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21:勇敢的小人


能在没有救兵的情况下,面对杀人无声的利器拍手的称赞的人不多。三少宋实良就是其中一个,对面着四五支利箭他知道害怕没有任何作用。

“这么看来你也是个汉子,你身为中国人,却对日本人进行救治不觉得那是卖国吗?!”几个人背对路灯,根本看不清相貌。

三少宋实良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这弓平时是放在女人房间里,还是放在香料铺的,杀人的东西放在这样的地方,沾了这么多的脂粉气,可惜了。”

一个拉弓搭箭汉子侧过头,路灯那昏暗的光在勾勒出他梭角分明的脸,直鼻阔口“大哥,跟这种人费什么话。要我说,一箭射他个透心凉,这种卖国贼留着也是祸害。”

听到这里,三少宋实良不乐意了。他看了说话的大汉一眼“你凭什么说我是卖国贼?”

“我亲眼看到你给日本军官治伤了,你还想抵赖不成?”听那声音大汉似乎永远有发不完的火气。

“抵赖?敢做就敢当,如果你是指今天在保定女校门口的事。我不能认同你的指责,在我看来那些伏击日本人的枪手,也是卖国贼。他们不但卖国,而且还在力图熄灭学生的爱国热情,更甚者,他们是在让学生们成为日本人刀下的牺牲品。”三少宋实良针锋相对,到了这个时候,怕与不怕区别不大了。

“大哥,你就这么让他胡说,你一句话,我射死这小子。”大汉似乎很在意,那个被称为大哥的人是不是同意他的想法。

“愚蠢,野蛮。今天你拿着武器就说我卖国,明天别人拿着武器就可以说你卖国。你连道理都不敢讲,在这里空谈什么。你根本就是个胆小鬼,生怕理屈词穷,生怕被我说穿你那卖国的思想。”宋实良说到这里瞪了他一眼“小人”

“你大爷的,你说谁小人?!”大汉眼都红了。

“别吵了,这个人不能杀。他还有用呢,带走”被称作大哥的是个壮年男子,一身农民打扮。他话音一落,边上一个大汉拿着一根木棍走了过来,看来是想把实良打晕。

“站住,眼睛放亮点”三少宋实良手在口袋里动了动“我手里拿着枪呢,你们多快,我都有时间开枪,只要是枪一响我固然是难逃一死,你们只怕也会狼狈不堪。”

“你吓唬谁呢,老子出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那个大汉又低声的吼了起来。

“你没打算活着回去,怎么不自杀呢?你不怕死怎么吼起来就这么点声音?你能不能凭良心说话呢,那么大个人,你有点骨气。别一边不怕死,一边怕被日本人听到行不行?”宋实良实在是讨厌这种心口不一,还自以为是的人。

大汉被这几句话给来了年烧鸡大窝脖,噎在了那里,干瞪眼说不出话来。

“省了你的棒子吧,蒙上眼跟你们走。我怕死,更怕不明不白的死,尤其是别让我死在那种心口不一的小人手里。”说着他慢慢的掏出一枪“如果你们还打算放我走,那时候把枪还给我。”

壮年人接了过枪“那得蒙上眼。”

“好,撕我的衣服。我不习惯粗布,而且你们赚钱也不容易。”这个一个好借口,所以蒙在他眼上的是她自己的衬衣布,柔软而洁净。

一个人轻轻的扶着他“路上不要跑,那样我们会放箭的。”

三少宋实良淡淡的一笑“敢跟你们走,我就没想跑。”

走的时间并不太长,他能听到开门声,然后上了台阶,身后专来了关门声。从空气的流动上猜,他们到了一个院子里。又有一阵脚步声,细碎而快速,听起来向是一个女人。

扶着他的人轻轻拉了他一下“慢慢的走,按我说的做。我会扶着你,不让你摔倒。”

他点了点头,过了个小门槛,四周有些草地的味道混和着一股潮湿。这是典型的后院井台边上,他笑了,他们要把弄到地道里去。

迈上了一个大框,随着辘轳的声音,他降下了去,摇晃中水气越来越重辘轳声也有了回音,没错他现在是在一口井里。正这么想着时,侧面有什么东西拉住了框,把他和框一起拉到了一个平台上。

“站起来吧”说话的是一个女人“不要乱动,你打不过我的。”

她扶着他七拐八绕的来到了一个地方,这时原空气很干燥,想来是有通气的竖井。他在德国时,见识过地下的工厂。

眼前的布被解开了。这是一个地下室,以地下室的规格来说算是很大了。横三纵四的算下来十二平米大小,边上还有个杂物室。电灯很亮,突然去掉眼前的布,让他点不适应。中间有一张用木板和石头搭成的床。

他都不用仔细看就能知道,这里躺着的应该就是白天伏击日本人被打伤枪手。他转过身,看着边上的女人“需要我医治他?”

女人点了点头,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老实点,这里开枪上面听不到。”

“要么开枪,要么把枪收起来,给我当助手。”宋实良看了看边上的设备,虽然简陋一些但还能将就。洗了洗手之后掀开了被子,伤在腿上,看来他中弹时是站在椅子或是桌子上,否则打不到这个位置,快到大腿根了。

“你要不要叫个男的下来,我需要把他的裤子剪开,该露出什么就露出什么。你行不行?”宋实良看了一眼边上非常年轻的女人。

“他是我哥哥,你开始吧。”说着女人收起了枪,也是先把手洗净了“我在医院里当护士,可是和你一工作。”

“有麻药没有?”宋实良没有看到药品柜。

“那是控制药物,搞不到的。”女人低下了头“而且现在也来及去找了。”

“那好,你按我说的准备器械,咱们如果没有办法让他不疼,就要尽可能的让他少疼一会儿”说着开始布置工作。

手术很顺利,子弹取了出来。除了没有麻药,别的伤药虽然不多到是十分的齐全。床上的小伙子咬着牙,一声没吭。脸上,身上全是汗。处理好了伤口,敷了药棉之后。宋实良用水洗洗了子弹头,然后递给了小伙子。“留着吧,不是每个人都有机得到的。”

“你这人,明明救了人却不会说好听的是不是?”女人瞪了一他一眼。他是她见过的水平最高的医生。

“他们打死了十几个日本人,想过没有,日本军会在学校抓多少学生老师,伪军要借机敲诈多少钱财。看着吧,他们跑了,学生和老师们却要为此付代价了。”说完他洗了洗手“你手枪呢?”

“你要做什么?”女人立即警觉的退了一步。

“如果现在你不想用它打死我,是不是就可以让我走了。”他看了看她,长得到是眉青目秀的,就是这说话有点凶。

“你得留下这些天他换药的药的方子。”女说着指了指边一个小茶几“那里有纸和笔”

宋实良摇了摇头“我说你写,我不想留下笔迹。”

“你这个胆小鬼。”女人说了一句之后拿起了纸笔把他说的方子记录了下来。转过身时,却发现对面的手里拿着一把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手枪正对着她。

“你.......”她一下就紧张起来,他怎么会有枪?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胆小鬼。现在我要走了,你如果怕我说出去,可以在我背后开枪,但是,别再蒙我的眼”说完站起来向外走去,进来时他计算着步数,是以现在他知道怎么从那一段迷宫中走出去。

“如果你不蒙眼,我会开枪的”女人追了过来。

“开枪吧,为了你们自己杀别人吧。就向是你们杀完日本人,却把一切留给学校里的师生承受死亡一样。然后,你依然以英雄自居”宋实良说到这里转过头“如果我能从这里走出去,而没有掉到机关里,你蒙上我的眼有用么?”

“别逼我开枪”说着女人一拉套筒第一发子弹上了膛,就宋实良看着他时,外面进来一个人,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

他靠在墙上喘息着,打他的正是那个射死他的大汉。他和大汉相比,看起来有些柔弱。“过河拆桥,从来都是小人所为,你打我又怎么样,你就不是小人了吗?”在大汉又要挥起拳头时,宋实良的手枪支在了他的脑门上“女人说了,这里响枪外面听不到。你不是不怕死吗?用手按板机,证明给我看。这里引不来日本人,没有人会因为这一枪来抓你的朋友,你是自我了断,还是让我用你要挟你的朋友,选择吧”

“放了我二牛哥,不然我打死你!”这一急女人的声音完全和刚才不一样了。这才是一个女孩子本来的声音。

“我救了你亲哥,没有用枪打死你们,还给你留下了药方。现在,这个口口声不怕死的人,进来就打我,凭什么?”宋实良看着这个大汉“我帮了他的朋友,他却来伤害我,不是小人是什么?”

“听着,我最后原谅你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亲手打死你。”说着宋实良收回了手枪,对那个女孩子说“蒙上我的眼吧,我要走了。”

女孩子把枪交给大汉,然后蒙上了宋实良的眼睛“谢谢你救了我哥哥。”

走了两步宋实良停了下来“你哥身体不够结实,你也一样。这刀里来枪里往的,没有一副好身子骨可是不行。除了药,你得多给他补补。多吃猪肉,每顿饭多吃一些。”说着从怀里取出钱袋“买东时,不要在一家一次买足,那样与你们平时收入不付会引来警察的。”说着把钱袋塞在她的手里。然后走了出去。

女孩追了过来“钱我收下了,大哥怎么称呼,日后我们兄妹也好报答。”

“养好了身体是真的。”说完他走了出去。

到了井上面时,他又被人送回到与这些人相遇的地方。取下蒙眼布,他叫了个黄包车绕了个圈直回宋家,他没敢去看母亲,生怕有人跟踪。

换了衣服请了安,他直接来到了五太太的院里“五姨娘,我是实良”不是亲娘哪能推门就进呢。

“进来吧”叶秋芝看着他“这么晚了,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孩儿来恳请五姨娘抽出两个人来保护我娘”和五太太叶秋芝是不需要绕什么弯子的。

“我当是什么事。要说这件事呀,我都选好人了。是你这就带过去,还是有什么别的办法?”叶秋芝看了看他“你的脸色不是很好,这是伤着了吧。”

一提伤,宋实良的脸立即就红了起来。他可是不好意思把和十秋撞在一起的事,说给这个五姨娘听。

“看你那样子,是为女孩子打架了吧。你这也是的,打架也不挑个时候。你不好说,我也不问了,总之别吃了亏也就是了。那两个人是现在就去,还是怎么的?”五太太叶秋芝说到这里从椅上站了起来。

“谢五姨娘,我这就带他们过去。孩儿告退了。”说着退了出来,没有几分钟,两个精明强干的人就到了门口,每人提着一个箱子。反正日本人已搜过了这里,他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宋家门口永远是有黄包车等活的,宋家稍有身份的下人出来也会坐车。所以三个人很快就到了平房路三十六号,秀兰还没有睡,屋里看书呢。本以为这么晚了,今天儿子是不会来了。 不相,都要准备睡觉时,儿子带着五太太的人到了。

两个保镖和一个老妈子住在一楼,秀兰住在二楼,这里是平房路为数不多两层小楼。在二层基本上可以看到整个平房路,两个保镖一人两把德国原产的盒子炮五百发子弹,有什么事也能应付上一阵子了。再配上几支长枪,候家如果敢来,恐怕也是要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

“这回是不用担心候家了,您就放心的住着的。等爹看了信封里的东西,候亚男也就算是在宋家呆不住了,那时我和爹一起来接您。”宋实良到是乐观。

秀兰看了一眼儿子“儿子,到了现在这份上。候家再傻也是心里有数的,现在你要担心的不是候家。你要担心的是四小姐,以她们母女的性格。色|诱这一招,她们用得出,而日本人又是色中的魔,你不可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