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39:决斗3


这一刀来得是又快又急,付有财可是没有想到这一个变化。对于一个用刀的人来说,劈刀进击是需要绝对的速度和 力度。这其中的任何一样不足,也不可能发出成功的攻击。他明明看到柳生知春这一刀劈过来时,非常的快。如是没有足够了的力度,就不可能有那种的速度。

可是有了足够的力度时,又不可能这么快的收刀再刺。所以,这一下让他可是一点准备也没有。看来刀刺了过来的同时,他只是能向后退一步的同时侧身让过。他的反应绝对不慢,可是柳生知春的刀来得更快。在他还没躲开时,就刺到了他的胸前。

付志奎可是吓得快滩了,他一直以来全认为,儿子的刀法那不能说是绝顶的高手,也绝对是高手之列。一般的人不是对手。而这个柳生知春看起来又是那么柔弱,就算是来中国之前在日本受过几天的剑道训练又能强到哪里去?可是这一动手,他才知道柳生知春的刀法可是不一般的强悍。

付志奎祖上就是行武。他虽然没有祖上的刀法精绝,但是他的眼力还在。他还是能一下就看出来柳生知春的刀法怪异而迅猛,灵巧而刁钻。走的不是正常刀法那种大开大合,至刚至猛的路子。相外,她的刀法强调快而轻灵。在中国,这种方式全是用剑的人才走的路子。

自从火器越来越来,剑术已经没有什么修练了。毕竟无论是入门,还是提高相对于刀术来说,全是太难了。刀用的是全身的力气,而剑大部分的时候讲究的全是手腕的力量。结果就有是剑走轻灵刀走黑(狠)的说法。

其实,那不过是骗人的。中国自古以来什么剑侠,什么长剑高手全是瞎说。真到了用刀的高手面前,没有一个能全身而退的。一刀真就又快又猛的劈过来,除非用剑的人臂力过人,否则架得架不住。

付志奎到这里,心里就翻了个。这柳生知春是想要他儿子的命吧,这钱是收了,也去掉了儿子劫杀日本少佐的罪名,可是这决斗时,她依然是不放过儿子。现在,他们全在日本兵营,一点办法也没有。

双眼一闭,完了。儿子这回算是完了。就等着一睁眼看见儿子躺在地主血流一地的等死了,这一刀的来势必是穿胸而过,救都没得救。他心时达个后悔,早知道有今天。儿子第一次调戏妇女时就该狠狠的教训他,现在什么也是晚了,儿子算是没了。

宋实良在边上拍了拍付志奎“柳生少佐刀下留情了,你不用害怕。”

听到这一句时,付志奎才敢睁眼。儿子还好好的站在那里,柳生知春已经撤回了刀站了一边。儿子还活着,对于付志奎来说儿子这都要两世为人时,又被人放了回来。又是紧张,又激动,五十多的人险些没晕过去。就是如些,眼泪也从眼眶中流了出来。什么儿的了尊严,气节,勇气全是瞎掰了。儿子活着,对他来说比什么都好。

柳生知春开了口“付局长,你儿子从决斗的角度来说,已经死了。这一点你承认不承认?”

虽然是瞪着说瞎话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这时,付志奎听着翻译的话,可是一句假的也说不出来了。“对,对,太君说的对。”也不叫少佐了,不是不叫了,是给吓忘了。

“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从现在开始,他的命是我的。”柳生知春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从宋实良手中接过刀鞘,收了刀却在地上,又恢复了柔弱的样子“付局,现在他这条命我卖给你,就一口价,你开。合适交钱领人,不合适他还是我刀下之鬼。想好再说,就一次开价。”

付志奎这回明白了,柳生知春是想要钱,不是真想要他儿子命。虽然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但是他心里并不轻松。柳生知春之所以说就只有一次开价的机会,那说明她对他的家底是十分清楚的。否则,不会这么说。

“五万大洋,太君,这是我全部家当了。还要等我把房子和地全卖了之后才能凑齐”付志奎一想到这份上,钱留着儿子死了,要钱还有什么用?再说柳生知春如果不是对他的家底有所了解也不会说只能开一次价。他把身家全押了上去。

“才五万大洋?”柳生知春就是诈他一下,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有这么厚实的家底。一般来说,向是这个样的人全是不会一次就把全部家底拿出来的,于是她一摆手“来人,把付有财给我斩首。”这话当然是说给付志奎听的。所以翻译自然也是把话翻译了过去。

“等等,太君。那可是我全部家当了。连乡下祖产全算上了,您明查。”付志奎知道她不信。

柳生知春看了一眼宋实良,宋实良点了点头。他昨天出来之前,帐房和家人把付志奎大致的家底告诉了他。这虽然比他知着的多了不少,但估计也就是这样了。

“好,你现在也算是给大日本帝国做事,我不会让你把家底全用上。你再交上二万大洋,然后领人。”柳生知春说到这里时看了一付有财“色胆包天的代价,总是比你想得要大。”

付志奎一听柳生知春只要二万大洋,都有点不相信自已的耳朵。立即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跑去取钱了,现在他心里想的就是快把儿子给弄出来,别再出什么支节了。柳生知春给他留点家产就不错了,真就是奇了怪了,他对中国人可是从来没感觉恩过的。

不说别的,宋家给他一万多大洋他没有感过恩,这时日本人只少抢了他三万,他就美得不行。这种人就一个字:贱。如果非要用两个字那就是:贱人。

“实良,你可带着你的女人走了。”说到这里柳生知春走到了方忆柳的面前极小的声音说“妹妹,在你想做什么事之前,最好想想我手里还有你不少的照片呢,其中有一些是昨天夜里的。如果你不想在报上看到,那么对他好一点。”

方忆柳本以为柳生知春手里再有照片也不过是刚才拍的,一听到还有昨天夜里的。她当时就傻了眼,昨天夜里?她睡醒时可是光着的。“你......”她还整话都说不出来。

“你只要记清了,别伤害他就行了。”柳生知春用身体挡着,宋实良只看到她用手给在方忆柳整理衣服却不知道她们在对话。

方忆柳点了点头之后,柳生知春才从她身边走开“实良,我不留你了。公务繁重。”说着向他行了个礼走进了办公室。

“走吧”宋实良冲方忆柳招了招手。

有什么事也得等出日本兵营再说了是不是?所以,方忆柳只得是跟着宋实良从兵营里走了出来。门卫把她的枪还给了她。

“别说,你穿和服还真挺好看的。”宋实良看看了天色“差不多该吃饭了,我请你吃完再回去吧?”

“哼,你等着回头我再找你算帐”方忆柳瞪着他“我身上没有钱,给我叫了个黄包车我要回去换衣服。”

“找我算帐,你没弄错吧,我救了你们的命。你不以身相许也就算了,还找我算帐,你真行。”说着叫来了一辆黄包车说了地址付了钱。看着方忆柳走远了,他才又叫来了一辆“宋府。”

他到家时,宋府的人看上去全有些喜气的样子,让这让他有点意外。随便叫过来了一个“今天这是有什么事情?”

“三少爷,别人可以不知道,您可是一定要知道的。”下人看着他“老爷昨天的说的,宋府上下要办喜事,正经娶七太太过门呢”

绝对是好事,而且现在母亲手里的有几千大洋呢。这过门的陪嫁也算是拿得出手了,他没有再问先回自己的屋子。昨天的酒有问题他当然知道,而且他就是用脚趾头也能猜到柳生知春一定是为他做了什么,控制住了方忆柳。只要这样她才会把她放回出来。

想到这里他放了心,柳生知春的聪明他是知道的,如果认为没有问题了,那十之八九就没事了。想着即将到手的大洋,他的心又痒了起来。有么一笔钱就窝在家里是不是太过了?

想到这里,他想到了张作霖。一个小混混起都能起家。他现在有了这么大一笔钱,又有德国先战的战术思想,不做点什么大事,太对不起这些钱了。不如自己也拉起一些人,以后投了政府也弄个官当当的好。 想到这里他笑了,他不相信日本人能长时间的在中国呆着。

先不说中国人不会停止抵抗,这也是不符合德国人的利益。而且苏联在东北失了势力也不会善罢甘休,日本本身没有什么资源,对太平洋又虎视眈眈。把美国要是惹毛了,他们大部分的力量就会扑过去。那时到中国的就要本没有精锐部队的,加上同盟国对中国不停的支援,日本战败是迟早的事情。

在这里想着时,一个小丫头走了进来“三少爷,外面有一个女人说是来找人的,也说不清找谁。老管家从她的描述上觉得她是找您的。让我过来请您去看看,别是您的朋友过来找您有什么事情。”

有这样的事?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却是能找到这里来,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被人跟踪过。并且这个跟踪他的人,现在一定有什么急事,否则不会找过来。

小惠,一定是小惠。走在正厅时他就想到了,到了门房一看,还真是小惠在那里走来走去,一脸的焦急。

“三少爷,这个小姑娘您看认识不,她说来说去,我觉得她说的就是您”老管家福贵到底周到。现在三少爷在宋家可是如日中天,他的事情绝对要认真不能耽误了。

“是的,是找我的。”

小惠看到了他,立即走了过来“原来是你宋有的三少爷,我还以为是你这里的用人呢。”

“小惠,你这么急找过来,是不是你哥的伤出了什么问题?”宋实良实在是想不还有什么事,能让她一个女孩了家跑到这里来。

“是呀,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小惠看了看边上的下人。

“好,到我那边去”说完带着小惠回了他的院子。小惠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宅子,回廊亭台,小桥流水花团锦簇。这让她看得有点晕,走了足有十分钟才到了宋实良的院子。

“这么大的一个院子,你一个人住,不害怕吗?” 小惠看着他。

“我很少害怕,而且这里有几个用人一起住的。”一边说一边进了屋落了坐“来人,看茶”

小惠还是第一次到有用人的人家里呢。看着那些不比她小太多的小姑娘端茶送水的样子,她有些不知所措。

“小惠,说说你哥的伤怎么,放心这里全是可靠的人。”宋实良总是觉得自己的手术不会出问题。

“没有药了,现在医院不知道这什么对刀伤药消淡药控制的特别紧。我弄不到药了,你有没有办法?”小惠看着他“你们家可是有好多家的药铺的,能不能给想想办法?”

“行,这事没问题,我能弄来。但是,只即于给你哥,别人可是管不了的。”宋实良说着叫来了一个丫头,顺手写了一些东西“看看家里有没有,如果有给我拿过来。让司机备车我要出去一下。”

药很快就拿了过来“小惠,不是我不留你,而是你现在一定没有心思在这里呆着。我送你回去,也看看你哥的作现在怎么样了。下一步用什么药,我提前给你备着,万一日本真控制药品时再弄就麻烦了。”

上了车,小惠看着宋实良“原来你家那么有钱?”

“家父一直勤勉才有今日,我就是跟着沾了光,没有什么建树。”宋实良说到这里转向了小惠“来实家当太太好不好?”

“啊?”小惠吃了一惊“你找我找乐是不是?你们家那么有钱,我可是穷人家的孩子和你种少爷折腾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