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18:无法善了


叶秋芝说对了,宋家大老爷宋学成和三少宋实良一直追到火车站,也没有看到他家的汽车,更不说用七太太秀兰了。

“这是去了哪里?万一被侯家人撞上可就麻烦了。”宋学成急得正跺脚“实良咱们分头找找,一小时后在这里碰头,说着就走。”

“父亲,不要找了。母亲看来是不想被咱们找到,否则总是会让咱们看见的。不如您先回去,等车到了家问问司机也就知道了。我在这里再找找,关于侯家您暂时到是不用担心。一天六姨娘不出院他们就不会闹事,医药费毕竟还是要着落咱们宋家身上。您身上带着钱呢吗?”三少心里明白,就算是母亲没有走远,现在也只会见他不会见别人。

“不多,有二十多个大洋给你。我先回去看看,问问司机去。在这里要是看到你娘尽量把她劝回来,实在不行你也要弄清地址。我让你五姨娘派出几个人过去,省得侯家做出什么混蛋事来。”说就要掏钱袋。

三少宋实良摇了摇头“我不用钱,我是说您再给母亲备上两把左轮手枪和子弹。这件事不会善了,无论是侯家还是母亲,都不会就这么算了。母亲离开就是为了侯家来时,宋家可以推人不在。所以,我想母亲也许会多需要两把枪。”

老爷宋学成去拿钱袋的手停了下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日里看到那么柔弱的一个女人,现在竟然会计划着要用枪去付侯家,这让他有些适应不了。

“儿子,你是说”说到这里老爷宋学成看了看边上没有边的人,才压低了声音“你是说,你娘要去灭了侯家?”

“父亲,您别急。先坐下”宋实良扶着父亲坐在车站边的长椅上“您听我说,以您对侯家的了解,这件事会有完吗?”

老爷宋学成闭上了眼,他太了解侯家人了。自从侯亚男救了二儿子之后,侯家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向宋家要生意作,现在宋家有五分之一的生意交给了侯家。一开始还以为侯家是想做大了。这本来就亲家,谁也不想有个穷亲家。

可是,后来才发现侯家人根本不会作生意,他们仗义着宋家的势力在一些地方欺行霸市。凡是侯家卖的东西,别家要么要比他们贵上几个点,要么就不许销售。以前是仗着有一群打手,后来有了宋家的资金,他们开始买通当地的警察变本加利的欺负别的商贩,提升物价,对宋家的名声影响极大。

这些事情,虽然全发生一些小地方。可是他明白,这只是暂时的,一但侯家有了力量就会到城市里来,那时宋家将会名声扫地。所以现在宋家已经不再把生意交给侯家了,为的就是暂缓他们聚集力量,候家是吃惯了嘴,跑惯了腿。

这一不把更多的生意交给他们,已是没有了亲家的样子,来闹过很多次了。现在,加上这件事,候家决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从来不知道宋是让着他们,他们眼中宋家是怕他们,宋家大老爷离开了候家的女儿会死的。

“儿子,他们是会来,咱们最多就是赔些钱,不必过虑”老爷宋学成让来让去成了习惯,已经想不到可以不让了。

看着头发花白的父亲,三少宋实良突然有了一种心疼的感觉,老爷子被欺负习惯了。习惯得忘记怎么反抗,忘记了老虎是永远不可能怕一只狗的。

“父亲,候家来一次五次,没关系。但是您很清楚,他们会没完没了的。您让他们成了习惯,宋家让他们成了习惯,总有一天您的耳边会听到‘这全是秀兰惹的事,当初她忍一下就没这事了’这话一次,五次不打紧。可要是天天这么听,我母亲就又回到从前的日子。

就因为侯家的人混蛋,我娘就要受一辈子气,这不公平。家里那么太太怎么没有人敢欺五姨娘呢,全清楚就算是骂了一句,五姨娘也不会让手下打人杀人的。就是因为叶师长厉害,这兵慌马乱的,叶师长真派过一个排来,说灭谁家不过是二十分几分钟的事。

我娘没有这样的爹,所以她受欺负。可是,她们不知道,我娘有这样的儿子。候家蚕食宋家他们不敢说,也不关心,因为那此不是她们的血汗钱。父亲,孩儿在德学医深知一个道理。当身体的部分实在不可救药时,就要切除它以保人的生存。

现在,候家就是需要切除的那部分。这件事我来做。我是军医,别的军医是除了医道之外学一点点军事。我是除了军事之外,学了一点点的医学,父亲,这件事我来办。也让我娘带着嫁妆再进一次宋家的门。当您认为我们狠心时,想想能不能让侯亚男受二十年这样的罪就行了。”说到这里,宋实良站了起来“您回去吧,娘都被欺负到那个程度,还在为您着想,这骂名是不会落到宋家的。”

老宋学成听到这里时,心里明白。要是不默许这件事,那么七太太,三儿子,全没了。不但是看不到,而且是恩断义绝。宋家对秀兰是根本没有恩可言的,三儿子在宋家受了多少气他不是全知道。但是每次他心情好,在书房完的院子时给三儿子洗澡时,儿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他看到了不是一两次了。

这么想来,儿子回来是有准备的,准备报仇的。就是不知道秀兰是他亲娘,他也会报仇的。大太太不喜欢三儿子,根本不管他。所以大太太和三儿子之间到是没有什么仇,最大的仇只怕还是在六太太身上。“儿子,我知道这次不能拦你,可是我又怎么舍得让你和你娘去做那生死由天的事而不加阻止呢?”老爷宋学成坐在长椅上说完抬起了头,阳光下皱纹似乎一下深了许多,增加了许多,人也就这么老了许多。

“父亲,有些事情就是要流血的。您是个本分的生意人,讲的是和气生财。候家是一只疯狗,讲的是欺软怕硬。现在宋家把他们养大了,他们不知报恩还敢反咬一口,这样的狗留着徒增烦恼。打狗就不怕被狗咬,父亲这些事,别脏了您的耳目。我去办就好,您回去吧。我自有分寸。”说完把父亲扶进了车里。

上了车,降下窗宋学成说“儿子,要多少东西,要多少钱,尽管支到帐房去支。”说完挥了挥手,车开走了,他的心还留在儿子身边。

就在车走完了之后,身后不远的地方,秀兰走了过来“儿子,你怎么不回去。”

宋实良笑了“娘,都道是母子联心。原来是真的,我就知道您没有走远,您舍不得儿子。”说着转身迎过去。

“娘是舍不得你,不然又怎么会在宋家二十年。这一次,你可是明白娘的用意吗?”秀兰知道儿子聪明,但是并不想他也参加到计划之中。

秀兰舍不得儿子冒生死之险,老爷宋学成也是一样。他心里明白秀兰躲的是他,不会躲着儿子实良,是以一进门就把旗下所有银号,米行,纺织厂,商行,车行大大小小近百家的商号通知了个遍:明天来人取七太太的照片,勿始每精明的伙计熟记。七太太用钱给钱,用人给人,七太太的安危人人有责,此事要极为保密。

接着叫来帐房直划出三千大洋留做备用,接着就奔了得胜斋。

白老板看到他这在这五点不到就过来,心里纳闷呢“宋老爷,您这是要提前吃饭了?”

老爷宋学成摆了摆了手“去去,咱们两个从小长起来的,别跟我揣着明月白装糊涂。我家大门口的事,你能不知道?”

“哟,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可是我不明白您这会儿到我这儿来,不吃饭能干什么。”白老板给上了好茶。

“别老爷老爷,老白今天七太太打伤人的就是从这里买的枪……”刚说到这里,白老板汗就下来了“别介呀,枪是从我这儿买的,我哪知道买来是为打您的六太太,打候家的女儿呢。您可千万别往我身上推,我这小本买卖扛不起这个事。”

老爷宋学成喝了一口茶“谁让你扛了,我是觉得那枪好。来问你再些子弹,那种货还有没有?”

白老板听到这里才放了心“子弹不成问题,要多少有多少。枪得明天了,您这回又要打哪个太太呀?”

这句话差点把老爷宋学成呛着,放下茶杯“怎么说话呢这是,你还嫌我们家不乱是不是。”

“哪能呢,我这是说走了嘴。我是想问问,您这回是跟谁呀。我可是听说您给余家几箱德国造的军用步枪,好货您手里不缺怎么偏买这左轮呢。就装六发子弹打完了装子弹时间又长,不如我给您弄几把这个货”说着转身从包间的柜子顶上拿出一个油布包来。

“您看看这个吧”说着打开了布包“大眼撸子(著名的柯尔特M1911手枪),正经美国造。.45口径”说着打开枪边装子弹的纸盒“不说别的,您看,这子弹都比别的枪大上一号。这枪打起来不卡壳,不爱坏。一枪过去,铁门都挡不住。”

老爷宋学成看了看,然后从腰里掏出儿子带回来和P38“老白,你是明眼人,看看这两种枪哪一个更好一些。”

白老板看到这把P38时,眼都直了“这可是德国货,别的地方没有。既然您问了,我就实话实说。要论威力得说这大眼撸子,一枪能打死一头牛,枪也精准皮实。可要是说真用起来,得练上一阵子,子弹大,威力大后座力也大,自然也影响了准头。

你这枪虽然威力没有那么大,但是小巧轻便,后坐力也不大容易打得准。这两把枪是各有所长,一个威力大,一个精准。美军子弹多,讲究先用子弹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所以枪牌撸子全是一枪配四个弹夹,适合战场上用,打不准也不用担心打着别人。您这枪精准,战场上也能用,平时也能用。我就不明白了,您手里有这样的货,为什么不给七太太呢?”

老爷宋学成摇了摇头“七太太有的。可是她就偏爱左轮手枪,你这枪牌撸子她手小用不了。”

“得,您就当我没拿出来过。左轮枪得明天,今天夜里我儿子他那一帮兄弟,准备去干一票大的。全是6寸8寸枪,.357的口径您要的话,明天一早就行。”白老板理解不了,为什么七太太就喜欢左轮。

让他更不能理解的是,这刚买了枪就出事,出了事还买枪。看着宋老爷远去的背影,他摇着头“看不懂,看不懂。”

老爷宋学成从得胜斋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家,有一件事他心里没有底。就是说回了家如果送七太太的车回来了,他到底是问不问司机。如果问,要问到什么程度。秀兰一定告诉过司机不和他说。不问吧,会让别人以为他不关心七太太去了哪里,真问出来他到底是要去找。

找回来怕候家来要人,不找又不像回事。所以,他想等儿子先回来,问儿子最为合适。而且报社那边还要安排,实文怕是一个人忙不过来。打飞警长的帽子也不知道三儿子有什么后续想法,现在也不能这么干料着,时间托长了不好办。

另一边宋实良把母亲安顿好之后,也是奔了学亲校。他到不是担心安社,日本人为死了十一个,这件事如果报纸没有正面报道,日本人不只是不会放过宋家,报社也跑不了。他回来是为了对付那个敲他们家竹杠的警长,让这孙子知道他宋实良好好的从日本那里回来了。

既然日本人都没有能把他怎么样,一个小小的巡警队长又敢怎么样?他明白就是如此,这个人也是必须要处理一下,否则难保他以后不会找宋家的麻烦。

三少是心中有事,脚下走得又急了些,未免就有些快。在一个没什么人的胡同口的转角和另一个撞了个正着。宋实良先看到有人,想退可是没来得急退回来。再加上对方走得也很快,他反而被撞倒在地。还没等他爬起来另外的那个绊到他的脚上,直摔在他的身上。

他本能的用双手去挡,可是触手所及却是软棉棉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