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06:丧尽天良


“真的吗?老爷”秀兰看着宋学成,对于她来说这不仅是身份的确认,也是对她这二十年来所有付出的肯定。总之,这对于她来说远不止一个名份的确认那么简单。

“千真万确,你为宋家生了一个好儿子。为余家生了一个好外甥,两家人全会感谢你。”宋学成的话再一次确定了秀兰七姨太的身份。

当五太太的人过来做射主示范时,余家的两个少爷才第一次真正认识到了步枪的威力。一直以来,他们认为手枪每扣一次板机就发射一发子弹,足以应付各种麻烦。

“看来,余家是时候学习使用步枪的方法了。”大少余万奎说着,转过身“姨丈,我们要回去,把步枪的事告诉家里人。说不得日后还要烦劳五姨娘派人指点,彼时请姨丈和五姨娘成全。”说完两个少爷就要走,哪知却被叫住了。

“万奎,万山你们等等。回去后请余大爷带六个身体结实的人来,我在大厅等着。”说完看了一眼大太太,大太太点了点头“我和你姨丈有要事找他。”

两个少爷走了之后,大太太走到宋学成身边“老爷,我看上月新扩出来的西跨院,不如就给了秀兰吧。”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宋学成说着站了起来。他可是真没有想到这个三儿子这么提气,原以为秀兰就算读过书,也没有什么太过高深的学识。所以对实良抱的希望也不大,以至于对于他学成回国也没有怎么重视,要不是那些政要了解到今天儿子回来,他本不打算让别人知道的。毕竟,那时他不看好这个三儿子。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大儿子虽然体面的当了大学讲师,却不是看不起他这个经商的爹。说家里全是铜臭味儿,吵了几次之后,现在不是逢年过节基本上不回家。

二儿子在上海就更不用说了,一年到头也难得见上一次。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生怕别人知道是警察。

现在三儿子回来了,而且不向是二儿子和大儿子回来时那样,洋墨水一喝把老祖宗的礼数,规矩全忘记了个干净。三子喝洋墨水的时最长,却是中国人,中国礼,就是家传的功夫也没有放下。会说话,事儿一件一件办得漂亮,今天又发现秀兰这么个人才,宋学成高兴,而且是非常高兴。唯一让他不痛快的就是米家的退婚,不过现也想到办法应对,他有什么可不开心呢?

余大爷来得很快,一是近,二是听儿子说宋家的三儿子回来了。三是听说不但这个一直有由妹妹带大的三儿子给他和老三的儿子一人一把德国造20响的盒炮,还特意坐德国的渡轮带了百十只德国原产快枪,就为了给老三报仇。多少钱先不说,冲这份儿心,他就得快过去。

整箱的德国造98K,放在那里不用拿光是看,就比汉阳造中正式做工用料要考就得多。行武出身的余大爷没个不喜欢。

聊一会儿,余大爷临走时说了一句“实良这孩子想事情这么周到,学医有点可惜了,你当初真舍得让他一去德国就是呆了八年。这八年要是学军事,这孩子说不定是当元帅的料。”当然他也不知道元帅是多大官。反正是走得时候是乐得合不拢嘴。

五六点钟时,宋家凡是正在上大学的小姐全被接回来了。当然就是四太太和六太太和五太太的女儿,她们可能是和宋实良全是同年的。一进到大门口,老管家就拦住了她们“小姐们,今天三少爷回来了。”

“不就是秀兰生的那个孩子,别拿他当回事。”几个小姐可是从来没有拿宋实良当回事,因为他的妈妈连个名份也没有,而且他从小就内向全家的人没有一个拿他当回事的。

“三位小姐,今天不同。老爷很是宠爱三少爷,而且把他还给了他的生母,七太太李秀兰。你们一会儿可千万要仔细些,不要冲撞了他惹得老爷不高兴。”老管家说完侧开身“该说,全说了,三位小姐请。”

三位小姐中四太太段芬的女儿宋实燕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五太太的女儿宋实秋一直对什么出三少爷没有什么印象,所以也没有说话。只是六太太的女儿宋实菲立即就开了腔“一个要饭的女人,能生出什么好货来?休要理他。”

一进了大厅,请过安。宋实良就让招财取出来从德国带回来了的万宝龙金笔一人一支,对于女人她还真是不知道宋什么好。

“谢谢三哥”宋实燕可是满心欢喜。她喜欢文字可是又不想和家里要钱买这么贵重的笔,看到大学里别的同学有一支就羡慕的不得了,宋实良送她金笔可是送对了人。

“谢谢三哥”宋实秋可就没有那么高兴了。她和五太太叶秋芝一样,喜欢舞枪弄棒的。“三哥,问你个事”她眨了一下眼贴到他耳边说“有没有带回来好手枪,有的话送我防身吧。”

这可是太出他的意料之外了“招财,把我带回的红色木盒给二小姐拿来”听着少爷的吩咐招财立即跑出去把盒子拿了过来。

“这个你也许喜欢”宋实良说着把木盒从招财手中递到了她的手里。

这个二小姐还真是个急性子,当然一家子人就就打开了盒子“啊,太漂亮了!”这一声立即引来大家注目。全以为是什么好的首饰着,所有的女人全看向那个盒子时,二小姐伸手从出里盒出了手枪p38,和他送给老爸的一模一样。

“谢谢三哥”说着把弹夹装里枪里,枪直接放书包里了。看得宋实良这个心惊肉跳。他真想问“你这一天到晚的,是上学去了还是拉帮派去了,这做气哪向是女人?”不过他现在开始担心,她要是看哪个学生或是老师不顺眼,那就麻烦大发了。宋实秋一转身就跑到秀兰面前把金笔塞过了去“兰姨,你平时总是在地上写写画,你那一手好字只有这样的笔才配得上。”她一直听妈妈的话叫秀兰为兰姨,没有过不尊重。

最不领情的是宋实菲“哟,这么贵的笔呀。你可真舍得花我爸的钱,也不想想自己的出身,花钱大手大脚的。”

这一句出口,六太太立即紧张起来了。生了儿子的二太太都现在被关在柴房呢,这要是招惹了三少爷那还了得?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宋实良开了口“对不起,我拿错了。送你的礼物弄错了。”说着从她手拿回了金笔。

“那你送我什么呢?”宋实菲好死不死扬着头斜看着天花板。

“先不提礼物,你是妹妹,我是哥哥。我有义务教育你,第一我花的钱全是在我在德国自己赚的,家里的钱我全带了回来。第二,那是咱们的父亲不是你一个人的。第三,你谈到了出身,请问你是看不起咱们的父亲吗?”宋实良可以不计较她说他什么,可是他不能忍受她说他受了二十年苦的母亲。

“你....你明知我说的不是我爸,我说的是你|妈!”原来读书是读不出人格的涵养的。

宋学成一听儿子问的话就知道要糟,这三儿子比这四女儿聪明得太多,他就是想让她说出这句话来。他这回可是不能不管了“大胆,尽敢说你七姨娘!”

这一下,可是把六太太和宋实菲吓了一跳。可是宋实菲不是真怕,爸爸最宠的就是妈妈,所以她并不真怕。

没有等六太太求情,宋实良就开了口“父亲,现在还不是生气的时候。我想四妹心里其实不是这样想的。”

“对,对还是实良说的对,她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六太太忙开了口想借坡下驴。

“等一下六姨娘。我没有说完,四妹其实在心里看不起的是父亲,因为是父亲当初选了我母亲。否则我母就是流落街头,又岂是她所知道的,更不要说什么看不看得起了。”宋实良说到这里转过看着宋实菲“我这回说对了吧。”

“本来就是,爸爸根本主不该把那个叫花子买回家!”宋实菲也急了,大哥,二哥不平时不在家,她仗着妈妈得宠可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只是他没有听出来,宋实良让她变相的说宋老爷瞎了眼领回个女叫花,还跟女叫花生了个孩子,丢人现眼。

宋实良笑了,他等的就是这一句。他等的就是想看他爸怎么收拾这个该撕了嘴的女人, 不是他和女人计较,而是她不该侮辱他|妈妈。

“我给你的礼物是六个字,多读书,少说话。”说完,他坐回到了椅子上。

“来人,把这四小姐和二太太关到一起去。”宋老爷一句话,立上来两个家人把这个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看天花板的四小姐拖了出去。

“老爷,求求您,实菲还小,您就原谅她吧。要罚您就罚我吧,是我没有管教好女儿。”六太太读的书平时就饭吃了。

“现在是十月。”老爷站了起来“天冷了,还真是不能把她这么一个女儿家扔到柴房里。女孩子家,身子弱这要是冻着了会落个病根的。来人,把二太太和四小姐带回来了。”

六太太听到这里斜了一眼秀兰。没想到秀兰却是回了她一个甜甜的笑“老爷说得是,这女人可是冻不得。”

三太太叹了口气,这个缺心眼的六太太,秀兰有多聪明,三少爷有多少心眼你没看到呀,还招他们。你是自找的,谁也救不了你。

等二太太和四小姐全被带回来后,四小姐对着宋实良哼了一声“你还以为我爹真会处罚我呀,你傻到天边去了吧。”

“别斗嘴了。刚才亚男有一句说得对,就是好没有教育好实菲。这么冷的天我也不能真让你们再去柴房,天晚了。来人,把七太太的东西的东西上全搬到六太太那里去。六太太那边衣物被褥全搬到七太太那里。让二太太也住过去吧,现在就去办。”宋老爷说完转向大太太“太太,那新修的西跨院,我看呀,就让实良住吧,你说呢。”

大太太早就看六太太猴亚男那么得宠不顺眼,这回可是出了口恶气“全听老爷安排。这秀兰妹妹那里也是老爷前年老爷拔了大洋修善过的,而且就是着落二妹和六妹办得。现在让她们住处过去可是再合适也没有了。”

一听这话,二太太和六太太全傻了眼“老爷,您开开恩恩吧,我们可是住不了那里的,要是让我们住那里,我们就再也见不到老爷了。”

“那你们想住哪里去?”宋学成皱起了眉,一百大洋修的房子,让你们住你们有什么可抱怨的。

“老爷,您还是让我们住柴房吧。”六太太和二太太心里有数,那一百大洋全让她们分了。一个子儿也没有给秀兰花。

老爷宋学成又不傻,一听就明白了“好恶毒的心。前年天冷,秋芝说秀兰的房子有些透风,我特意拨了一百大洋重修。现在,我不问你们钱的事了。那就是一百大洋的方子,你们现在就给我住过去!除非房子倒了,否则一块布也不许给我加!”

说到这里老爷宋学成心里不是滋味“让女仆把秀兰铺的盖的全给我搬到这里来!”

这一句话出口,六太直接就滩了。

男仆人全被大太太打发出了大厅,等女仆把那补了又补,都快看不出样子的薄薄的被褥拿到大厅里时,宋实良第一个眼泪就下来了“父亲这是真的吗?”

这一句话问得够狠,说完就跪在秀兰身边不开口了。

“亚男,我问你”大太太开了口“每两年下人的被褥衣服都要更新,是我亲手交给你的。更不要说秀兰置办新衣钱。现在怎么会是这样呢,而年年下人的新衣穿不了两天就不见了,这全是怎么回事呢?”
怎么回事?宋老爷不用问也想到了,每个女儿全是一样的零用钱,怎么就她的女儿花钱大方呢,怎么四太太的女儿看个金笔都跟看见什么稀罕物一样的买不起呢?女儿们的零用钱全是大太太直拨给六太太分配的。看来,这二十年的一切全有问题。

“亚男,你跟我以来,我自问未曾亏待过你。凡你喜欢,我全会给你买了回来。你却表面上什么也不要,结果暗中扣下了下人和七太太的费用不算,连我几个女儿的零用钱你也扣。实菲口中说的不该领进宋家的女人,不是秀兰而是你!”说到这里老爷叫了来了家人“送六太太先回娘家住上一段时间,现在就办。”

“啊?”这回六太太可是真害怕了,没有宋家她们猴家可就是什么都不是了,又要回到一间店一间房挤上一家子人的日子了。“老爷,您可别让我回去呀,我一定改,我慢慢把钱退回来,您这万一忘了,我可就活不了了。秀兰妹妹你给我一条活路吧。”她终于想起求秀兰了。

她这一求,秀兰要是什么也不说到是真会让觉得太过小家子气了。“老爷,若您这是为了秀兰,秀兰可是担待不起。要是为了别的,秀兰不敢多话,但请老爷许六姐一个日期,让她回来。”说到这里她用手轻轻的在老爷手背上蹭了一下。

宋学成感觉那简直就是锉,哪里又是女人的手了。“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能不给你情面。这样吧,等你上脚上的茧子退尽生出嫩肉,人也养成她那样,我就让她回来”

六太太一听,当时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