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24:备战3


"SO GA"佐藤点了点头"实良君,你在战场上抢救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不会让你被绑架的,我会派军队去保护你和你的家人的。"

宋实良笑了"有军队的保护固然是万无一失,可是那样又怎么能抓住伏击日本军人的枪手呢?"

听着宋实良的话,石川五卫门和佐藤对视了一眼“怎么,你打算协助我们抓住那些人么?那可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就向你知道的那样他们是穷凶极恶的。万一有什么意外可是有性命之忧。”

听着石川五卫门的话,宋实良点了一下头“不错,那是确实是十分危险。但是如果我不出面把这些人引出来,你们就抓不住他们,我就永远有危险。我以为,要么干脆死了,要么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我是一个医生,我会本能的救人,他们这些人是不会明白了。如果就因为我救人而杀我,那留着他们对于任何人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听着他的话,石川五卫门看了一眼佐藤“佐藤长官,在下以为这对于实良君过于危险了?”

佐藤也点了点头“这确实是太危险了,更何况我们不又不认识他们。他们不拿枪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可是一但等他们拿出枪时,时间就非常的紧,我们不有把握一次击毙那么多敌人。可是,他们的枪法十分的准,只要有一个人开枪对于实良君来说就是万分的危全。”

宋实良想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我倒有一个办法,只是需要佐藤先生给付局长写个命令,让他出人协助我诱捕或是击毙那些匪人,我就有办法把他们大部击毙并抓回一两个活口。”

石川五卫门和佐藤一起摇头“实良君,不是我们看不起你们中国人,而是那些警察正在是没有什么战斗力。他们中的一个警长搜索学校时竟然吓晕了,这样的人是不能有效的保护实良君的。”

于是宋实良把计划说了一遍,这当然不是他刚刚想到了的,这是他早就想好了。早到,还没有和老爷宋学成说候家的事时,就想好的事情。他已是成竹在胸了。

听了这个计划,佐藤和石川五卫门全叹了口气“实良君,你应该从军,如果你愿意,可以随着到我们大日本皇军来。你的才能在这里可以得到最为有效的发挥,你可以为大东亚做出巨大的贡献。”

佐藤立即按照宋实良的意思写了一道命令,并让一辆边三轮摩托车送宋实良警察局。他们对于这个计划的非常满意,而且十分的佩服。

就在摩托车离开兵营十几分钟时,随着一声枪响,宋实良的右臂衣袖被打了一洞,接着又是一枪打在了摩托车上。开车的日本兵立即停了车,从车座后抽出步枪就,然后把宋实良推下了车。街上的人一听枪响,全乱成了一团,向是一群没头没脑的苍蝇一样,四下乱跑。

日本兵很明白,这枪是冲着宋实良来的。而这个宋实良是佐藤长官和石川长官的朋友,他得保护他。于是,日本兵跑到墙根下开始找向宋实良开枪的人。

日本人靠着墙,墙自然就挡住了他一部视线,他要想向外看就得从墙角探出头来了。而宋实良不用,他就趴在地上,没什么东西挡着他的视线,于是他看到了刺客,一个女人。一个双手拿着盒炮的蒙面女人正向这边走过来,只要日本兵一探头就可能被她打死。

这太鲁莽了。现在日本人正在发疯一样找枪手呢,这不是明智的行为。再说,没仇没怨的为什么来杀他呢,宋实良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冲他来的。从那么远的地方开两枪,第一枪打穿了他的袖子,第二枪打在了车斗前的备胎上。枪法很厉害,如果现在他和日本兵联手,可是击毙这个女人。但是,他不想在没有弄清问题之前就杀人。

他掏出了手枪,对着女人脚边打了两枪。子弹击碎她脚下的青石溅起一片粉尘与石片,其中一片划破了他的小腿。就在她正要瞄向宋实良时,宋实良双是两枪打在离刚才不远的地面上。

女人愣了一下,她枪法不错。对方前两枪也许是打低了,但是不可能每一枪全这么低,全打在一个地方。这不是巧合,只能说明对方的枪法并不比她差,这是在手下留情,同时也让她难而退。她对着墙角开了一枪,因为她看不到日本兵,从常理来说这个日本兵就应该藏在墙角。这一枪打过去,墙立即起飞起一片沙石吓了日本兵一跳。

宋实良心里着急,日本兵的枪法普通比较准。再说就算是不准,日本兵可不会向他一样向地上打,就是打不中这也个女人也会打中别人的。所以,他立向她脚边又打了两枪。这回,女人明白了,这是让她跑,人家没有伤他的意思。

本来她是来杀这个医治日本人的卖国贼的,不想对方却是手下留情,而且还有意放她走。即是如此,也许这其中有别的事吧,于是她转身跑入人群中不见了。

人跑了之后,没有多长时间,警察就来了。来的警察中有认识三少宋实良的,有不认识的。但是全看到了他手里的枪,这时他正坐在侧三轮的跨斗里,等着日本兵送他去警察局呢。日本兵把枪装在枪套里,他的任务是送人不是辑拿刺客。

到了警察局时,宋实良看了看衣服上的洞。看来真有人要除掉他这个卖国贼了,想到这里他笑了,谁说中国没救了?

他没到时局长就接到了电话,宋家三少和一个日本兵路遇不明枪手袭击,双方相射数枪均未射中任何目标,也没有射伤任何行人。这放下电话没有多长时,宋实良就来了,他立即迎了上来“三少爷,伤着没有,我听说了。”

“小事一桩,所幸没有耽误了局长的事情”说着日本兵把命令交给了付局长之后回去复命了。

看着日本人的命令,付志奎心里一百个不明白,一千个不理解。日本人为什么让他尽一切力量配合三少宋实良抓人。不过,这也就是说是不是能抓到人,日本人是不会和他过不去了。看来,这个三少确实是有能力的。能让日本命令他这个警察局长去配合一个刚回国的无业富少,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是他不能过问的。

“命令上说让我尽一切力量配合你辑拿伏击日本人的枪手,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不过在那之前,我先得感谢你解我三天之围。”说着拿出一份文件“这是米家期弄来的一批军火,总共是四十八支三八快枪,明天到保定地面上。你看拿着吧,是给日本人,还是有什么别的按排我就当不知道了。”在他看来,打击米家也就是还了宋家的情。

接过文件,宋实良看了看,上面时间地点非常清楚。他笑了“局座,我会好好按排的。现在咱们说说怎么抓枪手吧”

“好”付志奎也正想听听这个毛头小子 有什么本事去抓那几个枪手。

“我只需要局长借我两组人马,刚刚提起来的两个队长带二十来个兄弟全要便衣,子弹多拿一些。我保证尽可能少折损您的手下,别的事情我全会处理好。唯请局长大人近几天不要在宋家门口安排任何警力,那里无论打成什么样,您也不要过问。因为他们打算刺杀我,会引他们在宋家门口出现,然后动手。”宋实良完站了起来“那二十人,我现在就要让他们在巡捕房等我。任务完成之前,他们吃在宋家住在宋家,多配子弹没问题吧”宋实良说着站了起来。他还很多事要安排,没有时间呆在这里。

什么都不用付志奎管,事成之后有协助之功,付志奎自然是不会有任何问题,一个电话就办好了。“三少,一切安排好了,子弹尽管用,只要能抓住那几个枪手,子弹的补充会非常的快。”

“那我直接去准备了”说着他离开了办公室。付志奎依然给他备了车,为什么不备呢。从现在开始那些枪手是生是死,是不是抓得到,基本上与他无关了,一切全会着落在宋家的三儿子身上。他只管坐在这里看,成了他有功,败了,他无过。他要看看这个毛头小子,怎么收场。是被 刺客杀死在自家门口,还是真能抓到人。

宋实良直接到了巡捕房, 两个队长早就等着了。他们可是没有想到升职的命令来得这么快, 杀了赵警长的事就向是没有发生过一样,上面连问都没有问。接着就是局长亲打电话过来,让他们带上二十多个人换便衣跟三少宋实良执行日本人的命令,特别说这次要每人配子弹一百发。需要开枪时尽可能的用,不必省着。看来这是有什么大事了,这两个人正是新官上任,想做出点名堂里让手下的人服气呢。这对别人来说是危险,对他们来说可是机会。

“三少爷,您有什么吩咐?”一看三少宋实良到了,两个人立即迎了过来。

“兄弟,这回是大事。做好了可就不是在巡捕房当个没名没级的小警长了,当个真正的警长也不是没有可能。你们叫上二十个枪法好的,再选出最好的枪给他们配上,也给我配上一支长枪。这就办,我先去打电话。”说着向门卫室走去,两个人一听还能升官,心里那个美。三少爷是他们的贵人,而且是贵人中的贵人。

于是两个人立即去准备了。多带子弹,看来是有硬仗,不过他们不怕。三少爷这个公子哥都要枪了,说明他也是要亲自参加的,他都不怕他们怕什么。都道是富贵险中求,现在就机会。看来这件事要是成,他们就算不升官,那在警察局里要不样了。

宋实良安排好家里的事情之后,来了训练场上等着。没有几分钟人就齐了,两个队长叫他们列队听三少训话,弄得根上级来检查一样。

看着这些人,确实是比平时看到那些警察精明一些,也强壮一些。

“兄弟们,我是宋实良,宋家的三少爷。你们执行任务的地点有两个,一是宋家正厅,一是宋家大门。你们的任务很简单,我说崩了谁,你们就只管开枪。别管为什么,别管打的是谁,我说开枪就开枪听明白了吗?”他声音不高,因为他知道无论他多大声,这些人也不会服他的。在他们眼中,他就是一个有钱没处花的富家少爷。

“明白了”从音量上,他就知道这些人仅仅是明白了。明白了,这还不够,他们在执行命令时必然要快速果断,一秒钟也不能耽误。

于是,他笑了“我叫你们兄弟,知道什么意思吗?”说着他从李顺财手里接过步枪“因为,你们这些穿制服,拿着枪的的人,在我我眼中不一样。”说着他一拉枪机把子弹上了膛。用手向天上一指,大家抬头看到,一只麻雀正飞离训练场。紧接着宋实良端起步枪抬手就是一枪,枪响鸟立即掉了下来。

就在大家全惊谔时,他说“你们在我眼里是一群爷们,看到刚才那一枪没有?我不要求你们全这么准。但是我要求你们听到我命令之后立即开枪,一秒钟也不能耽误。你们要对付的人也有枪,如果动晚了,死的人会是你们。我要你们在敌人还没有掏出枪之前就料倒他们,我要你们活着跟我从这个门走出去,也得全给我活着走回来,听明白了吗?”他的声音依然不大。

但是这一次的回答,却是整齐而响亮。拿枪全羡慕枪法准的,当兵的全希望长官爱惜士兵的性命。而这二点,三少宋实良全占了,他们当然服气,当然愿意接受他的指挥。

“那好,李队和队带上兄弟们去宋家,我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办,随后就到。宋家自有人按排你们。”说着他拿上了步枪走出了巡捕房,他的计划能不能成功,不只是这些警察能不能击毙敌人,还在于另一些人能不能暂时先不要露面。

他走了上次被劫持的地方,按着记忆中的方位向前走着,脑子里记算着夜晚走时的步数和时间。他猜那些人一时之间绝对走不掉,伤员现大无法移动,再说他们根本出不了城。

高墙路78号,他笑了。伸手用力的拍了拍门,根本没有人跟着他。

门开了,正是昨夜给他当助手的女人。

“你来做什么?”她立即向四周看了看把他拉进了院子,然后关上了门。院子里站着那天晚上的人。

“我是来跟你们说个事,这几天日本对一切都盯得很紧,你们最好不要轻易妄动。出城更想也别想,他们连棺材全要打开看的。我要是你们就呆在这里,什么也不做,等这阵风过去再说。听着点儿这几天的事情。行了,要说的说完了,我走了。” 说远他转过身,准备离开。

哪知,一把刀已是贴到了他的脖子上“你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