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12:担当


听着这让人脸红的声音,她本能的想:不会吧,大白天的大哥这是和谁呀。快走吧,万一让大哥看到多尴尬呀。她忙跑下了楼,一直到上课她也没有找到人。到是在第二节课开始有十几分钟,实菲来了。

实菲还是昨天那身粉而微红的洋装,也是华旗织造出来的。面料,手工,都没得挑。正在讲数学的王老师是实文挚友,所以多少也会给实菲留些面子。只是摆了摆手就让她坐到了位子上。

实秋闻到妹妹身上用的香水,而不是中国人普遍用的香袋的那种香味。到不是有多贵重,而是中国男人还不习惯这种香味。他们更习惯于那种从小闻到大的百花之香,香得自然,香得纯净,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

所以在中国,除了大城市,一般来说只有交了外国男朋友或是极度崇洋的人才会用香水,大部份中国女人还是用香袋的。毕竟,中国几千年来,女人是和花争香和花斗艳的,几进才轮到这人工提取的东西了?

她听二哥实初说,这有一些香水还有一种功效,摧情。让那些本来就爱得死去活来的男女之间再多上几分意乱情迷,越轨的事就这样发生了。

实菲比她会打扮,比她会讨人欢心,这是遗传。她想学也学不来,所以每天午休时,学校门口总是有实菲追大量的追求者。虽然并没有看上谁,但是实菲依然十分高兴。她不理解妹妹为什么会对这么一群比苍蝇还让人心烦的人有笑脸。

不止是笑脸,妹妹每天都会接受几件不同男生送来的花或是礼物。尽管妹妹从来不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过于热切,可是他们却是追得一天比一天紧。送的东西也是一天比一天贵重。她甚至听说,那些男校的学生或是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男孩子现在以能让她妹妹实菲接受自己的礼物为荣,无论实菲选中了谁的礼物,那个男生就像是中了什么头彩一样的高兴。而那些没有送出礼物的人则垂头丧气。

实秋不理解他们。在她的眼里这是一群败家子,不但是败家,还是较着劲的败。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礼物通常是被送到别的城市,猴家的店铺中降价卖掉。猴家卖出的侈奢品,有一半就是这么来的。

对于他们是追求和被异性青睐的愉悦,对于实菲来说是给猴家组织货源,到也算是各取需两厢情愿。在众多的追求者中,有一个人与众不同。他从来都没有送过礼物,甚至从来没有走近过实菲。他就那么不远不近的坐在路中间的一把椅子上,看着这边。如果实菲恰好也看到他,他就笑一笑。否则就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无论什么人,什么车全要绕行。

因为,他的身后停着的是日本宪兵队的卡车,边上站的是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他身上穿的却是一件中国学生服。每天,无论是实菲是不是看他,他准时在午休时来,下午上课时走。这段时间中,无论夏暑冬寒,从没有间断过。

秋天风里等,冬天雪里坐,实秋甚至怀疑就是下雹子他也会坐在那里,就为了看实菲一眼。在她心里,这个人才是最特别的。当她跟实菲说时,妹妹的回答是“我注意到了,真的很特别。别的追求者一天雨雪天都有人不来,他从不迟到亦不早离。他比别人更有意志,他比别人更坚强。可惜,他是一个日本人,一个喝着中国人血的日本人。”

实菲的这句话大哥实文听了摇了摇头“不官他是哪国人,他的爱总是没错的。”

二哥实初听了摇了摇头“好样的妹子,你要记着他是一个喝着中国人血的日本人。”

老爷宋学成听了之后送给了实菲一串五百大洋的项链“我的女儿果然有骨气。”

就连她的母亲五太太听了也是点头赞许“亚男的女儿,华夏的女儿。”

又到午休的时间,那个人还是在那里。这一次他没有坐着,而是站在那里。这一次他也没有穿学生服,而是一身的戎装:日本军服,腰里捌着一支南部手枪。左手里托着战斗帽,右手背在身后,就那么站着。好像他不是才过来的,而是从生下来那天就站在那里,又像是一座浇铸的铜像。

实秋和实菲又出现在校门口,照例实秋在边上看着,实菲去选礼物。这时却有一个男生,不肯排队从后面挤了过来。也不想想两年下来,还能站在这里给实菲送礼物的,哪一个是没有家世的?偏他就等不得,把别人推到了一边。

于是几个带保镖的少爷级学生,带头和那个不排队的人打了起来。本来不排队的又矮又结实的学生,和那三个少爷级的学生打了个平手。可是几个保镖的加入,让形势发生了变化,又矮又结实有学生有些支持不住了。

“实菲,你说一句,别让他们打了。全是追求你的,你说他们一定听的。”实秋皱着眉头。

“让他们打,我早就看这个人不顺眼。从来都是横冲直撞,比对面的日本兵还凶,中国怎么就出了这么个祸害。今天让人打死了,也给国人袪了块病。”实菲说着拉了一下实秋“站远点,被他们打到就惨了。”

“你们仗着人多,打我一个,不平公。有本事一个一个来!”矮个子男学生,已经挨了几拳。这一说话更是又挨了一脚,险些被踹倒。

少爷们退了下来,几个保镖正在和他对打。他们本来就是有钱人家请来的,现在一看这么打对方也没有人来管,就知道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这小子天天横冲直撞,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今天可是帮着自家的少爷,回去也不会太难交待,所以全是打起来没完。他们清楚,只要别让受了太大的伤,疼上几下不会怎么样。

全是练过的人,下手自轻重,照着皮粗肉厚的地方打。就是这样,矮个学生也是受不起,本来有那几个少爷在碍着保镖的手脚他还能支撑,几个少爷一撤,不要说好几个保镖,就是一个保镖他也打不过。立即被料倒在地了好几次。

“你们欺我人少,还叫人打我。今天不给你们厉害,你们就不知道怕了。”说着一挥手。立即从边上一辆三排坐的车上下来十个日武士,一下车举着刀就冲了过来。

跑?太近了根本来不及,几个保镖到是敬业“少爷,快跑”说着抽出匕首迎上了上去,匕首怎么能是日战刀的对手?几个照面就是血光飞溅,横尸倒地。

“实秋呀,快跑。日本人杀人了,快跑”可是实菲又怎么拉得动从小行武出身的实秋。更何况实秋的眼里都快冒出火来了“你跑吧,全是你惹出来的事害死他们的!这件事由宋家人起,就得由宋家人止!”

到底是血气方刚,到底是年少轻狂,实秋眼着看十几个持刀的武士向几个手无寸铁的男学生冲来,她的手也伸向了腰间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