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六章:永不相负


 他那样豪情铁血之人,跪倒在我面前是我始料未及的。

  记得他拉着我的裙角,恳求的说着:“我不想伤你,也不忍你。只是,只是... ...”

   我不理,只是牟足了劲从他的手中将裙角拽了出来。

  “十七!自打我知道我心里的人是你那一日起,我就清楚我是负她了。天下女子何其之多,能救她的并非只有你,可是负了她的只有我项羽一人罢了。我想着你若是肯,我负她的也算还清了... ...我知道我的罪孽,本应该我自己偿还,只是,只是... ...”

  “别说了!”我打断他的话,他的话听来是血腥了些,其实细细想来又何尝不是,我这条命还给她,日后她便不好再说些什么,若是他一世对她都怀揣着内疚,我只怕心里更不好过,看着他憔悴的容颜,将他拥入怀中,长叹一声说道:“我应你便是。”

  他笑了,笑得如释重负,伸手摸进腰间的短剑,狠狠向胸口剜下,血流如注,却仍旧是笑着说:“十七!你若因此出事,我自是黄泉碧落永不相负。”

  他那样的人将天下百姓置之不顾,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想来也只有我知道罢了... ...

  有他的照顾,我好的极快,也未曾再见虞姬,那几年战火虽乱,于我而言却是极静好的。他曾多番想与我成亲,给我个名分。而我却是百般退却了,在天下人眼中左不过是个妖孽,不想他因此而失了军心,而且能陪他走到最后,余愿足矣... ...

  公元前202年,刘邦背弃鸿沟协议追击楚军,并约韩信、彭越南下会师,合力击楚。史称垓下之战。

  “阿羽!你怕吗?”垓下之战前我靠在他身畔问他。

  “你呢?我若输了只怕这条命都不保不住。”

  “不怕!左不过是黄泉碧落永不相负罢了。”我轻笑着往他怀里蹭,我是知道的结局的,只是当真从未怕过... ...

  “黄泉碧落我是舍不得的,是要你不负我,便足够了。”

  我记得那时信誓旦旦说了许多,在我想来无非是生死两字,又有何惧!?

  垓下一战的险峻,大家都知道,所以他命人将虞姬送回江东,不想拖着她陪我们一起经历生死。

  虞姬来见我,是始料未及的,那时想着她无非是求我让她随军罢了,却不曾想她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我来找你还债的。”

  自打剜心之事后,便对她有了些许怨气,这话听着我心里愈发不舒服,强忍着发作扔出一句:“我欠了你什么?”

  “你可曾想那碗药我若不喝?”

  说这话时她笑意盎然,我却如掉进了冬月的冰窟,那碗药她若不喝,项羽想还她的那份情也只怕是惘然,纵然她当真不在了,项羽揣着对她的那份内疚,我与他也怕不会有这几年的岁月。

  我叹了一声道:“果真是我欠了你... ...只是你又何苦... ...”

  “我命如此!”

  看着她眼中的倔强,忍不住感叹了一声:“想来你是爱极了他!”

  许久她才答我的话,只是眼神却飘向了远方,“爱与不爱我倒是真不清楚。我与他相识于微时,那时以为能够相濡以沫便是爱了,自打你出现,我方才觉得我与他之间,至始至终都好像少了些什么。”

  “那你又何必随军,这次与往日不同,只怕... ...”她的话让我怔住,急切的问道。

  “我知道的!只是他若真的输了我又何以聊生!?”她此时才看了我一眼道:“我与你不同,我是虞姬,世人只知道虞姬是项羽的红颜知己,生死挚爱。他若有何不测,我活着就是个笑话,我倘若日后真寻得像你与他那般的感情,世人只会说我是背信弃义,还不如青楼迎来送往之流。更甚有哪路诸侯存心要辱他威名,第一个开刀也只会是我,届时怕是红颜祸国之罪都要安在我的头上... ...这样的罪名我担不起... ...”

  她这般玲珑的心思,是我未曾有的,那日我允了她随军,也成就了她与他的千古绝唱。

  只是乌江河畔,没有我的身影。

  阿羽说,他不爱了——因我负他。

  只是阿羽我希望,你不要走的那般决绝,黄泉路上缓一缓你的脚步,我还有那样多的话,没告诉你... ...我并非有意负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