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30:借刀杀人1


“混蛋,你竟敢放过妄想侮辱帝国军人的支那人!”说着抽出手一枪就把这个翻译官给毙了。柳生家的财力可是支持着日本帝国机器重要齿轮之一,不要是说打死一个无足轻重的日本翻译官,就是打死了向是佐藤这样中队长也是没有后果的。

付志奎连溅到脑上的血都没敢擦,他快吓晕过去了。虽然听不懂这个女人说的是什么,但是他还是能听出“八嘎”这是日本骂人的话。也认得女人手里的是日本军用南部手枪(俗称王八盒子)。宋实良就在边上和几个警察说话呢,这然实就听见一声枪响,立即跑了过来“柳生!”

看到她站在那里没事,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才看明白是她开枪打死了人,他印象里她可是一个善良柔弱的女人。

柳生知春自从宋实良告诉她那些人说的是什么后,火大了。这时一见有人要放侮辱她的人,火再也压不住了,是以一枪毙了这个不长眼的翻译官。不想宋实良还没有走,立即有些不知所措“实良,我......我是一时错手了,我不是那种......,唉,回头我再说给你听”

宋实良看了看,反正死的也不是中国人,他叹了口气“可恶的战争,柳生独身在外,不要和军营里的人闹得太僵而生出危险。千万小心。”

付志奎一样听不懂德语,但是他能看出来,这个宋家三少的话对于这个说日本话的女人很管用。他立即向是找到救命稻草一样“三少爷,出什么事了,这个女人怎么要抓我儿子呀”

“付局长,哪个是你儿子?”他也奇怪,日本人怎么抓付局长的儿子。

“这就是我儿子,你帮我说说,我看这个女人给你面子的。事后我一定好好谢你。”付志奎说着指了指四眼田鸡。

宋实良看了一眼,然后说“付局,请到这边来,咱们借一步说话。”等到走了五六步之后他才小声说“付局长,你知道打死翻译官的是谁么”

付志奎摇了摇头,小眼都跟着在眼框里晃荡了好几下“不知道,这可女人可是够了凶的,说杀人眼都不眨。”

三少叹了口气“她比佐藤官还大呢,是日本少佐。付少爷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刚在这个少佐的胸上捏了一把。”

“啊?!”付志奎吓着都快尿裤子了,调戏日本少佐?这放个人全崩了,这担她胸的人得什么罪呀“三少爷,这调戏了她什么罪呀?”

“什么罪?付局您知道过去什么叫灭九族吗,差不太多的。您自求多福吧,我得回家了。”说着宋实良扭头要走。

付志奎又不傻,小眼一左右一晃荡立即追加了两步拉住了他“三少爷,我们付家就两个儿子,大儿子左腿摔断了,现在这个儿可是我付家的命根子,您要是能把他救下来,以后您有事一句话,我周上全城的警察给你做事。”

柳生知春看到付志奎要这个四眼田鸡,又和宋实良看起来很熟,立即明白了几分。这个小眼老头是来救这个四眼田鸡的,他拉着宋实良一定是看实良和她有交情了。于是,走过来几步“实良,反正这小子也没碰到我。让他吃点苦,若非是你要人,别人要我是不会放的。”她在大财团里长大这点人情事故怎么会不知道?

再说卖他一个人睛,这个小眼老头自然是不会少给他好处,也算是在他心里挽回一些印像吧。

宋实良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然后拉着付志奎走开了。到了付志奎的车上,三少宋实良才说“你你和佐藤不是挺熟的吗?您晚上先给他打个电话,探探口风然后别管他说什么,您先给我找一个会说日语的人来。别的事明天再说吧。”说着就要下车。

“别走呀,那我儿子怎么办?”付志奎还是想着现在就把儿子领回去。

宋实良摇了摇头“付局,要说您也是我叔叔辈的人了。您没看到刚为您儿子死了一个日本人,她可能今天就放人吗?要是放了佐藤的面子怎么办,让他没有面子,他不敢修理上级他可是敢来警察局惹事的。所以,您赶紧找一个会说日本话的,他们刚死了翻译官。我就日天去要人也不能空去吧,得有个说词。我要是给他们带个翻译去呢,还是您找来的,您说是不是可能性就大了很多呢?”说完下了车。

过了几秒钟,付志奎才反应过来。宋家三少的脑子可是比他快多了,他跟人家比,那是脑子丢转严重了。“别送我,你去送宋少爷回家。”说着他下了车,看着儿子叹了口气,不成气的东西,看人家宋三少是什么脑子,再看儿子,他叹了口气没法比。

就在这些人全散了之后,对面华旗织造里走出了一个女人:十秋。

这一切她全看到了,叹了一声,石头那么帅气,那么绅士的一个男人,竟然和日本人混在一起,这太让她难以接受了。

另一个暗然离开的女人就是小惠,她送走了联络员(三少找她时看到了男人)回家时正看到宋实良又是和一群日本人在一起,她跺了一下脚走了。虽然他没有出卖他们,全是他也应该和日本人在一起。在她看来,他应该像她哥一样,用手中的枪去打日本人。

宋实良到了家已经10点多了,老爷正在门房等着,付志奎的车他是认识了。他立即走了出来,还以为儿子出了事,付志奎来报信呢。哪知一开门,下来的两个警察,然后才看到儿子神气十足的走了下来。一看这神情,他就放了心,儿子没事。

下了车,宋实良挥手打发走了车,才上了台阶“父亲,您在这里可是等孩儿吗?”

“还能等谁呢?”老爷已经从五太太叶秋芝那里知道候定山是三儿子故意打死的。本来还觉得儿子这是以下犯上,可是一听五太太把厉害关系一说,他可是长叹了一声“这么简单的办法,我却是二十多年也没有想出来。早点想出来吓候定山几回,也不至于今天让送了命,罢了,这样也好,省得亚男出了院在宋家抽疯。”

他心里明白,只是候定山不死,六太太候亚男出了院一定会把宋家折腾个底朝天。这样也好,她不用折腾了,大家全消停了。

“孩儿不孝,让父亲担心了”说着就要跪下请罪,没错他是杀了候定山。那是为了他母亲秀兰,其中受益最大却是宋家,以及宋家在保定城的名声。他是孝子,这一点他清楚。

老爷一把拉住了他“这回我再也不担心候家来闹事了,你快回去休息。我要出去一趟。”说着叫门房让司机把车开过来。

“爹,你这么晚去哪呀,现在外面乱得很,孩儿陪您去吧。”说着就要跟宋学成向外走。

“去,我去找你妈去。你起什么哄,回屋歇着去。”老爷推了他一把。

“噢,叫门时喊我名字,不然他们不开门的。”说着走了进去,两口子热炕头的事他自然是不能去。

三少这一天可够了充实的,先进了侧屋洗了澡,然后缠了个浴巾走了出来。借着月光他没有开灯,省得几个丫头又过来伺候他睡觉,他可是不习惯。刚走了床边时,灯亮了,这下可以把他吓了一跳。

这说明屋里有别人,而且就在床边上,而为开灯的拉绳就在床边上。果然,床边上坐着一个黑衣人,手里拿着一支盒子炮正对着他。

他摇了摇头,太大意了。“道上的朋友?你是求财还是求物说吧。”人家有枪,无论枪声会招来谁,他都得第一个死,这一点是不会有错的。

“你才是土匪,我是来问问你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为什么三番两次的帮日本人,你还有没有良心!”黑衣人这一开口,他才注意到这是一个女人。

“我有我的原则,你有你的方式,就因为我跟你不一样,你就拿把枪来着问我。我要是也因为同意的原因,拿枪问问你,你怎么想?”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用自己的方式要求别的人的弱智人士。

“我才不管你什么原则,你必须说清楚为什么帮日本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女人站了起来,就是站起来也比他矮了一头。

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和丫头们的问话声“三少爷,我们来伺候您安睡了。”

“我说过不需了。你们快回去休息吧,明天把七太太房间整理下。”宋实良说着用手把浴巾缠得更紧一些。

“是,三少爷,那让我告退了。”随着一阵脚步声外面安静了下来。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帮日本人没帮中国人呢?”宋实良看着她那对水润精晶亮的眼睛,不是他只看眼睛,而是因为她蒙着脸只露出了眼睛。

“昨天日军受伏击时,我亲眼看到你医治日本军人。接着你带出主意让警察去搜学校,这就分明是帮日本在先,让中国杀中国人在后,你有什么可说的?”她说着走了桌前把他的手枪扔到了床里面。

“你既然全看到了,为什么不走走脑子呢?”宋实良看了看自己平时都轻拿轻放的宝贝手枪被她这么一扔,他心疼而且生气“你摔我的东西,早知道你这么不讲理,我今天下午就该一枪打断你的腿。你以为你蒙了脸我就不知道是你了吗?”

“好眼力,要是不是你手下留情我也许死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让你现在活着的原因。别说没用的,回答我的话!”说着她晃了晃手里的枪。

“警察的战斗力强,还是日本兵的战斗力强,你心里有数没有?”宋实良看着她

“当然是日本人战斗强,警察要是能打早打日本人了。”女人皱起了眉头“这又和你救助日本人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不救助他们,他们会听我的吗?他们正是因为我救助他们,又觉得没有必要让日本兵冒险才会同意让战斗力几乎为零的警察去搜,你想想警察那么胆小,他们进去一定不敢快搜。

他们巴不得慢点动作让枪跑掉省得吃子弹,这就为枪走的撤离争取了时间。如果是日本兵冲过去,他们撤离的时只会更短。这一点你都想不到,还好意思拿个枪来找我讲理。”宋实良瞪了她一眼。“实话告诉你,我一点也不佩服那些枪手。在我眼里他们根本不是英雄,在我看来他们连那些警察都不如。跟你说,你也听不明白,行了我也回答了,你快走吧”

“你这是诡辩!”女人打开手机的枪头“最后再问你一次,为什么救助日本人?”

“看来你到这里之前就想好了,我只要说的和你想的不一样,就是诡辩你还问什么。你真当我怕死吗?动脑子想想,没有我挡了日本人一下,没有他们调动警察的时间,枪手跑得了吗?

教室里的血迹说明他们有人中枪,如果不是警察慢慢的搜他们怎么可能带着伤员撤走?这难道不是帮中国人吗,枉你来这里兴师问罪,我反过来问你一句。

他们跑了,日本在学样门口死了二十一个。他们会放过学校吗?你想过没有学校里有多少无辜的学生和教师得潜他们死,日本人死了二十一个,中国人得死多少你想过没有?这其中又有是多少是还在上学的孩子,有多少是为图中国复兴的教师,他们在那里的作用不比打死二十一个日本伤对战局影响大?你知不知道每一年有多少爱国学生带着他们的知识去投军,去拿枪报孝国家。一个受过教育的士兵比一个文盲士兵能多学会多少战术?这些战术又能消灭多少敌人,你好好算吧!”宋学良越说越生气,说到这里干脆停了下了来。

女人显然是没有听过这样的道理,一时之间竟是有些答不上来,过了十几秒她才说出话来“他们是有牺牲,但是他们是为了抗日牺牲的,他们的血会唤起更多中国人拿起枪来抗击日本人的。他们死得其所!”她说得也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