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32:借刀杀人3


押运着枪支和手榴弹的匪徒和他们的驴车越走越近了,这是掉脑袋的生意,也是发大财的生意。中国有句古话:富贵险中求。而土匪对于这句话的理解尤为深刻,从第一次偷,第一次抢,第一次烧,第一次杀的紧张得快要尿裤子开始,到了现在的视人命如草芥,他们经历的过程也是流着血的,流别人的,也流他们自己的。

看着由远而近的匪帮,柳生知春刚要说什么就被宋实良按下了头“从现在开始你不就躲在这里不要抬头,直到我叫你出来你才能抬起头来看。如果失败我,我叫你跑时,你就要一直的跑到卡车那里直接回到兵营去。”

“啊?咱们有可能全军覆没?”柳生知春吃惊的问“那咱们还是不要管了。”

“藏好就行,我只是告诉你听到我叫你时,你才能有所动作。”说着宋实良端起了步枪瞄准了走在最后的一个匪徒“知春,击掌!”他轻轻的说。

柳生知春立即用力的拍了一下手。所有的日本兵已经瞄好了目标,听到她的拍手声时,几乎是同时开的枪。两个打一个,加上宋实良的一打一。匪徒在这第一轮攻击时就死了六个人,再凶悍的匪徒对于一个就死了六个人,也是会害怕的。

敢押运军火的匪徒,也不是一般的小毛贼。不说是身经百战,也是彪悍之人。一时之间是被吓了一跳,愣了一下,紧接着就蹲下身或是躲到什么什么东西的后面,准备还击。

他没有立即还击,不是因为他们沉稳,而且因为第一枪打过来的十二枪几乎是同时响起来的。只能听出是哪个方向,却是没有来得及看到敌人在哪里。五秒种过去了,没有动静十秒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这让匪徒们莫明名其妙,这种打法他们还真的没有遇到过。十五秒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

对方敢这么耗着,他们可是不敢。因为他们是土匪,如果这枪声要真把附近大队的警察或是日本人招来,他们可是吃不消的。于是,他们沉不住气了,纷纷探出头,或是站起来看究竟。就在这时柳生知春听到宋学成的提示,再次拍了一下手。

随着她拍手,第二轮枪弹打了过去。随着枪声,又有七个匪徒被打破了探出的头,死在了地上。这回可是把是土匪们给惊着了,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死了快一半人了,这也太可怕了吧。他们平时过得是刀头舔血的日子,那是没错。可是这种看不到敌人己方就死掉一半的他们也镇定不了。

但是,他们这次也发现攻击他们的子弹是从不远处的林中射出来的。即然每次全是打死他们七个人,按说敌人大约也就是七八个人。枪法是不错,但是和他们比最多是半斤八两,领头的土匪立即把这个推断告诉了手下“他们也就是七八个人,枪法也不比咱们高明。大家躲着不要露头,我想办法。”

匪徒们一听老大说不要露头,巴不得呢。“大哥,我们听你的。”

听着劫匪的喊话,宋实良冷笑了一声“他们死了差不多一半人,如果我估计不错,他们会兵两路。一路向这里猛烈射击另一路趁机绕倒我们的侧面或是后面,告诉大家全神留意那些向别处跑的,估计在六个人左右。只要他们一跑,就立即开火首先要解决掉他们。”

果然,领头的土匪也想到了这个方法,现在敌暗己明。生拼绝不是好方法,弄不好一个也活不了。于是他对手下的人说“前面九个人看我开枪时,跟我一起向林了里猛打,不要省子弹。后面
六个人趁我们猛打时,冲到侧面林子里去。咱们一正一侧的干了他们!”

过了半分钟,领头的土匪估计手下人全准备好了时,手中两把风盒子炮一枪接一枪的打向了林间。而另一八个人一听他开枪,立即也用盒子炮猛烈向林间开火。而林子里的人早已按宋实良刚才的话半跪在地上,子弹离他们最近时也是高出了不少。

那六个人一听老大和前面的八人开火,立即向侧面的林子跑去。哪知敌人根本没有向掩护他们的人还击,而是直接向他们开火,一排枪打过来,六个人一个没剩全料在地上。

这回土匪们全明白了,他们这次活着回去的可能性不大了。

“兄弟几个,有什么办法没有?”领头的土匪也是没了主意,在他看来,林子里的人对他们可能采用的战术了如知掌。

“老大,没了这批枪咱们一样是活不了,这可怎么办呢。林子里那些人可是神准的,咱们在明他们在暗,这么打下去咱们绝对完蛋。”一个匪徒回答着。

“老大,不是咱们怕死,只是咱们就是死也保不住这批枪,不如咱们干脆投降了被兵抓了当兵,被道上有朋友抓紧了咱们入伙得了。兴许还能保条命,有什么事日后再说。”另一个土匪说着。

“看来也只有是这样了,但愿他们是道上的,要是遇上警察咱们的家底可就全完了。现在保命要紧,哥几个看怎么样?”领头的土匪回过头来“要是遇上了狠主儿,咱们一样是死。”

“打下去也是死,不如赌上一把。大哥,你喊话然后我先起来,你枪法准押好子弹最后再起来,万一那帮孙子真开了枪,你好歹也料他们几个给我们报个仇。”后面的一个匪徒说着。

“林子里的朋友,我们不打了。全是混口饭吃谁也不容易,你们要是看得上眼这货就全给你你们了,要是你们愿意我们也投了你们省得丢了货回去被处死。你们看怎么样?!”领头的土匪大声喊着。

宋实良把话翻译给了柳生知春,她点了点头“就这样吧,把他们抓起来让警察局长失头疼去吧。”

“道上的朋友听着,把枪放在原地,然后走过来。不用再留什么后手,只要你们不开枪,我们决定不开枪。”领头的土匪一听对方这话显然不是警方或是军方的人,这一下就放心了不少。

“别开枪,我们站起来了。”说到这里他回头“咱们全起来吧,留我一个不过去让人们看到了,反而害了你们。”说着放下枪先站了起来。看到他站起来,其他的人也跟着站起来向林子走去。

“大哥,怎么咱们全放下枪走过来。他们还不露面呢,不会是看咱们后面没人把咱们全打死在这里吧?”总是有人最先起疑。

“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就盼着对方别开枪好了,人家真要开枪,咱们横竖是死路一条”领头的土匪说着叹了口气“十几年下来一直打仗,革命党起义也好,北伐也好,咱们也算是从中捞了不少的好处。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今天就算是死了也不冤,反正家里的妻儿老小是也不愁吃穿的能过一辈子。”

看着他们一边说一边走,宋实良在他们离林子还有二十米步时说“行了,就站那里吧,进了林子,咱们全麻烦。”说着转向了柳生知春“他们投降了,咱们也出来吧。”

九个土匪立即停了步“林子的朋友,我们站住了,你们要是不打算开枪,就出来说句话吧。”领头的土匪知道到这时候怕也没有用了。

不只是领头的土匪知道现在怕也没有用,但是当他们看到林里出来的人时,还是吓了一跳。日本人,林子里全是日本人。他们全知道日本人是杀人不眨眼的,所有都是不由得至吸了一口冷气。

看着对面那十二支黑洞的枪口,不怕?不由得你不怕,就算是这些杀过不知多少人的土匪也是有点腿肚了拽筋,牙齿相击。

“太君饶命呀”九个人一下全跪下了下去,再也没有平时打家劫舍时的凶悍。

“别说那些没用的”宋实良说着一指领头的土匪“你把他们全绑起来,我说过只要你们不开枪,我们就决不开枪,你们怕个什么劲儿。”

一听要绑人,他们反而到没那个害怕了。要是想杀他们,现在就开枪好了,没有必要把他们绑起来。即然是要绑,那就说明现在他们不会开枪,所以土匪全精神了一些,多活一天算一天呗。

“知春,叫人把车开到货物那里。等车开过来,叫人过去把他们的枪全收起来。最后让几个兵押着他们和驴车回去,你大功一件。”宋实良说着。

没错,他没有夸张,不但是没有夸张而且还有不足。因为这一次他们截获得不只是那几十支步枪,竟然还有五挺轻机枪。这可是说本来收这批军火不是什么小股的土匪或是一般的富家大户,收这些军火的是一支成规模有建制的队伍。

佐藤和石川五卫门看着柳生少佐的战利品和俘虏全傻了眼,十二个人对二十七个手里有五挻轻机枪的敌人,竟然是一人未伤,还活捉到了九个人。“少佐阁下,我们立即向军部致电,给您请功。”

宋实良没有柳生知春回日本军营,而是在路上就直奔了警察局,连军服都没有换。

警察局长付志奎再次给宋家打电话时,得知三少宋实良早上接过他的电话后就出去了,他心里才踏实了一些。确实只是踏实了一些,完全不是放心。他在局长室里走了不知多少圈,上上下下的人,也不知道被他骂了多少次,可就是没有宋实良的回信儿。

宋实良是没给他什么信儿,可是警事厅的电话到是来了。杨厅长的话很客气“志奎呀,我一直没有顾得上去你那里,你那边近来是不是很忙呀?”

本来一听是杨厅长,付志奎吓得魂都没了,生怕叫他们去警事厅。如果叫他去警事厅,或是一问他儿昨天在哪儿,可就全完了。

这一听不是问他儿子调戏日本少佐的事,他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杨厅长,我只是克尽职守,纵是忙一些也是应该的,只要能为杨厅长分忧于万一,也是我的荣幸。”官话加马屁。

“志奎,你我同事多年。虽然现在是职位不同,却全是在警察这个行业中混口饭吃。我这次给你打电话是有事求你帮忙的,志奎兄还望着你不要推脱才好。”这话听起来是客气得很,可是付志奎却是心里明白,杨厅长无论是年纪还是职位都比他高不一两级,这时又是叫他志奎兄又是让他帮忙,这准是没好事。不是让他当个替罪羊就是让他去得罪人,不过哪一样也比提起他儿的事情强。

“杨厅长,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回到也是干净利落,听了让人痛快。

“什么吩咐不吩咐的。咱们谈点私事,近来你夫人可好?”能让上级开口的是自然问原配了。

“承您挂念,一切安好。”杨厅长越是不说正事,付志奎就越是心里没底。

“既然你和夫人全都好,那么我拜托你们在忙中抽出一点时间,为我作件事情。”说到这里杨厅长才说出了本意“这可是关系到我能不能再当这个厅长的事情。”

“您只管说,在下当竭尽全力,死而后已”付志奎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要是杨厅长都搞不定的事情,以他的权力又能做什么呢?”

“志奎,这件事上对于你来说是手动擒来,甚至不需要你出门。简单得很,也容易得很。”杨厅长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显然是在等着付志奎表忠心呗。

“厅长,您就放一百个心。我是您一手从一个警长提起来的,我办事您不用担心。我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可回报您的,如果能现在为您做点什么事,也是您给我机会让我报答您提携之情于万一。”付志奎是越来越想不出来这个杨厅长要让他做什么事了。

杨厅长终于说把事情说了出来“我找你,是因为这件事,你来做最合适。志奎呀,我直说吧,好好教育一下你的儿子,调戏妇女是不应该的,我可以不过问。但是你要知道,调戏日本少佐是要丢脑袋的,我也要跟着丢官的。你快给我想法摆平此事,不然你儿子活不了,咱们全得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