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38:决斗2


方忆柳确实是看到了柳生知春的手在触到刀的那一瞬间,眼中露出了一丝杀机。可也只是那一瞬间,之然就又她的人和她眼中的光又恢复了如刚才那般的柔弱。

这算是一种心计,还是说她本能就是这么柔弱而又为了宋实良的面子而不得不让这么做,以放过孙有财呢?方忆柳想不出答案,不过对于她来说,孙有财的生死还真不是她所关心的。

现在能让她关心的是报纸上的那些照片和即将出来的那些照片,她有什么好的说词和理由进行有效的应对。在任何时候,总是有一些人,别看他们正事一件也做不了,可是找别人的毛病却是强中之强的。并且,无论他们找到的那些事情,能不能算是她的毛病。他们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有没找到别人的问题。他们心中的想法是:别看我不行,那没有关系,只要我不让你行就可以了,否则岂不是让看看一我没有本事吗?这是绝对不行的。

柳生知春当然不知道方忆柳在想什么,她现在也不太想知道。从刚才的那些细节上看,她知道现在决对不能说破方忆柳的真实身份。那样不只是这个女人,就连同宋实良也是脱不开关系的。这个说是走江湖的女人,对于江湖人的本领,尤其是认得财物方面的本领太差了。

那几件充当酒具的文物,她竟然一件也没有认出来。这说声她在江湖上走动不是为了钱,至少是不走文物这条路。可是,又几个飞贼专偷现金呢,有钱人家的人又有几个是把现金全放在家呢里。

即或是放在家里,也是严加保管不易找到,找到了也不易盗取。而文物做为一个摆件,却是要放在客人或是主人时常可以看到的地方,作为一种观赏物顾在的。

而不认识这些东西也说明,这个女人的文化有限。从文化非常有限的这点上看,她就不可能是国民党的特工。国民党在选女特工时,全是选那些饱读诗书的漂亮女人。一是为了学习一些特工技术时,有文化的人学得快。二是女特工就注定了在必要时要以色相作为手段,这时一个有文化的女人说话办事,更能讨男人喜欢。

只有共军的女特工,才是专业精尖,别的方面会有很大的不足。因为,她们不需要用色相来达到目的。她们的主要任务是到指定的地点取出指定的东西。换一句话说,她们就是穿着便衣的特别攻击人员,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往往比较粗暴,通常会简单而直接的使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她们只管完成任务,而不去考虑什么后果。

柳生知春拿着带鞘的武士刀,慢慢的走向了院子中间,孙有财已经在那里等她了。她走得慢,而且轻。看上去好向随时都要摔倒一样,但她还是走到了离付有财只有几米远的地方。

漂亮的女人,文静而端庄,白底粉花的和服,银白色的武士长刀。木屐随着她的移动不时的发出木头敲打地面清脆而又不刺耳的声音。

“翻译”她懒懒的一摆手“请实良君,观战”

她要让宋实良看着,同时她也想看看宋实良和这个女人是故意装成这样,还是说他们之间本来主就向她推测的那样根本就不怎么认识。这个共军的特工,是真的要绑走他,并且处绝他。

很快宋实良就来了“柳生,你小心些。”事情到这个地部,他再想拦也是拦不住了。

“实良君,请帮我拿着鞘。”说着她慢慢的抽出了开武士刀。没有什么机械加工的痕迹,所以也没有什么看去十分精制的花纹。与外面刀鞘的侈华完全不同,这只是一把刀,纯碎而简捷,没有任何的装饰。刀是杀是人的,不是观赏的,尤其是他们柳生家的刀。

新阴流自十兵卫发拨光大以来,一直完善着,充实着。她向前走着“告诉孙有财,让他不必让着我,一定要全力以付。我不会心慈手软的。这是决斗,如是三分钟之内我们连对方的身体都没有确到,那么这件事就此结束。”这一次她说的是日语,由翻译传了过去。

付有财一听让他全力以赴,本来还以为这个女人多厉害呢,再听到后来这个女人强调只要三分钟谁也碰不到谁这件事就算了。立即明白了,这个女是怕死,怕受伤,所以特别这么说,为了就是赚个脸面,然后拉倒。

有了个这个想法,他心里就有了数。我给充你面子,注意点别伤着你不就得了?让那些人看着刀不停的砍,但是砍不到人多好,显得你本领高强,也显得我尽了全力。然后,这件事大家再也不提起来很好。

想到这里他长刀斜立在胸前,摆出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架式。一看,他就是一个行家,而且是一个刀法高明的行家。

柳生知春当然看得出来,这个架式确实是攻防兼备,但同时攻也不能全力而为,防也不是密不透风。她一直没有明白为什么,中国的武术总是这样,攻时不是全力而为,守时却又要费脑子想着在哪里反攻上一招半式的。这在中国也许很管用,可是在日本武士面前这绝对是的愚蠢的。

因为中国人攻不是全攻,守不是全守这样双方的力量是平衡的。可是日本武士不同,不攻则以,攻则全力以付,让敌人连招架全很困难又哪抽得出手反击来。空手如是,刀更如是。

空手打上一拳,踢上一脚,也许由于攻击者功力不足,对方还有还击的可能。而刀就不同了,在对决时,双方的刀几乎是同时砍出的,高手与一般对手之间有差距会在这一刀之内见了分晓。扎实的基本功夫,加上独到的攻击角度速度与力度的结合,半心而守,根本没有一丝的机会。

她心时很清楚付有财不敢先攻击,因为他不知道她的本事。他会担心一这刀过来,以她现柔弱的样子,是不是能够躲开。万一要是伤了她,他也是无法从这里活着离开了。

于是,她按照日本人决斗时的礼节,先向孙有财微微一欠身“付有财君,请小心了。”说完等着翻译把话去过去。

他们这一决斗,可是把听到消息的佐藤和石川五卫门吓了一跳。他们只知道她是柳生家的人,但是他们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大本事。柳生的家人也不是每一个全学过剑道的。从他们手中的资料看,反而这个孙有财的武术到是很厉害,刀法尤其是他的强项。

柳生知春才到这里,对这里的一切事情并不熟悉,这可是被付有财有杀了,他们一样是交待不了。可是要说是拦着吧,柳生是少佐,他们谁也拉不了这个决斗。

管不管得了是一回事,来不来关心一下是另一回事。这个道理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两个人立即跑了过来。石川五卫门是剑道的高手,佐藤在这方面稍差。

看着柳生知春表现出来的柔弱,他们是越发得担心起来。

付有财拉开架式,就等柳生来攻。而柳生知春也在想,是一上来就全力而攻,还是试探一下虚实。

付有财的好色是天生的,是进了骨子里的。柳生知春漂亮,穿着一身和服就更显得漂亮而且端庄。在中国,日本女人本来就不是很多,而这么漂亮的就更少。是以,这付有财见她迟迟不攻,他的心思又跑到了她的脸上,然后到了脖子。

当然能到她衣服里面的,就只能是他那见不得人的思想了。柳生知春,看到他的目光时,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这让她十分的不舒服,一个男人这么看着她让她恼火。

她突然一刀疾刺了过去,前一刻她还是那么的犹豫不决,这一刺却是无比的利落,也是闪电般的快。刀这种兵器讲究的就是快而有力。是以,柳生知春的一刺,不但是快而且十分的有力。

只是这一刀并不是刺向付有财的前心,而是刺向他手中的刀。她想看看这个付有财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敢在这个时候还她在的身上有什么淫思。

付有财是好色,但那不代表他没有本事。虽然柳生知春的一刺,在速度上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是他看出来,这一刀并不是要伤他,而是向他手中的刀刺了过来。

这小子立即自大了起来,这个日本女人该不会是看我爱那么有钱,而对我有什了意思吧。这么是不是一种暗示呢,告诉我她舍不得伤我。想是想,打是打。付有财不没有色到忘计对手里拿的是刀,于是看准了对方的刀,轻轻的将手中的长刀向一侧格出。

双如碰到一起时,他才意识到对方的厉害。按说这横力破解直刺而来的纵向力,应该是十分轻松的事情,哪知这一次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感觉到对方的刀异常的沉重,根本就不是这一下就能挡开的。好在他的身手也是不弱,在挡的同时主侧过了身体。

就是如此,也不足以让开这一刀。只能保正不被一刀穿心而过,却是免不过直透肩头的运命。

他这一愣时,柳生知春却收住了手,没有再刺下去。她退了一步,十分的不高兴。

“付有财君,请你尊重我柳生知春。如果你再不全力而为,下一刀我不会留手。”她说的依然是日本话,依然是需要翻译去转达的。

边上的石川五卫门从一刺之中就看出来,柳生知春的剑道功力不弱。有这种功力的人在招势上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现在就看临敌的经验了。

平时的训练与实战临敌是不同的。 最主要的不同在于平时练习时全是一起习武的师兄弟之间,一是同门武功大家心里全有数,二是对于同门之间的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这种训练远不如实战时的那种风险,实战主要就是随机应变。以用自己学习过的有限的招式来破解任何自己没学习过的敌人招势。这其中最关键的不是技能,而是经验。

也就是说,如果不幸第一次就遇到比自己强的敌人,那生存的机率就会非常的小。这也是为什么过去打仗时死亡机率高的原因之一,没有机率取得战斗经验时就被敌人杀死了。

柳生知春看着付有财,虽然只攻了一刀,但是她从对方那一格一闪的两个动作中,已经看出来这是付有财轻敌了,否则不会格不开躲不掉。

无论怎么说,她警告过了。

这一次付有财心里也有了准备,对方是一个高手。虽然看上去很柔弱,让人很有强暴欲,但是她手中的刀绝对是一件致命的武器。看着她再次向前,他也做好了准备。他还是不敢和她对攻,一是怕真伤着她,二是他也没有把握能一击而胜。这不是拳脚之间,可是以留上几分的力。这是刀,只要是触上了就是皮破肉翻,没有留不留手的一说。

柳生知春,走到再有一步就可以发起攻击时,却是停了下来。她心里知道付有财依然不会抢先攻击,因为他没有勇气真的伤着她,除非她把他逼得退无可退时,他才会主动攻击。

可是,她不能那样。因为,他们之间又不是要真的决斗。

疾刺,这一次柳生知春还是疾刺而至。

付有财看到柳生知春又是同样的一万刺了过来,心里不由得一愣:怎么会是一模一样的招势?有了刚才的经验,他怎么可能被她刺中?难道她有什么变招不成?

两个交手时,如果有一个心存顾忌,那么他基本上就输定了。付有财就是这样,手中的刀立即格了出去。却是不想,柳生知春这同样的一刀,却是比刚才更快,比刚才更加有力。

是以,两刀相触时,付有财也只是免强格开了这一击。格是格开了,却不想柳生知春收刀也是异常的快,刀一收回不待付有财反攻,一恨当头劈下,这一刀来得是又快准。

付有财也是第一次和日本人动手,看到柳生知春的刀劈了过来,立即举刀一挡。他知道这个看起来柔习的女人,刀上的力道根本不是一般男人所及的。

是以他这举刀一挡也是全力而为,却是没有想到这一劈是假的,他刀举起之时,柳生知春的刀稍一收回就向他前胸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