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27:随机应变


三少宋实良怎么也没有想到石川五卫门会带着日本兵出现在这里。如果让他识破被打死的不过是宋家六太太的老爹候定山,那他那个枪手刺杀他的话怎么才能圆过去?而且一但失去信认,他不但是不可能打探出什么情报来,还会让宋家落一个勾结日本人杀亲家的骂名。

可是事已到此,如果让石川五卫门看到宋人的人连亲家都杀,那么他不会问为什么,但是对他永远不会有什么信认可言了,而且会把他当成小人。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来人,去通报老爷,候定山被我打死了。”接着他转过身走向了石川五卫门“石川君,我麻烦大了。”

石川五卫门只看到三少宋实良过人的神勇,现在他还不知道被打死的除了有可能是伏击日本人的枪手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

“实良君,你的,勇敢的大大的。”他还在在为刚才宋实良一不躲二闪和匪人对射而吃惊呢。

“石川君,这回我是打死了刺杀我的匪徒。可是,这个人让我们宋家沾上了麻烦。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他用法语说的,以确保日本兵和翻译官全听不懂。

石川五卫门看了看远处的尸体,又看了看宋实良“怎么会有麻烦。无论什么麻烦,有一队的日本军人亲眼见证的。我们日子的翻译官亲目听到有人喊着要刺次你,我们所有的人全看到你安排下了伏击围并亲自击毙了三个匪徒。你怎么会有麻烦?”他哪想得到这其中是怎么回事?

“马上你就知道了,这些人中有一个人与我们宋家可不是一般的关系。要不是我亲手打死他,佐藤先生一但知道他和宋家的关系,会查抄宋家的。”说着他和石川五卫门走到了候定山的尸体前。

“石川君,请看”三少宋实良用手指了指候定山的尸体。

候定山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会死在这里。他欺负宋家老实,而且是吃惯嘴跑惯了腿。一没钱就向宋家来要,要了二十年了。所以在他想象中,宋家永远就只能是给钱,别的什么也不可能做出来。

现在,一切有了真正的答案:宋家不但可以反抗,而且可以要他的命。他脑门上的那个弹孔就是证明。

石川五卫门在交战之前可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他现在也没看出这具尸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当然是亲眼看到,这个人刚拿出枪向宋实良瞄准就被三少一枪打中了脑门当场死掉。

“我没有看出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石川五卫门摇着着。

“石川君,这是我父亲六太太的父亲。如果说这还没有什么,那么昨天我母亲开枪打伤了他的女儿。这让我说不清了,我想请问石川君可是有什么办法不要让这件事影响到宋家。”三少宋实良知道,无论如何这件事也会让日本人知道的。与其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不如他来说,至少说的时候他能侧重其中一些他需要强调的重点。

石川五卫门也不可能想到这些人之中有一个是宋家的亲家,他想了想“实良君,你一天之内因为救助大日本军人而两次遇到刺杀,两次全有日本军人在场。无论死的这个人是谁,全说明你事先并不知情。”在他心里,就算是宋家的两个太太动了手,也没有为这事打死亲家的道理。

“感谢你能这么想,希望佐藤先生也想这么想。”说着他叹了口气“这回我要被家父骂死了,打死亲家可不是一件小事。好在你也看到了,是他和一些人先要开枪打我的。我安排好了包围,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来的会是他。”

正说着,老爷宋学成小跑着从宋府里出来,直奔这里走过来。他知道三儿子布置了好多警察,因为听说确实有人当街向儿子开枪,所以也没有过于奇怪警察到这里保护儿子。一直听到门外枪声激击,他就向外走。

哪知道刚走到了正厅就见一个家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慌什么,慢慢说”老爷停了下来。他心里明白,要是儿子中了枪家人就直说了。

“惹出了事端,三少爷把候老爷给打死了”一听这话,他脑里嗡的一声。这还了得?保定城的人昨天刚听说七太太在宋实门口开枪打伤了六太太候亚男,这今天三儿子就是当街打死了六太太的父亲候定人。这不知道内幕的人都怎么说宋家呢?

“三少爷伤着没有?”这才是最前心的。

“老爷,三少爷是一点也没有伤着,日本人,警察,一起把候老爷和几个拿要打三少爷的全给打死了。”一听儿子没事,打候定山的有警察和日本人,老爷心里踏实了一些。这日本人想杀谁就杀谁,没有人管得了,他们参加了交火是最好不过了。

想好了之后,他才假装很急的样子从宋府大门走了过来。

到了近前看了看才说“唉,亲家你串门就串门没事拿个枪做什么。白白送了性命,这让我和亲家母怎么交待呢?”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恍然大悟一然“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亲家你这是带着枪上宋家来理论了,唉,偏偏赶上这件事。”

“老先生,不是这样的。”翻译官摇着头“他的刺杀你的儿子,我亲耳听到他带的人中有人大喊了一句刺杀你儿子的话,然后就是一阵子弹打过来。否则,亲家串门有事说事,有理讲理,哪有带枪的道理?”翻译官是个中国通。

宋学成虽然不知道三儿子是怎么想的,但是这时不见三儿子说话,不用想他也知道一定是日本人这句话对儿子是有利的。所以他立即吃惊的说“怎么可能,他是我六太太的父亲,宋家的亲家,怎么会杀我儿子呢,你一定是听错了。”

“父亲,您最好不要替他说什么了。他们中的一个人口中杀我的理由是我在战场上救助日本军人,而不是什么亲家之间冲突。您这回可是不能把他们当成亲家,更是不能当他是六娘姨的父亲,他是反日的。”三少宋实良特别强调了“他是反日的”这几个字。

老爷宋学成在商场上混了一辈子,当然听得出儿子是什么意思。立即摇了摇头“我早就说过,生意人只谈生意。小人说你打死了候老爷,我这心里就乱了。你没事吧”

“我一切都好,多亏石川先生来的及时。还有,在女校保护三妹免受浪人伤害就是石川先生。”宋实良这时也想到石川五卫门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在宋家人知道是来保护他的。

“原来是石川先生,多谢你救下小女和众多中国学生。请到家里,让我以示谢意。”老爷宋学成场面的话可是十分周到的。

“谢谢您,我还有公务在身。这里就交给警方了,保护实良君的任务已经完成,我要回付出复命了。”说完石川五卫门走了。他有他的想法,再怎么说宋家老爷是中国人,如果他们不走,万一哪个日士兵粗暴的对待了中国人的尸体,会影宋实良的父亲对他的印象的。

“你这是唱哪出呀?”看日本人走远了宋学成问儿子“你这当街打死候定山,对宋家的影响会非常大,人家会说咱们宋家打伤候家的女儿在先,这候家的人上门评理又被宋家人串通日本人打死了。这可是千古骂名。”

“父亲,候定山是什么人您清楚。他该不该死全保定城的人心里都有数,这次他是替那几个伏击日本人的好汉死的,也算是积了德吧。您别急,我得马上安排另一件事,让日本人认定这些人就是伏击日本人的枪手。他们死,总比那些好汉死强,您说是不是?”听着儿子话,老爷宋学成叹了口气“放聪明点,不要弄出什么东西让日本认定他们是枪手。以防万一那些枪手再活动时就影响了日本人对你的信任。”说完走了回去。

这话让三少宋实良笑了,姜还是老辣。他本想用三八快枪在候定山的腿上来一枪,让日本人认定这些人就是伏击他们的枪手。现在听父亲一说,他才想到小惠院里的那些人,对他并不完全信认。万一他们有什么事被抓,对于他来说反而被动。

他把警察全叫了过来“这回只能说是伏击了。不过,日本人可是亲眼看见你们为了他们的人报仇了,想想看你们的好日子是不是快来了?”

警察们可是美得冒泡了“三少爷全是您安排的好”他们现在还知道死的人是谁,但是没关系了,日本人知道就行了。

“记住,今天你们打死的这些人是来刺杀我的,而且他们很可能就是伏击日本人的那些人,这件事最后的结论让上面去下,你们只管拿赏钱。别的事不要听不要议论,别把快到手赏钱弄没了。你们派个通知道警察局,就说这里的事完了让他们走手续吧。完了事,到我院里该吃该喝。临走时别忘记到门房一个人领十个大洋,以后有发财的事我再叫你们。”说完他直接跑去找五太太了。

五太太叶秋芝正坐在屋里等着他“你小子到是周到,即替你娘除了后患又替宋除了块心病,现在是不是找我要人去抄候家呀?”

三少宋实良笑了“五姨娘不带兵,国家少了一员大将。您猜对一大半,嘿嘿”

五太太味秋芝看了他一眼“一半?另一半儿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拿候家这些年来从宋家敲走的钱给你娘当嫁装,让她能风风光光的回来是不是?”说着站了起来“你小子那点心眼儿,还在我面前卖弄?”

“您确实是高明,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只拿候家一半的钱就行,另一半我要设法给叶师长弄过去。咱不提国事,我就是想多有点钱,多有点好武器,这叶师长在战场就安全一些。全当孩儿孝顺五姨娘了。”听着他的话,叶秋芝看了一眼实秋“看到没有,这才是老爷当年的精明呢,学着点儿。即办了候家,又给伏击日本人的好汉找了替死鬼,还给宋家除了心病,给母亲去了后患。”

说着五太太走到门口“顺子叫上几个兄弟,明天一开城跟三少爷出去办事。”

“三哥,你厉害。”实秋在后面冲他做个鬼脸。

“三妹,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石川五卫门说等一切结束后如果他活着,就一定会来接着追求你。”这话一出来,实秋立即没了动静。

“什么,日本人追求我女儿?”叶秋芝立即转过头来“你还在中间传话,你吃宁了吧”

“五姨娘,我告诉实秋总比她什么也不知道,突然有一天蹿出一个日本人来强吧。”宋实良看着皱着眉的五姨娘。

“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实良,你只要记得,日本人不傻就行了。快去告诉你娘吧,还有候家的钱你不用给我父亲,你的野心有多大你自己清楚,这些钱根本不够你自己用的。”五太太叶秋芝从他这几天来的做的这些事情就可以相到他的野心决不是说放倒候家就能满足的。

她知道这次他回来,是有想法的。虽然她不知道他有什么想法,但是她知道,他决不会老老实实的当个医生本本分分的过上一辈子。否则,他不会弄回来那么多枪和子弹。而且他一个学医生的人,怎么会那么一手在军队中都逄是一流的枪法,那不是军医必备的技能。

她甚至怀疑,他到德国之后是以学医为主,还是以学军事为主了。这一些事没有一件办得不够漂亮,没有一件办得不够利落。也许对候定山来说是有些狠辣,可分哪头讲。如果今没有打死这个候定山,那么宋家以后绝对是再无宁日,而秀兰早晚也是要加到过过那种日子。

“五姨娘,那我告退了。我要去告诉我娘这件事,让她心里踏实踏实。”说着退了出来。这个五姨娘比他想象得可以是聪明得多了。

平方路三十六号,秀兰还在坐在院里盯着人建造能屋呢。没想到这时候儿子跑了过来。

“娘,咱们到二楼去,我有事和您说”说着拉着母亲直上了二楼。

“什么事呀,这么急?”秀兰看着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