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26:一箭双雕2


看着这些眉飞色舞的警察,宋实良把枪拿在了手里“这个计划成功之后,不许给说出去。不许说是伏击,要说是遭遇战。这才显你们有本事,明白吗?”

“明白!”警察们看的出来,这个三少爷是存心让他们多拿赏钱了。

“还有,看清楚了,别打第一个向我开枪的,那是给我报信的人。这个要绝对保密。报信的人用的是这种手枪”说着拿出P38晃了晃,然后接着说“而那些枪手用的全是盒子炮。明白了?”

这有什么可不明白的?

看到警察们全点了头,他打开了院门“上菜上饭,一会儿他们得干活儿。”

全是三少宋实良在巡捕房打电话时就按排过的事情,这会儿一说开饭,立即六个下人端碟送菜,提壶上水。

“弟兄们,准备不周,菜就两样,主食就只有馒头。将就吧,各位。”这话是这么说,可是上菜却是让警察们眼都直了。

一个人一大海碗的红烧肉,四个不比拳头小的纯肉四喜丸子。肉,在那他们的生活中,是逢年过节才能有的,而且也是就是炒菜时借个味儿。向是今天的这种吃法,他们还是有生第一回。看着由十几张方桌组成的长桌上,菜比馒头多,他们眼都直了。

“怎么了”宋实良看着他们“别发呆,吃呀。”说着当先吃了起来。

不是这些警察多有规矩,一定是先要等三少先吃。而是他们被这些菜给镇住了,光看忘记这是要用嘴吃的东西了。听他这么一说,大家才立即拿起筷子疯狂的吃了起来。眼大肚子,那么多肉是吃不完的,到了最后全吃不下去了。可是眼睛却还是盯着那些肉,口水还是在流。

三少明白他们舍不得那些肉,于是叫了来下人“用盆扣上,晚上接着吃。”听到这句话,警察们才放心的站了起来,人穷就自然志短,没办法他们没吃过没见过。

另一边,候定山可也一直没有闲着,让戏班的人的把那一共不到五十句的台词全记熟,然后带上四五个平时常跟他带着枪砸别人场子的混子,让戏班子里的的人抬着“巾国英雄”金字牌扁在门外等着他。

“爷,您这回可是不能轻饶了宋家。我们在这里等您回来”说着李凤仙还抛了个媚眼也不想自己都什么岁数了。到是近来新换的几个小丫头懂她的意思,跑过来亲脸的亲脸,拉手的拉手,至于把手伸到候定山裤子里的就不提了。总之候定山出门时,那是双枪并立,手里的和裤子里的。

“走,咱们去宋家热闹热闹去。”说着甩开大步当先向前走去。

要说候家离宋家也不是很近,他们住在保定城边的村里。到宋家走过去也要一个小时左右,是以他们现在出发,天擦黑里正好到。城头的警察伪军全是认识他们的,而且上面有令随便进。但是,进来了,就别想出去。

候定山一路上走着,仗着带着几个一副凶相的混子在边上。看到年轻的姑良不是过去轻薄几句,就是伸在人家腿上屁、股上捏上一把。被欺负的人一看这几个人跟凶神似人,谁也没有出声,忍了吧。这要是再让他们给抢走,哭都晚了。

所以,全是回头看一眼,然后立即迈着小碎步跑开了,身然候定山的淫笑比哭还难听“不急妹子,爷今天有发财的事,不拉你们回家。哈哈哈”他这一笑边上几个混混也跟着起哄的笑。这下把边上那些老实人给吓得不轻。

这日本人就平时就这样,他们忍着,没办法。什么时候,又来了这么帮中国人也这样?

边上有知道的“别多话,那是宋家的亲家,不是咱们的惹得起的。”

“别说是捏你的媳妇,就是抢了走,你也是没办法。听说有几个男的媳妇被抢时追了几步就让人一刀给挑在城外头了。以后呀看到这些人躲远点儿,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宋家人不这样呀,从宋老爷到几个少爷小姐全不是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了这样的亲家?”

“老哥,小声点儿。看见那个四处调戏女人的没有?那就是宋家六太太的爹,仗着宋家的势力胡作非为,这宋家要是不管,咱们也是没有办法的。”

“咦,这串亲家怎么带着盒子炮呢?”有一个眼尖的看到了候定山衣角一动露出了捌在腰里的盒子炮。

“不知道,我可能是看错人了,不会是昨天打日本人那些枪手吧?”

“去你的吧,杀日本人的全是好汉,你们他们那有好汉的样子吗?”



另一边,日本兵营,佐藤的指挥室里。

“石川君,我看咱们不能在这里等着实良君的消息。万一那些人今天就去刺杀,实良君毫无准备可是十分的危险,不如这样,咱们带上十几个士兵过去在宋家附近转上几圈,也能让那些枪手不能妄动。你说呢?”佐藤是念宋实良在战场上救他,接着救他的兵。今天下午一离开日本兵营就有人刺杀他,他不怕死的还要引出枪手。这让他有些钦佩。

“不必了,我带人去就可以了,万一有什么事,日军不能没有佐藤君的指挥。”石川五卫门又说了一堆话,就是不让佐藤去。理由是一样的,不能让军营里的最高指挥官冒险。

佐藤最后点了点头“好吧,石川君辛苦了。”
石川五卫门带着十五个日本兵上了卡车出发了。他有他的想法:无论这一次是不是可以救宋实良一命,在实秋眼里他全是在保护宋家的人,这对于他们之间的交往是有好处的。


正在向宋家走的不是只是石川五卫门,还有候家的候定人一行人。

几个混混留个大分头,黑绸上衣,收口练武灯笼裤。黑绸下的盒子炮随着风扬衣角隐约可见,这正是他们想要的交果,所以踩着脚下的千层底的布鞋左摇右摆的走着。脸上七个不服八不分的神情好像就是天王老子也欠着他们大洋一般。

候定山心里的算盘早就打好了。顶着个礼帽,穿了中山装,整了个西裤,蹬着一双黑皮鞋。左手文明棍拄着地,右手大烟斗叼在嘴里。以为这样就是像极了孙中山,再不济蒋介石也他这样子。宋家没有把美玲嫁给他那是他们瞎了眼,哼!

他这么想着,也是这么哼着,可是他却忘记昨天风流时也风寒了,这一哼鼻涕立即流了出来在鼻子下形也一个硕大的泡儿,多大呢?反正他可以从上面映着的景物看清边上的行人了。忙把烟斗叼在嘴手,用戴着黄玉扳指的右手在一抹,然后抬起右脚,低头弯腰的一甩手,扳指和鼻涕一齐掉到地上。

他就是一个靠着耍混起家的混子,别看拿个文明棍,他这个人从来就没有文明过。一看扳指掉了,立即蹲在地上,捡起扳指用边上黄土把鼻涕弄了下去又戴在手上,捡起文明棍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向前走着,眼睛盯着路上来来往往的女人胸脯和屁股。看到顺眼的就穿着着这身中山装跳过去摸上一把,捏上一下的。

就当是一只装了衣服的老猴子在街上东蹿西跳吧,反正也他也是姓候的。他可不知道,路上正有一个人拿着枪,要打宋家三少爷呢。也不知道宋家三少安排下了二十多个警察在四周的民房里藏着,为的就是要对付枪手。

“老爷,前面就快到宋家了,你看......”一个混混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请示着,装成的是真孙子,看着的是假爷爷。

候定山看了一眼,可不是,前面这条街尽头的大院就宋家的高台阶,青石台的宋家大门了。对面就是余家,他怕余家的人。因为他们知道,余家才是真正在黑道上混的人物,那说杀人连眼都不用眨的。现在,余家有了正经的行当,镖局,专给宋家护送货物不用吃这黑道的饭了。但是,那一身杀人的本事,却是越来越精了。

“叫人,给我把大门上宋府的牌摘了,把咱们带的这个巾国英雄的牌子挂上去。就说是我为表张七太太,特意定做的。谁敢拦着,就给我打!不过记着千万别冲撞了大太太和五太太,去吧”他知道,要是冲撞这两个人,他今天不但要不来钱,能不能回去都另说着。

候定山心里的盘算是:我先把你们宋家的牌摘了,灭灭你们的士气长长我的威风,弄得一群来看。那时,你宋学成出来,我就得问问你凭什么让你七太太开枪打伤我的女儿。接着,我就得狠狠的敲上你一笔。当然,这只是第一笔,以后老子只要是没了钱用,就来和你谈这件事。

他想的没错,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想任何的事。怎么样想都行,什么合理不合理,合法不合法的,如果只是想想,一点都不做,那一辈子也出不了事。可是这个候定山不一样,他不但是要想不合理的,他还要做不合理的。

无他,因为这个亲家是个老实的商人,什么事全让着他。这“让着”在他的眼里就变成了“软弱,可欺”。一次,二次,三次?不是,他是每一次全这样。在他看来,当土匪那是傻子。他现在就抢一家,而且没有危险,多好。


两个混混带着候家和几个下人到宋家的门口时,石川五卫门也把卡车停在了另一条街上带兵向宋家走着。

三少宋实良按着说好了,在宋家大门前的街坊上来回走着。正看到几个混混带着几个人冲着宋家冲了过来,他虽然不认识候家的人,但是他也清楚,敢这么向宋家冲过来的就不用客气。

“不想死的,给我站住。”说着手枪拿在了手里。

几个混混自然也不认识这个刚回来的宋家三少。一看他就一个人,立即把盒子炮拽了出来,就要对准了宋实良。

这时,就听有个人大喊了一声“就是这孙子给日本人治伤的,宰了他!”

巧的是石川五卫门这时也从另一个胡同里走了过来,这刚一出胡同就看到有四个人拿着枪正要把宋实良给了围了起来,接着就听有人大喊什么。边上的翻译只翻了一半,他就“想到”是怎么回事了。正在拿枪,哪知“砰,砰......”一阵子弹就打了过来。

候定山一听枪响立即也拿出盒子炮,心说:什么和什么呀这是。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几个混混本来是想把宋实良给围起来,哪想突然就响起出枪来了。他们不可是真生猛的人,立即就往候定山身边跑,一边跑一边回头向宋家这边开枪,他们也不知道要打谁。

宋实良一听“就是这孙子给日本人治伤的,宰了他!”心里就全明白了,再加上家人的描述,他知道现在该怎么做。站在原地,抬手就一枪料倒一个混混,接着又是一枪再放倒了一个。这时房顶的警察,也开了枪。

他们听三少说了,伏击日本人的枪手用的全是盒子炮,是以看到拿着盒子炮的就瞄。乱枪之中谁也没注意到有一个苗条的身影用的是三八快枪。

本来候定山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看宋家门口有个人向他们开枪,立即拿出枪来。这枪刚一可拿出来,就被四五个警察看到了。可是在警察开枪之间,他脑门上开了一个洞。这一枪是宋实良打过来的,因为三少宋实良从家人的描述中知道这身打扮的候家人,就只有候定山。

而刚才喊“就是这孙子给日本人治伤的,宰了他!”的人,是他安排的。只要看到候家的人走到离大门二十米就喊话开枪,然后跑掉。那第一排子弹就是这个人打过来的,也是告诉宋实良候定山来了。

二十多个人打,加上日本兵,打这几个人还打不死?一转眼就全给料倒了,三少爷说过不要节省子弹,所以不管倒没倒,警察们又补了一顿枪。

这回大家全看到三少有多神勇了,所有人的全找掩护,或是四处乱跑。就是三少宋实良,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面,双手持枪和刺客对射当场击毙三个刺客。枪法,勇气,是一流的。看着地上的七具尸体,宋实良摇了摇头。

一转身他看到了石川五卫门,这可是把他吓了一跳。他本来是想借警察的手除了候定山,说他们是伏击日本人的枪手,然后其中一个人腿上用三八快枪打一枪。这样即除宋家的后患,也救下了几个打日本人的好汉,还能在日本人中建立起信任,为日后偷情报铺平道路。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石川五卫门会来,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