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15:翻脸


老爷宋学成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日本人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是有目共睹。难怪他担心。

现在三少宋实良正在和石川五卫门小队长(少尉)以及中队长左腾宏一(中尉)谈得非常融洽。因为两个日本军官均有留德的背景,而且两个人坚定的认为这个名为尼摩(Nemo:拉丁语,中文意义:子虚乌有)中国人有着非同一般的医学知识,尤其是在创伤外科方面。所以现在有三个日本人以及一个翻译官在和他交流。

其中新过来的是佐腾宏一统率下的一名军医,他对这个中国警察在创伤外科方面的学识感到吃惊。三个日本人心里全在想一件事:这个落后的国家,一个小警察怎么会知道那多关于德国和创伤外科的学识?

“尼摩先生,请说出你真正的身份。”石川五卫门终于问出了口“您所显示出的学识,不是一个警察所能具备的。”

“石川先生,您提到非常喜欢法国诗,其中有两个比较知名的句子,你一听便知。Nous protgeons la personne mme(法语:我们在保护同一个人)Malgr les diffrents objectifs(法语:尽管目的不同)”宋实良说完看着石川五卫门,担心他的法语功力并不如他所说的那么深厚。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但还是要请你说出身份。”石川五卫门爱着宋实秋,这并不代表他会不忠于日本。他不会让一个敌军特工混进来看完日本军队军营再离开。

“我是她的哥哥,刚从德国回来。正准备去上海当警察。为了能见到你,不得已而出此下策,请原谅。”宋实良看着他“相信,明天所有的报纸上全地报道佐腾先生和石川先生救助中国学生的英勇事迹。”

石川五卫门立即用日语叽哩咕噜的和佐腾宏一说了半天。佐腾宏一笑了“向你这么有胆实的中国人很少见,可是你家族的势力在保定,为什么你要去上海当警察呢?”他不相信宋实良的话。

“因为那里安全一些,而且我有一个哥哥实初,正在那里的警事厅工作。想来有他的照顾我会容易一些。”宋实良在上海时,太知道二哥实初在上海滩的威风了。他深得日本人的信任和器重,现在日本人对于他没有什么敌意了,如果再知道他们宋家有一个人在为日本人做事,那么以后宋家的麻烦就会少很多。

“请稍等,我要去核查。”石川五卫门立即通知电报组调查上海警事厅是不是有一个叫宋实初的人,以及此人是否可靠。两个本日军官想的和宋实良不一样,如果此人不是日本军队在中国的友人,那么就给他教训。竟敢假冒警察欺骗他们,这以后中国人没事就来拿他们找把乐子,他们麻烦大了。

还好,另一边宋实初正好到收到电报的日本宪兵队办事,这里是他常来常往的地方。这一次有几个学生张贴反日标语,直接被日本人撞上,他来要人。全是孩子,他得争取把人要回来,别让日本给打残了。

“什么,松井队长,您说宋实良?那是我的弟弟,前些天他来过上海。您还见过他的,您当时曾称赞他枪法好,人机灵,希望他能留在上海做您女儿的贴身保安。他出了什么事?”宋实初和大少实文不同。

他可是见识过这个从小不被重视,现在留德归来的三弟,在上海的七天中在纯技能方面的能力。让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在一栋楼里用训练枪弹一个人单挑三十二个警察。也是那一天,这个松井大队长对他青睐有佳,让他给女儿当贴身保安。

最绝的就是三弟实良的拒绝方式,这个小子不知给松井芳子下了什么咒。没有三天,松井芳子就向松井大队长提出要把三弟带到日本去。这明摆着是喜欢实良,松井一听就惊了,连夜给实初打电话,让他快把这个三弟弄走。

“原来是你三弟,这个小子很顽皮。假冒警察戏弄隔壁石川大佐的儿子,他们就是想确认一下这个那个人是不是你三弟实良。”松井看着宋实初“你得让他证明身份,不然戏弄大日本皇军可不是玩笑。哈哈哈”

“松井大队长,还是不要让他说在上海的事情好。您说呢?”宋实良知道这是松井开他的玩笑。

听到这到里松井也想到,一但这个宋实良说出女儿要带他回日本,那可是一件丢人的事,于是立即下令让电报组回电:此人为大日本皇军重要友人,其兄宋实初在上海对日本皇军贡献极大。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对日本皇军贡献极大的宋实初是多么的很痛恨日本人。

保定宪兵队里。

“报告,这是上海松井少佐的电报。”说着电报组的通讯兵把电文和译文递给了石川五卫门,他立即转手把文件给了佐腾宏一,佐腾宏一一看就笑了。“是松井君,咱们在国内时的邻居。有他的证明错不了。”

“实良君,你在上海认识的日本军官还记得吗?”石川五卫门还是不放心。

“我在上海时,真识能说到认识的日本军官有三名,分别是:松井少佐和柳生知春少佐及一军营的石川大佐。”听他这么说是没错了。松井和石川在一个军营里办公,这件事没去过的人是不知道的。

“实良君,以后有事直接来。不要再假冒警察和我们开玩笑了。”佐腾队长和石川五卫门现在可以确定他既不是国军的特工,也不是共军的特工,他们可以放心的让这个人离开了。

是以,当老爷宋学成的车差一百米左右就到宪兵队门口时正好远远看看石川五卫门把儿子送了出来。这回他不用去求见佐腾宏一了。

“请转告宋小姐,我今天夜里就要走了。如果一切结速时,我还活着,我会回来接着追求她。”石川五卫门看了看远处的汽车“去吧,可惜了。如果中日没有战争,而我也没有穿着军装来,也许一切全会改变。”

“石川君,我会转告的。再会”说完他走了,他看得出来,石川五卫门如果能活到战争结束,他真的会来找实秋,但是他不希望宋家有一个日本女婿。

“实良,这次太冒实了。以后千万不可如此,快跟我回家,你母亲非常担心。”说着汽车快速向宋家驶去。

到家时,秀兰就站在大门前,她身后是五太太叶秋芝和六太太猴亚男,再后面是三小姐实秋和四小姐实菲。秀兰脸上不是焦急,也不是忧虑,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和当年老爷宋学成把她买回来时的表情一模一样。一直到她看到儿子从车上下来,泪水才从眼里涌了出来,滑过脸颊,滴在上地上。

想象中,实良会跪在地上请罪。她会不顾一切的跑过去。先是抱住儿子一顿失声的痛哭,然后就是一记耳光。接下来是大声主训斥:去哪里不好,偏要去日本宪兵队,也不想你有几条命呢?!你死了娘怎么办,你想过没有……然后又是抱头痛哭。

宋实良现在是跪在地上,他让母亲担心了。然尔,秀兰没有不顾一切的跑过去。而是很优雅的走了过去 “你是先想好才去的吗?”

“是的,母亲,我想了几种可能之后才去的。一切全问题全解决了,咱们宋家和两个妹妹全不会有任保的麻烦。”实良跪着回答。

“那么,起来吧。男人的膝盖不是这么用的。” 伸出一只手,却是没有碰到儿子身体。等儿子站起来,她才轻轻的拉住他的手臂“做得好,不愧是宋家儿子,不愧是我的儿子。去向六太太请罪,让人着这么大的急。”秀兰的脸上又恢复了平静,既然儿子回来了。她不能让儿子白冒这个险,她要利用这件事为彻底扳倒猴亚男拴上一个扣子,一个谁也不能解开的扣子。她的脸上是平静的,她的和手还在抖,那是她亲儿子!

老爷看在眼里,惊在心里。好厉害的女人,日本宪兵是什么地方,站着进去,躺着出来。就算是万幸不死,也得脱层皮。这儿子平安无事的回来,即立即被她用来攻击六太太,这是什么样的心计,又是什么样的头脑呢。她真的不在乎吗,看着她那还在发抖的手,他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五太太吃惊的程度并不在老爷之下,秀兰如果真扑过去不顾宋家颜面的在大街上抱着儿子痛哭一场,她反而觉得自然。

她明白为什么秀兰不让儿子向她请罪,因为在秀兰的心中,她叶秋芝对她有二十年的恩情。她儿子今天做的一切,是在向她报恩。

六太太猴亚男也不傻,知道这件事如果日本人真追究起来,宋家也许也败落了。究根本的原因,全是她的宝贝女儿招的事,根人家五太太的女儿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就算日本人不放过实秋,那也是被她女儿害的。

现在,明明是三少爷拼命救了宋家,救了她的女儿这时却是让他过来请罪。这哪是请罪,这不是摆明了说她女儿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吗?这回好了,老爷想袒护她也不行了。对于老爷来说,儿子和女儿能一样吗?

秀兰这么作实在是比冲过来揪着她,骂她生了个惹祸精厉害了不知多少倍。眼看着三少爷走过来,忙拉了一下女儿,那意思是你快挡住他。可是,她的女儿专横习惯了,哪又懂得这时要怎么做?

实文可是看出其中的门道了,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以前在宋家连下人都不如的秀兰,竟然是这么厉害的角色,这分明是冲着六太太来的。

又急又气的六太太,旗袍下的胸口起伏加剧了起来“实菲,还不谢你三哥的救命之恩?”六太太见女儿没能明白过来,只得是开了口。

“谢过三哥的救命之恩。”她看不起这个叫花女生的儿子,而且是永远看不起。她希望这个叫花女儿子这次没能回来。所以, “谢过三哥的救命之恩。”这句话出口时,她连正眼都没有看他,她心里还在从另一个方面想这件事:今天有男人为追求她拼命呢,这说明她的魅力无法阻挡,跨越了国籍。

“跪下!”六太太这回可是真急着了。昨天那一晚上快把她冻死了,要不是二太太的下人临时找来那么多棉被,她现在一定病得起不来。从这一点上她就知道秀兰有多恨她了,现在又出了这么一件事,她吓得魂都没了。

偏女儿这么不懂事,都到这样的节骨眼,还不知厉害。又怕,又急,又怒之下,她在说“跪下”的同时,用力的在女儿肩上打了一巴掌。

“啊!妈你竟然打我。你第一次打我,竟然是为了一个女叫花的儿子!”实菲又惊又怒的看着一直疼爱她的母亲。

实良早就明白了母亲用的意,一等着实菲反嘴骂人。所以一听她骂完,立即抢在老爷之前开了口“六姨娘,实良不孝让您担心了,如果六姨娘再为此事责怪四妹,那就显得实良太不会做人了。”这小话递得。

“混帐!给你三哥跪下!”老爷宋学成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跺脚,骂了出来。这女儿都被宠得混成什么样了。

实菲一见父亲发了火,害怕了。昨天一发火,她妈和生了儿子的二太太就住进了连柴房都不如的秀兰的房子。她怕让她也住处过去。

忙上前一步,要跪在实良的身前。哪知实良却是一下扶住了她“四小姐,我根本就不是为你去的,我是为宋家去的。以后做事时,请记得你姓宋,别给宋家招麻烦就行了。另外,你敢骂我母亲,敢骂父亲的妻子。你…你…你白读了那些对贤书!你给我记住了,日本的人地方我都是敢闯的。”

边上的大少宋实文,本来是想实菲给三弟赔个礼以后注意点就完了,哪知她竟然开口骂实良的母亲,他直闭眼,实良刚用枪打飞警长的帽子,叫警长孙子。接着就敢去日本宪兵队,只凭这份胆识,别说你个小毛丫头,就算加你妈,再加上你们整个猴家也不是实良的对手。你这是找死呢。他都担心这个三弟会不会拔出枪崩了这个丫头。

“那个,实良。实菲还小不懂事,我替她给你赔不是了。”六太太别的本事没有,找个漏,揪个茬口,她可是在行的。一听实良翻了脸,她立即找到了反击的机会。所以,马上走了过来“实良,我替她给你赔不是了。”她非不是就那么一说,她是直接给实良来了个万福,平时她是只给大太太和老爷施礼的。

这时实良必须还个大礼才不失提统,那也就意味着无论是女儿骂人,还是他去了宪兵队,全过去了。如果他不还大礼,那就不是有失提统的事了。因为,她在宋家的曾经的地位在那里摆着,不给她脸,就是不给老爷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