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现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23:备战2


硕大的局长办公室宽敞而明亮,文件柜,占据了东侧的墙,面南背北的房付志奎几乎是坐在正中间的真皮沙发上。窗口的光从左侧射进来,照在他身前的写字台上,把双手的影子拉得很长,显得这个付局长越发的无力起来。

身为保定市警察局局长,他也有不少头疼的事。出了大案他头疼,报纸上出现警察的丑闻他头疼,警察胆小抓不到贼他头疼,警察太勇了牺牲了他也头疼。然尔这一切都不如现在压在警察局上的事让他头疼。

办公桌上是日本人发来指令:

三天之内抓获伏击大日本帝国军人的枪手,否日本人将指派新的警察局长。

撤谁不行,为什么撤他呢?不过他没有问,日本人想起什么做什么从来没有过为什么。这就是他头立疼的原因:他这个局长还能当几天,不当警长了他还能什么,以前吃拿卡扣的事怎么办?

就在他一愁莫展时,宋家三少爷求见。

付志奎一听三少爷来,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快请”

三少宋实良还真是头一回警察局来,自然也是第一次来到局长办公室。“付局长,没影响你办公吧。”他用脚趾头也能想象出付志奎做为警察局长,现在的压力有多大。

付志奎四十多岁的人,到是健硕结实“哪里,三少能来求之不得。请坐,警卫看茶”说着把三少宋实良让到了办公桌对面的皮沙发坐下。

与其自己先说计划弄得向是有求于人,不如先听听这个宋家三少是为什么来的。于是付志奎先开了口“三少,今天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

宋实良笑了“还不是上次,我三舅路遇土匪不幸身亡的事。余家宋家把这件事着落在我身上,由我来办理,所以我这不是来求您帮忙了吗?”把手中的小提箱放在茶几上,也不说明是什么。

一听是几个月前的旧事,局长付志奎有些失望。他希望宋家能什么大事求他,好让他顺口把自己的事说给这个三少爷,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是泡汤了。又一想,也对。这一回家就遇到退婚,再能只愉这宋家一时之间也不会委以重任。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三少,不是我不重视余家三爷的事。自从三爷仙去以来我已经是不断的派人去侦破此案,奈何眼下局势太乱,流匪甚多。虽然,法风灰灰却不是一时之间就可以辑拿到凶手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破案”话只能是这份上,他相信宋家也明白这件事靠着警察局是办不了的。这三少你来这里不过是让他付志奎记得这个人是宋家的三少爷罢了。

“好,那就劳烦局长大人了。实良告辞,不打扰您办公了。”说着宋实良站了起来拿起了茶几上的小箱子。

付志奎明白。其实,宋家这次让三少爷,根本就是没事来串个门大家混个脸熟的事。可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三少爷宋实良到这里也不过是走个面子事,说完就走一分钟也不多呆。他可是不能让这个宋家三少走了,要不然,日本人那边怎么交待呢?

“三少爷,别急。想来保安女校的伏击日本军人的事件你也是有了一些耳闻的,现在日本人逼得紧,限期三天,抓获凶手。其实,这根本不可能,敢开枪打日本人就一定是先想好了退路怎么可能还在保定城里等着别人去抓呢。唉”说到这里付志奎叹了一声。

“三少爷,坐。”说着挥了挥把警卫打发了出去“你是宋家人,我没什么可瞒你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那些人还在保定城里。昨天的全城大搜捕挨家逐户的找,又是警察又是日本兵的都没有找到人,现在让我上哪找去。

再说,谁知道这帮人长什么样,男的女的有多少人多少枪。这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有一个人可能是腿被日本人打伤了。你说这个人要是真藏了起来,让我上哪找去。要是到时说找不到吧,日本人一瞪眼撤了我的职是小事,那得死多少中国人呀。”任付志奎怎么说,中间停几次,三少宋实良就是不接话。这可是让他有点闹心,摆明了这是想他直接开口救人呀。

“局座,您话说出来了。我回去一定让各家铺子,尤其是药铺多加留意。凡是买金创药,我们全让留个名字地址,回头给您送来。”说着宋实良就又要站起来。

这回局长付志奎是明白了,人家根本就没有事求他。所以,他的事人家也没想真管。这让买药的人留人名地址就已经很给面子了,他得领情。当然了,他不是那种不开眼,不领情的人。只是领了这个情,也是于事无补,到了现在他要是再不说正事,这个三爷可就真要走了。

“那个,三少爷。你的情我领了,我直说吧。这件事,我想请你帮忙,我知道你和石川少尉是有交情的,又在伏击事件时救助佐藤队长。所以,这件事就只有你能帮我。”付志奎这一直说,三少宋实良还真就又把整个身体坐回了沙发里。

“局座,您也知道,日本人说出口的事情是很难更改的。我虽然和石川小队长以信佐藤中队长有些交情,但是这事关二十多个日本兵的事,他们可不一定买帐。虽然我向他们透露过有要去上海当个巡警,可是我现在毕竟不是警方的人。我这一非军,二非警,这话您让我没有开口的理由呀”宋实良相信,这个付志奎能混到今天,一定能听出他话中的关键。所以,说到这里,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

付志奎不但是听懂了,而且也看明白了三少宋实良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什么余家三爷来的。他是为他自己来的,想在警察局谋个差使。这不是做不到,可付志奎却是犯了难。

三少要是一个平头百姓,他付志奎写个条子就能批宋实良当个小巡警,不做事就先领上几个月的薪水。问题在于人家不是平头老百姓,是有头有脸的宋家,怎么也不可能在他这里当个小巡警的。要想当官,这里不比那些杂牌军,说当官就当官,得是警校毕业才能当个组长,然后升小队长,中队长什么的。所以,不是警校毕业,到头就是小组长。

“三少爷,这事说起来简单,我一个条子下去。你马上就能穿上制服,领上几个月的薪水。但是,你不是平头老百姓,你是宋家的少爷,怎么能当个小巡警呢。当官吧,必须是警校毕业,不然真是批不下来。你换件事,换件事,我这就给你办去。”付志奎心里急,他生怕这个三少爷扭头就走。

当然了,三少如果扭头就走,不给他面子,他多少也可以让宋家明白一下得罪他也要有代价的。但是,三少如果现在走了,你就等不到让宋家明白得罪他的代价了。但是他明白,三少要进警察局绝不是为了那点薪水。从心里说,他愿意让三少进来,最好还能当个大官。因为宋家不会做没有用处的事,向警察局安排人,那说明他们有事要用到警察局。

平时全是通过他,现在宋家如果有了人在局里。办事的好处他付志奎一个子也不会少,真出了事,他向宋家的人身上一推更是省事。

三少宋实良摇了摇头“局座,即然是这样。我有两个可靠的朋友在巡捕房,一人叫黄起发,一个李顺财是两个组长,您要是方便把他们两个人提成黄付队和李正队也是好的。”

付志奎一听就明白了,明白是明白了。他昨天完上还接到电话说这因为赵警长偷拿枪支弹药被这两个人给打死了,现在看来这里不真不一定是怎么回事呢。转念一想,受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吧,先把自己保住吧。“这两个人我知道,忠于职守 刚直不啊,好巡捕房缺警长,就这么办。”说着站起来走到办公案前,签属了任命书。接着打电话通知了巡捕房,口头宣布,然后叫人来取任命书。

眼看这件事办好了,宋实良站了起来“局长,我只能是说到三天头上,日本人不来催您。这限期抓人的命,是改不了的。”

“只是日本人能宽限时日就行,命令不用改,不用改。”他要的是实实在的宽限,而不是从三天变成五天,那毫无意义。

“既是如此,我马上去日本人那边,就不打扰局长了。”说着宋实良站了起来。

“好,我安排车送你”说着就叫人备力,他听下手说了,三少是坐黄包车来的。这帮他办事总不能让三少花钱是不是?

三少宋实良也没有推辞,他赶时间,有车更好。上了车直奔日本兵营,他没有求见佐藤,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求见的是石川五卫门。

石川五卫门没有想到宋实秋的哥哥这时会来,既然点着名要见他,又在昨天对日本军人施以援手,他当然要见。而且是迎出了大门,被警察局的人看了个清清楚楚。“你回去吧”宋实良确认开车的警察看到有日本军官来接他时,才让车离开。为的是,让这个人回去学给局长付志奎听。

到了石川五卫门的办公室之后,宋实良直接用法语说“石川先生,我是为了日本士兵被伏击一事来的。”

石川五卫门立即站了起来“实良君要是听到什么消息,如能为殉国的日本军人报仇,大日本帝国是不会忘记实良君的。”

“石川先生,事情是这样。一个宋家的下人出去办事时,听到有人要说要对刺杀我。因为我在伏击事件时救助日本军人,原话是这样的:‘已经查清交战时给日本人救援的人是宋家三儿子,咱们最好能把他抓来。先让他把青子腿上的子弹取出来,然后再杀了他,让全城的人知道帮日本人就是这个下场。’我听到说有人受枪伤,才想到可能是伏击你们的人。”这话几乎没有一句是真的,唯了有人腿上中枪的那一句。

“什么,实良君你家的用人听到他们说有个腿上中弹,可有听错?”石川五卫门也用法语回问着。接着他叫进来一个卫兵“请佐藤长官来,有关日本军人受到伏击的重要情报。”他生怕一换地方,宋实良害怕,而说不清。毕竟宋实良来找他,在他看来是有宋实秋这一层关系。

佐藤正在为这件事发火呢,警察局抓不到人,他心里清楚就凭那帮人,连只狗也抓不回来。说是三天,不过是吓人罢了,真撤了这个局长他往哪找人去维持治安呢?正在这时听石川五卫门少尉说有了关于伏击日本军人的情报,立即甩着怎么也迈不大的步子走了过来。

“实良君?”他也没有想宋实良会在这里。

“佐藤君,您怎么没有去医院?”宋实良还是真没想到这个日本人凶悍到中了枪就在战场上一包连医院都没有去。

“谢谢你实良君,没有发烧说明没有淡症,你的医术很高明,不必去医院。请问你到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事情吗?”在他看来,中国人到这里一定是求他们帮忙的。

“佐藤君,实良君发现了有关伏击我大日本帝国士兵事情的重要线索。”石川五卫门的话让佐藤很是意外,一个医术好的人怎么可能又善于情报战呢?

石川五卫门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佐藤君,我之所以认定情况重要,是因为打中敌人腿部的那颗子弹是我亲自射出的,我看到打中一个人的腿。”

“实良君,请继续说”石川五卫门用法语说“我来当翻译”

宋实良接着说“下人就立即就近打了电话回来,我立即先后派出了二十多个精明的下人。这样不断的换人跟踪,不会被发现的。快,今天晚上,慢,明天早也就有了回信。只是您也知道,这些人是亡命徒,真要说全都抓回来难度太大了。就是抓回来了,他们也不一定认罪。”

“SO GA”佐藤点了点头“实良君,你在战场上抢救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不会让你被绑架的,我会派军队去保护你和你的家人的。”

宋实良笑了“有军队的保护固然是万无一失,可是那样又怎么能抓住伏击日本军人的枪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