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10: 脸红的喘息声


“老爷咱们真的不回去看看吗?六太太现在一定委屈得很,如果老爷现在回去,一定会让六太太万分感动。”秀兰说跟在了老爷后面。

这一次实良可是一句也没有劝,有的事他是要大面的,有的事他是一点也不能原谅的。他不能原谅的那些事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不能欺负他妈妈。所以,这一次他并没有劝,不但没有劝他甚至觉得母亲也是过分小心了。毕竟,他没有受二十年罪,他也理解不了过二十年那样的日子有多么的可怕。

老爷摇了摇头,上了车之后对司机说“先送小姐去学校,然后去华旗织造。”车开动了之后,老爷宋学成才说“他四个小时就坐下了病,这么算下来寒凉暑热二十载你的病又怎么说呢,秀兰,有时候太仁慈了不是一样件好事。”

车七折八拐的到了保定女子学院门前停了下来“老爷,学校到了”

“爸,我去上课了,是不是今天下年就回来,还是明天开始再上半天?”实秋可是掂记得老爸教她枪法呢。

“明天吧,今天我还有很多事要办,好好听课。去吧。”老爷说着习惯性的摆了摆手。

“爸,三哥,晚上见。”说着跳下车,迈着大步走进了学校。

“有时候我都想,这是本就该是一个儿子,只是生了女身。我们走吧,这孩子注定要像她妈一样了。”说着车开了。

“老爷,实秋是个热心的好孩子,现在还看报,关心的国事的女孩子不多了。”秀兰正是因为平时没有人注意她,所以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事是需要避开她的。这样二十年下来,她对宋家每一个人的观察全是细致入微。

“秀兰,这些年你没有白过。好多事你应该是看得最明白,想得最清楚的一个人了,把你看到的,想到的平时多跟实良说说。别有什么该说不该说之分,他是宋家的儿子,宋家的事他全应该知道。”老爷宋学成的身份摆在那里,负面的事自是不能开口。只有从秀兰的嘴里说出来是最合适的。这样,他这个三个儿子才会用最短的时间知道在宋家该防着谁,该避让着谁。宋家人之间的互相制约的关系,如果不清楚,那可是会出大问题。

“老爷,有您这句话,秀兰就明白了。”这么一句一句说着时,车到了华旗织造的门口。

三人刚一下车,就看到一辆黄包车也停在了门口。车上下来一的是一个最多不过二十岁的女学生打扮的人。精致的脸,清秀的眉,狭长的眼中一双清灵润泽的眸子,直鼻微翘,小口红唇。端庄的脸,阳光的笑容“老伯,您先请。”

老爷宋学成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去,秀兰自然也是跟了过去。而宋学成却是让开了一步“小姐,请”

“谢谢”她几步走了过去,那步子里似乎也透着轻快,到底是青春年少,到底豆蔻年华。在她走去之后,宋实良才进门。

“先生,您是要给这位小姐订做洋装还是旗袍。”小伙计显然是把这个女孩子和宋实良当成了情侣。在他看来这么美丽端庄的女孩子身边就是应该这么帅气而有钱的男孩子陪伴。

宋实良正开口,女学生却是先说“洋装,我要做三套洋装,这个样子的。”说着从手的书包里拿出几张照片,然后就开始讲述她的具体要求。

宋实良在边上看她一举一动,一言一笑。虽然她穿的是一衣平常人家的粗纺棉布衣,可是谈吐间却是有大家闺秀的风范。难得的是她那种居高不傲的语气,其实,进华旗织造来做衣服的没有穷人。而富家小姐很少能有这种平易近人的,她在说具体的要求时,俨然不是贵客对小伙计的那种神情,她与小伙更向是在合作一件事。

每当小伙计领悟了她的意图,她就高兴的轻笑,当小伙计不能领悟时她就轻声细语的仔细说明,这要样的女孩子让人看了就喜欢。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宋实良虽然是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他的眼睛也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

老爷宋学成坐一边等着店里的老板亲自给秀兰量体,一边看着儿子的神情。是该给儿子张罗一门亲事了,这女孩子却实是招人喜爱,难怪儿子这么喜欢。

老板一边给秀兰量着,一边看明白了宋老爷看向两个年青人的眼神。在量完之后稍稍问了几句都要什么款式,然后看了一眼宋实良才转向了宋老爷“老爷,是不是再给少爷作上几身衣服?”

“嗯,好眼力。这是我三儿子,刚从德国回来。你看着时下流行的从里到外给做上几身”说到这里实然想起了什么“给七太太做上两身猎装马裤”

老板点了点头“您放心,我先给三少爷量量”

“实良,过来。这是华旗的周老板,给你做上几身国内的衣服。”宋实良听到父亲这叫他才收回了目光。

老板的动作很快,没有几下就测量完成,把尺寸记在了纸上“老爷,第五第头儿上就好。”

正说到这里,却听那个女学生说“我也要在第五天来取。”

“小姐,近来活太多,五天实在是做不完您要求的三套洋装,一套学生服和一件旗袍。您看能不能错后几天?”小伙计一边说一边看着她。

她点了点头“好,不能时间太长。你说什么时候才能做好?”

小伙记看了看柜台上的单子才说“第八天一早就能取。”

“好,第八天一早,我来取。”说着付了钱,向外走去。

“小姑娘,等一等”老板看到了宋实良那略有失忘的眼神“你要的这么急,想来是有什么急事,这样吧,你也是第五天早上九点半来取准时来取吧。”

“好,辛苦了。”说完高高兴兴的走了出去。

看着她走了,老板立即把取货单的下半联拿了过来“这保定姓数字十的人,我还是头回遇见。这小姑娘叫十秋,订了五件衣服。看来也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难得这么踏实。”

这话一半是说给老爷宋学成听,一半是说给三少爷宋实良听。

“十秋?”宋学成站了起来“竟是和我三女儿的名字同音,怪了。”

“三少爷,第五天上午九点半,您可别忘了”老板说着把取货的下半联单子放了回去,用夹子夹实“这样的女孩子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

华旗虽说是被老爷宋学成收购了,但是周老板毕竟也是自己拼了大半生,这看人的功夫还是有的,而且精深。

“好,周掌柜,五天头儿上我让实良来取。”老爷说着站了起来“我回头让人把珍珠送来,七太太的衣服用得着。你忙着,我们走了。”

看着三人出了门上了车,小伙计转过头“爹,原来这就是宋家人呀,不是挺和气的吗,看不出有多凶,外面的人怎么一提起宋家就那么害怕呢?”

“儿子,老虎只有在捕猎时才会露出牙来。干活吧,这两单活可容不得半点纰漏。”周掌柜说着拿着单子和选中的料子走向了后面的工作间。戴眼镜,把布料放在了案子上,这两单生意交给别人,他可是不放心。

另一边实秋进了一到教室,立即一群中等家境的女孩子围了上来“实秋,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呀,看你这一脸的兴奋,是不是白马王子出现了?”宋家什么都是不缺,所以宋实秋也什么都是不缺。唯独要想有一个自己看着顺眼的男朋友可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这些中等家境的女孩子,为了能和这位宋家千金攀上关系,可是下了心思。

送礼物,她们全是女孩子唯独实秋喜欢舞枪弄棒,她们没有她喜欢的东西。于是,送她一个男朋友就成了所有这些女孩子们唯一的选择。有的女孩子甚至不惜把自己的男朋友推过去,就更不用说什么把自家的哥哥,弟弟推过去的了。

“哪有,是我三哥昨天回来了。他送了我一件好东西,你们想远了。咦怎么没有看到实菲?”实秋和实菲是同桌。

一个扎着粗大辫子胖女生立即开了口“十几分钟前,实文老师把她叫走了。”

宋实文虽然说是实秋的大哥,可是比她们大了整整十岁。原是保定男校的老师,后来因为女校师资力量弱,才调了过来。从作学文和当老师这一方面,实文可是一顶一的能人。

既然是大学把妹妹叫走了,她就没有什么好担心了。虽然他们两个人不是很合的来,但到底全是一家人,总不会有什么危险。她知道,真正的危险在她这里。因为昨天打完靶回去时,又顺手把枪给放书包里了,直到现在还在书包里。

这可不行,万一中间需要离开,要是丢了枪可是一件大事。她得把枪带在身上,才能放心。“我也去看看,是不是大哥给小妹什么好吃的,不能让实菲独吞了。”说着她也跑向了大哥实文的备课室。本来以宋实文的资格现在不足以有一间单位独的办公室,可是因为他是宋家的人,而且吃住全在学校,就特别的在边上图书馆的三层给了他一间。

跑上三楼,她直接大哥的房间。到了门口推门就跑了进去“啊,果然有好吃的”实秋贪嘴,实文手巧在宋家是公认的。桌子上的盘子里是实文新炸出来的奶油球,刚才实菲吃了不少,这是他特意给实秋留的。

“就是给你留的,实菲吃过了。”实文看着这个小妹“今天怎么想起到大哥这里来了。”

“我昨天晕了头,三哥回家送了我一把手枪。我顺手就放书包里,不想今天带到了学校来,这要是丢了可是会给家里生事非的。”说着把枪从书包里拿了出来“看多漂亮,三哥说这是德国军用手枪。”她显贝着。

“实秋呀,快收起来。要是让别人看到学校里有枪可是了不得,正在抓那些激进份子呢。咱们学校已经抓走四个了,你以后决对不能带枪到学校里来。真要是让日本人的探子发现了,那麻烦可就大了。”实文忙站到门口挡住了门。

实秋撇了撇嘴“中国人,在中国的地盘上拿枪他们管得着吗,不但拿枪,我还想打死他们这帮混蛋呢……”没等她说完,实文就跑过去捂住了她的嘴“说不得,说不得。这可不是说着玩的事情,要掉脑袋的。以后这种话可是不能说的,轻则杀身之祸,重则泱及全家。两百多口人哟,你这嘴可是要闭紧了。”

实秋拉开了他的手“捂着我鼻子了,知道了。你也不怕让人看到,以为你非礼女学生。”说着掀起衣服把带皮带的枪套系在腰上,放好了手枪,然后用外衣挡住。

“实秋,你不是小女孩了。”实文狼狈的背对着她“就算一家人,你也不能就这么突然把衣服掀起来。”

“行了吧你,你什么没见过。别以为我不知道,追你的女教师女学生都快排到学校外面去了。”说着风卷残云般把奶油球吃了个干净“嗯,好吃,好吃得不得了。”走到门口她才想来“实菲呢?”

“吃完就走了,在你进来五分钟之前吧。”实文看了看表“快回去吧,文老师不喜欢迟到的。”

“是文老师不喜欢迟到,还是你不喜欢让文老生气呢?哈哈哈”随着这笑声实秋跑了出去。

文老师是一个刚刚留英回来两个月的美女,追实文追和很紧。本来实文都有些动心了,可是却是听说这个文老师在英国有过一个男朋友。交外国男朋友是怎么回事,他太清楚了。无论是他还是宋家,都不需要一个有性经验的新媳妇。是以,他一直和她保持着距离,偏她不懂什么叫知难而退。

整整第一节课,实秋都没有看到实菲。她不放心了,于是再次跑向了大哥宿舍兼备课室。不巧的是大哥不在,否则他从来不会锁上门。她当然是有钥匙,可是大哥都不在她进去又向谁打听实菲呢?

她摇了遥头,正要离开时,却听到那永远也关不太严的门里,传来了令她脸红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