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42:结束于未开始之前


合解?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两个人出了老爷宋学成的屋子。三少宋 衬实良看了看宋实菲“最后说一次,别合枪去伤害我母亲,明白了吗?”

“你说多少次呀,还要说多少次呀?”实菲看着他“第一次我没有那么笨,第二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说完一阵小跑的回了家。而家,不过是曾秀兰原来的那个房子。她执意要住在那里,国为那她的妈妈回来后就要住在那里。她们两个人在宋家失去了势力,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她心很清楚,以前她们是怎么对待那些下人的。

更加知道那些下人有多么的势力眼,他们会用以前对付秀装填 的方法来对付她们母女两人个人。而父亲,则很可以向是以前对秀兰一样,只有曾年过节的,叫他们过去说上几句话,给上点东西。再见面,可就是下一年了。

她没有想到宋实良会在一个小时之后来了这里。现在,他就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脸上有不是怜悯,也不是爱不起。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实菲一边说,一边冷眼看着他“不要以为你我之间就会向亲兄妹一样,你是聪明人,我也一样。无论你还是我全不相信这样事情会出现。所以,你没有必要过来看我,也没有必要企国让我从这里感到什么温暖。无论你做什么,在我眼中也是计策。”

宋实良笑了“我来这里的想法还真被你猜到了,既然你是这么个想法。那我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找我。当然,更可以去找父亲。他还会向以前一样疼你,不要以为他不喜欢你,永远不会。”说完站了起来向外走去“其实我来这里主要就是告诉你这最后一句话的。我想替父亲告诉你,有些话要从父亲嘴里说出来,那需要时机和时间。我只是帮你把这事情省掉了。”

说完向外走去,身后传来了实菲的声音“三哥,如果你敢再来。我绝对就会喊非礼,你要记住哟”

“好,我记住了,而且记得很清楚。”他听着这玩笑的语气,心里明白这决不是玩笑。这是她现在最厉害的一步棋子,不是他能够了招架的。这个四妹在两天里有了长足的长进,与其说是进步,不如说是开悟般的透彻。

宋实良从她的屋里出来,并没有回到自己的院里去。而是走到了大门口,自从他回国以来每次出入这个门全是有一堆的事情。只有现在是他按照片自己的意志,出来随便走走。他想看看时隔八年的家乡,除去来了日本人之外,还有什么变化。无论是好还是坏,这里全是他的家乡,他想了解,想知道。

由心而行,任步而至的闲走,让他的心情也开朗了起来。于是走向了平房路,去看看妈妈。平房路离这里不算太远,而他又不想坐黄包车。去看看妈妈的路,他想用自己的脚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在他的看来这是孝心的一种表现,至于他的妈妈是不能看到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么做了,他为了妈妈付出时,他心里高兴。

随意买了些水果和糕点点,沉甸甸的让他的心里也充实。这心里痛快,脚步也就是格外的轻快。刚走过得胜斋时,却是听到了人大声叫“石头!”他初时没有在意,接着向前走。却是又听到“不是说好了,我叫你石头,你叫我十秋吗?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呢?”

听到这里他突然想了起来,这是在华旗织造时遇到了那个让他着迷的女孩子。全天下,就只有好会这么叫他了。想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侧过头看了过去。果然十秋就站在十几步之外,正冲他招手呢。

立即走了过去之后“你怎么会在里?”

“怎么不会在这里?”她俏皮的回答着“你买了这些东西是要去做什么?”

“去看我母亲,你这是要去哪里?”他看着她,她空着手,看出不来这是要去哪里。

“正我我没有什么事,一起走吧。说会儿话,我想和你说话了,可是又找不到你,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你了。”十秋看着他“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因为我把你当成朋友,我想知道朋友的对一些事情的看法。”

“那么,咱们到边的上茶馆里说吧”说着宋实良指了一下边上的茶楼“这家不错的。”

“啊?这一家”十秋摇了摇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家,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说着当先向前走去。

“看来是很重要的事情,你想知道什么,尽管直接来问。我一定会用最为直接的话来回答,因为我也非常喜欢这个朋友。”宋实良说着跟了上来。

“日本人,关于日本人。我几次看到过你帮助日本人,我想知道其中的原因。你是喜欢日本人,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十秋问这话时,脸上并没什么特别郑重的表情。

宋实良严肃了起来“这很难说清,而且你也不是第一个这么问我的人的。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我做的一切全对得起良心。”

“我不是第一个这样问你的人?”十秋听到这里停住了脚步。“这么说有别人问过了,谁??”

“一个人拿着枪闯到我的屋里问我,同是这个人后来还把我抓到了一个地下室里要杀了我。而另一个伙走则才把我绑到了一个地方,问我为个么要帮日本人。我猜你们差不多是同一路人,我不会问你到底是谁,就像我不会他们一样。”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手表“对不起,十秋。我得走了。”

“好吧,再见。”她知道,他们之间就这么错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她后悔了。他不向是在说话谎,而且他很在乎她对他的看法。如果不是太心急而去问他,再等两人天。等到他们一起去取衣服的时候,也许他会主动的告诉她。但是,她没有能去等,她问了。

他不是一个能和质疑自己的人交朋友的人。他们之间本来是应该有什么的,可是在一切开始之前就由于她的心急而结束了。这结束是来自于他的在乎,她不知道这对于她来是说是喜是忧。

她转过身来,边上立即过来一辆黄包车。上了车她并没有说去哪里,而是说“对这个人还需要观察,不过我相信他不是那种卖国贼。对于他的行动没有我的批准不得执行。”

“是,米上尉。我现在送您回去。”说着黄包车拉着她离开了。

坐在上车上的女人真名不是十秋。而米果。她在不明所以时拒绝和这个男人的婚约。在那次偶遇之后,她又再次亲手毁掉了他们之间本来有可能的一切。这是她的命,他们之前无缘。现在她是国民党特工,专司产除各种卖国贼。她知道共党方面在城里也有这样的一个组织。

那个行动小组的人叫方忆柳。从他前的说的情况来说,能潜入宋家而不被发现的,只怕除了这个会功夫的方忆柳之外再无他人了吧。她只需要向她打听一下就好,虽然她们之间政见不同,但是她们现在的目标是相同的,产除卖国者。她们之间是有着一切秘密合作的。

宋实良离开了十秋之后,他知道这不怪她。可是他不能接受她的质疑,既或是他所做的一切本就让人起疑 ,问也是应该。个性她,不成熟也罢,他就是接受不了她的质疑。

走到到门口时,他的心情也坏到了极点。他不想让母亲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喊过一个路边一个人,一个大洋的代价,把手中的东西全送了进去,就说是他送到。

看了一眼那小楼之后,他转过身走开了。这一次他没有目的,心里说不堵得难受,失落而又自责。他知道刚才自己的做的一切太没有道理了,他也知道她问的没有什么不对。他应该解释给她听。

别人怎么说他,他还真不是很在意。唯独这个没有见过几次面的十秋说他,让他竟是如此的难以接受。这是什么原因?

失恋了?他听说失恋的感觉和就是这样的。这让他无法相信,他们之前没有恋爱又哪来得失恋一说?没有了离开宋府时的感觉,手上虽然空了心里就是觉甸甸的。他喜欢十秋。喜欢她说话的声音,喜欢她笑时的样子。

甚至,她就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站着在那里,他就喜欢。这就是所谓的喜欢一个不需要理由吧,他走着。沉重的心情,让他的每一步全是沉重的,疲乏的。他不想走,可是又找不到一个可以停下的地方,他就只以这么走一步拖一步的移动着身体。

“石头,你还愿意我见我吗?”他幻想样他的出现,可惜那只是幻想并没有变成现实。他知道,她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她会懂他的意思,再也不需要相见了。他知道她的自尊受不得他这近乎变态的自我保护式的推离。就这么结束了,在还没有开始之前。

“小哥,看你不开心哟,来妹妹陪你喝上几杯吧。保证你高兴,保证你喜欢。”怀春楼的小姑娘们向他打着招呼。她们并不是认识他,但是她们知道有种表情的男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喝花酒,除非他没有钱。否则这个时候女人的呼唤是他们所不能抗拒的。

也许会是一个老实的男人,也许会是一个花心的男人,她们不关心。她们关心只是这是不是一个有钱的男人。他们会为她们花多少钱,他们会不会给她们小费。这才是最重要的,小费是她们的主要收入之一。

是的,在情场失意时,男人最容易掉到另一个女人的圈套里,无论这个圈套事后看起来有多么的愚蠢,有多么的容易识破。在当时一样会掉下去。

宋实良也是一个男人,他也有七情六欲。这个时候他也一样需要有一个女人来投怀送抱,让他找回前才的失落。于是,听着这些招呼声他停下了脚步。

这时,是不是见多识广就起了做用。他看不上这些庸脂俗粉。他觉得脏,觉得恶心。于是,他只是停了一下,就又向前走去。一直走到一小酒馆的门前。别看小到了只有八张桌子,小到只有老板和一个伙计。这里却没有预约都没有坐位的地方,他走了过去,现在的心情如果不喝上一口,他扛不过去了。

这里酒好,老学识渊博,伙记能言善道,酒的叶道是也别家所不及的。其中最为难得是那个蒙面唱曲儿的少女,真应了那句诗: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用在这里不但不过,反到是恰如其分。

“先生,不好意思,您预约了吗?”小伙记立即了上来,笑咪咪的把门口挡了严实。

“没有”宋实良摇了摇头,伸手把小伙记推向一边。那小伙计哪斤得起他这一推,立即踉跄了好几步险些摔倒。

“先生,您别生气。您光临是小店的荣幸,可是这里是需要预约的。您也看到这时就那么八张桌子,全订出去了。您要是占了一张,等客人来了我们怎么交待呢。您大人大量,别跟我这们小店一般见识好不?”虽然是吃了亏,小伙记却依然是笑咪咪的,不急不恼“你一定得有预约的票,才行。”

“预约的票?”宋实良看着他“有票就行?”

“对了,您说的对,有票就行。”小伙计看着这个人,没有他来预约过的印象呀。这看着向是个有钱人,可也不是一个特别有钱的人。他没有见过,但是看这意思,人家是有票的。

“我有票,你等一下。”说着宋实良把手伸进了怀里“不好拿。”

小伙计一看有票,立即让在一边等着他拿票。心还在庆幸,兴亏当才没有说什么过头的话,

宋实良掏了半天,最后看着小伙计已经变得不相信的脸,手从怀里拿了出来“你看这个能当票吗?”

小伙计看到他中手的东西时,不由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