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17:出走


谁也没有想到秀兰会开枪,也没有想到她不但是开枪,而且还是向人开枪。

“你以为我怕你是吗?你今天是找死。你就盼着我发善心,一会儿能一枪打死你!”秀兰说完枪又瞄向她另外一条腿。

“秀兰,行了。”老爷真怕她打死了秀兰向猴家没法交待。“家里的人有枪就杀人,那还了得。”

“老爷,6年前柴垛上的刀掉下来,便我从那里过时掉下来。四小姐就在柴垛上,拍着手跳着脚的笑。结果从上面掉下来,是我不顾身上的伤包着四小姐找的大夫。后来呢,后来这骚货是说是我把四小姐推下来的,让人在我伤口撒盐水。现在,来人给我拿盐水来,不然我打穿着她的脑袋!”等了几秒钟不见有人动,秀兰笑了“看到没有,你平时欺负我,现在没有人敢听我的,所以我要打穿你的脑袋!”说着直接瞄向了她的脑袋。

“别开枪,别开枪,老奴去拿盐水。”福贵到底是上了岁数,见得多了。明白到了这份上,秀兰死的心的都有。要是再没人去拿,她真会打死人。

老爷本来还想拦住秀兰,可是听她这么说到是不好开说得太严励了。“秀兰,就当是四小姐扔小的柴刀,你也打了她一枪算是扯平了。6年前的事情了,你还放不下吗?”

“既然,老爷说了,那这件事就算了。咱们再算算7年前,你让我一个人一夜劈四百斤湿柴,然后不让我休息就逼我上房,结果从梯子上摔下来的事。算完这一件,咱们再算算同一年,1月份西北风正冷时,你逼着我院里洗衣服,让我手上全是冻疮。

到现在变天我的东都会疼,咱们一件一件的算下来,别说是你,就是你们猴家的人全算上,也不够杀的。”秀兰说到这里一指老手中的信封,一桩桩,一件件全在里面。每一件事都有当年的家人签过字按过手印的。

老爷不打开是给你脸,也是不想让里面的事脏了眼睛。二少年落井的前三天老爷刚接过门的刘小姐半夜一声惊叫就找不到了人,接着就不见你再戴紫珍珠项链。这就是你腰上绑了绳子跳下去救二少爷的原因。”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接过福贵递来盐水,走了过去看了六太太一眼,然后把水倒在她身边的地上“杀人不过头点地,向你那阴损的事,我做不出来!”说着把碗摔在了地上。

“四小姐,别站着了。你妈能教训我儿子,现在我也教训教训你,过来!”这一句可是把宋实菲吓都就尿了,好在穿的是裙子看不出来。

“七姨娘,不能开枪打四小姐呀。”实文知道这要是打了四小姐可是和打六太太不一样。四小姐是也是爸爸的女儿,那可是要麻烦。

“七姨娘,您饶了我吧”实菲说着就跪在了地上。

老爷也着了急,刚要跑过来。却是见秀兰一把将女儿拉了起来“宋家人的膝盖不是这么用的。当年我抱你着跑了三里的路,叫个黄包车,把你妈送医院去,你跟着跑!”

说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真没用,狠不下来。二十年前就你这个贱人背用搬弄事非,让大太太抱走了我的儿子。”说着到这里时,她再也说不下去哭了起来。

大家全以为今天六太太就算不死两条腿也是保不住了,没想到秀兰就这么算了。而四小姐公然骂她,她没有再去计较。

“母亲,您做的对。过去的就过去吧,以后没有人欺负您也就是了。”三少宋实良是不赞成母亲开枪的。可是,事以至此多说无益。

“儿子,我也董得除恶勿尽的道理。今天,我放过她明天她不一定会放过我。我懒得再这么斗下去了。没地位她欺负我,刚有个名份,她算计我。真没意思,妈不想了这么过下去了。好好孝顺老爷吧。”说着走到走到车里。

“送我去火车站”昨天分的钱还在手里。她得走,老爷即或是今天不说什么,时间长了谁也不愿意真动枪伤人的在身边,与其那时失势,不如再就走。“开车吧,我还拿着枪呢”

车走了,一家人全愣在那里。秀兰说走,连门也没进就走了。下人们明白,这个女人是看到儿子有本事放心了,既然宋家没有什么事让她可牵挂了,她又怎么会留在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走了好,三弟。七姨娘走了好,这里忍辱负重二十年,今天看到你有出息,她放心了。所以,你不用难过,七姨娘这是解脱了。”大少宋实文读的书最多,这时也是最先反应了过来。

“福贵,这信封你拿去看,你在家照顾了三代人。你明白宋家在乎什么,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实良叫人备车。去火车站,追你妈去。”老爷说把信封塞到老管家福贵手里,既然里面的事有下人的手印,那就说明福贵全知道,现在背着他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用实良叫人,福贵在七太太一上车就叫人去开另一辆车过来了。老爷和三少直接上了车,这秀兰要是真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他们明白这个道理。

“唉,这个亚男。”老爷叹了一口气“好了,让她回猴家吧”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说给三儿子听,他知道以儿子敢开枪打警察闯宪兵队的性子,这事不能算完。

“父亲,她怎么样我不关心。以前她欺我妈,那是欺负个下人除了让人说缺德之外,别的也没有什么。今天明明知道有了太太的名份还纵容实菲骂人,难怪我妈翻旧帐。在德国时我不知道她是我妈,信封里的东西是因为气她在大姨娘面前挑拨事非,让我挨打十年。没想到到是帮了我妈的忙。”宋实良说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父亲,我本打算去上海做个医生,看来是不能去了,猴家是什么人,我虽然身在德国,可是心里却是清楚得紧。”

“你清楚就好,这也是为什么我担心你妈的原因。我担心离开了宋家,猴家不会放过她。”老爷宋学成摇了摇头“猴家的人,是吃不亏的。”

宋实良看了看车外的天空“四把手枪,四千发子弹。您还是担心我娘别在路上下车吧,要是一年半载的找不到,猴家还能剩下几人就不知道了。”

“不会吧,秀兰今天都放过亚男了。”老爷宋学成吃惊的看着儿子,怎么最近八年他也在德国,怎么会这么了解秀兰的性情呢。

“我妈昨天晚上收枪时您也看到了,今天开枪您也看到了。那可不向是一个没摸过枪的人。她二十年没摸枪,还能有这样的能力,您就想她来宋家之前对枪有多熟吧。而且我看得出来,妈妈对左轮手枪格外的熟悉,刚才她离六姨娘足有十米远,就能一枪打在旗袍后的腿上,这不是一天就能练出来的。咱们现在找妈妈回家,是在救猴家。” 三少宋实良说到这里时突然有了一种预感,他们今天找不到她了。

他渐渐意识到,今天母亲打伤猴亚男之后离开,是为了给宋家减少一些麻烦。毕竟为这事可是猴家找上门来要人,宋家说什么也不可能连人也不让见。赔钱是最直接的后果,然后就是猴家,没完没了的来找,宋家没完没了的赔钱,最后终是有一天宋家会觉得是母亲做错了事,让宋家没远没了的赔钱。结果还是让母亲回到从前的日子,那样还是猴家赢了。

这一次母亲让司机送她走,就是为了带走那四把枪和四千发子弹。一个有射击基础的人,再加上两千发子弹的练习,绝对会出一个可怕的射手。那时就不是猴家找母亲了,母亲会去找猴家。理由就是:既然是没了,就让一方一了百了。

想到这里时,宋实良突然不希望今天能找到母亲了。相反,他盼望的结果是他们今天没有找到,过一些时候母亲能和他联系上,然后由他每个月给她一些钱。然后看猴家的反应再说。如果猴家不来闯事,或是有闯几次就算了。如果真是没完没了,甚找上他的麻烦,说不得他也要和猴家没完了。

另一边,要不是医院里的医生认识来的是宋家六太太,指着宋实菲猴亚男会流血流死的。这时她躺手术台上正在接受救治,而四小姐宋实菲则在盘算着怎么报仇。无可厚非,手术室里是她妈妈,她自然是要报仇,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欺负一个人二十年这个结果是不是过轻了。

五太太叶秋芝刚走到自己的院子就听到了枪声,等她带人赶到门口时,秀兰已经走了。她只是听大少宋实文把一切告诉了她。

“福贵,听我的。信封别打开,你到宋家的时间比我长,这其中的道理你比我明白。无论里装着什么,全够打死猴亚男的。这信封还是等老爷回自己看,是对是错让老爷去评判。这样也免得猴家人来找一次,宋家就想起来一次你是看过那些东西的。”五太太说着伸出了手“交给我,我不会打开。”

老管家福贵当然明白其中的厉害,正找不到可以把信封接过去的人呢。大太太很可能不当回事的打开看看。别的太太更是不可靠,只是这五太太是根本不仗宋家的,而且她是唯一一个公正的人。给她,他是最放心的,老爷回来也不会怪他。

“实秋,往后留心打听着七姨娘的下落,知道了以后每个月给她送十五个大洋过去。”说到这里她转过身“福贵,从今儿个起。凡是以前伺候过六太太的下人,要么全打发走。要么全下去做粗活。挑些做事细心,平时离太太远的人去伺候三少爷。以防猴家的人买通下人对咱们宋家做什么手脚。这事儿得快,去办吧。老爷那边我去交待。”

“五姨娘,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大少爷宋实文走了过来。

走到院子里,他才说“五姨娘,您看今天出这事,猴家说不定会狗急跳墙。您能不能抽出两个人来照应一下三弟,别猴家借这事弄走三弟再找咱们理论可就被动了。”

五太太点了点头“有道理。猴家本来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人家,六太太才会这种人品。我会抽两个人去保护实良的,你放心吧。老爷回来,我会把你这片心告他,让二姐搬回去的。”

全是明白人,说起话省事,办起事来省心。

大少笑了“五姨娘冰雪聪明,实文就先谢过了。”说完跑开了,老爷不在,他得到门处进善后。地上的血迹,赶来的警察,外面还没有缓过神的下人,他全得管。

“娘,您是说三哥和爹今天是找不回七姨娘了?”实秋看着母亲,母亲总是能关键时说对关键的事情。

“对,秀兰不是那种耍小性子的人。她做每一件事之想全是想好了的,就说今天吧。她本来是想让老爷明白,她宁可受委屈,也不会逼得老爷打开信封把宋家的事家当这么多人抖落出来。怎奈,猴亚男和实菲不太不知进退,逼她的儿子。

她和你哥老不容易得宠,这要是再人踩下去,她是一万个受不了。更不用说踩她的儿子,那时她故然是可以要求老爷打信封,但是那样以会落一个迫得宋家家丑外扬的罪名,一辈子也不用想回宋家。于是她选择了自己承担后果,也是为了儿子,她才要杀人立威打伤了猴亚男”叶秋芝给女儿分析着。

“其实七姨娘还是不了解猴家,打伤六姨娘和打死六姨娘给宋家带来的麻烦是一样。我要是她就开枪打死这两个东西。当着人家的儿子敢骂人娘,找死去的。”实秋一边说一边晃动那秀气的小拳头。

五太太叶秋芝摇了摇头,按下了女儿的小拳头“实秋学着点儿,这就是你七姨娘聪明的地方。她知道真要是一枪打死了猴亚男,猴家人会来尸体,拿了尸体就会抬尸要钱。给了钱,他们还是会让宋家交出秀兰,宋家如果不交,他们就会年年来要钱。

早晚有一天宋家会厌烦此事,那时就是秀兰再回到那二十年苦日子的时候。她这打伤了猴亚男,猴家一样会来找事。但是老爷一方面只要用刚才你七姨娘说过话就可把他们挡回去,另一方面一加派人家在外面保护她就行了。过上一段时时,你七姨娘就能回来了”

三小姐宋实秋摇了遥头“不对,只要七姨娘一回来,猴家的人还是找上门的,那怎么办?”

叶秋芝笑了“傻丫头,你七姨娘这么聪明的人,她敢回来,就不会怕他们来找那。那时猴家要是再来生事,只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