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09:礼物



秀兰看了看靶子,又看了看手中的枪,心里有一丝说不出的痛楚。这把枪来的有点晚,如果再早一些,也许今天她就不在这里。也许是一切又有不同,虽然不足以影响什么大局,但是足以影响她的一生,足以让她的父亲不必那么早离世。

“实良,我听五姐的卫队说过,枪与枪之间子弹不是全能通用的。这种手枪的子弹咱们有很多么?”秀兰看了看枪又看了儿子,她希望能有充足的了弹可供使用。

“母亲,您尽管用。咱们有是的子弹,有的是枪。”实良从母亲的眼神中他看到一丝悲伤和深深埋在心底的仇恨。这让他有一些害怕,怕她会莽撞,怕她会受伤。总之他怕失去这个今天才知道的生母。

“那就好,咱们听老爷的。先练手枪吧,以后有机会时,我试试长枪。”说着她拿起枪再次瞄向了靶子,这一次只开了一枪。“实良,这一枪会进九环的。”说完她退出了弹夹装上了子弹,然后把枪腰带和枪套系在腰里,接着把枪手装入了枪套。

一个细节,重要的细节:秀兰把枪装入枪套时,连看都没看。而且非常迅速,丝毫没有生涩的感觉。

老爷看了一眼五太太,叶秋芝点了点头,她也注意到了。这不是一个第一次摸枪的人,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这故事一定会让宋家上上下下震惊的。她来宋家时才十五岁,这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枪。是什么样的家庭会让一个女孩子从不到十五岁就频繁的接触枪支,这不正常。

“三哥,我也要皮带。你看,七姨娘多威风呀。”实秋说着走了过来“三哥,有没有呀”

“有”实良自然也看到了母亲的收枪动作“招财,给三小姐取皮带来。”

老爷没有问,五太太自然更不会问。秀兰冲着才爷福了一福“老爷,六姐留下的用人很多,您看可不可以分一半到实良那边去?”

“好,你看着安排吧。”老爷实学成看了一眼叶秋芝“以后多指点秀兰,你们玩。人上了岁数就是不行,老了,累了。”

“送老爷”

等老师走了之后,秀兰走到五太太身边“姐姐,二十年来的关照,不是妹妹一句谢谢就行的。妹妹会记在心里的,今天妹妹告退了。”说着福了一福。

“七妹,不用放在心上。”五太太叶秋芝心里很清楚,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一个会用枪的人能蜇伏二十年,一切全是心里有数的。“妹妹去吧,但有姐姐能帮上的地方,尽管开口。”

看着秀兰的背影,叶秋芝摇了摇头。在她看来这个女人或许会给宋来带来变化,这变化也许是天翻地覆的,也许是血淋淋的。她说不好,也不敢想得太深生怕会想错。

第二天一早,当宋实老爷起来走到大门口时,宋实良正好穿着一身德国军队的训练服从远处跑回来。不但是包,而且背的还背着一个大包。包上面横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棍子,他跑出了一身的汗,上衣几乎湿透了。却是不见气喘,也不见有什么疲劳的样子。

“父亲,您这是要去哪里?孩儿给您请安了。”实良看着站在自家大门前四层青石台阶上的父亲。

“我习惯了,每天起来全要站在这里看看。你这是做什么呢,晨练怎么还背那么大的一个背包,那棍子是做什么用的?”这个三儿子总有是让他好奇的地方,虽然他不是家里第一个留洋的孩子。

“父亲,包里是木柴和沙子,本来应该是水食物毛毯急救包和子弹之类的东西,棍子是代替枪的。在德国时天天这么跑,习惯了。”说着用袖子擦了一下汗水“您这习惯是我去德国之后吧?”

“嗯,你到是记得清楚。快去给姨娘们请安吧,她们起得早,尤其是你母亲。”老爷宋学成说着摆了摆手“然后和你母亲到门房来。”

“是,父亲。”说着他快步向院里跑去。他可是要抽出时间来冲个澡的,然后换上衣服去给各位姨娘请安。当然是先跑到亲娘那里“妈,准备一下,老爷说在门房等咱们。我去冲洗一下,马上来。”亲妈自然是不会计较什么礼数是不是周全,所以他立即调头跑到了回他的院子,那里他已经准备好了水。

当实良和秀兰出现在门房里,并没有让老爷宋学成等得太久。

看着母子两个时,宋学成点了点头。从这个时间上看,三儿子给所有的太太请了安,而秀兰也给大太太请了安。两个人全没有失了礼数,没有持宠而娇,这一点让他特别满意。“好,咱们先去得胜斋吃早点,然后也正式带你们到咱们家的那些商号看看,让他们认识一下七太太和三少爷,福贵已经备好了车了,咱们走。”

秀兰福了一下“是”。据她所知,这二十年中没有谁正式被老爷带着去过宋家的商号,更不用说带着哪个太太去吃早点了。所以她美在心里,可是礼却是不能少“老爷,不请别的太太了吗?”

“不必了,今天的事多改天再叫她们,实秋等着咱们呢。”说着向外走去,他不习惯在院里坐上车直接出来。

打开车门,秀兰坐在了边上,老爷坐在中间,实良坐在前面。这是二十年来秀兰吃得最为丰盛情的一顿的早点了,得胜斋的老板可是第一次看到宋家老爷带着个女人来。实秋他是见过的,也知道身份。

“白老板,不认识吧。这位是我的七太太,这是我的三儿子实良。”宋老爷看看了白老板“正好在包间里,我上次听你说你手里两把全新的美国史密斯威森0.357和一千发子弹要出手,还在吗?”

“在,您可是有兴趣?那真是好枪。用料和做工作是一流的,难得的好货。”白老板来了神。

“拿来,6寸的对吧。”老爷宋学成笑了“你白老板能说好货的东西不多,快拿来吧。”

白老板开着这么个半死不活的清真馆子,手头并不宽裕,这两把枪是他儿子在黑市上偷来的。如今宋家要是接过去,就是失主看到了也不敢说出来。天下哪有人敢说宋家人手里的东西来路不正?那是找死呢。

一大把岁数个人,屁巅屁巅的跑着去跑着来,还提着两个小箱子“来了,宋老爷您过目。”

“行啊,你这儿子的手艺可是又高了,这连着箱子也得了手。了不得,了不得。”说着打开了箱子。

两把崭新的六寸0.357左轮,宋老爷可是个实货的人“好货,好货,皮带枪套一样不少。上个月听你说还有两把一样的四寸的,可还在吗?”

“哟,宋老爷。我上个月的话,您还记得?就冲您记得,我这脸上就有光了。我给您拿去,稍等就来。”说着跑了出来。

白老板心里这个美,富甲一方,上面通天的宋家老爷竟然记得他这么一个小老板一个月之前说过的话,他觉得面子上有光。

另一边在包间里,老爷宋学成注意到自从打开箱子之后,秀兰的眼睛就不停的偷看过来。连刚才一直吃的糕点都不吃了,可见她是有多么喜欢这两把枪了。

“秀兰,你看看”说着把箱子推到了她的面前。

秀兰立即伸手拿起了枪,左看看右摸摸,眼睛里的光都透着喜悦,就向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这是全套礼品装,所有的装用配件快可以再组装上一把手枪了。“真漂亮,枪竟然也作到这个地步,大有艺术品的味道了。”

“哈哈哈,你到是和秋芝一样喜欢这些东西,喜欢我就买给你。”从昨天晚上,宋老爷就一直在想她收枪时的动作。国内现有的手枪中,自动手枪全需要在收枪之前关上保险。这个动作不是很大却是完全的让人从心里又一次意识到射击的结束,从而熄灭了射击时的那份感受。所以,使用远自动手枪而收枪的手,是不会用那么快速的收枪。那么快的速度,只能说是枪手把收枪当作是射击的一部分。他想来想去就只有左轮手不用开关保险,出枪即射,射毕即收,才会是这样子,于是他决定今天带她来看看白老板的儿子偷来的手枪。如果她喜,就买给她。

秀兰立即害羞了起来“哎呀,失态了。”话是这么说,手里的枪可是没有放下。

“失什么态,人难得有什么东西能这么喜欢。”宋家老爷正这么说着,白老板从门外跑了进来,这拿进来的两个箱子和刚才的一模一样。

“宋老爷,货拿来了。”虽然,他很奇怪怎么会是这个七太太拿着枪,但是宋家不是有个五太太天天弄枪使棒的吗?宋家的人要是和别人一样,怎么能成了宋家呢,他好奇但不意外。

老爷宋学成看了看货“子弹还有吗?”

“四把枪,四千发子弹。现在这种子弹黑市有的是,便宜。”白老板心里明白,宋老爷这是要全买下了。

“开了个价,枪和子弹全算上。”宋老爷说拿出了钱袋。

“您要自然是要有好价格了,八十块大洋。”白老板知道宋家不在乎钱,卖给别人这个价他还真不卖。但是宋老爷是明眼人,要高了人家也会给。但是绝不会再来光顾了。

“不实在呀,白老板,咱们也是打小玩大的。你怎么跟我还这么不实在?”说着叫福贵给数了一百大洋“白老板,至少得这个数。你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了。”

宋老板也不是那种不开眼的人,他知道行情。买谁的不是谁,找白老板买的就是一个好货的保证。白老板是在枪厂做过事的,一般的货他看不上眼。

“您都这么说了,我收下了。以后您再想起用什么,叫我一声就好”说着白老板拿着钱兴冲冲的走了。这虽然是不比黑市上高多少,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可是一大笔钱。

“实良,给你娘拿上枪。咱们先去华旗织造,三百多年了,前年支撑不下去,咱们收了下来。全班人马一个没动,秀兰也该给你添几件向样的衣了。这个亚男,太过分了你不要计较才好。”秀兰当然明白,这是老爷宠爱她,也是老爷在给六太太说情让她不要过于追究。”

“谢老爷,秀兰怎自是不会与让老爷喜欢的姐姐计较”她回答着。

“到不是因为她讨我欢心。只是你不知道,以前有一年夏天实初在后院里玩,一个不小心掉井里,当时边上没有人,是她抓了根绳子跳了下去,在井里举着实初整整四个小时,下人把他们救上之后,她就晕了过去。没有他,我就少了一个儿子,你得知道我宠她也是有道理的。”宋老爷说着摇了摇头“没想到会把她宠成这样。”

“啊?六姐在井里泡了四个小时,那...”她本想说井水那么凉,以后会影响生育,可是又担心老爷忌讳,所以没说出来。

“是啊,所以她就再也没生孩子。她一直想生个儿子,可是......唉。不提了,不提了。”老爷说着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秀兰心里不安了起来,这让救过二少爷的人住她那房里去,这样的天气那还了得。“老爷呀,我看咱们还是还先回去吧,六姐姐那时候一定是坐下病了,这再风吹一晚上了不得了。别的事,先缓缓吧,这件事是可是耽误不得的。”

“有这么严重吗?”老爷回过头。

“有,绝对有。”秀兰回答着,她恨六太太,但是不能因为恨她而影响老爷对她现在的看法。

“福贵,你叫个车回去,先安排六太太,二太太到别处住。把房子好好修修,不行回头请个大夫。一定说明这是七太太关照她,去吧。”说着挥了挥了手。他是担心,但是他不能回去,因为他是一个明白人。

六太太夏天在水里泡四个小时就坐下了病,那秀兰在那破屋里二十年能不坐下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