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小说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5.是不是只能说对不起


    “若若,你怎么了,又哭又笑的?”

穆子桥突然开口,我怔了怔,这般亲昵的称呼,我着实有点消化不了。

“笑天,我没事,你当我神经了就成了,吃火锅吧,吃完了回去了,我该码字了。”胡乱的瞎扯着,我拿回筷子,从锅里捞了土豆和白菜就埋头吃了起来,也不管穆子桥是什么表情。

“哥们,你女朋友可真可爱。”服务员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也不给解释的机会去给厨房帮忙了,感觉到了对面穆子桥强忍着的笑意,我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继续大吃特吃,不过心情却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晴天。

只不过,那只是我个人认为的晴天……

吃完火锅和笑天打打闹闹回到家里,那是我笑的最开心的一次,可是很快的我笑就僵在了脸上。

214门牌下,一个打扮时尚的女生几乎亮瞎了我的眼。

“一舟,你怎么来了?”笑天看到那女孩,加快了步子迎了上去,我却僵在了那里,无所适从。

“这就是小一吧”简单的和穆子桥拥抱了下,一舟的注意力转到了我的身上,我木讷的看着她那美好的容颜,开不了口,说不了话。

我是认识她的,一舟的作品,每一本我都有收藏,所以,一舟,是我的偶像。

我木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想象过了无数次的容颜,有那么一刻想要跑了开去。可是很奇怪的是,我没有掉眼泪,没有初次见到偶像的激动,也没有失去爱恋的无助,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直到她一把抱住我的时候我嗅到了一种格外熟悉的气息。

一舟说:小一乖,不难过了,春天来了,你该换换心情了。

一舟说:小一乖,一舟姐姐来看你了,你不是老想着和一舟姐姐一起切磋诗词的么。

一舟说:小一乖,别呆了,我是你的一舟姐姐,我是你的责编木刻哦。

完全失了神,我听着一舟的话,突然有一种要抱着一舟大哭一场的冲动,于是在那个214的门牌下,我抱着当红的网络写手一舟哭得稀里哗啦。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半年多来我一直都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这些情绪都在一舟的话下崩塌。

我是在一舟的怀里睡着的,醒来的时候一舟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笑天则是在一边帮忙择菜。我椅着门框,轻轻的唤。

“一舟姐”

一舟错愕的回过头来看着我,笑天也错愕的站起身,我愕然,不明白为何他们有这样的反应,扯了扯嘴角刚想问,才发现喉咙痛的要命,发出的声音沙哑又难听。我想,我是之前哭哑的吧。

“小一,去休息。”一舟姐放下手中的锅盖,不由分说的扶起我就往卧室拉去,依着她的劲,我想我要是反抗的话估计会被扛着进卧室的。

“小一,乖乖的休息,听到没有!”

不可抗拒的语气,莫名的熟悉,我抬头,那个角度刚好看到一舟姐的下颚,和秋儿的是那般的相似。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我张了张嘴,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秋儿”

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提起秋儿,一舟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下,脸上也出现了不自在。我拉过被子盖在身上,转身面朝里睡,一舟迟疑了下,出了房间,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她的叹息,于是我的眼角湿了,嘴角却上扬了。

秋儿,如果我猜的不错,一舟应该是你父母离异前跟着你母亲离开的梅吧。因为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和你很相似的气息呢。

    一舟的手艺很好,几乎在笑天之上。呵,差点忘记了,笑天的名字叫穆子桥呢。

我可怜巴巴的望着桌上飘着香味的食物,一舟和穆子桥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是吃货,这是公认的事情,只是在特殊的时候我没有食欲罢了。

一舟的笑很好看,比秋儿的还美。我又开始了我的神经病,我把秋儿的大熊和秋儿的玩具都抱了出来,一股脑的塞给一舟,没完没了的和一舟说这只是在哪买的,这个又花了多少钱,这个又是因为什么买下的。

一舟很安静的听着,穆子桥则是躲到阳台上去看阳光下的春天。当我把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贝贝拿出来的时候,一舟掩面哭了起来。我抚上蓝色的贝贝,继续说着关于这个小玩具的来历。

“这是贝贝,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是秋儿的姐姐梅送给她的,我不知道梅的样子,但是我想我现在知道了,对吧。”

对吧两字我是对着贝贝说的,一舟听到这个,终于放开声哭了起来,我上前轻轻的抱住一舟,我是在怪一舟,她感觉到了,我是在怪她,为何地震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她出现的秋儿的身边。

地震的前前后后,我真的没有见过一舟去过灾区,也许是去了,但是我没看到,所以,我要怪她这个姐姐做的不尽职。真的很不称职,秋儿无数次跟我说过,她有一个好姐姐,虽然她没见过她,但是她的姐姐每年都会给她买礼物,就像是贝贝一样,那时候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是她姐姐在第一时间就帮她弄到的,可是,从她出生,她始终没有见过她姐姐一面,连照片都没有。

秋儿常常问我,为什么她有姐姐的QQ,可是她们聊天的时候姐姐一直不给她看视频,也从来不给她照片,我当时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却无法除掉秋儿心里的疑惑,所有曾经我一度认为梅是看不起秋儿,不想让自己和一个穷苦孩子沾边,那些礼物,只是对秋儿的一种弥补方式。

我想我是猜对了,一舟有着一个很美好的家庭,有着美丽的容颜,还是一个优异的网络写手,这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孩子,实在是无法和秋儿那个穷丫头联想在一起。但是我却看不懂,一舟那眼底的红色,有着太多的苦楚和太多的情绪。

    “对不起,对不起,妹妹,对不起,姐姐不好,对不起,对不起……”一舟重复着一句对不起,我把贝贝放到她手里,她颤抖了下,续而紧紧的握住了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