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九章:许我来世


刘邦回朝,默许吕后诛杀淮阴侯一事。

  公元前195年4月25日, 刘邦驾崩,葬于陕西长陵,庙号为“太祖”,谥号为“高皇帝”。

  他离世的前一晚,遣走了所有宫人,只留我一人侍疾,岁月葱茏,我和他都不再年轻,他吃力的拂面着我额前的发髻,道:“十七!再唤我一次狐狸。”

  如是多年,他人前人后只唤我戚夫人,而我亦只唤他皇上,忽听见这些过往的名字,心底忍不住有些酸楚,只是握紧他的手,放在胸口。

  “十七!我曾说过,你是最让我心动的女人,不论何时心里的地方总给你留着,只是我等了这些年,你的心却从未来寻我... ...”

  “狐狸,我... ...”

  我本想说些什么,却被他捂住,只听见他断断续续的对我说:“我不曾后悔等了你这些年,只是后悔一直未曾等到你... ...十七!许我来世可好!?”

  再在面前泪如雨下不止一次,然而这是第一次真心实意为他流泪,也是最后一次,我用尽全身力气答了他一个字:“好!”

  看着他在我面前安然闭上眼睛,世人都道汉高祖刘邦至死不忘国事,只有我知道他是了无遗憾,于他而言,江山天下本非心头所求,他是倔强之人,想求的未曾求到,总要将另一样握在手中,才能稍感安心。

  国丧之时,所有嫔妃皆丧,惟我不敢哭,我怕他在九泉下知晓心底的秘密:“狐狸!若来世未遇到项羽,我再与你同窗共剪花灯,你可怨我?”

  大殓完毕,我将刘邦嘱托我交给吕雉的信交给她,刘邦曾给我看过,上面写着:“稚儿吾妻,夫将天下之大任交付于你,只求吾妻放任十七活下去。”

  他和她如是多年,看似和睦,但我知道他的心思早就不在她身上,这般恳求称其为‘吾妻'想来是这几十年的头一遭了。

  只是他知晓吕雉的性子,却哪知吕雉更是知晓他的性子,那封信吕雉未曾打开,便扔进了火盆,她终归是聪明,知道看了做不得就是负了,倘若不看,就谈不上个‘负’字... ...

  公元前195年五月,太子刘盈,继皇帝位,时称汉惠帝,尊其母吕氏为皇太后,号令皆出太后。

    公元前194年十二月,吕太后趁刘盈出外打猎,戚夫人之子赵王如意单独在寝宫时,将其毒死。谥为隐王。

  如意一死,吕雉下一个要动手便是我,她来那日我穿戴整齐在寝宫里等她,我的下场我自是早就知道,且这一生心中所求之事,已是了得七七八八,只有些磋砣的问她:“你明知如意非我亲子,又何必非要杀了他。”

  “世人只知如意乃戚夫人之子,只知高祖喜爱幼子,只知高祖欲废长立幼。”她扫了我一眼又道:“你当本宫不知,高祖欲立如意,不过是想你日后有个依靠。可哀家为了如今的皇上,已经亲手了结了淮阴侯,又怎么会放任他人在榻边酣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