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33:借刀杀人4


听着杨厅长的话,付志奎才明白,原来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还是要说他儿子的事情。可是听这口气又不像是日本人传过去的话。要是日本人那边的传去的消息,杨厅长就不会这么说了,而是直接把他这个局长送到日本人那里了。

“杨厅长,您放心,我已经托人去摆平这件事了。这件事我付志奎绝不敢连累到您,要是日本人真的怪罪下来,我一定不让您为难。”付志奎还能说什么呢,现在宋家三少宋实良还没有给他回信呢。不过,到中午时分日本人还没有直接找到警视厅或是跑到这里来抓人,说明宋实良起作用了。只要起作用就好,就能说让话,女人全是爱钱的。而钱,他有,就算他没有,为了保住他的职位,他会让米家出钱的。

“我才不管你叫什么人去,只要能摆平这件事,别让日本人来找我的麻烦就行了。”说到这里杨厅长挂断了电话。杨厅长之所以还能和这个惹祸精平心静气的说话,就是因为他听说那个日本少佐和这个付志奎之间有一个共同的朋友。要不是担心太付志奎能扛过这道坎,以后借日本人的手和他过不去,他早就让人把付志奎绑到日本人那里了。日本人最好把这个付志奎也一起枪毙,这样他就能提新人上来,提一个人赚一次钱,付志奎的钱,他赚完了。

付志奎对于杨厅长是怎么想的,他太清楚了。当初他可是卖了祖业产才升到这个位置的,现在他得尽一切力量来保住这个位子,否则不但是没了祖业产,而且他上任后贪的钱财很可能被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杨厅长给拿得分文皆无。他上来时,上一任局长就是这个下场。是他亲自带人抄得上任局长的家,把所有的东西让杨厅长过目。看上眼的留下,看不上眼就是一个大子儿也要卖掉,把上任局长那十八岁的九太太和钱如数的给杨厅长送到家。

现在他相信,下面也有人正等着这么收拾他呢。不行,无论如何不能走到那一步。叫来了警卫“上次打掉一伏击日本军队的枪手,日本人给了咱们二十多支快枪四千多发子弹。现在,你立即安排可靠的人,把枪和子弹清点一遍。然后,把人给我支开,枪全装上警车听我命令,虽然运走。”看着警卫走了出去,他心里才有了点底,这警位可是他信得着的人。

他过走这批枪心里有他的打算,这年头日本的三八快枪是很抢手的。手上有了这批新枪,他走到哪里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换成钱那也是一笔可观的数目,拉起一票人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他付志奎事事贪财,唯有在这个军事技能方面可是一点也不含糊。他曾经一个人一支步枪生生击毙了四十三个土匪。无论是战术,还是枪法,那全是没的说。

正在他作最坏的打算之时,下面来报“有一名日本少尉要见他。”这让他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猜不透这个时候,一个日本军官来这里找他能什么事。

如果是为了他儿子调戏日本少佐的事来抓他,那来的人也太少了。如果不是那件事,他和日本人之间还真就是没什么交情的。但是,人都来了,说什么也得见,说什么也得出去接一下是吧。于是,他戴上了警察帽整了整天了制服准备去接这个日本军官。好事也罢,坏事也行,反正他现在跑不了,也不能跑,他儿子还在日本人那里呢。

哪知,他刚走到办会室门口,就看到日本军官自己上来了。这到是头一回,日本人架子大得很,基本上不可能自己上来,除非过来是一个士兵。在他看来,这些日本人就是傻,大热天在下面晒着摆谱不是一样的热吗?

“付局,您这是要去哪里?”付志奎一愣,日本人他还真没有见过中国话说得这么好的,一点也听不出来对面的是一个日本人。

“付局,您看什么呢这是,我是实良呀”来的是连军服都没有换的宋实良,他才没有着日本人回到军营呢。把这什付局长放了一上午,急也着了,火也上了。现在是时候说说价格的问题了,他得把宋家这些年在付志奎身上花的钱拿回来。

“三少爷,你怎么弄这么一身日本军服呀,这要是让日本人看到可是杀头的。”付志奎当然清楚,这个宋实良是个人精。这样事当然是知道的,他这一说不过是想让宋实良自己说出原因来,这样他也能知道宋实衣和日本人到底熟到什么程度。进一步他才能知道救出儿子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不是什么大事。付局说来惭愧,这一午的奔走也只能是让您的公子免受刑具之苦。另外那几个人,估计是活不成的。接下来的事,可不是说说话就行了。您找的人呢,就是会说日本话的人。让他们明白您心里想着他们的事呢,他们多少也能对您认同一些。咱们得一步一步的让日本人觉得他们好意思和您公子过不去才行,要说直接要出人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说着宋实良解了开两个扭扣“石川五卫门太瘦了,也不找一件肥一些的衣服给,这事办得,唉。”

付志奎一宋实良穿得是石川五卫门的衣服,而且还是石川五卫门亲自给他的,一下心里就有了着落。看来这个宋实良和日本人的交情确实是不一般,儿子托到他的手上,也许真就能救出来。“三少爷,会日本话的人找好了,一直让他们候着呢。现在银本也开了门,用多少钱你只管说。”既然人家在日本人面前说话管用,那他这个钱花得就值。

“付局,钱的事不急。主要是柳生少佐知道您平时关照我很多,所以她不肯见我。等我能见到她时再说。人我先带过去,让佐藤他们方便些,他们自然也就不好意为难付大少爷,您说是不是?”说着他并没有走进局长办公室的意思。

“咱们里面说”付局生怕哪里不周到让这个三少爷不高兴。

“您还是把人叫来,我们这就去日本人那儿吧。没有翻译,一定很上火,要是他们把柳生少佐打死翻译官的事,推到您头上就麻烦了。”宋实良用这看似无意的一句话可是把付志奎快吓死了。他知道,万一日本人无法向上面交等死了翻译官,还真有可能找人顶罪,那时要是找到他头上,可就全完了。

有压力的人,效率永远是非常高的是。现在付志奎有压力,而且这个压力非常的大,所以他的效率也是异常的高。

不到五分钟人就叫来了,车也备好了,他可是不想日本人真把死了翻译官的事弄倒他头上来。“三少爷,回头需要多少钱,只管开口。车安排好了,我送你下去。”

“付局,您忙您的。”说完领着两个会说日本话的人下了楼直奔停车场。别的全是假的,如是没有翻译,日本军队打死打伤中国的人机率还会增加。而现在柳生知春又回了军营,佐藤和石川五卫门就有可能出来,必然给他们弄个翻译来。

他到的正好,正遇上石川五卫门带着一队兵出来。“石川君”他立即让车停下来。

“实良君,你这是要去兵营吗?”石川五卫门看着他“我正要去警察局,让他们找两个翻译来。要不然,这些人没办法审讯。”

“正好,你就不用去了,翻译我给你带来了。两个,也许水平不是很高,应付一般的问话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路上两个人已经告诉他,他们的日语日水平很高,应付一般的日常对话没有问题,但是专业词汇不是很丰富。

“那太感谢了,实良君。”这么大热的天谁也不愿意动,这刚出门就有人把翻译送来了,确实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正这么说着时,柳生知春带着两个日本兵走了出来“实良?你这是来还军服?”

“是的,还有我带来了两个翻译。”宋实良本来想把衣服洗净再送来,可是他又不想穿着军服回到了宋家,那会给宋家招来很多没有必要的麻烦。再说他的衣服就在柳生知春的房间里,还衣服的同时也要取走自己的衣服。

“那,人交给石川少尉,你跟我来。”柳生知春说着也不打算出门走走了。

“你回去吧,告诉付局我终于见到柳生少佐了。”说着向里面走去。

其实就在他一离开警察局,付志奎就又接到了杨厅长的电话“你先停职检看,日本人的电话到了。我说你是笨是怎么的,这时候该花钱花钱,该托人托人,你非得让我把你绑到日本人那里去算完是不是。拜托你给咱们之间留点面子行不行,办事利落点。实在不行,你该跑卷什么走就快点,我告诉你,给你三个小时该做什么做什么。三小时之后,我该做什么做什么。你也是混过来的,该知道我给你面子也算是给足了,不行就是带老婆拿钱卷点东西走。我绝不拦着你,能跑多远跑多远。”

付志奎,这回是听明白了。这个杨厅长不知道是吃什么药,这是真对他好。日本人电话都到了,还让他该做什么做什么。这可是要救他的命,不是官场上的花腔。他立即叫来了警卫“叫上几个信得过的人,把警车加满油开我家去。听在太太的让搬什么搬什么,利索点。”打开走了警卫,立即拿起电话给夫人打了过去。

“什么也别问,快收拾东西,捡值钱的拿。一会儿警车到了你指挥他们搬东西,放聪明点。千万别骂人。搬完东西先到你娘家西边第三个村里有个叫冯章的是,他会在村会等你们。千万别等我,我这去就去接儿子,然后坐小车走。还有,枪在我枕头底下。谁敢拦着你,崩了她。翻过台灯座底下三把钥匙,带好了。快去,有两把手枪全带着。”说完就放下了电话,生怕老婆多问耽误了时间。

付志奎叫一个的司机立即把一辆雪佛兰车开到成北门外等着,然后又调了一辆车在警察局大楼门口等他着。他想好了,再等一个半小时,要是宋实良还没有信儿。他就立即坐车去银行把钱全取走,然后直接开车去城门外换车开走和老婆汇合。那个村里有一个高墙大院,里面停着一辆全新的大卡车。他们到那里,连夜就到另一个地去。

另一边柳生知春的房间内,宋实良已是换好了衣服。柳生知春也和他聊了有一会儿了,看了时间她手伸向了电话“我已经按你回时说的那样,给警事厅打过电话了。现在怎么做?”

“告诉警事厅,此事与付局长无太关系无须责罚,但是他儿子一时之内不能放。”宋实良说到这里笑了“我是不是很小人了?”

柳生知春摇了摇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柳生家族可是日本七大财团之一。你家是保定的富绅,这个警察局长没少坑你家的钱,现在找他清算一下也是人之常情。”说着电话打了过去,警事厅自然是有翻译的。

杨厅长一听翻译说的内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幸亏给付志奎留了退路,没想到这个小子有和日本人这么亲近的朋友,看来这个付志奎得留着,万一以后有什么事要和日本人打交道,他的朋友也是用得着的。他没有给付志奎打电话,他知道这件事的功劳是那个宋家三少的,他犯不着横插过去。

付志奎正在办公室时没头苍蝇一样的乱转,就这时电话响了。他定了定神,杨厅长说过给他三个小时,这才不到一个小半小时,应该不是上面的压过来什么事。于是他接起了电话“我是付志奎。”

“付局,我是实良。没别的,您的局长宝座是稳当了。到于说您的公子,一时之间是出不来了。柳生少佐已经把我骂一顿了,这回您得下血本了。如果不是很忙您来趟吧。”宋实良

听到这个消息,付志奎的心里就踏实了大半,看来他儿子不会有什么意外。要不然,日本人不会留着他。再说宋实良现在一分钱好处也没有拿着,这时不会让他送死。“三少,你可帮了我的大帮了,我这就去。你能等我吗?”

宋实良“我当然会等您,日本人这会儿也差不多到了警察局,您就和他们一起来吧。”

听到这句话,付志奎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