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小说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4.可不可以别对我好(2)


    然而,我忘记了,人,是活的……

    笑天开始学会了耍赖皮,他做好饭后叫我到客厅吃饭却自己坐在一边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吃,我没办法,便拿了碗筷夹了菜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却在几个小时后发现笑天的饭菜一口都没动。

    冬天的饭菜是不保暖的,没一会就凉了。我责怪的看着笑天,他冲我笑了笑指了指饭桌前的位置。他没有说话,我却懂了他的意思。他是在告诉我,我不和他一起吃饭那他什么也吃不下。

    我知道自己拗不过,所以我最后还是乖乖的坐在饭桌面前一口一口的扒着饭,顶着笑天的目光将那些可口的饭菜塞进了自己胃。我在墙上和桌子上留下的东西越来越少,常常我上一秒贴上去的纸条在下一秒就飞进了垃圾篓,而那些被我用双面胶和透明胶贴的死死的纸条,也被笑天用洗指甲的那种液体给轻易的去掉。

    是哪里不对呢?我问自己。

    但是我却找不到答案,而笑天则是就这样留在了我的身边,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我几乎以为是一辈子那么久。

    春天比想象中的来得早,那天笑天买菜回来便把我连拖带拽的带了出去。

    院子里的树上稀稀拉拉的挂着几片叶子,笑天小心翼翼的把我推了过去,指着树杈那一个刚刚冒头的小芽兴奋得像个孩子。

    他说,春天也来了,你的心可以跟着春天解冻么

    我愣住了

    呆了呆,我拖着自己僵硬的身体硬生生的避开了笑天那热切的目光,将泪落在了笑天看不到的地方。我低着头去看小拇指上的那枚小小的尾戒,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波动,最后一股脑的跑了开去,丢下苦笑的笑天一个人落寞的站在小院子里。

    我知道自己对不起笑天,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打开自己心里的那道枷锁。

    我想我这辈子注定是要欠笑天的了,我开始习惯了有笑天的生活,虽然我有克制自己,但是我知道我还是习惯了笑天了,即使,我还不知道笑天真正的名字叫什么……

    也许是笑天的原因,也许是春天的到来,在某一个礼拜天,我拉着笑天去了小镇,找了个火锅店胡乱的点了一通。有些人在决定忘记某些事的时候喜欢大吃一通,吃完了就什么事也没了,这在很多人眼里很是不理解,其实连我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是暴吃一顿之后,心情真的会好很多……

    “我叫穆子桥,长江大桥的‘桥’你可以叫我子桥。”

    笑天坐在对面看我点菜,我抬头,正好看见他一脸阳光的微笑。他说,我可以叫他子桥。突然就那么涌上了一分羞涩,我把菜单竖起来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瓮声瓮气的问:“这位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那你点了些什么啊?”大手抓住我手里的菜单,很不客气的拿了过去,一边把记菜谱的服务员也叫了过去,我承认自己失去菜单这个遮挡物的时候有那么一点不自在,我窘迫的坐在那里,把手放到桌子下面搅来搅去,就像第一次约会的女生那样的不自在。

    “白菜土豆鱼片你都点了,怎么不点豆腐皮呢,吃火锅豆腐皮可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啊。”无视我的窘态,笑天,哦,是穆子桥,他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去继续看菜单,可是我分明看见了他的嘴角,扯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幅度。

    “我…我忘记点了…”

    把头别到一边,我撅着嘴嘟嚷了这么一句,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喜欢吃豆制品。

    因为那个点吃火锅的人不多,所以我们的菜很快就上齐了,我把自己的辣椒酱弄得辣辣的,辣得自己要一边大口的呼吸一边用小手当扇子去扇。穆子桥看到我滑稽的样子,几次准备开口最后都忍了下去。

    他知道我是在发泄自己,所以他不忍心拦下我,虽然那辣椒酱真的是很辣很辣。

    “很爽吧,我们店里的辣椒酱可是很出名的。”一瓶罐装的椰子汁伴着好听的男声落下,我和穆子桥抬头,是那个刚才给我们点菜的服务员,他手里还有一罐啤酒,瓶子的表面上还有着小小的密密麻麻的小水珠,我知道那是冰过的,他冲我笑了笑,把啤酒放到了穆子桥面前。

    “嗯,辣的很爽。”

    看到他的微笑,我又恍惚了一下,点了点头才反应过来自己嘴里还叼着一块土豆片,在开口说话的时候掉了下去,砸落在辣椒酱里,本来没什么的,可是溅起的辣椒水纠结的落到了我的眼角。

    我很笨的,我白痴的拿手去揉了一下,然后辣椒水就粘到了眼睛里去,一瞬间眼睛火辣辣的疼起来。我只好闭着眼睛忍着痛在桌子上摸索着纸巾,对自己的白痴行为很是鄙视。

    “辣椒水进眼睛了?”服务员看我痛苦的样子问了一下,我拼命的点头,眼睛里的泪水已经不可抑止的流了下来。

    “乖,不用手揉,我来帮你。”穆子桥的声音里带着焦急,我安分下来,捂着眼睛的左手被人移开,不知道穆子桥用什么擦拭我的眼睛,湿湿的,凉凉的,很熟悉的味道,眼睛的疼痛顿时减轻了好多。

    我知道他擦的很小心,于是有些感动,泪水涌了出来。

    “还是很疼么?”

    看到我的泪水,他急急的问,我摇头,试着睁开眼睛去适应那点点的疼痛。

    “你也喜欢用心心相印的湿纸巾么?”睁开眼睛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我有些错愕。

    “不是,这是给你带着的,我怕吃完火锅的时候你会用手乱擦眼睛就带着了。”穆子桥笑了笑,重新打开了一张干净的湿纸巾递给我,示意我再擦擦,顺便把手给擦一下,为了避免我再次用手擦眼睛再次被辣到。

    “没事了吧,呵呵,不好意思啊,我没想到会成这样。”原本在刚才离开的服务员已经回来,手里拿着一块干净的毛巾。

    我接过穆子桥手里的心心相印纸巾,笑了,然后又哭了。

    可不可以,别对我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