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14:敲诈


丢卒保车,听起来好向是那么回事,可是宋家的人哪一是卒,那一个是车呢。四小姐是六太太生的,六太太虽然在宋家最不得人心,可她却是最被老爷宋学成宠爱的一个,更何况她还救过二少爷的命呢。她的女儿自然不能是卒子,而三小姐呢?

三小姐是五太太叶秋芝的女儿。叶秋芝是国军叶师长的女儿,家里有人家一个警卫排。真到了生死关头,还要指望着这几十号人保着大家逃命呢。这还不说实秋本身的能力也不差。老爷说过要是把实秋扔到军队里,那也是一个提得起来,戳得住的好兵。要纪律有纪律,要头脑有头脑,要枪法有枪法。一般一年多的老兵也不一定比得过她。

别人吧,别人在哪呢,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凭什么丢别人呢?别人,又谁可丢呢?宋实文想来想去也是想不到办法。可是现在宋家就他一个男人在这里,总是不能把自己的妹妹交给日本人吧,那还能落什么好?

就在他急得火烧眉毛之间,街的转角开过了来一辆雪佛兰。正是宋家的车,宋实文看到宋家的车时,就一个想法,先让两个妹妹离开。有什么别的事,他顶了,怎么说他也是宋家的男人。

车很快就开了过来,正是老爷带着七太太秀兰和三少爷宋实良过来。车当然没有能开到学校门口,警察拦着呢,任你是通天的关系还是通天的官,这里死了日本人,一切人禁止通行。老爷看着前面围着些人,警察连他的车也不放,就知道是出了大事。

保定女校能出什么大事呢,这里有他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他不能不问。降下车窗正想喊过来一个警察问问是怎么回来,哪想车窗刚一降下来就有一个人几乎是扑了来,突然就出现在车窗外,把老爷宋学成吓了一跳。

“父亲,出事了。死了十一个日本人,三妹四妹沾了边了,您快带她们走。这里有什么事,我顶着。”宋实文说着拉开了车门,把两个妹妹一手一个塞到了车上。转头就要走,宋实良眼疾手快一下拉住了他“大哥,等我,我是你三弟实良。”说着从车上跳了下来“父亲你们先走,这里有我和大哥,不会出问题。”说完追了过去。

“大哥,不要急,你先事情和我说一遍。”实良在德国呆了八年,外国人见多,德国人可是比日本人厉害得多。在他看来要是德国和日本开战,日本人一定被打得比现在中国还惨。

“三弟,你刚从德国回来,这里的事你不了解快回家去。”实文可是看不上这个三弟。

“你告诉我,我再走,不然我走了,爸也得来问你。”实良抬出了老爷宋学成,实文只得叫过来了赵警长“赵警长,这是我三弟,正好你把整件事和我们兄弟两个说说”

赵警长可是老油条了,一看这样子就知道老大宋实文吓毛了手脚,而这个刚从德国回来的三少一到家,米家就来退婚,看来也是一个无能之辈。这时不敲他们一笔更待何时?

于是他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他也是听当时在这里值勤的警察说的。总算是说的基本属实,在说完之后他斜了一眼大少宋实文“大少爷,你要么现在托人,要么立即花钱找人扛下此事。不然等日本人弄清了是怎么回事,你们宋家可是有大麻烦了。”

宋实文四周看了看“赵警长,这和日本人沾了关系,谁也不好多开口。还是花些钱了事吧,只是这找人扛事,我一时之间也找不来了。赵警长,这方面是你的长处,你给想想办法吧。我现在没带钱,但是宋家总是不会亏了朋友的。”

听着大少宋实文的话赵警长故作为难的样子,一手包胸一手支着下巴,在原地转了几圈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他不说话不要紧,可是急坏了一边的大少宋实文“赵警长,您到快给想想办法呀。”

赵警长叹了口气“宋大少,按说你们宋的事,我是应该全力以赴。可是,这一下死了十一个日本人,谁都知道和这种事只要是沾上了关系,那就算是进了鬼门关,阎王画了红勾不死也得死。要我说呀,不如你重金买下几个死囚,他们横竖一死。这帮了宋家人,死了还能给家里赚钱些钱,她们到是会同意,可是警方手续不好办呀”

“赵警长,没别的。多难您尽管去办,我回头让人把钱给你送去了。你大致说个数”大少宋实文说着就要写欠条。

“宋大少,你们家财气粗,这过手兄弟本不是敢得罪的。可是,日本人要是说杀人,那谁也跑不了,风险大……”他说来说去就是不肯说出个数来。

越是不说,大少宋实文就是越急,这说不定什么时候日本人就来了,那时万一要人怎么办?

“赵警长,你不妨往高了算,这是帮宋家的忙。无论花费多少,宋家也是要领你情的。”大少宋实文到是说话。一句出来就给这个贼眉鼠眼的赵警长吃了定心丸。

“宋大少,至少得这个数”说着伸出一个手指头来。

“一百大洋,没问题”大少宋实文说着就要写欠条。

“一千大洋,一个死囚五百大洋。宋大少,你为你两个妹着想,一人五大洋不多吧。”赵警长说着,奸笑了起来。

一千大洋,一个工人做上一个月工不过是四五个大洋,这一张嘴就一千大洋……,谁叫现在没办法呢,大少宋实文咬了咬牙。宋家这一千大洋的主,他这个长子做得了。

就在他要写欠条时,三少宋实良一把将笔和本全抢了过了扔到一边。“三弟,现在儿戏不得!”大少宋实文到底是书读得多,虽然是急得火上房,也没有大声训诉。

赵警长也是吓一跳,不明白宋家三少这是什么意。“宋三少,如果是认为这个数高了,我也就没有别的办法。说真的,这也就是你们宋家,换了他人给我一万大洋我也不敢去得罪日本人”说着就要走。

大少宋实文急了,刚要追。哪知弟弟实良一伸手从腰里就抽出了两把P38手枪其中一把就瞄向了赵警长的脑袋上“孙子,你给我听着。两条路,一是血溅当场,大不了三爷赔着你。从此宋家也落个无人敢欺。二是你按我说的作,生官才财前途无量。快给我选!”

“三弟,你这是作什么,赵警长可是要帮咱们的”大少宋实文印象中三弟可是一个软弱的人,哪想到从德国回来就变成这样了,说动枪就动枪,说杀人就真要杀人。而且还要杀警察。

不光是他,就连边上的警察看也傻了眼。这宋家人也许是惹不起日本人,但是他们绝对惹不起宋家的人。平时也不见宋家人发威,哪知今天这一发威就先死了十一个日本人,接着就是要枪杀警长,谁敢管?

全知道宋家有个卫队,几十号人全是从上海杀到这里的。别说就他们几个人,人家说要挑了警察局,也不是笑话。厅长全是要看宋家脸色的,他们,还是省省吧。宋三少手里两把枪呢,看那架式也不是吃素长大的。

“宋三少,我可是敬你是宋家的少爷,才不说别的。换个傍人,我一挥手就让他们打得你浑身是窟窿!”说着就要转过身来。

哪知他刚一动“砰”的就是一声枪响。赵警长的帽子连带着他的魂儿,全飞了。双手捂着没有几根毛的脑袋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

“孙子,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每一枪都这么准的。想当警长的人有的是,不怕少你一个。现在你给我听着。立即差人向宪兵队告,说日本军官石川五卫门,为实现天皇陛下的大东亚共荣圈,而击毙无视天皇天旨意,刀杀中国学生的浪人十一名。

以证明大日本皇军是来帮助中国人的,而不是来欺压中国人的。这件事,各大报纸会争相报道,对于日本军队在中国的处境有不可限量的帮助。中国学生开始理解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是一件好事,他们也相信日本军人来这里的目的不是发动战争。就把这些话学过去,保你升官发财,远不是一千大洋之数。”说到这里,三少实良转过头“大哥,立即用咱们宋家的名义把各路记者记来,越多外国记者越好。就说日本军人,为了保护中国学生杀日本人了,这个新闻他们肯定来。”

“啊?好!”大少宋实文这才回应过来,三弟这是要用有利于日本人的新闻,堵日本人的嘴。本来是日本军人杀日平民,现在变成了日本军人为了帮助大东亚共荣圈里的中国人,而不惜射杀残害中国人的日本人,这绝对是日本人想要的新闻。

与此同时,日本宪兵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且知道很快,因为这件事就是小队长石川五卫门自己说的。

左腾宏一看着小队长石川五卫门“你真的以为简单的制止几个浪人刀杀中国学生,就能让中国人相信,我们是来帮助他们的?你太天真了,这件事传到日本去,我们怎么和军部交待?你父亲石川大佐一定会非常生气的。”

“左腾长官,请相信我。这件事,一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中国的警察是很会见风使舵的,他们一定会借这件来向我们献媚,那时我们就可以通媒体向外散播这件事。一但见诸报端,我相信,左腾长官一定会受到军部的嘉奖。”石川五卫门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就报了进来,一个中国警察来报告日本人被杀事件。

“让他到这里来,我要看看石川君的推测是不是正确的!”佐腾说着戴上了战斗帽,从墙上取下指挥刀挂在腰上。背着手等在外间屋,他要看看一个中国警察是怎么报告这件事的。

来的当然不会是警察,因为没有一个警察能把三少宋实良的话学全。所以来的就是穿着警服的宋实良。

他被带到了指挥室的外间屋,他身上只是一个小警察看的制服不得不向两个军官敬礼“报告,四十分钟前,在保定女校门口……,我们从学生口中听说,为了保护中国学生的生命安全,是贵国忠诚的武士石川五卫门队长下令开枪击毙正在刀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学生。我到这里来,学生们让我一定替他们感谢这位充满了武士道精神的日本军人。”说着敬了个礼。

听着三少宋实良的报告,佐腾的嘴角翘了起来“你的好人的大大的。你刚才说学生们称石川五卫门为日本国忠诚的武士,为什么这样说?”


另一边:宋家。

宋实文先是跑到了学校,直接给家里打了电话。

接电话是正是老爷宋学成。他一听死了十一日本人就知道大事不妙,接着再听这件事与两个三女儿四女儿有关。那心都提到嗓子眼,和这件事有关,那可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两个女儿要是进了宪兵队,绝对不会落着好。

这在路上就听两个女儿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他也觉得日本人一定会找个中国人来出出气,不然他们也没法和上面交待。正不知如何是好是时,大少宋实打来了电话。

“实文,现在情况怎么样?”老宋学成的声音里都透着紧张。

大少宋实文,把三少实良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大少实文本来就是学文的,这件事让他讲起来自然是十分清楚,不但是十分清楚,而且他的用词贴切。赵警长怎么装孙子要钱,实良怎么抢了笔扔了本。

当老爷听到三儿子手拔枪要杀警察时,汗都下来了。杀警察那不是闹着玩的,宋家纵是有通天的关系,也不是能轻易解决的。

这一惊未过就听大少实文说不但是威胁,三儿子还一枪打飞了赵警长的帽子,吓得脸都白了。当听到三儿子所说的办法时,汗不但下去了,人也从左三步右两步的不停来走动,放松得坐到了椅子上。

这刚坐到椅子上,还没一分钟他又向是踩了电门一样弹了起来“什么,你说现在实良假冒警察去了日本宪兵队?这孩子,万一要是让日本认出来可是要杀头的,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