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16: 忍无可忍/该死拉不住


她想的没错,宋实良如果还大礼,什么他拼命救她女儿,她女儿骂他|妈妈是叫花女的事就全过去了,如果不还礼也确实是有不敬老爷的意思。

秀兰心里一惊,她还真没有想到六太太侯亚男有这么一招。儿子还礼也不对,不还也不对,这到是让她也为难起来,报仇重要,可是也不能因为报仇就得罪了老爷。

一般来说,这时最好的选择就是先还礼再说别的,毕竟不能得罪了老爷。可是,对于实良来说这可不是一般的时候,有人敢当着他的面骂他母亲,这绝对不行。

“您这是什么意思呀,按说我得还您个大礼。可是,骂我妈,还敢当着我的面骂,今天我要就这么算了,我和我妈就还得向以前一样,受你的气。我告诉你,今天你要赔礼我肯定给你还礼。但是,你先得给我妈磕头去!”实良这句出了口就没有打算留退步,母亲有今天不容易,不能再让任何人踩下去。

老爷宋学成也没有想到三儿子会冒出这么一句来,这还了得,再怎么说实良和六太太差着辈份呢。这要是传出去可是天大的笑话了,人们会说三儿子混蛋,六太太再有什么错也掩盖过去了。

三少宋实良知道父亲要开口,所以他抢先了一步回头给老爷宋学成跪了下来“父亲,孩儿记得家训,顶嘴犯上,行动犯上,去左手两指。儿子今天就您替崩了这两个货,给母亲出口恶气。然后该剁手剁手,该剁头剁头,这当我面都敢骂我妈。我要是不在她们还不得给我妈下药?!”

一言说罢也不待老爷说什么,就站了起来“来人,拿家里的刀来,今天我就要给宋家上上下下去了这块病!一会儿,你们该剁我哪里别手软!”

六太太本来还是想仗着老爷来打压秀兰和宋实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把家法请出来。他甘愿就为了给生母报仇丢手指,丢脑袋。而且说完没等老爷发话就自己站了起来喊人请家法,这是要和她们拼命呀。

“老爷,老爷,您看实良,他这是丧心病狂了吧”愚蠢的人永远不知道什么才是聪明。

所以,她在三少宋实良眼都红了要拼命时,还敢出言不逊,就不想想万一这宋实良真开枪打死了她们两个,就算是他活不了,她们就能活过来吗?

“实良,你也太没有规矩了。哪有这么和你六姨娘说话的。”老爷宋学成也看出来,要是他再说话,把三儿子挤到没有退身步时,六太太和四女儿可能就真保不住了。

“父亲,您曾说生为男儿身,就当有血性,就当光明磊落。孩儿谨记,今天是有人当着我骂我生母,我要是忍了,他日如果有人当我面言及父亲,我当如何?是以,今天就要光明正大的教训她们,不用那妇人的不耻小计。”说着他抬起头“招财,把我行李里的红色信封取来。”

“三少爷,不可。您曾说过,一但拿出来,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也不知道信封里是什么厉害的东西,吓得招财立即跪在了地上。

“去拿,我留有余地也是为了宋家,不是为了她!”这一句话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在这个时候他不想如何下台,却要拿个信封来,不用问他们也知道里面装的一定是一件可以让三少爷立于不败之地的物件,只是这物件会是什么呢?

隐隐的秀兰已经猜到那是什么了,因为在宋家没有人拿她当回事,所有的人连做什么本该背着别人的事时,也不避着她。大家全知道,这是一个连下人都不如的女人,她在宋家没有说话的权力。

也正是如此,她才会大致猜到信封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实良不可”她忙开了口。

“母亲,宋家男人的事,你不要管。”这回边上的人全明白了,今天三少宋实良为了和六太太较出个高低,亲妈都推一边了。

实良走到了六太太的面前“最后的机会,如果你现在去给我妈磕头认错,看在你能讨父亲欢心的份上,我还是会给你留一些情面。否则,你连磕头认错的机会也没有了。”

六太太看着他,她心里害怕。但是她知道一件事,这小子在德八年,走的时候不过是个小屁孩,他手里不可能有她什么致命的把柄。而且,老爷是向着她的,否则昨天就会去秀兰屋子看。不去看就是给她留有余地,省得因为她残忍的对付秀兰而责罚她。

有了这一层想法,她的胆又壮了一些。在她看来,这也许是他败中求胜的一计呢。拿个对她没有实质威胁的东西来吓人,就算你是诸葛亮,这空城计也唱不了两回吧。她也上前一步,既然破了脸,她也就不用再怕什么。六太太咬着牙,瞪起了眼,今天要是让这个毛小子给压住了,往后就不用在宋家混了。“哟,我还真就想看看你那信封里装的是什么,能让你牛成这样!”

“好,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是自找的,那年夏天,你为什么跳到井里去救二哥,你自己心里清楚,说到了这份上,你是宋太太还是侯家女儿,两说着了。”宋实良说完转向了四小姐实菲“你呢,要是打算跟你|妈,就还在这里站着。要还打算留在宋家,就去跪在我母亲脚前认错。”

实菲不但没有实良聪明,而且也没有她妈聪明。这时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却是不知道到这种关头,必须选上一边。如果留在中间,那么两边全会扔掉她。

五太太叶秋芝确实是不满六太太侯亚男平时的所作所为,只是叶师长常常让人给她带来一些钱,她才没有向别的太太过得那么寒酸。所以,她现在就等着,如果是实良出了错,她就会力保,大不了把他弄到父亲那里当个文职军官。

老爷宋学成听到这里,心里也没了底。三儿子虽然是昨天才回来的,可无论是说话还是办事没有一件不靠谱的。看来他口中提及的信封可能真有什么事,而且这件事还真就能让六太太在宋家呆不下去。

宋学成穿着深青色的大褂,上身还有一件做工考究的对襟小坎儿。站在门边上,一手拿着檀木镶紫金的烟斗,另一手背在身后。心里想着:能有什么东西让六太太在宋家呆不住呢?只能是一件,那就是对宋家的名声影响极大。可是就算是有什么,他离家时岁数还小,真能有什么心计时又是去了德国,他手里能有什么呢。

要说是没有吧,可是这么看着三儿子的架式,那东西一定是个重磅炸弹。不可能什么都说明不了,如果真是什么有失提统的东西,要是大街上抖落出来,宋家的颜面,他的颜面就全完了。

刚想到这里时,招财手里拿着个红信封从门里跑了出来。老爷宋学成立即晃了晃烟斗“等等,把信封拿过来。”

招财无奈的把信封交给了老爷,然后看了三少爷一眼。

“好,给我,我也是要交到父亲的手里。现在,父亲直接拿过去是再好也没有了。”宋实良的话语没有一丝的心虚。

众人的目光全集中在老爷宋学成手中的信封上,都想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可是又怕老爷打开信封之后,里面的内容与自己有关。六太太也许还呆在宋家,可是要是有什么东西进了这个信封,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能全身离开宋家就不错了。

六太太侯亚男,这时又仔细的想了一遍,她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么事能让这个毛头小子抓到把柄。当然她有事,只是那些事不能让这个毛头小子有个什么把柄。而且,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宋实良会收集她的什么东西。

老爷接过信封,却是没有打开。而是背到身后,一步一步走到了六太太的身侧“亚男,这里装了什么,我不知道。说一句心里的话,这里全是宋家的人,你是,秀兰是,我是,他们全都是。你明白吗,咱们现在全是一家人,谁做错了赔个礼不丢人,过去就过去了。至于这个破信封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说到这里时,他停了下来。

又向前走了两步,到了一身淡紫侧襟旗袍的六太太身后一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装的什么,我很好奇。所有的人全会好奇,但是我真的不愿意知道里面是什么。我还是刚才的话,现在还是一家人,做错了赔个礼也就过去了。”

说完之后站在那里,把磨得有些发亮的烟斗放在了嘴里,眼盯着远方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斗里的光照映在他的脸上,岁月留下的皱纹被染成了烟丝燃烧的颜色。红而亮。

“秀兰,你给我一句话,亚男的错误你能原谅吗?”老爷这句话出来时,眼角也泛起了一丝湿意。

秀兰叹了一口气,这句话老爷说得违心,这句话她听得伤心。二十年受这个女人的气,那时至少这个女人还没有针对她,现在有了名份难到过得还要不如以前了吗。

“老爷,秀兰不是一个爱计较的人。我认了。”说完又恢复了以前没有名份的表情,然后冲着老爷的背影福了一福。

“六太太,你赢了。”说完走到车边“老爷秀兰倦了,坐上一小会儿您不怪秀兰吧”

老爷没有回头“来人,给七太太看茶。”他心里清楚,给他台阶的是秀兰。她没有逼他打开了那个信封,给他保全了颜面也给宋家保全了颜面。就算里面什么也没有,她也是减轻了他的压力。

三少宋实良看了母亲一眼,秀兰冲他摇了摇头。他明白,母亲有别的安排。与其说别有安排,不如说这是在赌,母亲押上的是以后的幸福,赌的是老爷能明白她没有让他为难。押对了,以后六太太就要收敛,押错了,回到以前的日子。

他明白。老爷明白,今天如果让这件事过去,以后无论怎么都不能让六太太欺负秀兰。而两人再起争端时,只怕不会就这么善了了。六太太狂妄过头了,而秀兰下一次一定会拼命,那时如果有人再偏六太太,那三儿子说不得要当场开枪杀人的。

今天就算是为宋家埋下了炸弹,永远要小心着,否则随时有爆炸的危险。想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若大的宋家在外人眼里是多么的高大,多么有权势,可是在他眼中怎么就变得岌岌可危了呢?

“老爷,七太太都打了退堂鼓,咱们还站在这里吗?”六太太眯起了眼。那个信封里一定没有什么,否则到了这份上,秀兰怎么可能认输呢。想到这里嘴角翘了起来,秀兰你死定了。

“那是秀兰不和你计较,回家。”说着老爷宋学成先向大门走去,说什么这个信封也不能打开。就算宋家有什么丢人的事,他也要让它烂在里面,拿出来丢人。

“老爷,请留步。”六太太走到了汽车边上“秀兰气还没有消呢,三少爷也还在生气呢。可是这生气归生气,三少爷该还理还是还礼的。不然宋家不是没有了礼数了吧,实良家法是你喊出来的,如果你还礼,我可是还记得有人说了,该剁什么就剁什么。”

“亚男,不要过分了。”老爷宋学成停下了脚步。

“那可不行,他刚才是太无礼,我是长辈,这时要替秀兰管教他。秀兰是大街上买来的,不懂礼数是可以的,可是咱们不能让宋家的儿子不懂礼数吧。”她走到三少宋实良的面前大声的喊出了两个字“跪下!”

宋实良侧过头看向了母亲,他需要母亲的意见。

大少宋实文知道这时三弟一定会听母亲的,所以他也看向了车里的七姨娘秀兰。

五太太叶秋芝摇了摇头“实秋,咱们走。妈看不得小人”说完转身自顾自的向里走去。

老爷听到六太太让三儿子下跪,心里咯噔一下,要出事。秀兰刚才已经忍到了极点。这时要是再逼她儿子,一定会出事。所以,他立即转过身看向了秀兰。

“看你|妈又怎么样,你|妈现在管不了你了,她自顾不睱呢。叫花女就是叫花女,总是要怕真正的太太的。”宋实菲撇着嘴。

这时七太太从车上走了下来,当她下车时,所有的人全惊呆了。因为她手里拿着老爷早上买来的6寸史密斯威森左轮手枪。

“老爷,不是秀兰要宋家的难看,是这个骚货要宋家难看。您要怪也不要怪到我,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儿子,这不是第一次了。”说着,抬起了手,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六太太的左腿。

“六太太,你输了。”说着扣下了板机,随着一声枪响六太太一声尖叫倒在了地上。

“来人,给我用水浇醒这骚货!”说着手枪也转了过来“老爷,如果我打错了,我用这条命赔她的腿,如果我打对了,第二枪我要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