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20:敲诈2


十秋的位置离三少宋实良至少有四十五米左右,而且她在一个墙角。看着他的背影,她摇了摇头“可惜了,竟然帮助日本人。”

佐腾本来是要带队去搜学校的,可是被三少宋实良这一说,他也想起来警察就在边上。为什么不让他们打头呢,人日本的军队估押后,就算有什么损失也不会首先伤及日本人。于是立即吼过来翻译官把警察揪了过来。

这里就是警长就官最大,被直接揪到了佐腾面前。这小子刚才一看三少宋实良顶着枪声跑过去给佐腾进行救治,就知道要麻烦。他要知道这宋家和日本人有这交情,打死也不敢敲宋家的竹杠。这回怕是凶多吉少了吧,托着拽筋的腿,他一步一步挪到佐腾面前。

佐腾正在布置任务,这小子也是不长眼,就会等会儿?不会说日语主别乱说,这小子不懂日语上来还装大尾巴狼“佐腾君”他看三少宋实良就这么叫的。

佐腾一回头,见一个不认识的警察,想都没想抡园就这小子来了四个清脆嘹亮的大嘴巴。抽得这小子在地上直转圈儿。“佐腾君”这三个字是日本人和被他认为是朋友的友人叫的,不是这个在他眼中身份低微的人能叫的。

“你的,来这比皇军的早,大日本军人遭受伏击,你的责任大大的。命令你带人去搜捕已经被大日本军人击伤的支那敌人,找不到人,死拉死拉的!”说完又一个耳光“你的,走第在第一个”

说完传身对着几个日本兵说些什么,立即有十几个日本兵端起枪跟在警察的后面走进了学校。平时欺负老实善良的老百姓,他们在行。吃个白良,嫖个暗娼不给钱,他们拿手。可是真说枪对枪的拚命,这个赵警长不行,他手下的这些人也不行。

走在第一个,这孙子吓得腿肚子拽筋得快拽转到前面来了。坑人,下阴手,出损招他是在行的。所以,这时他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三少宋实良的主意。心里这个骂呀,不是骂宋实良。这孙子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他是怕了宋家,怕了宋家的三少爷宋实良。怕到了根上,怕到了骨子里。所以就是在心里骂,他也只能骂自己不长眼有,骂自己缺心眼,绝不敢骂三少爷一句。

向前走着,就算是楼道间的穿堂风很凉爽,可是他的汗把那身已经在稍息的,深蓝警服都给湿透了。就像是踩在了电门上的猴子,抖,抖得厉害打百子一样。每一步迈出去,他都闭一下眼,等脚踩实了再睁开。

每一步,他觉得对方的子弹要飞过来了。打穿的他的脑袋或是钻进他的前胸,然后把心呀肺呀什么的搅个稀烂。他没有想要是死了,家里的老婆怎么办。因为他睡女人不花钱,所以外面的女人不少。他想的是,他要是死了,老婆会不会带着他藏在家里的钱倒贴了别人。

他也没有想家里八岁的儿子,他不常回家,儿子见的次数还没有情人多,他不想。

他更不想那些被他睡过的女人,因为他不给钱,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女人恨不得他死。

他想的是他自己,他想得是所有他欺负的过的人,害过的人。似乎那些人就站在他的身后跟着他,只要枪手出现,他们就会推他一把,让他死在枪手的子弹下。越是想越是怕,越是怕就是越是想。

他不停的回头,可是每一次回头看到不是被打死在狱里的犯人,就是那些恨他的女人,没有一次看到身后的警察。他知道那是假的,可是假的他也害怕。于是他的心从肚里子跳到了嗓子里,再从嗓子跳到嘴里,最后从嘴里跳到了地上,一下一下像青蛙一样跳走了。没有了心的赵警长,脸色苍白的倒在了地上,两腿之间臭气冒了出来。

没有可疑的人,三楼被打碎窗子的教室里有血迹,这血迹一滴一滴的行成了一条线。这线从教室延伸到走廊,再从走廊画向另一侧的了楼梯,然后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没有了。

从警察的汇报中,宋学良知道伏击日军的人中,于少有一个人伤到了行动不便的程度。而且伏击日军的至少有四个人,甚至是五个人。没有这样的数量,是不可能带着一个受伤的人迅速离开的。

三少宋实良明确的意识到,在保定城里,在他们的身边,有一支抗日力量存在着。否则,今天死了十一个日人的事,不可能被他们利用。如果他们不是长期潜伏在保定,那么他们也不可能对地形如些熟悉,能如此迅速的撤离。

偷眼看到警察手里的弹壳,那是中正式步枪或是德制98K步枪的弹壳,它们之间区别不是用肉眼能在相隔十内米的地方认出来的。他知道中式步枪不仅是国军有,共产党的军队也有。这会让他无法判断伏击日本人的是国军还是共军。无论是谁,全是爷们。

保定城戒严了,只许进不许出。然后是警察配合日本兵挨家逐屋搜索,这一天全保定的人都知道城里有一伙人伏击日本宪兵队打死十八个日本兵,打伤了三个,一共开了二十一枪弹无虚发。这一天全保定的人还知道另外两件事,一是宋家的七太太用枪射伤六太太,二是宋家三少是亲日的是可耻的。

老百姓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收了起来,他们知道大搜察是必然的。他们担心两件事,一是伏击日本人的好汉是能不能躲过这一劫,二是家里的女人怎么办。

巡警队的赵队长,刚洗干净从巡捕房里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了一个人。看到这个人,他又差点拉出来。这个人就是三少宋实良,实良在这里就是在等这个赵警长,他得让这孙子知道,欺负宋家的事还没过去。不然,今天这孙子就可能跑到宋家说是搜出了什么。

“赵警长,三件事。第一件我得告诉你今天指挥打死日本浪人的是石川五卫门少尉。第二件事他其实是了怕我妹妹受到伤害才下令打死那些浪人的。第三件事,鉴于现在的形势石川少尉留守保定。你听明白了吗?”三少宋实良说完掏出烟来看着他。

那能不明白吗?这就是说宋家有一个日本军官姑爷,而且这个日本姑爷就在保定城,手里握着兵权,想杀谁,谁就有该死的罪。

“三少,我错了。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吧,我给您跪下了。”说着不怕丢人,在巡捕房大院里就跪下了。

“起来,我要是不打算放过你,今天就不来了。”三少宋实良抬了抬手“可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跟我们家老爷子要一千大洋,我限你一个小时之内拿出两千大洋来。不然的话我就得问一下石川少尉,为什么你偏在搜捕伏击日本人的枪手时晕倒而延误了抓人的时机。那时,宪兵队的刑法你就有机会见识了。”

“三少爷,您明见,我哪有那么......”没等他说完,宋实良对着边上的个巡警小头目说“我就在这里等着,赵警长就交给你们了。两个一个小时后我要是没有等到两千大洋,日本人就会来找你们。”

宋实良和日本人的交情,这些警察可是全看见了,这会儿他说话比巡捕房的赵警长可是管用多了“你们两小心点,别让这个小子给下了黑手。姓赵的,我信不过你,把枪给和子弹给我留下来。”

两个巡警头目一听这话,立即把枪上了膛“对不住了警长,请吧。别连累我们也倒霉。”

三个巡警走了之后,宋实良先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然后告诉家里人要大搜察,快把军火全藏起来,省得麻烦。然后派一辆车到巡捕房来,有东西要运。

老爷宋学成放下电话时有点不明白,这自古以来哪有从衙门里向外拉东西的,全是向里送还送不过来,今天怎么就要从里面向外运东西呢?大太太看着老爷在大厅里来回的转悠,摇了摇头“有什么可奇怪的,实良可是一个有本事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派车吧老爷。”

看着墙上的表,七点十分了。巡捕房里就剩下两个看门的和宋实良,两个看门可是不敢去警长室里打扰他。虽然军械库的另一个门就那间屋子里,可能正是因为哪此,他们就更不敢过来看。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而丢了性命。

要说这个赵警长可是头字第一号的废物,所有的心思全用在怎么在职权之内欺男霸女,搜金捡银。职权之外,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别的是一窍不通,不但不通而且是连规章制度也没有。至关重要的军械库不要说锁门,他是连门都没有关。

左右也是无事可做。三少宋实良走了进去,崭新的长短枪几十支的汉阳造。这些他都不关心,他根本就是进来看看解闷的,不经意间却是看到了十几盒的.357的子弹。顺手拿了手拿了,连同两把6寸全新的史密斯文威森左轮手枪一起拿了出来。

不为别的,因为母亲用的就是这种枪和子弹。多备一些没有坏处。至于赵警长,他很清楚这个笨蛋还没有能力给他下套。这枪械库不锁门只怕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是发觉丢了东西,他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丢的。

脱下长衫把枪和子弹包成一个包,刚包好就听不远处有人喊他“三少爷,您家的车到了。”两个守门人聪明明,根本就不走近了。什么该看不该看的,一律看不到。

“你过来,帮我拿上这个东西”说着他提着包走了出来,把包交给了巡警“放到车里”说着他跟在了后面。等警察离开之后他上了车,一上车就笑了。老爷到是细心,派来的正是送秀兰走的那个司机,看来老爷是以为有什么东西要送到秀兰那里去。派别人不方便所以特意让他过来。

“小孙”他拍了一司机肩膀“我听说你以前给一个国军营长当过警卫员,那时好向你用的是勃朗宁吧”

“回三少你,用的就是勃朗宁十连子(民国时对能装十发子弹的手枪称为十连子)”司机小孙回答着。

“我还记得你枪法也好,这八年来没有慌废吧”三少一边说,一边向左轮手里装子弹。

“虽然没有什么长进,却也没有退步。少爷可是要让我去办什么事?”小孙不傻,三少爷回来这两天,他可是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三少爷不是吃素的。

“是有事让你去办。之前先问你个事,能说就说,不能说就算。”三少宋实良看了一眼外面,没有什么人“宋家给你配枪没有?”

“没有,咱们宋家为人宽厚,没有什么仇家。除非是走远路,否则是不配枪的。”小孙没有说慌的必要。

“拿着”说着他把赵警长那支可能是领来就没有开过的勃朗宁,以及两个备用弹夹递交了过去。“保护七太太时用。她住在平房路三十八号。除了老爷,五太太和我现在加上你,别人不能知道。”

“您放心吧,老爷救过我的命,我会报答的。”小孙说着把枪捌在腰里。

“任何人问,就直接告诉他们,枪是我给你的。这样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三少说着把装好子弹的枪放回了包里。

没有多久宋实良就看到赵警长在前两个巡警在后抬着一个木箱走了过来。

“小孙,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说着下了车迎着赵警长走了过去,他估计着完全超出了小孙的听力范围才停下脚步。等到三个人走到近前才问“钱拿来了吗?”

“三少爷,二千大洋。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了,您就放过我吧。”赵警长害怕日本人,自然也就害怕任何和日本人有交情的人。所以,他从心里就怕宋实良。

“行,你去给我拿五百发勃朗宁十连子的子弹来,我以后就不为难你。”他得给小孙备上些子弹,顺便也看看这个赵警长能不能发现丢了什么东西。

“您等着,我这就拿去。”说着赵警长进了巡捕房只一小会儿就拿出五盒子弹“五百发”说着放到了箱子上。他却是不知道宋实良从箱子里取出了三百大洋。

“行,你先回去,我得让这两个兄弟帮我把货抬到上车上”宋实良的话对他就是大赦一样,这小子立即跑进了巡捕房。

“三少爷,我们这就搬。”两小头目说着抬起了箱子,放到了车上。

“小孙,这五百发子弹是给你的。后面的这些东西送到我娘,兄弟,我可是把我娘的安危交给你了。送完,就回去。”听着宋实良的话小孙点了点头“您放心吧,有我在出不了错。”说完开车走了。

宋实良从小就知道这个人喜欢枪,是以给他那把枪和五百发子弹,比给他大洋还管用。看着车开走,他才转过身“两个兄弟,知道下面要做什么吗?”

两个巡警小头目互相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三少爷您只管吩咐。”

宋实良叹了口气“今天赵警长这么丢人的事,就你们两个人最清楚。动脑子想想,以你们对他的了解,他会让你们两个好好活着,把事情说出去吗?”像是赵警长这种人,他太清楚了。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然一起摇了摇头“他还真不一定会让我们活着。这......这可怎么办呢?”

“两条路,一是等着他把你们两算计死,二是现在进去杀了他。理由就是他私偷枪枝弹药,被你们发现了,他想杀你们灭口,结果被你们打死了。往后,这巡警队里一正一副就是你们两个了,事成之后去宋家找我。日本人那里我会打招呼,升官发财指日可待。”说着从钱袋里数倒出差不多一半的大洋塞给了两个人“两位队长,接下来看你们的了。”

说完他转向平房路三十八号走去,没走多远就听到两声枪响。他知道赵警长死了,因为他没有枪。这回宋家的麻烦没有了。

“站住,不然射死你”随着这一句话黑暗中出来四五个手持弓箭的人,月光下那闪着寒光的箭利正对着他,面对这无声的利器,他拍了拍手“聪明,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