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28:故人来


“娘,刚才我打死了候定山,向五姨娘借了人明天抄了候家。您就什么也不担心了,至于候亚男,到阳便宜了她。我想候到了这个地步,爹是不会再看那个信封了。而且,插手打死候定山的还有日本人。您再也不用担心实菲色诱日本军官了,现在日本人知道他们打死了她的姥爷,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的话了。”一听到这个消息,秀兰吓了一跳。

她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对付了候家,而且是直接把这混不讲理的候定山给打死了。忙又让儿子把事情讲了一遍。

根亲娘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三少宋实良把自己前前后后的想法,计划以及当时的过程全部说了一遍。

“不错,好计谋。这有些向老爷年轻时的精明了。”秀兰对于老爷当年的事情可是听过见过的。“现在,就希望那些伏击日本人的好汉们,能听到你的话这些天不要出来活动才好。对了,你提的那个小惠是怎么回事,你是真对她有意思,还是随口说说。如是不是真的意思,最好是要让人家明白。你富家的公子,小女孩可是眼热呢。”

三宋实良摇了摇头“娘,我也不说不出来。要说吧,小惠也不是多好看。人只怕是教育程度也有限,在保定医院当护士。不怎么引人注意的一个女孩子,只是我一见她就想逗逗她,这看不到吧,还真是有点想”

看着儿子说到小惠的样子,秀兰笑了“儿子,你是这是谈恋爱了。谈就好好谈,可不要轻易动人家姑娘,万一到后来你不喜欢了,也别耽误了人家。”

“看您说到哪去了,我才不是那咱轻浮的人。”说着他倒了杯水一口喝了下去“您就放心吧,明后天父亲一定来接您了。我得走了,要我说呀,院里的房子停了吧。”

“嗯,你不在这里吃饭吗?”秀兰看着儿子,有点儿舍不得。

“娘,我也舍不得走。宋家上下现在一定乱呢,我得回去让他们知道我不是惹事之后跑了。”实良说着站了起来“娘,等您回到宋家了,咱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很长的。这两天乱,一定要小心。”

“去吧,自已小心。”看着儿子走了,秀兰心里踏实了下来候定山死了,那候家就算是完了。现在,只要日本人不连夜查候定山的家,那就什么事也没有。她相信日本人没有不可能那么快。

三少宋家良出了门,并没有直接回宋家。他来以了高墙路78号门外,他并没有立即敲门。他是冲着小惠来的没错,但是他不想看到其他的人,尤其是他不想看到小惠的家里有那好几个男人。

“你怎么在这里?”就在他犹豫要不要敲门时,小惠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我当然是来找你的”宋实良转过身正要再说什么时却是看到小惠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着着一身西装的高个男人,看起来他们的关系非常的近。只好把半句咽了回去:我想你了呗。

“你找我有什么事?”小惠只是意外,并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

“我是来问问,和我比试的那个是不是伤到了筋骨。”宋实良在不知道小惠和身边的男人是什么关系时,不好多说。

“没什么事的。你要进去看吗?”小惠说是说可是并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

“不了,没事就好,如果真有什么事,我来赔医药费。再见”说着他冲着那个男人礼貌性的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了。

难到小惠有男朋友了?他有点郁闷了,低着头向前走着,可是从上次他和她说话的情形看她不向是男朋友的样子呢。正这么想着,再一次和一个人撞到了一起。好在这一次他没有摔倒,却是把对方给撞倒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他立即伸手要把对方扶了起来,哪知却是被一个人拉开来。这时他才看到,被他撞倒的是一个日本军官,而拉开他的是一个日本兵。

“你的眼睛的大大的坏拉?!”不但是个是日本兵,还是一个会说两句中文的日本兵。说着就要用枪托来打宋实良。

就在这时,日本军官军说了一句什么,那个日本兵立即停了下来。让宋实良意外的是,开口说话的日本军官是女人。

“实良君,你不认识我了吗?”随着这一句,宋实良才看向这个女军官。典型东方女人的脸型,柔美之中又被军装衬托出几分英气。

“柳生少佐?”宋实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是在德学习通讯技术的柳生知春不是在上海吗?

“什么少佐,还叫我知春不好吗?”被他撞倒的正是柳生知春,只不过她们并不是在上海才相识的。而是在德国认识的,他是学创伤外科,她是学无线电的。她曾被东砸伤过,是他给她了及进的医治,从那之后她就成了他的追求者,只是这种追求是暗中没有表露过的。

“可是不敢,你可是带着兵呢”在宋实良眼中,这个女人还是那个爱说爱笑的日本小姑娘,虽然她比他两岁,但是他还是把她当成小姑娘。“你不是在上海吗,怎么到保定来?如果是军事机密可是不要说。”

“还真是不能说。你这是要去哪里,低着头走这么急?”柳生知春摆了摆手示意两个日本兵不必担心。

“别提了,我看上一个女孩子。本来说约她出来吃了个饭,没想到人家有男友了。唉”他在德国时与柳生知春就是无话不谈的。

“哈哈哈,你都不调查一下就是要追求女孩子,太冒失了”柳生知秋心里非常的高兴,因为宋实良没能成功。

“你吃过晚饭了吗?”柳生知春看着他。

“没有”他当然是没有,那些警察是馋肉他可是不馋,而且对于他这种肚子不缺油水的人来说,那些菜太腻了,所以他根本没有吃上几口。

“我请你,你想吃什么?”柳生知秋知道这个男人爱吃什么,因为他爱吃的,好全会做。

“算了吧,还是我请你吧。可是你能不能不穿军装呢,我是和一个日本军人吃顿饭明天只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子”宋实良突然想起来这不是在德国,他可是不能和一个日本军人公然在一起吃饭。

“这个好办,边上就是成衣店,你为我选一身服。”说到这里她转向两个日本兵“你们回去吧,路上小心。我和实良君在一起他会保护我的。”

没错,边上就是华旗织造。老板正忙着七太太和十秋的活儿,一个伙计就跑了过来“老板,来了一个日军官”

一听来了日本人,把老板吓了一跳,现在没除了抗日的,没有人不怕日本人。忙从后面跑了过来,当他看到三少宋实良时,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我来给朋友选衣服,你忙你的吧”宋实良可不想把这个老板给吓着。

“实良,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中国文化,你给我选整套衣服好不好?”

几分钟后,宋实良还真是从里到外的给她选上一套。进了更衣室时,柳生知春才说“实良,帮我拿一下军服”

宋实良在德国照顾她也是习惯了,没走脑子就走进去。这一进去才发现柳生知春正一丝不挂的把军服从矮门上向外递。

看到他进来,她先是一愣接着把手里的军服塞给了他。然后,不慌不忙的把中式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在了身上。宋实良还是真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竟然没有想到要退出去,他看傻了眼。

一直到柳生知春换好了衣服,他才反应过来“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

她轻轻的一笑在他耳边说“我知道你失态了。”说着走了出来,这可是把店里小伙记看着又是惊心又是嫉妒。他不认识宋实良,但是他还没有见过哪个中国男人敢偷看日本女人呢。这回到好,人家不但看,而是大大方方走到里面去看。

“记在宋家三少的帐上”说着宋实良拍了拍这还没有回过神的小伙计“拿个袋子过来,装军服。”

小伙计木然的点了点头,看着这两个人直奔对面的保定大酒楼走去。

保定酒楼可是这里最高档的地方,能来这里的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商贾名流自是不少。而宋实良虽然这一回来事是做得不少,但是认实他的人没有几个。在这里他是一个生面孔,自然和他一起进来的柳生知春也是生面孔。

即然是新面孔,那就是当有二个子儿的暴发户。而常来这里的全是富了几代的河北豪门这家的少爷公子,虽然他们有时也带上几个女人,但是没有柳生知春身上的那股气质,他们说不出来那气质是什么,但是他们喜欢。

有钱人喜欢上别人的女人是常有的事,他们坐在边上看着,其中就包括米家的二少爷米其林。

宋实良可是没有注意别人做什么,他是宋家的三少爷,在这里没有人敢惹宋家,自然也就没有人敢惹他。可是他忘了,没有几个人认识他。

找了个挨着穿子的桌子坐下“知春,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我真不敢想像你就是我在德国时遇到的那个小姑娘。”

柳生知春笑了“少来吧,咱们之前还用说这些话?”她把递过来的菜单推给了实良“你来点,我不认识中文”

“你来吧,上面有日文的”说着宋实良打开了菜单“这家的日本菜从我去德国之前就有的。”

“是这样?”柳生知春在点菜时就发现有边上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但她并不怎么放在心上。除了手包里的南部手枪之外,她还有更为可靠的安全措施:宋实良。在德国时身高体壮的德国人,他能以一敌三还稳胜不败。这里,她没有什么可担心,且不提其它。

点好菜,宋实良看着对面的这个曾经是小妹妹一样的女人“真没有想到再见你时,你竟然是穿着军服的。”

“不提国事,相信我没有人想打仗。不过没有战争我一样会来,我记得你说过欢我到你家作客的。”她把装有军服的提包放到腿边上以防有什以意外。

“好不提国事,你父亲现在可好,他老人家在德国时可是没少照顾我呢”他还记得那个硬盘朗的老人,做的生鱼片,寿丝,自己酿造的米酒,哪一样都让他流口水。那时,他可是没少去吃。一直到战争暴发,老板才叹着气回了日本,听说是为了照顾家里的生意,因为儿子去了太平洋。

“家父很好,而且时常提起你。你知道他很喜欢你的,要不是这场该死的战争,他一定会请你到日本去,我妈妈也很想看看你呢”柳生知春说着用筷子夹起了一个紫菜卷“希望味道正宗”说着放进了嘴里。

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边上的几个富家少爷可是实在忍不下去了。这也在太好看了,在他们心里什么全是有价签的,而且他们一般情况下全是付得起的。

“小姐,请到我这边来好吗?”终于有一个四眼分头田鸡腿的小子先起了头。他根本没有就看宋实良,他是姓付,警察局长是他爹。他怕谁?

“对不起,我是和朋友来的”柳生知春的德语这个付姓田鸡腿怎么听得懂。

“请你走开,我在和朋友吃饭”宋实良开了口。

付田鸡一听就火了“***,你也不打听打听,爷爷我是谁。告诉你,爷爷我看上你的女人你应该觉得脸上有光。滚一边去”

三少宋实良不是没有涵养的人,但是这样的话如果都听进去了那就不是涵养好不好的问题了。

“我不管你是谁,别在这里丢中国人的脸行么?”宋实良知道柳生知春听不懂中文,而且是一句也听不懂。

付田鸡一看这小子还敢说他,他一伸手抓住了宋实良的衣领子。恶狠狠的说“***,老你踹碎了你的蛋子,让你知道知道!”说着照着宋实良就一拳。

柳生知春是一句中文也听不懂,到这份上她就是听不懂也能明白这个四眼田鸡是倒霉了。是以她一边吃着紫菜卷,一边等着看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