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七章:求仁得仁


辗转醒来以是几日之后,守候在我床边依旧是韩信,他絮絮叨叨与我说了好些话,我却是一字未答,望着窗外的亘古未变的碧空,方知什么是哀莫大于心死。

  “大夫来诊过脉了。” 他许久没见我说话,淡淡甩出这一句。

  我一惊急忙做起身来,捂住平坦的小腹。

  他见状,轻声又说了句:“孩子没事... ...”

  “老哥,我... ...”

  “早知道你有苦衷,没想到原来竟是如此。”他叹了口气,道:“项羽他知道吗?”

  我苦笑着摇头,我愿他恨我,却不愿他永不瞑目,永存牵挂... ...

  韩信在我面前难得正经,此番确实义正言辞的对我说:“世事无常,皆不过是求仁得仁罢了!”

  “求仁得仁!?”我低声喃呢了一句,接着道:“我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我帮你!”韩信叹了声道:“倘若不是我,你又何苦到如斯地步。”

  “你知道我是不在乎这些的。再说这也是范增那老匹夫设计的,与你无关。”

  “若非我当时心太急,他也不会逼你至此。”

  “你也是情之所致,我又不曾怨你。”我淡淡扫了他一眼。

  “你知道了!?”他的表情竟是错愕。

  “猜到一些,不多... ...”我苦笑着说,聪慧如他,却不知情之一字,哪里是瞒得住的。

  我看着他的模样,想起昔年鸿门宴一事,那时刘邦败走汉中,他亦是谋划着另觅闲主。当时我与他都以为他无非是个小小的执戟郎中,寻个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牵了匹马,跑了便是。

  却哪曾想,他的心思早落入范增眼中,他与我交好之事范增更是摸得一清二楚,便对我说:“韩信有将相之才,此时竟有异心,必杀之。”

  “区区小女子,不堪此任。”

  “聪慧之人,必是狡诈之人,此时他定起了戒心。只有你才能趁其不备。”范增那老匹夫说着话时,还不忘软硬皆施,“你待项儿之心,我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若得手,他日我亲自为你主婚;你若失手,好日子便是到头了。”

  我虽非善类,思想想后终究是放韩信走了,那时范增借天象之说断言有亡国女诞生,必乱天下之大计。于此同时又将我与刘邦在阿房宫一事传的沸沸扬扬。

  汉军言,此女乃楚军细作,欲动国本,万留不得。

  楚军言,此女魅惑主上,堪比前朝妲己,万留不得。

  百姓言,此女勾三搭四,恬不知耻,活着就是污了世人的眼睛。

  然前尘往事种种,已成云烟,我不曾后悔... ...

  “老妹!我去向刘邦求娶,先将孩子安然生下再做打算。”他将我的思绪打断。

   “你若求娶,刘邦定是不痛快,他若怀了别样的心思,谁都别想好过。”我叹了一声答到,“我且先去求他,他若不肯咱们在做旁的打算。”

  他沉思了半晌,点头算是默许,如是多年,只有我与他还一如既往。想起他日后的下场,我忍不住多嘴一句:“老哥!多为自己盘算。”

  “‘那人’想留我到哪天,我就活到哪天,为‘那人’活着,已是习惯了。”

  我垂眸。

  想来光阴如白驹过隙,须叟柳暗花明,月时有园。

  且论不变,惟心之一人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