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08: 神乎其技


老管家福贵叹了口气“老爷,别的事我全都能听您的,唯独这件事我可是为难呢”

“就这么一个男孩儿?”老爷立即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可不是,这是我们家的命根子呀。要是打仗打没了,我们家就绝后了。”老管家摇头叹息着。

“这到是,你那孙儿识字不?”老爷问。

“识字,老爷不是关照过说孩子要上学吗?所以这娃儿不但识字,还能替人写个状子什么的。”福贵回答着,同时也在揣摩着老爷的心思。

“那好,你给他带个话。让他把怎么能练出好一手好枪法,写一写。一定要写明怎么练,的其中的关键决窍更是要写得明明白白,然后我交给五太太让她看看,如果一切可行就送到叶师长那里。也许,这能让日本人多偿点苦头。”老爷说着摆了摆手“去写信吧,这件事越快越好。”

老管家退了出去。这件事可是一点儿风险也没有,而且还能报孝国家,绝对是要做的。听着靶场的枪声,老爷笑了,不用想他也知道这是三小姐试她的新枪呢。这丫头从小就像她妈,假小子一样,喜欢枪,喜欢汽车。

他拿起儿子送的手枪,带上些子弹走向了靶场。本来他是想去看看三儿子的,可是他知道三儿子今天才认了生母,还是把时间多给他们吧。毕竟,他们之间有二十年的事要说呢。

到了靶场时,果然是三女儿实秋拉着叶秋芝正在灯火通明的靶场上玩。秋芝拿的自然是新到手的98K,而女儿拿的就是实良新送的手枪。

“老爷”五太太先看到了宋学成走了过来。

“我也来凑凑热闹,实秋。这枪比盒子炮怎么样?”盒子炮家里也有,接三儿子回来的那十几个人就是每人两把盒炮去的。

“爸,不一样。这枪可是比盒子炮好看多了,也秀气多了。您好要不要试试?”她只是听妈妈叶秋芝说过老爷会用枪,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呢。

“好,不过呀,爸爸也有。实良也送了我和你娘一人一把呢。这不,给你娘拿过来一把”说着把另一把装在皮套里的P38手枪递给了叶秋芝“儿子孝敬你的。”

“啊?我还以为三哥就给我一把呢,白高兴了。”实秋说着嘟起嘴。

“看你那样子,你三哥哪知道你不爱金笔爱手枪了。你要是给他写个信告诉他就好了。”叶秋实接过手枪“老爷,这是实良送给您的。您又送给我的。”

“果然,被你猜到了。”老爷看着了天空“秋芝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叶师长急于求战,可是有这么回事呢?”

“老爷,家父是救国心切。可惜上峰怕过于折将士,请战电报被屡屡拨回。家父常说这是空等白头,奈何军令难违。”叶秋芝摇了摇头“老爷,您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秋芝呀,这事儿回头再说。到是我一直告诉你我会打枪。可你一直也没有见过”说到这里他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几个弹壳“今天,在你面前露一手。”

实秋一听爸爸居然说要在妈妈面前露一手,有点怀疑“爸你是说要在妈面前露一手呢,还是露个丑呀,哈哈哈”假小子就是假小子,连笑声也是一样。

“实秋,没大没小的。”叶秋芝忙训斥了女儿一句。老爷近来一直不怎么高兴,难得今天三少爷会做事让他开心了一些,她生怕女儿的话扫了他的兴致。

“实秋,看好了。爸爸的枪法除了叶师长之外,别人的是望尘未及的。”说到这里掂了掂左手里的四个弹壳,然后一扬手向前扔去。是向前,而不是向天上。几乎同时,右手闪电般从口袋里掏出手枪,连射四枪。

五太太,四小姐以及五太太的卫队全是傻了眼。四个弹壳全被打飞了,没有一个直接落在地上。大家全知道,这向前扔与向天上扔是不同的。向天上扔,弹壳在空中置留时间长,而向前扔,弹壳会很快落掉地上,打中的难度大了不知多少倍。小小的弹壳在空中又是翻动不停,老爷能打中它们,枪法绝对是出神入化了。

“哇!神了。”过了几秒钟随着四小姐的这一声赞美,周围响了一阵掌声。

“老爷,您有这么一手好枪法怎么从没听您提过?”叶秋芝也是从她父亲叶师长那里听说宋学成的枪法要是自称第二,国内就没有人敢说第一了。一直以为就那么一说,没想到他枪法竟精准到了这个地步。

“实秋,你喜欢枪也好。每天上完学就快回来,爸爸教你。你大哥学文,二哥在上海,三哥又是学的医,咱们家武行这担子怕是要落到你身上了。”宋学成说到这里看了看天“不行,明天开始,半天上学,半天练枪吧。秋芝你先用步枪打两枪,给我看看。”

叶秋芝点了一下头,一拉枪机把子弹上了膛。边上一个人甩手扔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破砖,叶秋芝双手端枪一击而中,又是引得一掌声。“老爷,让你见笑了。”

“把枪装上子弹。我去弄个靶子”说着捡到起一把步枪弹壳走到百米靶处。先在一个靶板顶放上一块大洋,然后大洋上放一个弹壳,弹壳上再放一个大洋,上面再放弹壳,如此放了五个弹壳六块七洋。

他走回来时,叶秋芝已是装好子弹。

“秋芝,实秋,看好了。这练的是手稳,打飞弹壳让七块大洋落在一起。”说着接过步枪来“除了手稳还要求快。”

一群人听着眼都直了,打中弹壳并不算太难,但是难得是打中弹壳而让大洋直着落在下面的大洋上。这就要求每一击都必须在打在弹壳中间的位置,让弹壳快速的平飞出去。无论打得靠上还是靠下,弹壳全会高速翻转飞出。那样的话大洋就会被翻转的弹壳撞飞,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行家管这叫叠罗汉,又叫天降瑞雪,不是高手这种方式听都不听到。

老爷宋学成长枪端起,也不见怎么瞄准,第一枪就打了出去。最上面的两块大洋稳稳的落在一起,他飞快的拉动枪机,把第二发子弹上膛,又是不见怎么瞄准一枪射出,三块大洋叠在了一起。如此五枪之后,七块大洋向是人手摆的一样,稳稳的叠加放在靶子顶上。

这回,所有的人连鼓掌都忘记了。“神乎其技,神乎其技”五太太连说了两次,她现在才知道手下的人在全师都算是枪法好的,却从没有听老爷单独夸哪个人枪法好原由了。

“兄弟们,吃兵粮拿军饷全是赚钱的事,唯有这枪上的准头,才是安身立命保卫国家的本领。你们要把这本领练到身体里,贴到骨头上。唯如此,才不负国家的期望。”说着把枪递给了秋芝“人老了,手生了。现在怕不是叶师长的对手了。”

“老爷,您是说家父也有这样的枪法?”叶秋芝还是真是第一法知道父亲有这么神准的枪法。

“对,当年我就是因为斗枪法,才和叶师长认识的。他让我去师里当个射击教官,我因为受不了那个管就没去。现在想起来,当初是错了,要不然日本人也许得多死几个才能到这里。”老爷说着取出手枪子弹一发一发的装好。然后对五太太手下的人说“国内的枪精度不能和德国的比,所以你们也不必练这个天降瑞雪。如果你们愿意,以后打百米靶不论环数,只打一块大洋大小的目标就好。”

“老爷,您能不能每天指点他们,等他们练差不了就回去教别人,然后换一拨人您再教他们。这样,您一样可以训练国家的军队,一样可以为国出力。”五太太听出来,老爷这是想给父亲练兵呢。

“好,我也正有此意,只是这件事不要声张,让日本人知道了大家麻烦。”老爷宋学成正说着就见院门一开,秀兰和儿子实良走了进来。

“老爷,您也在这里”秀兰福了一福“我原说听着今天枪响的没有往日多,以为五姐有空,所以想过来看看是不是能学上几手。”

“你当真要学打枪?”老爷有点不信。

“嗯,真是要学的,现在兵慌马乱的,宋家多一个人用枪,就多一份实力。这年头讲的不是理,讲的力。谁力量大谁就有理,为了宋家我多少也要出一份力。”秀兰说着拉拉了儿子“实良担心我害怕呢。”

“你会害怕,天下哪会有你害怕的事情?”说着老爷转向了儿子“实良,你这次回来可还带有手枪么,不如上你母亲练练手枪吧,步枪又大又重,她用着会吃力。”

“父亲,孩儿这次特意坐德国客轮,为的就是带军火回来。而且我有德军的批文,日本人不会为难我。枪有的是,因为孩儿知道现在人人自危,有些钱的人全想有把枪保命,是以打算用这批枪赚些钱。如果家里要用是最好,德国原产武器终是精良一些。今天在大厅人多嘴杂,其实除了两箱杂物之外,其余几十箱全是军火。”宋实良的话让在场的人全愣住了。

几十箱的德国军火,这要是在国内向德国订得多少钱呀。可是从德国直接带回来,价格连三成也不到。这孩子可算是胆大心细了,一般人可是弄不到德军批文的。

说话间实良已经让招财取来了一支P38,和一支盒子炮“母亲,您喜欢哪一个,一个了开火次数多但是又大又重,一个开火次数少,但是轻便小巧。”

“要小一些的吧,打得准的话一两枪就足够了。”秀兰说着接过戴有皮套的P38,枪套上还有两个备用弹夹。

“您说得对,如果准的话一两枪足够了。最开枪接触射击,就向是小的时候您教我放鞭炮时说的那样‘不要害怕看清引线,伸出手臂时不能紧张,否则会发抖。然后果断而相对快速的让香头接触引线,收回手臂。’”宋实良说“打开保险,子弹上膛。侧身用肩膀冲着目标,伸出手臂从上向下慢速摆动,当从这里看到目标脖子时果断开枪。”手把的手的教她打出了第一枪。

秀兰果然胆子很大“不是很难嘛,我自己试试。”说着侧身对着靶子伸手向下摆动当从准星看到靶子下限时扣下了板枪,试了几枪。“劳烦哪位,帮我看看打得怎么样。”说着关上了保险。

“七太太,神了,三枪全是七环,但是乎打在同一位置。”听着报靶,五太太叶秋芝可有些坐不住了。这可是一百米靶,没有受过训的人用长枪也打不了七环。秀兰是第一次射击就能三枪全打在七环上,那说明她瞄低了,实际上她能打得更准。

“这怎么可能?”老爷也觉得奇怪。

“可能的,方法不同,结果不同。用这个方法可以打中敌人,但却不一定能在打靶时打出好成绩。因为,我从没有追求打得有多么准。在几十米的地方,手枪从上向下移动的本身,就除去了直接瞄准时的左右摆动。这个距离上,看到敌人的脖子时立即开枪,就能打中敌人的脑袋。这是从来不按规矩出牌的隆美尔教我的,他说战场上没有十环,只是杀敌。”宋实良的话上老爷和五太太以及所有的人感到新奇。

练习射击哪有不精益求精的?这到好,上来的目标就是打中即可。不过这种方法也许成不了高手,但是在实际对敌时,却是快速有效。看来德国人有时也是走捷径的。

“母亲,慢慢您就可以试着改变开枪时的高度,以求打中十环。慢慢的您就可以估计出在什么距离上,就用什么高度开枪。隆美尔在军校时就是用这个方法,取得那一年射击冠军的。”宋实良说完给又教给母亲装子弹。他不是不信认父亲,而是他知道按父亲的方法,母亲会觉得单调。在练出枪法之前就失去了兴趣,那时如果父亲认为她没有长性,反而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