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五章:十七!我怕


 狐狸走了,老哥走了,我的日子越愈发的不安生,项羽得知我与刘邦一事,未发一语却是当着我的面将阿房宫付之一炬。

  看着火光冲天,明明心里空空荡荡,却又像被堵得不留缝隙,想深吸一口气,张开嘴后,却是一声止不住的叹息... ...

  公元前205年三月,刘邦以项羽杀害楚怀王为口实,在洛阳聚集各路诸侯联军56万,分路进攻彭城。 项羽亲自率精兵3万由鲁迅速南下。那场仗义在史书上记载的颇为简单——楚军乘刘邦纵情享乐,疏于防范之机,晨时开始进攻,中午即大破联军,项羽大获全胜。

   然而那场仗有多难,只有亲身经历的人的才知道——我在远处看着烽火与铁骑,看着他抵御风刀霜剑,看着他躲避明道暗枪,看着他满身伤口,满身血腥——终是长袖低垂,赠与我那把防身的匕首锒铛落地。

  那时我、不知打哪来的勇气,麻利的换上士卒的衣裳,夺过战鼓,百斤的鼓槌在我手中丝毫不敢停歇,我本非擅长这些,而那一日却在鼓声中听见了韵律之跳跃,意象之翩跹,记忆之转换,我知道他在我便在... ...

  凯旋而归,相见时就是一个拥抱,他伏在我耳边对我说:“十七!虽然隔得那样远,但是我知道那就是你。”

  彼时我已经是天下人口中的妖女,人人都恨不得将我抽筋拔骨,这样的拥抱是我再不敢奢望的。泪,一时间不能停歇。

  “十七!我怕死了就再不见到你... ...”

  “十七!我怕你留一个在世上受苦... ...”

  “十七!我怕来迟... ...”

  “十七!我怕... ...”

   那一天,没有大红嫁衣,珠翠满头,我两相携坐在床榻时亦没有红烛高照,只是他紧紧的抱着我,那样的紧,就仿佛将我嵌入他得身体里,血肉交融。

  那一晚,我与他如火焰燃烧,如春发与共,如天长地久。

  翌日醒来,他拥着我调笑道:“还记得初次喝酒时,你那不安分的眼光,留恋在不安分的地方,现在看来如何... ...”

  我羞怯,将头埋进他得怀里,只是未待脸颊里飞出殷红,就见一人影推门而入——是虞姬。

  虞姬的病来如山倒,压得她终日缱绻在床榻,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她若出事,我与他怕是要走到尽头。

  打那之后,许久未见项羽,只听闻旁人说,他日夜厮守在虞姬的床畔,饮食起居不假手他人。

  再相见是深夜,暗夜里我看不清他得容颜,可偏看见他眸子里的黯然,黯然仿佛星月凋零,春光谢尽,芳华如劫灰。

  我心疼的覆上他的脸,他却反握住我的手,有些尴尬的说着:“十七!寻得一古方,或许能治好虞姬的病... ...只是,只是... ...只是需女子心头之肉... ...作为药引... ...”

  猛的缩回手,一把将他推开,冰冷的问道:“为什么是我的,为什么... ...”

  回答我的只有死一般的沉默,赫然我一个灵光从我脑中划过,顿时想得通透,我想哭,却哭不出来,张开嘴化作凌厉的笑声:“项羽为人重生灵,重义气。今日为佳人寻得古方,却又怕被世人所议论为红颜罔顾了他人性命,偏来寻我的... ...你凭什么就知道我愿意,我又凭什么愿意?”

  “十七!不是这样的... ...不是... ...”他解释的声音有些急切。

  而我,却不想再听。