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41:暗藏祸心


没错,他绝对想不到她的回答会是什么。

实菲看了一眼对面的日本人,然后才说“你希望我说不恨你们吗?怎么可能?”她淡淡的笑了“仇恨是战争必然的产物。如果说我和那些没有什么头脑的人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我对你们的眼和对政府的恨是一样多的。 这个回答,也许是你没有听说过的吧?”

正确,这个回答确实是这个日本人没有听说过的。也是让他十分好奇的“为什么这样说,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恨我们日本人,但是我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一样的恨你们自己的政府。”

“很简单,日本是冲着中国的资源来的。在有效的利了中国的资源后,你们不会满足。俄国也许是你们下一个目标。你们不是已经从俄国人手中拿走了旅顺口吗?他们号称不可能陷落的要塞在你们的面前彻底的陷落了。对于你们和他们说,这全是一个开始。不同的是,对于你们来说俄国人不再可怕了。对于他们说来,你们也许是变得可怕了,也许是他们报复对像。总之,你们和俄国之间的战争总是不可避免的。

而我们的政府却让没有以合适的价格来把资源让你给你们。这导至了你们在这我们的国本上布置了军队,烧杀我们的人。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一但俄国人腾出手来的时候,他们要做的就是让你们偿还一切。

而不幸的是,你们之间的战争要发生在我们国家的土地上。而无论哪一方获胜,我们全是失败的一那方,你们中没有任何一个会考虑到我们的利益。我们会比现在更加的贫穷,更加的以生存。而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就是现在,也是可以避免的。”实菲的话让日本人大为吃惊。

“小姐,请问你是中国政府中哪一位大员家的千金呢?”他不能相信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会有这样的远见,更不相信,一个中国人会有这样的看法。

“我不是什么大员家的千金,如果我是,中国也许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实菲心里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个日本人对于她所表现出来的远见会十分的吃惊,进一步,他还会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因为她刚才说过, 就是现在,也是可以避免避免让俄国和日本在中国的领土上发生战争,这意味着日本可以保守东北的基地,那样的话,日本人就会长中足发展。

果然,日本人上了钩“小姐你的远见让我十分的佩服。刚才你提到就是现在也有办法避免我们大日本帝国与俄国在你们的领土上发生战争,请问你是怎么想的呢?”

实菲笑了,没有在脸上,而是在心中。这个日本个上钩了,不但是在好色上,而且还是在心智上。于是她再喝了一口咖啡之后说才说“很简单的办法,协助你们。让你们在中国与俄国的边境上得以最为快的发展和壮大。当俄国人意识到他们现有的力量不足与你们开战时,中国就可以免受另一场战争的折磨了。你认为呢?”

日本人笑了,不是因为她支持日本,而是他发现这个女人的回答是理智的。中国如果想避免在自己的领土上让日俄发生战争就只有帮助日本,这一点是没错的。只是大多数中国人不肯认同这个道理。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中国女人,如果她能把这个观点让更多的中国知道,那么日本在中国的战争就会变得更加顺利。

而且,就算是她不能直接去宣传这件事。如果给她适当的权力,她也会尽一切可能的帮助日本人,因为对于她来说那就是爱国。而且是爱她自己的国家,让他们的同胞少受一些苦难。这在一个人的心中是一个伟哥大的目标,在这种有思想的人身上这个目标的力量是无穷的,他们不会放弃。

换一句话说,这是一个会全心帮助日本人的中国人,日本在中国需要这样的人。并且是越多越好。想到了这里,他又笑了“小姐,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给你一些力量。你会不会帮助日本人固筑在中国的力量?”

“毫无疑问,因为那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好事。我们一时之间打不过你们,但是我们现在还来急不让人你们在我们的地盘上和另一个国家好生战争。可是你不过是一个报社的人,能给我什么力量?你不会是让我去在报纸上说这些话吧。那会让我送命的,你很清楚中国人是多痛恨卖掉贼了。虽然他们现和你们没完没了就是在卖国。”实菲的话让日本人非常的满意。

“小姐,你要知道不是每一个中国人全向你这么坦诚的。所以我也要有一些自我保护的手段,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是大日本帝国军事情报课的人,我说过会给你一些力量。这其中包括了一些我们日本人在里的行动组。

如果你愿意以你的方式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的话,我建意你从打击我们的敌对势力开始。相信我,中国的军队一但意识到大势已去时,就会放弃抵抗。这个时候来的越早,咱们双方的损失就越小。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也会明白吧?”日本人的身份多让实菲有些意外。

她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的报社记者,也知道他量的个特务。但是,她没有想到他是一个有权力且权力不小的特务。

“你算了吧,你是想骗我和你睡觉吧。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实菲知道,如果她不表现出一些他认为的智慧,那么他不会重视她,也不会过于相信她。

“哈哈哈”日本人笑了起来“你不要那么看我。我是一个非常好色的男人没错,但是我也是一个非常爱国的人。对于一个能帮助我们国家的女人,我是绝对尊重的。更何况是一个向你这样为了爱你的祖国而帮助我们的女人。我们看不起卖国贼,但是你不是,你帮助我们的理由非常的高尚,你会得到我的尊重。”日本人说到这里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地址和我的电话。你好好想想我的话,无论什么时候,你想和我们合作,就只管来找我。我会和下面的人说好,他们不敢为难你。”

接过了名片,实菲笑了“你也是一个爱国的人。这对于我来是一个讽刺。我在和一个日本的家国人士谈论如何通过帮助日本人而间接帮助我的国家。”

日本人站了起来“你不要想太多,为了国家,我随时可以牺牲。我相信你也可以做到,为了你的理想,为了你的国家努力吧。”说完冲她微微一欠身离结了帐之后离开了。今天他的收获太大了,一个中国女人说出了一套日本人一直也没有想出来在中国站稳脚跟的借口。

他现在就要回去把这个事报上去,他会得到嘉奖的。因为,他可以利用这个借口来得到很多自以为爱国的中国人的帮助。而不必担心他们提供是假情报了。只这一点就比在中国高级将领身边成功的安插一个间谍来得有效果,有力度。

宋实菲等日本人走远了之后,冲着宋实良的汽车招了招手。她看到了宋家的车,也相信只是宋实良才会这么等着。自从她妈住进了医院,她的老爷被打死之后,她的成熟似乎是一夜之间的。那一夜她想了很多,得出了很多的结论,其中大部分的内容全被她否定了。

现在为了报仇,她可以出卖一切,肉体是其中之一。她根本不相信什么叫纯洁的灵魂,更不相信一个可以出卖肉体的人会有一个纯洁的灵魂,那些全是一骗人的鬼话。

看着汽车开了过来,她上了车。一打开门时,她才装做刚刚知道是宋实良在车里。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宋实良没有躲。

“看在你不躲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了。”说着她坐上了车“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我现在想回家了。”

“咱们回去。”司机很聪明。他知道宋实良现在在宋家的事地位,是以一直等到宋实良开口说回去时,才开车向宋府驶去。

自从母亲候亚男住进了医院,姥爷候定山送了命,宋实菲的成长是一夜之间完成的。她想了很多,也得出过无数的答案。而且她知意一件事:报仇!

而且,为了这件事她可以出卖一切,其中就包括她的肉体。至于说灵魂,她眼本没有考虑过。因为她从来不相信一个可以出卖肉体的人会有什么纯洁的灵魂。这就是向是她一直不相信秀兰会是一个纯洁的人一样,纯洁的人是不会出卖肉体的,而秀兰把她自己卖给了老爷。现在而前的宋实良就是一个证明。

“你比我想得要聪明得多”宋实良看了她一眼。

“我本来就很聪明,只是眼拙罢了。”她看了看车外“你为什么在这里等着。”

“毕竟咱们全是宋家的人,我不会让那个日本人欺负你。如果他敢做什么,你知道我在日本军方是有朋友的,我可以保护你。”宋实良的话,得到了回报是一个白眼。

“我会保护我自己的。但是我需要武器”说着向实良伸出了手。

“你要什么?”宋实良想不出她会向他要什么。准确的说话,连她会上车都让他意外。

“你看到了我现在和日本人有一些交往,我需要一把手枪防身。放心,不是为了对付你的母亲。”说着她晃了晃小手“快拿来吧,我知道你带在身上。我只能找你要,因为只有你才会我枪。别人全会怕心我有了枪,你的母亲就不安全。”

“你让我怎么信你?”宋实良看着她。

“你觉得我现在向你母亲开一枪有什么意义吗?那只会让我母亲连住院的钱也没有了,同时那也会让我不但是宋家的四小姐,我就和那些要饭的一样,回家可归了。我不会这么害自书己也不会这么害我母亲,这理由够了吗?”她白了他一眼。

“有枪也帮不了你,你要清楚,日本人是有军队的。一把手枪只会让他们加倍的对付你,这一点你也想不到吗?”实良有点意外。

“你果然很笨,我要枪不是防着日本人。而是防着中国人,你帮日本人治个伤就有人想要你的命。保不齐哪一天有人发现我和日本人接触多就会来要我的命。”说着她晃动了一下小手“拿来。”

“好吧,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说着实良从身上拿出一把P3手枪和两个弹夹“给你。加上枪里的一共二十一发子弹。不过我看你不一定会打中什么,因为你平时从没有练习过。再有,别妄想去打我妈,你要知道,现在如果你再去招我妈的话,那就是整个宋家对付你了。”

“放心吧,我没有你那个蠢”说着她接过手枪收了来,看着他的脸她说“对付你,我不会用枪的。我会让你记永远的后悔下去。”就这么说着时到,车到了宋家的大门前。

“请吧,我那可恨的三哥。”说着她瞪了他一眼之后下了车。

实良笑了,他跟着下了车。门房的下人立即跑了出来“三少爷好,四小姐好”问安也是他的工作之一。实菲破例的回过头“辛苦了”说完跟在宋实良的身后“三哥,如果你还孝顺的话的。咱们一起去给父亲请个安,让他心里踏实一些。咱们两个人没有反目,会让他老家十分欣慰的。”

“有道理,听你的。”宋实良一边说一边向老爷的院子走去。

当老爷宋学成看到三儿子和四女儿一起走进来时,确实是吃了一惊“你们两打架了么?”

“没有,父亲。四妹说现在您一并十分的心烦,我们两个人不能再给您添麻烦了。所以应该一起来给您请安。”来这时请安是实菲的主意,他没有必要不说出来。

“嗯,好孩子。你们两个要知道,有些事情是长辈之间的恩怨。如果能不带到下一代人身上,那是一件十分值得庆幸的事情。无如怎么样, 你们两个人全姓宋,全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两个姓宋的人反目成仇,下去吧。你们能一起来,我真的很开心。”老爷宋学成心里确实是十分的高兴,虽然他明知道这两个孩子这间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但是,这是合解的第一步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