逝,太阳已经抗议这么多人在严家强家了。它炙热的烤着大地,人们渐渐离去,只剩严家强一家了。

    “爹。你这次回来对龙儿的未来有什么打算呢?"严家强问道

    ”家强啊,我准备让龙儿去读书,毕竟这个社会离开了知识生活是比较艰辛的,你看怎样?“其实严世峰早已计划好了,就算严家强不同意也不行。再说哪一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知识丰富,未来美好。严家强和李翠云都点点了头,表示同意。”你们同意就好了,其他的事你们也不用操心了,龙儿过十天去益丰中学报到就可以,我打算在龙儿上学学前离开。“

    ” 益丰中学“严家强和李翠云一听,吓了一跳。益丰中学是整个县最好的中学,这个中学从不关心学生的背景是什么,只要你学习成绩够好就可以。怎样算是够好呢,可以这样举例。升学考试的成绩在丢分五十分以内才能进去,否则没门。如果你在益丰中学读书,那就意味着你已经是名牌大学的学生了。因为从益丰中学出来的学生没有不是名牌大学的,所以益丰中学是一个传说中的学校。许多有钱有势力的家长想让自己的孩子进这个学校,结果却是都被校长拒绝。薛梦是非常聪明的孩子,每次都是全校第一,升学考试时差点没有升入益丰中学。薛梦进入益丰中学那天全村都来祝贺,可知益丰中学的名气如何。如今,老爹说让龙儿去益丰中学读书,严家强夫妇怎么不惊讶。

    ”好啊。哥哥要和我一个学校了,太好了。“薛梦没有想这么多,高兴地说道。

    ”爹,龙儿真能进去吗?“严家强终于问出了这个疑问。”呵呵,家强啊,你不用担心这个,这几天好好团聚团聚,十天后龙儿去读高三,团聚的时间可不多呢。"严世峰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