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31:借刀杀人2


“死得其所?杀了二十一个日本人搭上几十个中国人,几十个有知识有理想的孩子,十几个传道授业的讲师,你管这叫死得其所?真为了中国人,真有血性的爷们这时候应该站出来承担一切,而不是让别人的女儿,让别人的丈夫去替他们承担受死亡。他们是绿林中的也好,是国军的将士也罢,还是一直舍生忘死的战在敌后的共产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错误地点,错误的时机伏击了日本人,他们给日本人屠杀中国人的借口。弱智!”宋实良看了她一眼“真要打日本人,投军好不好,参加游击队好不好?”

听着宋实良的话,妇人一时之间想不出什可以反驳的理由了。“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道理,可是我不相信你,你发誓你是中国人,你今天起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中国人!我就放过你”

“发誓?发誓就发誓,我会怕什么不成”说着宋实良真的发了重誓。

“好,我记得你发誓,老天也看得到。我走了。”说着就要走。

“慢着,你真以为宋家是你想来,想走就走的吗?”宋实良说着拦住了她。

“你,你要做什么,我有枪的。”说着她又晃了晃手中的枪。

“给她听听咱们有多少枪”宋实良大声的说。随着他的话,门外传来几十声拉枪栓的声音。

“你以为那些小丫头会没有听到你说话?”宋实良转过头“把枪收起来,不然开门就死”

说着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惊慌的蒙面女人“走吧,你站在灯和窗之间,他们看影子也能分是你我,我要是想让你死,你活不到现在。”

宋实良打开了门,不想门外站着的是他五姨娘,手里提着两支盒子炮。“我得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到这时闹事。你去换衣服,这成何提统”

说着她起了进来,她这一进来立即有五六个人跟了起来全是双手盒子炮。

这回蒙面女人傻了眼,她可没有想到一个富户家里竟然有这么多武装护卫。




三少猜得对,就是门外的丫环听到了屋里的对话一边叫人去五太太那里求援,一边敲门让屋里的人知道外面还有不少人呢。

五太太叶秋芝准备休息时,听到门外丫环和什么人争吵了起来。这让她有点奇怪,到宋家这二十多年,别的太太间怎么争斗也是不敢把事情闹到她这里来。今天这是怎么样了,看这意思来的还是一下人,要是来的是哪位太太怎么也不至于和下人争吵。

今天打死候定山时,日本人都参战了,不会是出了别的什么事情吧,想到这里她立即披上衣服下了地。

打开门时,才看到原来是新被福贵派去伺候宋实良的小丫头春梅正在和门口的下人争吵要见她。“让她过来,以后三少爷的人不用拦着。”

看着春梅慌张而焦急的样子,五太太就知道出了事“先说重要的事。”

“三少爷屋里有刺客”春梅虽然是慌张却没有乱了方寸“三少爷和刺客正在屋说什么呢”

一听有刺客,五太太立即打了声口哨把手下的人叫了过来“抄家伙,轻手轻脚的去三少爷院长里不许出声”下了命令之后才又问“有几个刺客,三少爷现在怎么样?”

“只有一个,我们是在门外听到的,刺客应该是一个女人,正在问三少爷为什么救助日本人,看样子不是国军的特工就是共军中的人,来兴师问罪。”

“你做得好,去告诉福贵,多备大洋听到枪响就立即给警察局打电话守住城门,只许进不许出。尤其注意带枪夜行的女人,去吧”说着五太太从枕边拿起两把盒子炮和手下一起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宋实良的院里。

这会儿进了屋,身边跟着五六个手持盒子炮的手下,把女刺客堵在了屋里。

“军统,中统还中共?”五太太到底是有见识。

女刺客也没有料到这么一个富贵人家里有这的一个女人“都不是,我就是一个中国人,看不得有人帮着日本人欺负中国人。”

五太太看着这个女人,从身材和声音上来判断这个人不过是一个有功夫在身的女孩子。她有心让刺客去掉蒙面的布,可是又担心这会让宋实良和这个女人结了仇。“那你来错地方了,这里住的是生意人,我们不问国事。日本人自然有国军应对,不是我们操心的事。看在你没有伤到三少爷的份上,我今天也不为难你,枪关上保险走吧。”她也不想惊动老爷,宋学成真是一个生意人,今天的事够他受得了。

女刺客走到门口时停了下来,转过头“告诉那个小伙子,不是每个人全向我这样先问他的。自己做事要收敛一些,他的好心不是每个人全能懂。”说完走到门口,轻轻一纵身手搭房檐稍一借力已是上了房,转眼就没了踪影。

五太太看到了这里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来这是一个江湖上的豪客。难得她能听实良说出原委,这种人全是认定死罪之后进门直接杀人的。

宋实良回来时,五太太把刺客的话原原本本的说给了他,然后才说“她说的对,不是每个全能从那么深远角度来分析你的用心的。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也回去歇着了。这件事别让老爷知道了,人上了岁数最怕就是惊吓了。”说完带着手下走到门口时又转回头“今天,你那几个丫环这件事处理得漂亮,别让人家白走了心思”


第二天一早,宋实良把几个丫头叫了进来,看着一个一个的黑眼圈他笑了“吓着了是吧,你们少爷我没有那招人恨,不会一晚上来好几个刺客的。你们中几个是识字的?”

“回三少爷,我们全识字的,多少也读过几年私熟。老管家说三少爷是留德回来的文化人,怕下人不识字,吩咐下事来不方便,特意把我们几个找来伺候三少爷。”答话的是正是昨天夜里按排别人敲门自己跑去五太太那里求援的春梅。

“读过书,说明家境还是可以的,怎么就到这里当了下人呢?”他理解不了一个有文化的人为什么会甘心当一个下人。

“这年头兵慌马乱的,女孩子家能投到向是宋家这样稳当的地方是自保的最佳途径了。”另一个丫环接了话头。争宠全是从应文答话开始的,她们全懂。本来就是填房的丫头,要是真能讨得三少爷欢心,那以后的日就不用担心了。不仅是她们自己,宋家从手指隙里掉出的来钱就够她们家里丰衣足食了。

“三少爷,该用餐了”这“用餐”两个字也是从招财那里学来的,因为外国人全这么说。

正说着,下人来报,警察局的付局长来了电话请三少爷接呢。

挥了挥手让几个丫头下去,接起电话时付局长立即说“三少爷,今天还望你能把我儿子救出来,我一定厚礼答谢。”

“付局,懂日本话的人找好了吗?”说着他把枪捌在了腰里。

“你放心,我昨天一回来就找好了。我也不懂日本话所以就找来了三个,回头让日本人自己选吧。”付局长心急,儿子在日本人手里,他没法不急。贴个传单的学生,进了日本人那里都给打残了,他儿子调戏日本少佐,这还了得?

“付局,昨天我是不是跟您说过,让您好快备一笔钱给警事厅保官用?”宋实良说“武厅长的胃口您比我清楚,这边日本人用多少钱,我先给您垫上。不多说了,我这就去试试看能不能把您公子弄出来。您可是要等儿子出来再和武厅长通气,花钱也得等日本不究追了,否则钱可就是白扔了。”

付局再慌,这其中的道理他也是明白的。同时他也听的出来,宋实良这是笑话他救儿子都不先给送钱来。他不是舍不得钱,而现在银行还没有开门呢,他们家里能多少钱?要说给宋家送礼,家里那点钱可是拿不出手的。

“三少爷,事该怎么办我明白,只是现在太早了银行没开门,等开门的该有的什么也不会少”他这话可得说出来,不然这个宋空三少爷要是不去救人可是麻烦大发了。

就算是宋实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把儿子放出来,哪怕是让儿子在里少受点罪也是好的。身在警察局,这刑讯是怎么回事他可是太清楚了。想起来那些让人生不如死的东西要用在儿子身上,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我不多说了,这就去日本人那边,话前面,他们可是不一定买帐。我会尽力而为,至于放不放人,还得柳生少佐说了算。”说完听付局长说完场面话挂了机。

“来人,叫福贵和帐房来”宋实良坐在大厅里,他有他的想法。付局长那个四眼田鸡儿子根本没有碰着柳生知春,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付局长变成个平头百姓。他要是变成了平头百姓,那么他手里的财产就轮不到宋家了。

这些年宋家一定没少在他身上花钱,连个警长都敢敲宋家一千大洋,局长呢?估计不叫帐房来是弄不清的。好在,他也没有打算弄得太明白,差不多就行。

四十分钟后他离开了宋家,坐黄包车到了日本兵营求见柳生知春少佐。不见别人,柳生自然也会见他。

“怎么,来要人?”全不是傻子。

“要人的事不急”他看了边上的日本兵“有的话我想只有你听到”

“你们下去吧,实良君是我的朋友”打发了士兵柳生知春看着他笑了“你又在想什么,明知他们听不懂德语。”

“知春,昨天晚上的事,一定让你很没有面子。大日本帝国的军人被中国人调戏,想来佐藤和石川一定对你有看法吧?”宋实良见她昨天因为不顺心就杀人,也是吃惊不小。那完全不是像是在德国时温柔贤惠的小妹妹了。

“实良,不要改变对我的印象,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在德国时那个温柔的女人。昨天,我是太生气以至于失去了理智,请你不要因为那件事而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她们面对面坐在办公桌的两侧,她不想这张桌变成无限大。

“知春,无论怎么样,你知道我会帮你的。昨天要不是我让你换了中国衣服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所以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给你找回威望的。”说着他把付局长给他的文件拿到了桌面上“今天,中午11点在保定北门外,有一批军火运到城北林村。其中大约四十支昭合三十八式军用步枪,每支枪配一千子弹,同时还有四十个手榴弹。这枪还勉强可以说是看家护院,可是谁家会得着手榴弹呢?”

“什么?这么大批的军火,竟然敢在帝国军队的眼皮下交易,我马上通知佐藤,让他前去抓捕!”说着她就在站起来。

“慢。知春,这个消息非常可靠,运货的一共有二十七个人,全是土匪出身。你为什么不带上兵自己去露这个脸?再说你不能告诉别人这个消息是我告诉你的。”宋实良可是不想让米家知道,是他坏了他们家的事,米家和宋家半斤对八两,谁也不怕谁。

“你跟我一起去,我不会指挥,你会。隆美尔很欣赏你,他的眼光不会错。”柳生知春对于宋实良的了解可是比别人要多得多。

“好,你给我找一身士兵军服来,我跟你去。有十二个兵够了,别忘了给找把长枪。”本来宋实良也不知道她这么一个技术官员会有实权。但是,昨天她动辄就打死了一个少尉翻译官,两人握着兵权的人连屁都不敢放,这充分说明她的身份绝不一般。

过了一会儿,柳生知春回来了“实良,你太高了,只有石川少尉的衣服你能穿。我给拿了过来,咱们需要机枪吗?”她对于带兵打仗可是一窍不通。

“不需要,让士兵多带子弹就行。你到是去呀,我换衣服”宋实良可是看出她没有离开的意思。

“你昨天看过我,我今天也看看你才行,更何况你又不是全脱光了。”说完把衣服向他一扔跑了出去。依稀之间还是德国时那个天真的小妹妹。

摇了摇头,宋实良换上了军服。他知道佐藤他们根本不会过来,他们全有留德的背景,听得懂德语,应该已经猜到他和柳生知春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十分钟后,他们已上了卡车。日本兵大部分不认识宋实良,但是认得他身上的徽章是少尉,所以,谁也不敢问他是谁。

“知春,到了预定地点之后,让他们列队报数,双数士兵刻要陪合单数士兵形成两人小组,共同向一个敌人射击。攻击顺序是第一组打最前面的,第二小组打第二个,以此类推。小组击毙当前敌人后,立即攻击视力所及最远的敌人,还是每一个小组攻击一个人。以我击掌为号,同时开火,第一排枪要尽可能准。一但陷入混战,要尽可能快速射击,我估计第三四轮射击下来,敌人就差多了。”柳生知春立即把他的话翻译给了士兵。

虽然没这样打过仗,但是长官怎么说他们就要怎么做,别的事不是他们操心的。

“知春,最重的一点主是不许冲锋,一但让敌人看到我们的才十几个人就麻烦了。还有,就是你不许抬头看。”宋实良想得明白,反正这次要打的是那些杀人的土匪,这种拚命的差使让日本去比较好,谁打死谁全是好事。

所谓的预定地点就是一片小树林,边上一条有风尘满天,下雨全是泥的小路。车停在五百米以外的地方拔了保险,不用担心丢。

“如果时间精准的话,还有三十分钟他们才到。让大家不时看看身后,这些匪徒打仗不行,可是阴险得很。”宋实良说完靠了树上,把子弹上了膛,伏击战中第一枪是最能杀伤敌人的。然后又检查了一下手枪。

时间没有那么精准,送枪的人赶着几辆驴车远远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