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05:长枪神威


对于现在来说,杀匪是最好的选择。宋家的货有专人押运都被劫了,那其它小商号就更不用说。近来匪患猖獗,一些小商家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只得是请来镖局的人来押运。但这也提高的成本,增加了商品价格。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销量变小,处于进销相平的状态上。

匪越来越多,作案也越来越接近城里。匪患猖獗导致所有的供货商早就不再送货,而镖局开价也是越来越高还不再包赔了。这时,如果能杀灭一支匪患而立威,绝对是再好不过了。就算是不能杜绝匪患,也能挽回这次米家当众退婚的折辱。

“这个方法好是好,可是咱们宋家只有五妹秋芝手下有几十号人。对于剿匪来说,是不是力量有些薄弱呢,会得不偿失的。”四太太摇了摇头。

“还有我们余家,余家是绿林出身。绿林事自然少不得我们余家出面的,这一次我会说服父亲,让余家手下百十号人全部出动”大太太说着看向了老爷“这些枪除给五妹留下一,淑君在这里替余家讨要了。”

“这个不必你开口,咱们宋余两家门对门,我按排人搬过去就是了。只是实良你这次带回了多少支枪,只是这些怕是不够”宋老爷看向了三儿子。

“三大箱,每箱四十二支。而且弹药充足,如果能对使用者稍加训练必可成为杀匪利器。”宋实良知道余家人大部分全是用手枪,长枪一律是双管或是五连发火枪。对于军用步枪,他们根本没有使用经验。

“可惜了,和国军中正式步枪子弹不通用。否则,我可以给你们弄来大量的子弹。”五太太叶秋站了起来“姐姐,如果需要,我可以让人给余家以充份的训练,但是你知道当兵的全是粗人,礼数上自然不会周全。”

绿林人最怕的不是死,而怕被人小看和不尊重。这也是为什么余家的人没有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原因,他们听不得斥责。否则,余淑君的三弟也许不会被没有什么组织的土匪打死。

“老爷,各位太太,三少爷。余家大少爷二少爷来了,在正厅候着,说是过来玩。”下人习惯了这两个人毛头小子没事就蹦过来玩。

“让他们到这里来,正有事要找他们呢”宋家老爷可是知道这两个小子一定是看到贴出来的告示,过来看看有什么事要帮忙的。

大少是余家大爷余应冬的儿子,二少是死去的三爷余应志的儿子。这两个孩可是余家心家尖上的宝贝,走到哪全有余家的十人卫队保着。

正想着,余家两个少爷走了进来“给姨丈请安”。

宋老爷看着这两个同为十九岁的孩子,心里又是喜欢又是愧疚“免了这些俗套吧,正好今天你三哥从德国回来。分别这么久,怕是不认识了吧。实良,这高一些的是你大舅的儿子余万奎,魁梧一些的是你三舅的儿子余万山。”说着又指了指儿子对着两个孩子说“这是你们三哥,实良。”

“给三哥请安,不知三哥今天回来,未能远迎望三哥莫要怪罪”两个孩子早就不记得这个“三哥”长什么样了。

可是宋实良却是记得回国后要见的每一个人,于是他站了起来“别客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招财,把我给两位弟弟备的礼物拿来。”这一句出口,不只是老爷,就连大太太都惊了。这三儿子也太周到了,说话办事哪是这个岁的人能有的周密?

而二个孩子(小伙子吧)也有些意外,这个从小就没有见过几面的三哥,还真想着他们呢,可是给他们什么东西呢。余家也算是大户人家了,见得市面也不少,他们很好奇眼前这个看起来书生气十足,还有些文弱的三哥能给他们什么见面礼。希望着不是钢笔之类的才好,他们恨死读书了。

眼看着被叫做招财的书童飞快的从后面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黄布包,两人心里就凉了。不会是书吧,这要再送两本书,回去就有得做了。

“在德国时,父亲在书信中常提及余家大少二少喜武,这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新鲜东西。就从德国给你们带回了这个”说着向招财一使眼色。

招财立在桌上打开布包,然后站在了一边。“啊?!”两个人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三哥,这可是德国造的盒子炮?”

宋实良点了点头“不但是德国造的,还是特意为你们造的。”

“三哥,德国怎么能特意替我们造呢?”两个人听着有点晕。

“一看便知”说着他把两个装枪的木盒给递给了两个人。

打开盒子取出崭新的手枪,两人才看到枪柄上竟然用钢印打着他们的名字。两个小子别的不知道,这枪可是太知道了。生产线上出来的东西,别说名字,就连加上一道划痕都难。可见他们这个三哥是下了多大的心思了。

“三哥,就冲你这份心,有事你一句话,我们兄弟绝不含糊。”到底是绿林人,激动时说的还是绿林话。

“都说了全是一家人,不要说两家话。”他知道,民间的盒子炮全是仿制品,无论是用料还是加工工艺都无法和德国原厂货相提并论,以是这两把枪对于这两个人来说绝对是宝贝了。

“一直听说你们两兄弟枪法如神,今天又是新枪在手,能不能试上几枪给让我们看看呢”宋老爷开了口,余家两兄弟正拿着新枪手痒,不知道怎么办呢。一听这话,可是美坏了“请姨丈出题。”

老爷宋学成一摆手“到你们五姨娘的靶场去”说着当先站了起来。

一行鱼贯走出了大厅,秀兰没有正式身份自然是走在最后,只是她出门时伸手从箱子里取三支步枪“劳烦哪位,帮我带上这几支枪,再拿上一盒子弹”

虽然她没有身份,但是今天老爷有多宠她可全看到,这时她的话绝对好使。立即有两个人背上枪拿着一盒子弹就跟着她走了出去。虽然是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根本不想知道为什么。

那是一个长有二百米宽有四十米的院子,墙全是加厚的。不用担心子弹穿过去,专门是五太太叶秋芝手下人训练用的。

“来人,五十米手枪靶。”五太太一声令下,立即有五个人跑过去立起了五个靶子。

除了叶秋芝别的太太全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她们不知道什么叫打靶,也不知道那有什么用。

“太太过来”说着老爷从她身取下手绢又从拿出自己的手绢团成两团,然后轻轻盖住她双耳“扶好,声音很大。”大太太有些意外,老爷今对她可是格外的照顾了。

“你们两个试试看”老你说着一挥手。

余家两个少爷也不客气“小心了”说着打开保险,把子弹上了堂掂了掂枪,抬手就各射三枪。三枪是有讲究的,第一枪行话是开天叫道,原是道上的朋友在过什么凶险的地方,为了不伤人先放上一枪,然后会报上名号。这样一来,如果埋伏的人是朋就可以免一场撕杀,就算不是朋友,敢先开一枪的人也是有来头的,可以吓吓敌人。

第二枪行话是穿林飞鸟,也是道上的事。这一枪一般是打中一只被第一枪惊起来的飞鸟也示自己枪法高超,这足以吓退一般手持火枪的土匪了。

第三枪行话是招魂枪,这一枪可是不一般。那全是高手看到二枪过后,手见对方一不撤,二不识,一枪过去贴着对方脑袋打掉一缕头发,又不伤人性命。还没有人挨了这一枪而不丢魂一般的逃命呢,所以这一枪就叫招魂枪。

只是这里没有林子,也没有什么土匪,是以他们三枪全打在了靶子上。刚才立靶的人跑了过去“余大少爷三枪具中靶心,余二少爷三枪具中靶心。”

“好枪法,好枪法。”五太太叶秋芝拍起了手,突她转过头“实良,你在信中提及曾为军医是受过训练,也来试试。”

说着一招手,立即一个下手递过来了一支盒子炮。宋实良摆了摆手“在行德国,士兵是没有这种武器的。全是步枪......”刚说到这里,就看到母亲身后的家人正背着步枪呢。“对,就用的这种枪。”说着接过一支步枪,装上子弹瞄向另一个靶子。

他可不是向余家少爷一样,抬手就打,而是先瞄准了一会儿,然后才开了一枪。只打了一发子弹就放下了枪。刚才报靶的人立即跑了过去“正中靶心。”

“呵呵,总算没有在两个弟弟面前太丢人。”他笑着放下了枪。

“咦,三哥,你这在军队里也算是好枪法了。我们试试。”这话一出口,立即有两个家人把两把步枪递了过来,这时老爷才注意到秀兰脸上似笑非的表情,原为她已经猜到了叶秋芝会让她儿子打上一枪试试,也想到他儿在德国用的这种步枪,更是想到了一但他儿子打完,余家的两个少爷一定也要试试,所以把枪和子弹全带了过来。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初看到她站在街边卖身葬父时,就觉得她眉目清秀不像是一个没读过书的人,如今看来她不但读过书,而且智慧过人。

两个少爷别看手枪神准,可是步枪就不敢恭维了。手枪轻,而且他们一直用这种手枪所以得心应手,可是一换成沉重的步枪。他们就开始觉得手晃个不停,能打中靶子以是不易了。现在他们才明白为什么刚才三哥瞄准竟然用了两三秒钟。

这次他们打完,报靶的人根本没有过去。省得报出来让两个少爷丢人。

老爷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步枪弹壳在手里来回倒着个儿玩“万奎,万山。这靶子是死的,人可是活的。你们打过什么动的东西吗?”

“姨丈,我们兄弟两个手中盒子炮打过二十丈外向窝里跑的兔子。”大少万奎先开了口,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难怪他狂,手枪能打中六十米外的东西本身就不易了,更何况是跑动中的小兔了。

“嗯,来人,弄五个弹壳放到靶子顶上。”等放好后他接着说“你们两个试试看能不能直接打飞弹壳。”

“啊?姨丈,这五十米之外,子弹壳看都不一定看得清,如何能打中?”两个少爷有点晕。

“实良,你试试”老爷说着站了起来,等着看。

“是,父亲”他应了一声,单腿跪地,端起了枪一样是瞄了两秒随着一声枪响,子弹壳应声而飞,接着五枪五中。“父亲,孩儿幸不辱命。”

老爷点了点了头“万奎,万山,不是他比你们准,而是因为步枪瞄射基线长,占了便宜。你们太注重短枪了,越是远,越是小长枪就越是占便宜。这就是军队全配发长枪的原因,在远处就打死敌人,不能让他们杀过来。一但近了,火枪一打一片,比军用的短枪有优势的。”

其实上次余家三爷就是死在这个问题上,他又不好直说。是以借着这个机会说了出来,他相信两个孩子回去后一定会把话学给余家的大人。

“姨丈我们记下了,能不能让三哥教我们打长枪?”在他们看来能打中五十米外的子弹壳那绝对是神枪了,只要是有人教育,他们相信自己的力气比这个文弱的三哥强,一但适应了步枪,那也和手枪一样,抬手就能打。

“你们呀,被我儿子给骗了。哈哈哈”宋老爷笑了起来“这个水平,你们五姨娘娘手下下的每个人都有的,只比他强不比他弱。”

两个少爷一起摇着头“不可能的。姨丈”

“秋芝,叫你的人露一手。”老爷说着坐了下来“秀兰,看你那么好奇,不是不也想试试呀,那可是不闹着玩的,肩膀可是疼得狠。”

“老爷,秀兰确实很好奇,但是这太吓人。要是有机会,到是想请五太太指教呢。”秀兰心里高兴,儿子可算是文武双全了。

“行,以后呀就叫五姐吧,你就是咱们宋家的七太太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二十年你为宋家做得够多了。”宋老爷的话让秀兰乐到了心里面,她曾以为这辈子是盼不到七太太这个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