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青春校园 > 解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003:当众退婚


“老爷,我们回来了。”大太太走到极近时才开了口,唇纸上的红,胭粉上的白也遮不住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更为可悲的是岁月除在她的脸上写留下了纹路之外,在她的心里却是一墨未着的流过了。

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在她身上体现的一半:无才。而且她把这一半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在宋家发挥的淋漓尽致,至于“德”可是半分也没有体现出来过。这不是,本来人家三口正在聊天,她非要走到近前告诉别人,她带着一帮人来捣乱了。

宋实良立即站了起来,刚要开口却听父亲说“实良,给大姨娘请安,她养你二十年不容易,可是不能辜负了她对你的恩情。”

大太太心里一惊:好厉害的话,只这一句就把她从这个三少爷的身份划开了。而且是划得清清楚楚明明白,不留一丝一毫的余地。

这让所有的人全感到今天,要有大事发生。

大太太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一直走到了正面的镂凤前坐了下来。对于她来说无论别人坐在哪里,她必须坐在宋家的这把镂凤椅上。这是宋家女主人的向征,为此她可以忽略掉秀兰坐在了六太太的位置上,也可以忽略掉五太太叶秋芝竟然敢坐在二太太的位子上,她甚至可以忽略掉老爷宋学成坐在了四太太的位置上。她知道那只是临时的。老爷就是老爷,早晚还是要回到正位的龙首太师椅上,那时能坐在他身边的依然是她这个大太太,而不能换了傍人。

她还是余家的闺女时,她的妈妈就常对她说“淑君,这么多上门提亲的人中,只有宋家才是你的归宿。咱们余家虽然富有,但是与宋家还是不能比的。”于是她嫁进了宋家。在回门时她妈妈又跟她说“现在你坐上了宋家的那把镂凤椅,记住,坐稳坐牵这把椅子,比什么都重要。你可以失宠,你可以让着宋学成宠爱的女人,但是这把椅子不能让。这是一辈子安身立命的位子,千万要守好。”

所以,她就坐在这里,坐好之后才看别的,才想别的。也是这时她才看到二太太的坐位上坐着的是五太太叶秋芝,而四太太的位置上坐着是老爷宋学成,就连没有身份的秀兰也有了坐位,而且是坐在所有太太中最有实得宠的六太太的卫置上。

“福贵,怎么人老了却是越发的没有眼了,给三位太太拿椅子来。”大太太余淑君的心里明白,这一切全是老爷安排的。五太太和秀兰坐的全是比原来高的位置,而现在站着的如果坐现有的位置,有两个人要降位而坐,她们是绝对不肯的。这时她给她们个台阶下,省得三个女人杵在那里怪尴尬的,无论下一步老爷要做什么,她也拉过来了三个盟友。

三个下人搬来了椅子,可是没有一个人敢把椅子放下。下人们明白,搬椅子多累都是应该的,可要是放错了地方,就会得罪了大太太也会得罪了站在这里的三个太太。要是一起得罪了四个太太,一定会被踢出宋家。现在兵荒马乱的,再想找一个这么稳当的东家,不太可能了。于是,椅子就抱在手里站着,看看大太太又看看老爷,希望有人能告诉他们椅子要放在哪里才好。

“把椅子向前放,再近一些”宋学成说着还站了起来,特意把平时不受宠的二太太的坐位拉近了一些“今天实良回来了,咱们一家人坐下聊聊天。”

可是这对面而坐就算是再近,也不可能近比他身边的两个女人更近吧?但这已经是老爷给他们台阶下了,哪能再争什么呢?

等三个女人坐好之后,大太太才明白过来,老爷只这一句话说就把她想拉过来的三个同盟又给拉了回去。不过,这也是没有什么可意外,老爷的智慧不是她能比的,这一点她早就有自知之明。有这个认识,她从来不和他争什么,也正是这样,他对她也始终非常的好。只是这种好更向是朋友间的,而非夫妻之间的。

“太太,你也坐过来”宋学成说着一挥手叫人把大太太的椅子搬过来,他知道她最看重这把椅子,只要到大厅来,她一定是先奔这把椅子。她永远都不知道,她这么一个不与人争,不私藏金库的女人,他会保护她一辈子的。更不用说,宋家旗下商号的货物全有她们余家配送的。

近来日本人打过来,国军节节败退,造成地方治安混乱。余家为了宋家的货物死了一个儿子,这让宋学成顿足捶胸地哭,可是余家什么要求也没有提。余家老爷子说“女婿就是半个儿子,我家的女婿顶上亲儿子。老三是帮你就是帮他的亲兄弟,亲兄弟之间有什么好计较的。”这话说得漂亮,掷地有声。这也是他信中提及货物被抢由可再购,人员损失由为痛心的原因。

余淑君从来不提三弟为了保货身死的事,她知道老爷记得。既然他记得,多说总是无益。这会坐了过来,她才意识到一件事:老爷才把实良交给生母秀兰,她就没有给这个孩子安排坐位,这有点大意了。虽然她从来也没有喜欢过这个孩子,余家的三儿子死了,宋家的三儿子回来了,这让她喜欢不起来。

“实良,不是我小气,实是你坐在这里离老爷近,方便,不要怪我没有按排你的坐位才好。”大太太余淑君说着看了秀兰一眼,平淡无奇的一眼也是波澜不惊的一眼之后才说“姐姐恭喜妹妹了。”

这普通的一句话,对于秀兰来说可是不一样的。这代表着大太太对于老爷今天的做法没异意,同时也代表大太太无论心里怎么想,表面上已经把她和别的太太一样看待了。这也是一句极为厉害的话,打的是老爷还没有明确给她身份的这个时间差,没有身份这话就不好回应,可是人家是大太太,她以前不过就是一个下人,人家恭喜她,她没有道理不回话。这让她尴尬起来。

“太太,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把实良从你这里交还给秀兰吗?”老爷岔开了话题,这也算是让秀兰松了口气,只是起身福了一福。她也没有道理打断老爷的话。

“孩子长大,也该回到亲娘身边了。”大太太心里捌扭,虽然不喜欢这个孩子,但是这孩子却是让秀兰从一个下人变成了一个太太,以后就又有了一个争宠的人。

“不是,而是因为这孩子特意带回来了能给家恒报仇的东西。”老爷说着一挥手“叫招财来打开箱子。”

随着招财跑过来擦净了箱子,上面德国陆军军徽尤为显眼。打开了箱子,一支支崭新的98k步枪,乌黑的枪口闪亮的刺刀以及橙黄而有光泽的木制枪托,无一不显示出这是精工细做的德国原厂武器。

“98K?”叶秋芝到底是在军队里长大的人,一眼就认出了这样是连国军都向往的德国原产98K 军用步枪“这可是世界上最精准的步枪了,有这种枪在手,什么几连发的火枪全是白给。大姐,有了这些宝贝,给你三弟报仇血恨指日可待。”

大太太虽然看出来这比什么老洋炮,大抬杆,西洋火枪之类的东西精致。但是直到五太太叶秋芝开口说是好枪,她才相信。叶秋芝在这方面是行家,她说好一定就是真好。

大太太这才站了起来,走到箱子边上伸手摸摸了里面的步枪“实良,好孩子。如果真能用这些枪给你三舅报了仇,余家上下全会感恩的。”平淡的声音中,几滴泪水滑了下来。这是第一次有人看到她因为三弟死而掉眼泪。

“太太,想哭就哭吧,不用忍着别伤了身体才好。”宋学成站了起来拿出手绢递了过去。

“老爷,我实在是心里难过,失态了。”大太太擦了擦眼泪“秀兰,你不仅给宋家生了个好儿子,也给余家生了个好外甥。”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看着箱子里的枪良久才说了一句话“可惜了,我不会用枪,否则一定要亲手报这个仇。”

宋实良看到了父亲的眼色,立即走了这去“您的不会用没关系,孩儿会用。您养我二十年,我当把匪人抓回来让你亲手报仇。”

听着这话她舒服,无论是不是喜欢,这孩子心里想着她呢。老爷写的信她看过,并没有提及是谁死了。难得这孩子走了心思猜出是死是余家的人,特别从德国带回这么精良的装备。想想,这孩子又有哪一点不招人喜欢了,真正不招人喜欢的是秀兰。因为,她身为大太太没有生出儿子,而这个连身份都没有的女人到了宋家转年就生了一个白白胖的大儿子,这才让她气不过。

秀兰在一边一直没有开口,她知道老爷不过是用这些枪把儿子从大太太手里换了回来,而且还换得漂亮,让她也从中受益了。这不是连大太太也得夸她生了个好儿子吗?

“实良,告诉五姨娘你一共带回来了多少枪呀?”叶秋芝真舍不得这些枪让余家拿走,可是又没法开口拦着,毕竟宋家的货要是余家的人护送,余家才是真的需要这些枪。她只盼着能留下一支来,平时看看玩玩,她喜欢。

“秋芝,太太会给你留一支的。”老爷哪会不知道她的意思。

“谢太姐了。”虽然是老爷的话,但是这个人情一定要还对人,才不至于让别人心里不痛快不是?所以,她得谢谢大太太。

大太太挥了挥手,她知道叶秋芝就是喜欢没有别的意思。“实良,你可是不能去抓匪人,你这份心我领了。”说着拍了拍了他的肩膀“全怪日本人,要是没有他们折腾,国军也不会退走。国军不退,那条路上本来是没有土匪的,该死的日本人。”

“大姐,小心点。这话千万不能说的,万一说惯了在外面传出去可是要杀头的呀。”二太太一直就胆小怕事。

“唉,想我泱泱大国,竟然被一个弹丸小国欺侮至此,真是让人不甘心。”说到这里大太太用力的拍了拍木箱,然后走回了镂凤椅坐下时,一脸悲愤。

二太太早就被这话吓得脸上变了颜色“说不得”三个字不说了多少次“说不得呀,莫谈国事,莫谈国事。”她在上海警事厅当差的儿子告诉她,日本人可是瞪着眼杀活人的,而且日本人特别恨背后搞鬼的人。

正说着,一个下人跑到大厅门口“老爷,各位太太,三少爷。米家大少爷过府来祝三少爷归乡,同来的还有胡市长,付局长以及孙会长和一些保定市的政要。”

“快请到正厅”老爷立即站了起来。宋家虽大与米家也不过是半斤八两之间,两家在生意上到是没有什么往来,能让米家人登门的唯一的原因就是米家的小女儿米果和宋家的三少爷宋实良是有婚约的。可是他不明白的是,怎么付局长以及孙会长和一些保定市的政要也会一同来了呢?

而且当初是二太太挑的头,说米家的小女儿多么漂亮,多么知书达礼。二太太也不知中了什么病,不懈余力的在那边米家女儿不同意,这边实良出国的情况下竟是把两家人给说得同意了。

米家老爷腿脚不方便,这大少爷其本是代替米家老爷走动,所以宋家当然是宋学成出面了。正厅在最前面的一道院,走过去也要一小会儿。是以,宋学成带着儿子宋实良到了正厅时,米家大少,米正兴正和胡市长,付局长以及孙会长坐在正厅的客位上喝茶呢。

一见宋老爷过来,大家全站了起来。米正兴先走上了前“正兴,见过宋世伯”说着打量了一下宋实良,个子不算太高,眉清目秀的竟有几分女儿相。“这位想来就是三公子了吧”他知道,这时宋家老爷子带过来的人,只能是三少宋实良。毕竟只有他和米家才是最有关系的。

“正是实良,刚从德国回来,今天才到家。本该让他上门给今尊请安的,不想却是世侄你先过来。”说道到这里转过头“实良,这就是我信中常常提起的米家大公子”

“米正兴”米正兴立即接了口“宋世伯的三公子可是生得秀气呢”

这可是不是夸人的话,分明是说宋实良女人味太重。尤其是当着这些保定市的政要这话不该从米家人的嘴里说出来,这是他们家未来的女婿,哪有说自家的女婿没有男人味儿的呢?

“米世侄,请坐。各位请坐”毕竟他是长辈,不能为了一句话和晚辈计较,双方坐下之后宋学成说“米世兄可好?”这世兄也好,世伯也罢,其实全是充着两家的婚约“世”出来。这之前两家的往来并不多见。

“劳世伯挂念,父亲还是老样子。”米正兴又看了一眼宋实良,摇了摇头才说“世伯,按说这件事,应该是父亲他老人家来的。可是您知道,家父脚不方便。才让我过来......”说到这里米正兴站了起来。先是走到宋老爷对面,然后一揖到地。

当着这么多政要,米家人能给宋家老爷子行这么个大礼,对宋家来说可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宋学成忙站了起来“世侄,这都快成一家人了,有什么话尽管直说,怎么这样见外起来?”说着伸手去扶米正兴。

不想米正兴却是退了一步躲开了“对不住了,我这次是代表米家来退婚的”这话一出,不仅宋学成立即愣了在当场,政要们也是面面相觑。被退婚本来就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而米家却还特意请来了全城的政要,这分明是要让宋家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