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25:一箭双雕


这是那个眉目清秀的女人的声音。按着他肩头的手也是她的,刀自然也是。

“怎么,你看上我了?”他笑了“我救了你哥,你打算以身相许是不是?”

“***,小白脸再胡说我撕了你的嘴!”听声着他就知道这是那明晚打他的人。

“当然,我被刀架着脖子呢,撕我嘴还不容易。小人”宋实良瞪了他一眼“她又不是你的女人”

“小惠放下刀,看我收拾他”说着大汉站了起来。智商却实是不高竟然叫自己人的名字。

“不要打他,他救了我哥的命。你们不是怕人说出去吗,他能找到这里都没有带人,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小惠说着“留他在这里等能出城了,你们走了我放了他不就成了。”

“不行,能出城进我们得把这孙子带走,不然他是把你说出去也是麻烦。”大汉一边说一边瞪着三少宋实良。

“何着,我救你们一个人,就活该被你们绑走。你这是哪来的道理,你还真是一个恩将仇报的小人。换个角度,你们救了人,还要被人绑走你觉得怎么样?”宋实良也看这个大汉不顺眼,从开始到现在,这货就没有说过一句向样的话。

“小惠,你看他不敢跟我们走,一定是要出卖你。杀了他省得麻烦。”大汉站从石墩上站了起来。

“你是不会说人话。因为你怕危险就杀别人,那我也怕危险杀你怎么样?小惠,你放开我,这种人在哪儿全是祸害。为了自己他可以杀任何人,而且理直气壮。相信我,这样的小人留不得。”宋实良也火了“你真以为我怕你?另说你现在空着手,就是昨天你们拿着弓箭时,见我害怕过吗?”

“你这人真是的,看你那小白全样儿,你也打不过他。我这是在护着你,不想让你挨打。”小惠瞪了他一眼。

“嗯,贤惠。看来你还是真是看上我了,你好眼光”宋实良说着笑了起来,他看出来这个大汉是懒蛤么想吃天鹅肉。

“你!好,你去。”说着她收起了刀。

宋实良把枪也交给了她“枪给你,我虽放心。你不向是那种射杀亲夫的女人。”说完也不理快要发疯的小惠走向了那个大汉。

“你听着,你要是打得过我就打死我。要是打不过我,就抽自己一百个耳光说自己是小人。敢不敢?”他的声音不大,这几个人可是全听到了。这里没有人真想要他的命,所以他这话一出来,大家全是一愣。这分明是把大汉往死里将,那还有好?

大汉看他过来哈哈笑了“你小子找死来的,放心。我不打死你,就断了你的子孙根好了,省得你招小惠。”

“小惠?”他回头看了看“告诉你,要么打死我。否则这个女人我要定了,有事来跟我抢!少费话来吧。”说着他脱去长衫里面是一件中式对襟衫衣,和一条米色长裤。一看就知道不便宜。

“你自找苦吃!”说着大汉一拳打了过来,三少宋实良一侧头让过了这一拳。拳头带的风,吹起了他的头发。

一拳落空,大汉也是练家子不待拳老,回手一肘撞向对手头部。这是行家,一般人一拳空了就是空了绝没有回手抬势。

可是这一下依然打空了,不但打空了,他后撞的右肘被人抓住用力向后拉去。他本能的向拉,哪知宋实良要的是就是他向回用力,他刚一发发力,宋实良借势一推,把他推出了两步。“够了,你还不认输?!”

“放屁!”大汉回身又是一拳,可又是没有打中。

“你小子这是打架吗?你这叫逃命。”大汉说着又是左拳打了过去。

这一句话,让宋实良冷冷的回了过来“你自其辱,小惠是我的了。”随着这一句,右手牵牢他的左腕,向自己右后一转身。这等于是用全身的力量来和控制对方的左手腕,那还能控制不住?

对于大汉来说这不是向前一拉那简间单,如果只是向前拉,他桩实马稳,纵向是拉不动的。可是这力道不只是向前,而且还是向他的左侧旋转的,他的桩马只能保证他这不被从正面拉倒,但是在侧向力面前一点做也没有用。他立即身不由己的跟着宋实良的转动而向侧前方跑了两步,然后用力的向回拉手臂。

就在他向回拉时,宋实良猛然向回转身一拧大汉的手臂,把他凌空仰面摔倒。摔得干净利落,摔得结结实实。

“这回认输了吧。”宋实良看了他一眼“认输了就打自己一百个耳光说自己是小人。”

“你这不叫真本事,有本事和我硬碰硬的打一回,你要是能打得过我,我就自打耳光。”大汉爬了起来。

“小惠,看到没有。这就是一个滚刀肉,你要是嫁了他,有你受的。”说着也拉开了架势“我是不想伤你,你非要硬打,好来吧。”

这一次大汉也小心起来,对方巧招厉害。看好角度一拳向宋实良前心打去,不是下心多狠,而是这样对方就不可能再拉着他转圈了。

这一次,宋实良冷笑了一声,左手并指刀闪电般向大汉手肘斩去。

疼,撕心裂肺的疼,大汉的左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宋实良并没有攻击,而用手在大汉的脸上一推。大汉疼得浑身无力,立即坐了地上。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宋实良看着他“现在认了吗?”

大汉低下了头,他没有想到这个小白脸这么厉害,一身功夫在他之上。

“要么让出小惠,要么自己打一百个耳光,说自己是小人。”宋实良看了看边上的人“你们不服气?来,我不怕车轮战。”

看了看,几个人并没有要和他比拳脚的意思,他捡起了长衫抖了抖。然后穿在身上,走了小惠身边“让你担心了,这是我特意送你哥的。他用得着。不要拒绝,我敬你哥是个汉子,所以才送他的。”说着打开了提箱“德国原厂盒子炮”

“你,你不是帮日本人的吗?”小惠有些错愕。

“你错了,我是医生。任何受了伤,我全会帮的。这才是我医治你的哥的原因,我不是一个怕死的人。”说着他指了指袖子上弹孔“你们的人枪法不太准,不要再来刺杀我了好吗?”

“啊?这是打的?”小惠看着那弹孔“我们没有去刺杀你,这不是我们的人。”

“那太好了,我就说你舍不得。”说完站直身“我得走了,你们最好这一段时间不要有什么行动。由于你们的伏击,日本人不但没有被打走,反而又留下了一个小队的士兵。他们更疯狂了,到头来受罪是老百姓,全是中国人,做事之前好好想想。”说着向门口走去。

“你叫什么,我们放你走,你得留个名字。”壮年男人开了口。

“我问过你们吗?彼些少了解一些对咱们全有好处,被抓了想供也供不出来,是不是?”说着他背上步枪时,又摸出一个银袋扔给了小惠“照顾好咱哥”说完推门走了出去。留下一脸娇羞的小惠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宋实良到了路口叫过一个拉黄包车的“余家”






没错,他就是要去余家而不是回宋家,现在他需要余家大少二少做点事。他们答应过的,在德国时他就知道这两个人看到枪时会帮他做事。余万山和余万奎一听宋实良来了,立即迎了出来就要拉着他向里走。

“两位兄弟,哥这次是来求你们帮我母亲的。”说着就躬身一揖到地。

“别这样,你尽管说,只要不是杀人放心。我们全帮你。”两个人知道宋实良的生母昨天在门口枪伤六太太的事。所以他们怕是宋家不帮这个三少爷,他跑到这里让他们替他挡候家的人。候家的人,他们知道,为了占便宜说杀人就杀人的。对付那种人,不杀掉就永无宁日。是以一开口就把这件事给拦了。

“两位兄弟,别说我不会让你们去杀人放火。我根本不会让你们伤害任何的人,我是求你们帮我母新的。”宋实良早就想到他们不会帮他开枪打候家人。

“那没的说,你说怎么帮?”两个人一听不杀候家的人,不让他们放火烧候家立即放了心。

“兄弟,我来借你们家的三八快枪一支,借给警察用三天。这件事,你们要保密别让别人知道就是帮我了,另外,我再请你们帮我弄一些上好的刀伤药,这是给我母亲的保镖备的。这两件事,不为难吧?”宋实良的话音一落,余万山就开了口“你等着,我去拿枪和子弹。万奎去拿伤药”说着两人跑了进去。就这点事,太容易了。

没一会儿,三八快枪用布包了拿了出来,子弹和伤药包成了一大包,哪样也没少给。三少宋实良 抱着这些东西,说了句场面话,就直跑回了宋家。

进了门直奔他的院子跑去,那二十二个警察就在那里等着呢。

进了院子之后,先叫过来边上的下人“我电话里吩咐的事怎么样了?”

“回三少爷,人已经派出去一个多小时了。您放心吧,五太太那边给出的人,绝对没问题。”听到是五姨娘叶秋芝出的人,他放心了。“好了,去外守着,有人要进来时,通报一声。”

等下人走了出去,他才转过头来“弟兄们,想不想升官发财?”

升官发财不想的是傻子,傻子当不了警察,所以这里的人全是想升官发财的。

听了回答之后,三少宋实良点了点头“想升官想发财,那好。我问你们,现在做什么事情能以最快的速度升官发财?”

这回,大家全有点蒙。他们可是想不到了,其实他们心里的答案是:无论做什么事,升官发财全和他们的关系不大。

看着这些人,三少宋实良笑了“想不到吧。以往全是弟兄们卖命上头升官发财对吧。”看着这些人低下了头,他说“我告诉你们,现在做一件事,只要你们做好了,升官是早晚的事,发财可就是一两天的事。而且你们也知道,我不缺钱,也没有必要当什么官,所以我不会和你们功。一样的,两个队长是我今天提起来的,他们刚升了官做出什么成绩也不会再升官。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有升官的机,有发财的机会。”

“三少爷,您就说什么事吧,我们一定给您做到。”两个队长升官快得太邪乎了,原来是宋家三少在给使劲儿,现在三少爷说他们能升官,能发财,没有不信的。

三少宋实良看了看大家“常言说的好,富贵险中求。两个队长昨天为警队除害也是提着头办事,今天就升了官。你们呢?不拼命可是发不了财的”说到这里时,他看到有人开使害怕了。

“我的枪法,你们全看到了,准不准?”他晃了晃手用布包着的枪。

“准,准得吓人”大家七嘴八舌的回答着。

“好,如果你们遇有我这样的枪法的敌人,你们怕不怕我不知道。我是挺害怕的,你们呢?”他接着问,就是想制造时紧张空气。

“怕呀,您都怕的人,我们哪可能不怕呢?”大家一听宋家三少都敢说怕,他们有什么不敢的。

“对,其实咱们全怕。”他顿了一下“可是怕解决不了问题,生拼显然是缺心眼的行为。咱们要对付的,就是昨天伏击日本人的枪手,我害怕,你们呢?”

“怕,没法不怕,百发百中”警察们脸都绿了。

看着警察们确实是害了怕的样子,他笑了“弟兄们,如果这个枪手没有枪,你们还用怕他们吗?”这个假设来得很突然。

“咱们有枪,他们没枪自然是不怕了。可是枪手拿在不带着枪的呢?”警察们摇了摇头。

“带着枪是一回手,枪拿在手里是另一回事,就算他们拿着枪如果正在打别人,你们从侧面突然一阵排枪打过去,他们再准还有用吗?”宋实良说到这里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开始醒悟的样子。

“您是说,咱们也伏击他们。那怕什么,他们最多不过五六个人,咱们二十多个人平均四个打一个,排枪一扫他们再准也没有用了。”警察们这回可是有了信心。

“对,就是这么回事。这伙人的目标是我,你们全到房顶上藏着。我会在大门口吸引火力,只要他们一开枪或者是我一开枪,你们就就排枪把他们给我料了。子弹不用省着,把这几个打泥都行。想想,你们二十几个警察办了五十个日本兵最没能对付得了的枪手,回去之后会不会有赏钱。再想想,那赏钱会不会少。”宋实良的话,让警察们眉飞色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