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35:绑架


付志奎一走,柳生知春和宋实良全笑出了声。这个罪名好,她是随口胡说出来的。现在到是可以用用了。“实良,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去通知那几家人,让他们也是交三万大洋赎人得了。钱呢咱们分成四份,你我和佐藤以及石川一人一份怎么样。昨天晚上他们可是想要咱们的命呢。”

“这些人家全不缺钱,就这么办了,咱们也绑一回票。”宋实良也觉得这件挺好玩的,再说昨天晚上也是十分危险的事。他相信就是给他们三万大洋,他们也不敢让他枪崩着玩。

“那你来打电话,我给你在后面撑着。这些人该着倒霉,谁让他们不好的。”柳生知春也是好久没有怎么玩过了。

宋实良离开了日本兵营,找了个饭馆叫了一荤一素两个菜。看着是普普通通的吃上一顿饭,他心里可没有闲着。柳生知春的话,他心里也动了一下。拉一年的黄包车也不过是赚上几十个大洋,拉上三年的黄包车省吃节用的也不过是能换一辆新黄包车。扛大包一年干满365天,也不过是十几个大洋,柳生知春一张嘴就是要三万大洋,三万!六家人就是十八万大洋。

他可是听说当初孙中山先生可是在海外募捐十万大洋,武装过军队。这一下就是十八万,那可是一笔天大的数目。不动心?瞎鬼去吧!

这十八万分成四份一个人也是四万五千大洋,买枪够武装一个建制旅,买子弹能让叶师长和日本人干上十几年,买了药够把治好大半个中国病人。这么大一笔钱怎么能不动心?

钱,好人手里那是美事,坏人手里那就是魔。钱,这么大一笔拿过来怎么分配?宋家在局长付志奎身上花了不过一万多大洋,现在柳生知春不会动付志奎交过来的钱。也就是说他要是想要钱,那钱眼前就摆着七万五千大洋减去宋家的一万,他手上也能有六万五千大洋。

人稍一走神就会影响手中的事情,更何况三少宋实良心里想的那么大一笔巨款呢?所以,他直接把一筷子牛肉夹到鼻子上,才回过神来。忙拿手绢来擦净,然后四下看了看,希望这么丢人的一幕没有人看到。

还好,这个时间已经过了饭点儿,馆子里人本来就不多。可是偏就这不多的几个人中,就是一个人正看着他,而且是没有任何的掩饰的笑话他呢。那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年青的女人。并且他们之间是见过几面的,就在前天他们还见过的。

“小惠?”他有也些意外,小惠家并不富裕怎么可能在外面吃饭?

“你这是在想什么呢,饭都吃到鼻子上去了?”她走了过来坐在他的对面,原来的位置上并没有什么饭菜。

“想你呗,可惜你有男朋友了。我可是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吃过了吗?”宋实良看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小惠。

“我是下了早班,从这里路过早上没有吃饭,想买上几个包子回家顺便也给他们带过去。”小惠看着他“没想到刚坐下就看到你把饭吃到鼻子上了。”

“还没吃,正好,我加上几个菜。一起吃吧,估计专门请你也请不动。”说着回手叫伙记“拿手的尽管上!”

“啊?那可是很贵的,你有要花很多钱的。”小惠见过请客的,可是没见过这么点菜的。

宋实良笑了“能和你一起吃顿饭,这钱花得值。你哥怎么样了?”

“托你的福,他正在恢复。你听主了没有,有富家大少带人伏击了几个枪手,现在外面全认为我们他们死了。这回我哥他们安全多了,报上说那个富空大少站在街中心拿着把手枪动不都不动的和枪手对射呢,我哥说要是钱人全那么勇敢,中国就有救了。”小惠说的那叫一个神往。

“是吗?一个富家少爷和几个枪手打了一架与中国有什么关系?”宋实良看着小惠,他想知道小惠是不是已经知道那个人是他了。日本人再三强调要报上不许报道姓名,不许提街名,为的就是保护他。

“我哥说那个大少爷一定是有血性的人,有血性的人全看不得日本人在中国这么横行。他们有钱有势的,不要说他们自己拿枪和日本人拼命,就是他们资助那些抗日组织也是好的呀。”小惠一边说一边看他“看你挺有钱的,要不你也捐助一点钱给那些人吧。让他们买支枪,买点子弹也是好的呀。”

宋实良向四周看了看“小惠,这话可是不能随便讲的。弄不好要掉脑袋的,现在探子很多,别给自己找麻烦。”还好,边上没有什么人注意他们。

小惠撇了撇嘴“你可不是胆小的人,我看你是个财迷。”说着她笑了“不过,你对我哥可是很大方的。你是不是那种特别喜欢男的人呀?”

这最后一句差点把宋实良给呛着“你怎么什么都说呀,我可是正常人,我是喜欢你不是喜欢他,对于他我是尊敬。”这出国八年,中国什么时候开始连这个的女孩都知道有喜欢男人的男人了呢。

“嘻嘻,看把你吓的,我就是说说别当真。”小惠看着他的狼狈样“你喜欢我?我可是穷人家的孩子,高攀不起你这种富家少爷的。你还是快去喜欢别的女人吧,富家少穷家女,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我可不想走她们的老路,到头来害了自己。”

“嗯,我就是告诉你我是正常人。你有男朋友了,我不会挤过来拆开你们的。那么十分不道德,我可是一个君子。”宋实良看着小惠“记得我是一个君子。”

“君子?”边上一个走了过来,也不用人请就坐在两个人的侧面。也是一个女人,也是一个漂亮女人。不过她身边左右各有两个女人站着,不但是站着而且是双手全提着盒子炮,正对着宋实良“君子带领日本人杀害中国同胞?!”

只听声音,宋实良也知道坐在侧面的人女是谁。“昨天夜里,我放你走,你就这么报答我?”说着宋实良头都没有扭,用一双没用过的干净筷子给小惠夹菜“没看到我在和喜欢的女孩子吃饭吗?”

“少废话跟我们走!除非你想死在这里现眼。”女人瞪着他。

“可以,但是我两次放你,你怎么报答我?别找借口,你心里明白两次我全可以杀你,却放你走了。我也听听你这个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的人怎么找借口的”说着就当她不存在一样吃着饭。

小惠吓得脸色都变了“你们一定弄错了,他是好人的。就是有点财迷,他可是不能帮着日本人杀中国的人,我可以给他作证。”

“小惠,吃你的,不要理他们。有的话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说的,你要心里有数才行。”宋实良说到这里才转过头“你吃过了吗?要不要我加上几个菜一起说个上路饭?”

“呸!你吃的才是上路饭,一会儿死的是你,又不是我。”女人狠狠瞪了他一眼。

“原来你不止是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还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拜托,我最不喜欢你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人。你安静一会儿,我吃完饭再说你的事。”宋实良轻蔑的看了她一眼。

“小惠理他们做什么,能和你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你只要记着她不这是一个打着爱国幌子的小人就行了。”说着他给小惠夹了一些菜。

“谁小人了,我怎么小人了。”女人挂不住了。

“你要不是小人,最为了爱国杀我,就当在我死了之后自杀以谢我对你的两次活命恩。以求和我这样的人两不相欠,你到好跟跟本没有报答我的意思。何着我放你是应该的,是我瞎了眼放过你。你说,如果这样都不算小人,那什么才算小人?”宋实良说完从身上取出钱袋放到了小惠的面前“小惠,钱给你哥,也没有多少就向你说的,够了什么算什么好了。能认识你,真好。我走了”说着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店家,记在宋家帐上,拿帐单到宋家帐房支钱。”说着宋实良向外走去。

店家一听就惊了。我的个妈呀,店家心里明白。这要是宋家的人在他的店里绑走了,这店还干?宋家要是不把他们一家人的脑袋拧下来才怪呢。店家扭头就跑,跑是跑,他可不是被吓跑的,而是跑到对面酒店里电话去的。

宋家有头有脸的人保定的人基本上全认识,这不认识的不就只能是刚回来的三少爷了。这个三少爷回来五天不到,就在保定城家喻户晓了。他立即接到了日本兵营,就听过了左藤中队长,于是就让翻译把三少爷被绑的事告诉了佐藤。

佐藤一听宋实良让人绑了,立即就点兵出来了。这有人调戏柳生少佐要是传回日本,他脑袋就得搬家,多亏了宋实良拦着柳生知春,要不他佐藤现在地里埋着呢。

这里离兵营走着也不过三分钟,是以宋实良前脚被绑走,后脚日本兵就到了。不只是佐藤,柳生知春也来了,不只是她,还有今天早上才赶到的柳生家族的卫士。她们是从日本赶来保护柳生知春的,全是日本新阴流九段剑士。

在弄清了宋实良进来时坐在哪里,绑匪来了几个人,什么时间走的,向哪个方向走的。两个卫士立即带着日本兵沿着地上的足迹追了下去。她们全清楚,这个叫宋实良的中国人是柳生家老爷子差点从德国带回来的女婿,要是能把这个人救回来,她们的地位可是立即就不一样了。

柳生知春到底比别人心细,她临走时发现了坐一边哭泣的小惠。“翻译,你和两个士兵留在这里,问这个小姑娘发生了什么,是怎么回事。问到的事只能和我一个人说。”说完也追了下去,毕竟她才是柳生家新阴流剑道的传人。

城门已经接到电话只许进不许出,战斗工事里机枪步枪的架了起来。

然尔,宋实良也没梆出城。他们一行人跟也没有打算出城,到了一个小院。直接进了地下室,这是一个只有两扇天窗一樘门的地下室。这里响几枪连院外都传不到,所以她们也没有把他带到城外。

“你就准备死在这里吧,看在你放我两次的份上,有什么未了的事说吧,只要不伤天害理,替你做,是孝敬老人,还是替你养个女人都行。”女人说着打开了盒子炮的机头。

“好,我要你一死以回报我的两次救命之恩。这即不伤天也不害理,你做的到吗?”宋实良白了她一眼“我就这一件事,至于我的父母,是我不孝顺就行了。”

“你......!”女人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是做不到,还是没有想到?”宋实良看着她“可惜你长这么漂亮,却是一什么也想不到的人。”

女人确实是没有到想到宋实良会让她死,因为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说出来的结果不过是痛快痛快嘴没有任何好处。可是这个人偏就没有求饶而且是当着她的手下说了出来,他放过她两次,她要是真杀他,又不按他的意思作那还真是以后没法再管别人了。

宋实良脱了外面的长衫,在靠墙的椅上坐了下来“当然,还有别一个方法。我要你以身相许怎么样,明天你就杀了我,我不怪你。不是有很多故事全是讲女人以身相许报答救命恩人的吗?既然是自古有之,这也不算伤天害理吧?”

“你做梦!”女人这回真气坏了,抬了起枪“我以前还说你能言善辩,再看起来你不过是一个波皮无赖。我现在打死你!”

宋实良不但没有闭上眼,反正是看着她的枪“别说得那么难听,是你又想杀我,又不想承担杀救命恩人的骂名,弄个什么帮我了却身后事的说词来。你才是波发无赖,开枪吧,我懒得和你这种满口爱国大义的伪君子废话。”

女人咬了咬牙“这是你自找的,我会你弄块好地方再修个好坟。”说着抬起了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