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44:不是结束结束


柳生知道这一剑绝不这种为让初级学习之间练习时不受伤害的护具可以抵挡的。这一剑早之利,是普通绝对无法想象的。

于是随着一声皮革破裂的声音,竹剑刺透了护具。就算是柳生知春看出了事情不对头时就已经收手,可还是晚了。“砰”的一声,柳生知春感觉到了那种久刺入体的阻力。

宋实良手的竹剑脱了手,柳生这一刺之力不是他能承受的,不要说是现在就是平时他没有喝酒时,也只能把一切挡开,他的身体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攻击。

所以,他被巨大的撞击力推出了两步。好在他见势力得早,虽然是酒后力度不足,却也是在护具的帮助下挡住了她这全力一击。

当然,如果他的胸前没有那快怀表,今天也许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实良!”柳生知春可是不知道他胸前的怀表挡住了这致命一击。眼看着宋实良被刺中她心里也是吓不轻,他要是这么死在她的手上,她一定要发疯的。

“还好,你力道没有我想象中的强横。护具起了很大的作用。”说着摇了摇头“我还是力道不足了。”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死了”柳生知春听他说话时,气息不乱,心里才有了底。这一下也许很疼但是没有伤到他。

“柳生掌门,请问,您的朋友是如何能承受一万均一击的。我们全可以看出来您没有来得及收手。”一个学员走了出来,行完礼说“请他赐教,中国的功夫中听说有一种叫金钟罩大约就是这个样子了。”

柳生知春笑了,实良没有受伤。虽然是没有挡住她全力一击,却是能被击中而不伤也是让她很有面子。至少上一代掌门的没错,他的实力在她之上,只是招式之间有些不足。

“相信我,他不会说的。”柳生知春笑道“就向是我不会把柳生家的绝技告他一样。不可我可以告诉你们,他用的不是那种功夫。等他告诉我时,我会告诉你们。”

没错,她没有想错。宋实良能承受这一击,确实是让这里的学员非常佩服。他们全是见过柳生知春初到时,为了向他们演示功力的重要性。曾一刀刺穿过日用卡车的车门,而且仅仅纠正了他们的手法和姿势,在与别的日本道馆切磋时。就没人能被他们刺中之后还站得住。

现在宋实良不但住了,而且还面色如常的说话,那绝对是有别的功夫护身的。弄得他们都不是很清楚,是这个男人故意为了保全柳生的脸面而让她刺中,还是说是真的是被刺中而有功夫护身不倒了。

“好了,你们见识过他的剑术了。下面我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宣布: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们是在德国订婚的。所以,各位请把他视同为大日本帝国臣民。拜托了。”说完拉着宋实良离开了武场。

到了静室,她才问“实良,那是什么功夫?”

“怀表功”宋实良看着她一脸的好奇,从怀里掏出被刺变型的怀表“这就是我的功夫。”

“哈哈哈”柳生知春笑了起来“你到是诚实。我还真以为你有什么高深的功力呢。”

“人全是肉长的,什么硬气功,那全得是准备好了才行。毫无准备之下,什么功夫全是没有用的。”说着他用手按在前胸上“好在你没有我想象中的力道,或者说你的刀道被你后来施加的横向力所所破坏了。好在不是真刀,要不然你这一刀绝不是这块表能挡住的。”

“真刀?”柳生知春坐到了他的身边“我才不会对你用真刀呢。脱下衣服让我看看,胸骨有没有问题?”

宋实良摇了摇头“你当护具没有起作用么,而且在最后一瞬间我也向后退了,所以也没有完全承受你这一之力,不然活不到现在。”

柳生知春看着他“今天我们住在边上的旅馆里好不好?”

这一句话可是大出了宋实良的意料之外“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宋实良立即站了起来。

“怎么了,我们是在德留过学的。你还在意那些封建的礼数吗?”他的反应也让她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他有这么保守。

“你是柳生家族的女儿,也是日本柳生家新阴流剑道的高手。而我是一个中国人,虽然也生在尚武之家,这本来是没有什么不可以。可是中日之间的战争正在日趋惨烈,咱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宋实良眼中,她还是德国时那个小妹妹。

柳生知春也站了起来“你是怎么想的,两国之间的战争不是你我能左右的。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与中日战争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怎么可以把你和我之间加入这些东西呢?”

“对不起,柳生。我不能不这么想,而且我是反对日本把军队派到中国来作战的。如果你们只是柳生家族到中国来宣扬你们的剑道,我不会向那些目光短浅的人一样反对。但是,现在是战争。战争会扭曲一切,包括我。宋实良站摇了摇“你在我眼中,永远是德国时的小妹妹。我之所以与你交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再无其他。”

“你!”柳生知春从小长大,只人她拒绝别人。她提出的要求还没有被别人拒绝过,偏这一次被拒绝而且拒绝和她一夜温存。这让她太没有面子了“你竟然拒绝我。”

“对不起。我必须这么做,柳生,中国人不适合你。”说完他推开了静室的门“如果你还是德国时的小妹妹,只有你有事,我就会帮你。如果换了身份,咱们是敌对的双方。”

“一起走,我可想在这里丢人。”说着她拉住了她“这件事你不许对任何人说!”

“当然不会说,我不是小人。”宋实良看了她一眼“如果我是你,就回到日本去。德要开战了,一但世界大战发生了。那么中国会得到国际军事援住,那时日本的军队将变得坚难,我不想你受到战争的伤害,也不想你伤害中国人。”

“我自有主张”说着他们一起离开了柳生道馆。

另一边假名为十秋的米果已是接到报告:宋实良进了只有日本人才能进的柳生道场。

米果皱起了眉“消息可靠吗?”

“上尉,绝对可靠。是李上尉小组四个组员同时看到的,他们让我来向您汇报。”说完退到了一边。

“什么,李上尉的小组。”米果立即让茶馆的椅上站了起来“马上告诉李上尉不要刺杀,他的事情我需要和中共方面确认,也许他是中共方面的特工呢”

“是,不过。可能来不及了,李上尉已经带人出发了。”手下的汇报让她有点晕。

“你快去找到李上尉,让他停止行动。”说着她转向身边的另一个人“你最新的情报报,宋实良在哪里?”

“上尉,他刚和日本军官柳生少佐离开柳生道馆,乘卡车返回兵营,同行的至少有二十名日本兵。”手下的回答让她心稍微放松了一些。只要不是步行或是黄包车,就安全得多。如果坐日军的卡车,那么李上尉得手可能性就小得多,毕竟谁也不会和一卡车的日本兵较劲。

米果走了这个伪装成茶馆的指挥室“咱们也去看看,如果能遇上李上尉,我亲自和他说明。那是个认死理的人。”

柳生知春和宋实良坐在驾驶室里“实良,你让我十分失望。我来中国,来保定。你应该知道就是冲着你来的。你既然有这种观点,那我准备回国了。战后吧,如果那时你未娶,我未嫁我会再来。或是着你到日本来找我,好不好?”

“战后?”宋实良看着她“你认为我会活到战后?”

“怎么,你要参加的中国军队中去吗?”柳生知春看着他“你要知道中国军队无论是在装备上还是在战略上,全不是日本军队的对手。尤其是机枪和火炮坦克方面,你们严重匮乏。现在你们的军队限守山区绝对是明智的,但那又能支撑多久?

提到外国的援住,你和我一样了解德国。古德里安,隆重美尔,不只是你了解,我也很了解。你认为有这些天才在,德国要发动战争,他们的脚步是欧洲人能挡住的吗?德国的潜艇,德国的战舰远不是欧洲人能挡住的。你不要有幻想了,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你们注定要失败的。别去军队,别去送死。”

宋实良笑了“活着,真那么重要吗?我今天才知你也是一个日本武士,对于这样问题你心里有非常明确的答案。”

柳生知春笑了,这笑容很无奈“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也无话可说。无论是作为朋友,武士,还是军人,我都没有理由阻止你去保护你的国家。你是一个勇敢的人,却是不明智。如果我是你,就敲诈那些兵营里关着的富家子,让人附着出钱,然后你把钱捐助给你们的人,那远比你拿把枪死在战场上有效的得多。”

“这一点你和我想的不太一样。我本来是个机会主义者,我本来想用那些钱去建立一支武装。然后和你们的军队周旋,一直到了日军撤出中国时,我就藏起来。看共军占上风了我就打国军,反之亦然。但是我会一直和日军做对,我不相信把钱捐给那些公贪官司会对中国有什么帮助。”实良说到这时已经是扛不住了酒力,头枕在柳生的肩上睡着了。

国民党刺杀组的李上尉正看到了这一幕,并拍了照。“把照片多洗几张,让米上尉看看她的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哪果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我现在就一枪崩了这个王八蛋。中国在流血,他却和一个日本女人这么亲近。王八糕子!”

另一个方向上方忆柳也从一家酒楼上看到这一幕。“看到没有,你的男人正和你那个日本姐妹亲热呢”边上的女是曾和她一起抓过实良的。

“去,一边去。”方忆柳瞪了她一眼“他才不是我男人呢。”

“嗯,我不清楚。可是日本人全知道他是你男人呢。你没有发现吗,从你回来之后日本人手下特务对咱们的监视都撤了不少吗?”女人说着指了指对面的一小吃滩“李上尉也在,他一定也看到了刚才的事情了。让他看到中国人和日本人这么亲近,你男人活不了几天了。”

“可是,他确实是让日本人放过了我们。而是大哥和小惠妹子也证明他确实是救过咱们的人。要是不他小惠她哥不仅是保不拄腿,只怕也保不住命。而且这小子,不是还打死几个人说是伏击小组被歼灭了吗,日本人进来对这件事也不提了。这全是他的功劳,李上尉要是打死了他,咱们以后就是没有掩护了。我得和他说说去。”说着她要走。

“不行,他可不是米上尉。他一样会杀我们的,咱们还是快找米上尉说明情况吧。”边上的女人说“我知道她在哪里”

“去吧,约个地方,我得和她好好说说。这个小子有好多特别怪的观点,一听之下还真是找不到道理反驳呢。米上尉读得书多和我们又有私下的合作,她一定能劝李上尉不动手。否则,咱们还得和李上尉开战。”方忆柳无意间已经倾向于宋实良了。

“姐,说真的。这个男人不错的,有钱,人又好看。心里又向着咱们,你就跟了他吧,也算是给我党作出了贡献。”边上的女人说着拍了拍了她的肩头“好好想想。”

“快走吧你,胡说”方忆柳白了她一眼“你可是看着好,你去把他拿下也算是为革命献身立功了。”

她没有想的是“好,这可是你说的。我就把他给灌晕了也得拿下来。这样的男人不是天天都能看到的。”说着向外走去。

“你敢!”方忆柳冲着她背影说“你个小妮子”

一串笑声之后,女人已是走远了。

刚到军营,就有人来报“少佐,外面有一个中国女人说您的妹妹要求见您。”

柳生知春笑了,她不用想也知道来的是谁,方忆柳。这是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了“让她进来,备特殊的茶。”

方忆柳坐到柳生对面时,已是一身中国装扮了。

“妹妹,是来要人的么?”柳生知春说着给她倒好了茶“请”说着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然后喝了一口。她知道有上次酒的事,方忆柳对于她的东西是不会轻易相信的。

“姐姐,把我的男人让我带回去好不好。”方忆柳知道柳生知春不会信他是她的男人。

“好,不过他喝多。你看看是不是先让他喝点茶醒醒酒呢,让你们的人看到你真搂着这个男人回去,不好吧?”说着柳生知夫转过头“把实良君请到这里来。”

片刻之间,两个护卫把人架了过来。

“啊?你让两个女人这伺候他?”方忆柳看到两个日本女人。

“放心,我们知道他是你的男人。你看到现在的样子他是走不成的,你至少也得让他醒醒酒吧?”柳生知春说着伸手架起了宋实良“实良,喝口茶。”说着把手中的茶给他灌了下去。然后看着方忆柳“妹妹,他是你的男人,你总不能我就这么一直扶着他吧?”

一听这话,方忆柳也无奈了,她明知这是柳生在捉弄她。可双方全在这一层谎言之下,说破了,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于是她喝完了杯中的茶然后坐到了他的边上,开始给她灌茶水。”

结果是宋实良没有醒,方忆柳很无奈“姐姐,我叫上几个姐妹把他抬走吧。”

“好,反正他在我这里你也是不放心。更何况路上国军的李尉还给我们拍了情侣照,那会你们不安的,路上小心点。按我说应该给你们派个车,可是我猜你一定不想让我知道你们新的落脚点。电话你可以用”说到这里柳生知春贴到她的耳边“他被打伤了,回去之后用药酒给他按摩一下。如果你不来,我就做了。好妹妹,只要照顾好他我就不会和你正面交锋。”

这句话再明白也没有了,柳生让方忆柳去保护宋实良。只有她保护好宋实良,日本人就不会向是以前那监视她们。

“姐姐,你怎么能喜欢我的男人呢?”方忆柳回了她一句。

“慢慢你会知道,如果不是中日开始,你连认识他的机会都没有。”柳生知春的贴耳细语让方忆柳再次明白了这个宋实良和这个日本女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姐姐,可惜战争暴发了。我会照顾好他,你放心吧。”说着拿起了电话“到日本兵营门口,把人弄回去,让李上尉看到他落到我们手里了。这样就不用他操心了。”

“聪明的妹妹。你还要知道一件事,你的男人和佐藤中尉以及石川五卫门少尉也是很有交情的。”说完从伸手在宋实良的下腹上轻轻一按“伤就在这个位置上,我失手用竹剑刺伤的。”

看着柳生知春手的位置,方忆柳的心立即跳得快了起来,脸也红了起来那也太靠下了。

“怎么,还害羞?要不我来?”柳生知春说着就要解他的衣服。

“不必了,还是我来吧”这话一出口就看到柳生知春的笑容,又上当了?

没一会儿她的人就到了,担着宋实良直接回到了日本人发现的那个地方。既然被发现了,反正不用太上心了。

“你们不要打扰我,他受伤了,我要给他推拿。”说着把手下的人打发了出去。如果让别的人看到她的手放在那靠下的位置,她就算是出名了。

她和宋实良喝的茶确实是有醒酒的,只是醒酒之外,柳生知春怕她不尽为保护宋实良而又加了一些料。

这时宋实良多少有一些了醒了,本来就练武的人。小腹上的一团热气冲上来时他也意识到在有人帮他推血过宫,来助他清醒。

“我在哪里?”他本能问。

“在上你次没死成的地方”方忆柳的声音他听到不是很清楚,却是听出那是一个年青女人的声音。想到是一个年青的女人在为他按摩时,在酒力之处他压制不住那股原始的冲动。

而方忆柳在干舌燥之中,看着宋实良那英俊的脸也是越来越是喜欢。正在她么看时,实然有什么东西碰了她的手一下,吓了她一跳。

看过去时她的脸立即更红了,本来她会立即跑开,可是她喝的茶里是加了料的。

于是,她用手轻轻的向他裤子支起的地方按了下去,心里涌上一个念头:如果他能成为他的男人也是一件好事。

不发则已,这一开始。从隔着衣服的触碰到了阶除去衣务的接触。再到他压了上来,中间短暂的疼痛并没有影响她的愉悦的体验,停下来时她到了那股温热。听着他轻轻的喘息,她羞红的脸双全手还在用力的把他的腰胯压向自时。窗子却是突然打开了,一个人影跳了进来。(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