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37:决斗1


方忆柳未及其它时,却是看到头版头条一行大字:中日亲善,姐妹情深。接着是六张照片,全是穿着和服的柳生知春照顾穿着中式衣服的方忆柳。


她愣了,这让她怎么和组织上交待?

中日亲善,姐妹情深?方忆柳这回头都大了。这是什么和什么呀,如果想的没错的话,这一切全是有按排的,而刚才那的那记者也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这一次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新闻。昨天她还是一个地道的中国女人,今天就和一个日本女军人从一个屋间出来,而且还穿着日本服装。

当然,这还不能算上屋里那个宋实良。如果再报出来她和宋实良有什么男女关系,那她可就真是没没有办法说明白了。不用说别人,就是那四个和她一起抓他的四个姐妹也是说不过的。明明刚才还要抓回去杀掉的男人,转天之后就是成了她的男人。这怎么办?怎么办?

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一个好办法。再看边上的柳生知春时,脸上的微笑依然是那么得体而有风度,反观自己她不用镜子也知道现在自己一定是一脸的绯红又是一脸的焦急。这不用别人问也是表明了身份,难怪柳生知春刚才说不再问她了呢,猜也猜到了。

“妹妹,这边请”说着柳生知春带着她向一间不大的房子走去“请先洗漱一下,我去备早餐。对面的房间里等你”说的很温柔很体贴。

看柳生知春离去的身影,她无奈的开始洗漱。一看那些给她准备用具,她摇了摇头“好讲究的日本女人,看那和宋实良熟识的样子,只怕那个男人也是么讲究的。这些东西不要说是用过,就是见,也是第一次见到。好在她到这时之后还是看一两次电影,还记得电影里的女人是怎么使用这些东西。

洗漱完毕之后,她才想到一个问题,她光着身子在宋实良身边睡了一夜。是她先睡着的,还是宋实良先睡着的?这个问题可是十分关键的。换句话说她的身体是不是被他看过了,进一步说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了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快步的走向柳生知春刚才讲发述的房间。到了门口时站提着武士刀的两个女人正是昨天陪在柳生知春边的两个护卫。“小姐,里面请。”两个毕恭毕敬的向她行礼,然后打开门。

一个男人在里面。一个老男人,大约五十多岁。头上一根头发也没有,穿着一眼警服。这身警服立即让方忆柳紧张起来,她的身份是见不得警察的。无论在哪里,她都要尽可能的躲着他们。她是他们三年来一直要抓捕的对象。

“妹妹,请坐。这位是保定的警察局长,付志奎先生。”说着等方忆柳坐好后才说“付局长,请继续说,不用有什么顾忌。”

一听柳生知春会说中文,付志奎头都大了,昨天他还在以为她不懂中文而当着她的当说要宋实良帮他救儿子呢。这回可好,人家不但懂而说得非常好,就连人家的妹妹也是懂中文的。想到柳生的妹妹,他不由得看了过去。

这一看可是让他大吃一惊,这哪里是柳生的妹妹呢,这公明就是他们抓捕了多年的女飞贼方忆柳。这个女贼与一般的贼不同。她不只是偷一些财物,她还专们偷警察局的秘密档案,军火。有时会潜伏在什么地方伏击一下警察或是日本人的军队。打了就跑,有一身的好攻夫,当真是过墙身不沾灰,上房足下不落瓦。现在这个女人怎和就成了柳生少佐的妹妹了呢。

可是看柳生少佐对她的态度,她们绝对是姐妹了。这让他非常的头大,如果这个方忆柳这时要是说上他两句,不只是他的儿子救不出来,只怕就连他能不能离开全是另一回事。

看着付志奎只是看了方忆柳一眼,脸上的表情就有这么大的变,柳生知春就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过节。正好,实良缺钱,让这个妹妹说上几句,让这个家伙多出些钱也是好的。想到这里时柳生轻轻用手搭在方忆柳的肩上“妹妹,他是不是欺负过你,告诉姐姐。姐姐一定给你作主,如果我不帮你,一会儿实良起来也会怪我的。”

这全是什么和什么呀,宋实良怎么会睡在这里?而且看样子她们两个全知道他还没有起床。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日本兵营,早有操练,要点名的。这个宋实良和日本人是什么关系呢?最主要的是他和这两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柳生少佐担心宋实良不高兴呢?

越想付志奎越是觉得这里水太深了,宋家是通天的他知道。可是米家也是通天的,米家敢当众退婚,他还以为宋家在上面的人出了问题呢。现在看来也许是宋家在上面的人出了问是,但是宋家这个三少爷和日本人的关系这么好,他一样是抬不起,这可是比宋家上面有人还要厉害得多。

看着柳生知春那亲近的样子,方忆柳都有些分不出真假了。但是不论真假,现在收拾一下这么把她追得四处乱跑的人是没错的。“姐,他说我是飞贼,经常带着一群警察把我追得四处跑呢。”她远没有柳生知春说话那么温柔,毕竟她是江湖出身,柳生是日本七大财团的柳生家族出来的小姐。不可能是一样的。

付志奎有心说什么,可是一看柳生知春宠爱妹妹的眼神,就闭改了口“柳生少佐,我实在是不知道她是您的妹妹。否则,说什么也不能抓她的。俗话说得好,不知都不罪嘛。”不罪?能不罪吗?他汗都下来了。

柳生知春对外面说“把付有财带上来。”说完之后柳生知春从边上拿起一份文件“付局长,我手上有资料显视,你的儿子和那几个人就是预谋刺杀大日本帝国的军官。不过你已经交过罚款,我们不会再追究此事。”

付志奎听到这里心才踏实了下来,看来只要钱到了位什么都好办。可是没有等他想下一步时,柳生知春又接着说“现在,有一件事,即是公事也是私事。说公事是因为你儿子公然侮辱大日本帝国军官,说私事,就是你儿子调戏我。你看看这件事是何性质呢?”

啊?付志奎有点晕“柳生少佐这定性有什么区别吗?”

“有”柳生知春看着他“论公,调戏日本军官那是死罪。怎么样要定成公事办理吗?”

“别,千万别”付志奎吓得魂得快没有了“千万别定成公事办理,私事,私事。”私可是可以花钱搞定的,公事是没办法的。

柳生知春点了点头“可以,你是实良君的朋友。我不为难你,那就是定为私事。说着拿起笑在文件写了一些什么,然后自己按了一个手指印在上面。最后把那份文件又放回了档案袋里。

“那么,咱们现在说是一下这件私事。”柳生知春说着坐到了方忆柳的身边“我们同是柳生家族的人,我们是日本七大财团之首。现在我受到你儿子调戏,为了保全家族的颜面,我只有两箱条路可走。一是自杀以谢家族。二是和你的儿子决头。可是我又没有什么本事,不如让我妹妹替我和你儿子决斗吧。很简单,背靠背听我口令向各自的前方走十二步,然后回身开枪各安天命。这丝毫不会有什么不公证。妹妹,你有把握吗?”

方忆柳可是见过付有财那两下子的,根她比,那可是差得太远了。于是她点了点头“我有把握”

付志奎一听是和方忆柳决斗,心都凉了。他曾亲自带人追捕过方忆柳,那次在一个街的拐角,他刚一探头,方忆柳回手一枪把他幅子沿打了一个洞。这件事,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呢。

“柳生少佐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付志奎心里明白决斗时他儿子死了是白死,如果方忆柳死了,这事绝不算完的。

柳生知春拉过方忆柳的手“妹妹你总是这么顽皮,手都磨粗糙了。看看姐姐,这才是女人的手呢。”说着她转向了付志奎“必须决斗,这是我们日本人的习俗。受了侮辱是一定要血耻的,否则就是自杀,我才二十六岁,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你要是想让你儿子保命,可亲自和你儿子决斗。用刀不是用枪,如果三分钟之内谁也砍不到谁,这事就算了。你怎么样? ”

一听这话,付志奎才缓过神来。柳生的话很明白,只要他儿子在三分钟之内不过去砍她,她也就不会去砍他的儿子相持三分钟,把这事过去就完了。

正这么说着,门再次被拉开了“少佐付有财带到。”

付志奎看到儿没有什么受过刑的迹象,放了心。只要儿子没有受刑拿着刀抡上几分钟那是没有问题。而且儿子多少也是会一些功夫的。就算是这个少佐有心伤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爸,您快带我走吧,我在这里过得太不舒服了。”听着他的话,付志奎心时是又心疼又生气。心疼是因为儿子确实是没有受过什么罪,生气的是这时候说这个话也太没让人看不起了。

“混帐东西,现在还不知错吗?”付志奎从柳生的脸看得出来,她看不起他们。

“爸,我哪知道那个人是个日本娘们呀。再说了不就调戏了一下吗,又没上弄到床上去,有什么大不了的。给她点钱不就得了,女人不就是要钱的吗?为了我,您就花点钱吧。”付有财到现在也没有看出来对面坐着的和服女人就是前天晚上要调他要调戏的女人。

“混帐东西,现人家要和你用刀决斗。三分钟之内砍不到你,这件事就算了。你听明白了吗?”这话好向是责怪他生事,基实是告诉他,只就是走一个三分钟的过场,不用担心。

付有财别看正经本事不是很强,但是听这样的话,他还是一听立即就明白的。

“好吧,爸爸我和谁决斗。”付有财自持也会几下子,这件事他并不怎么害怕。

“付公子,你和我决斗”柳生知春拉着方忆柳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步子小而碎显得格外的柔弱。“付公子,你只要三分钟之内不被我伤到,而且也没有伤到我,咱们之间的决斗就算是结束了。不过,我希望你尽力而为,这是对我的尊重。”

她这向前一走,付有财才看到这个日本女人有多么好看。“你放心吧,我不会伤你。”付有财是顾忌这里是日本人的地盘才这么说,否则,他早就说别的了。比如什么“我只会剥了你的衣服。”“你要是输了,就得到我的床上去”诸如此类的话。

看着儿子很有把握的样子,再加上儿子多少是真有两下子的,付志奎心里很是有底的。外面的院子那么大,就是围绕着院子跑,也能跑上三分钟。更何况这个柳生少佐是这么娇弱的一个女人,穿的又是一双木屐,行动不便呢。

方忆柳能感觉到柳生知春有一部分体重是压在她的手上。心里立即就明白了她的用意,这是骄兵之计,看来这个柳生知春一定是会些武功的。

正在这时,宋实良走了过来“柳生,你这是要做什么?”他说的还是德语。

“实良,我要和付局长的儿子决斗呢。”说着很有风度的对外面的一个日本卫兵说“给付少爷找一把刀来”

“付局,你可得关照你儿子,该怎么说你比我清楚。”说着看了看了柳生知春“你行吗,你看付有财手上茧子的位置,那可是用刀的高手。你怎和偏要他决斗呢,无论是你伤了他,还是他伤了你全不是好事。”

“实良,事关我家族的荣誉,含糊不得。” 说着走到门口,转过身去付志奎说“为了公平,请不要在场外指点。但是你可以观战。”

付志奎立即走到了门外,看着已经有人递给了儿子一把日本刀,儿子正在试刀的重量。从动作上看这几天儿可是没有受什么苦。

而对面,一个护卫取出了一个紫檀木的长盒子,递到了柳生知春的面前。里面是一把银刀的武士刀,做工十分考究,看就是手工打造出来。

就在柳生知春取刀时,方忆柳才注意到,她拿起武士刀的一瞬间,眼里有了一丝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