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小说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3.可不可以别对我好(1)


    渐渐的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自我封闭意识越来的越明显。

我开始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反反复复的看我和秋儿的照片,开始反反复复的听那首名叫天空之城的歌。

我固执的单曲循环着天空之城,一遍又一遍……

总是把小喇叭开到最大,带着耳机,昏昏沉沉的半躺在那里,一边听着小鹃的吟唱,一边滴下泪来,偶尔会傻傻的看着一个方向发呆。

我几乎忘记了我是怎么喜欢上天空之城这首歌的,但是这首歌的旋律,却让我失了神。总是不自觉的跟着旋律哭泣起来,总是在旋律中看到了以前的种种,最后静静的流着泪发着呆……

笑天找来的时候,我正抱着那硕大的公仔熊发愣,当笑天一把扯离了我怀里的熊的时候,我足足愣了一分多钟,以至于笑天最终狠下心愤怒的把我丢出了屋子。

我呆呆的站在自己家门外,听着屋里噼叭啦的声音,看着门上的门铃恍惚着。

我是怎么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很快就被出现在门口的笑天打断了。

笑天扛着大大的一包东西,是那种用布条捆绑起来的,他一手还拽着那只硕大的公仔熊。

他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推开了我,大步流星的下了楼,我在大脑短路了几秒钟后终于反应过来,发了疯的冲下楼去拦住了笑天。

我求你,我说

我拉住笑天,眼泪突然袭了眼。我小声的哀求着,笑天却绕过我走了开去。

“笑天!我求你!”

那种即将失去最爱的心痛,让我彻底的惶恐起来,我嘶吼着追了上去,在笑天的面前义无反顾的跪了下去。跪下去的那瞬间我看到了笑天的错愕和不可置信,我伸开双手狠狠的抱住了那只几乎被笑天拖着走的公仔熊,就是死也不肯撒手。

什么东西掉到了我的头上,我感觉到了炙热,但是我没有抬头,我只是死命的抱住那只秋儿最爱的公仔,一个劲的呢喃着不可以。

“丫头,起来吧,我不丢了。下着雪呢,你穿的太薄了,回去吧。”笑天最终在我的坚持下软了下来,他松开了拽着那只熊的手来扶我。我小心的抬起头,笑天的眼睛红红的,一小片白色的东西落进我的眼里,一丝凉意让我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

原来,下雪了……

    自从把自己关进那间屋子开始,我就忘记了时间。直到这一刻,我才发觉,已到了冬天……

被连拖带拽的弄回了屋子,一条毛毯就这么被笑天披到了我的身上,看着我木讷的表情,笑天解下自己的围脖将我和毛毯结实的绑在了一起,这下就是不用我去拉着,毛毯也不会掉了。

看着被绑成粽子一般的我,笑天苦涩的笑了下转身钻进了我那不大的厨房,当一碗热乎乎的炸酱面摆在我面前时,我再也忍受不住自己对美食的渴望。我笨拙的从毛毯里伸出自己的双手捧住了碗,用目光询问着笑天。

看到我可怜巴巴的样子,笑天想要发作,却终是没法生我的气,挫败的打开电视坐在一边看,听着我小心翼翼的吃面声,把脸憋得通红。

笑天是我的责任编辑,在此之前,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网上视频过,交换过彼此的照片。

512的事情,我并没有对谁哭诉过,只是将那些都写在了博客里面。

我不知道笑天会如此的在意我的情绪,千里迢迢的从哈尔滨跑到了峨眉来哄我开心。

当初为了写作,我把屋子租在了峨眉山上,这里有个小镇,人口不是很多,很安静,也有些偏僻,很适合我的习性,笑天做为我的责任编辑,是知道我的地址的,所以我并没有吃惊他能这般准确的找到了我。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杂志社那边在那段时间里都没有向我催稿,但是很遗憾的是那个冬天,即使是笑天全力帮住我恢复自己,我还是忧伤了整整一个冬天。

对我来说,那段时间,除了那一碗热乎乎的炸酱面,我的世界,全是灰白色的一片。

笑天是个好人,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他一直睡在我客厅的沙发上,从来没有做出半点过分的事情来。我的睡眠很浅,夜里常常醒来,总是能听到笑天压抑着的咳嗽声,我抱着自己唯一的毛毯轻轻的给他盖上,却在醒来的时候发现那原本被我盖在了笑天身上的毛毯总是好好的盖在我自己的身上。

我只是一个写着不怎么样的小说的小作者,我每个月的稿费说多不多,刚好够自己的花销罢了,所以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的,家里的家具也是能不买就不买的那种,以至于苦了笑天,在峨眉这寒冷的冬天,抱着那只公仔熊,盖着薄薄的一层小棉被过了一个冬天。


峨眉的冬天,是我第一次触及的世界。

曾经和秋儿商量过要到峨眉山看风景的,但是遗憾的是站在峨眉的时候,却是我只身一人在看风景罢了。

我喜欢在下雪的时候跑到楼下的空地上仰着头望天,笑天总是慢慢的跟在我的后面,在我手被冻僵的时候把捂在怀里的暖水袋递给我。

    我时常在心里感动的稀里哗啦,却不敢在脸上对他露出笑容,我担心的问题,是一辈子的事情。

    我害怕有那么一天我会融化在他的温柔里,那样,对不起秋儿,也对不起我自己。

    渐渐的,电脑桌,饭桌上一切我所能及的地方都出现了我刻意留下的痕迹,我把几个单词纸条丢在一起,组成很简单的一句:不要对我这么好。前几天的时候笑天看到了这些字条还有些不自在,后面就倘然了,而且还把我刻意留下的字条撕掉从窗口丢了出去。

    随着心情的变化,我咬牙用上了透明胶和双面胶,我把纸条贴在他能看见的地方,一张又一张。不单如此,我不再和笑天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码字的时候我也不准他在旁边,把房间的门关的死死的禁止他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